第一百八十三章 取珠-道吟-
道吟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取珠

    躲在密室之内多时的李小意,和高瘦老者没有几句话,直到矮胖老者再次出现的时候,李小意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就意味着,他暂时安全了,连忙躬身抱拳的道谢了几声。

    三人互相通报了姓名,矮胖老者唤做李鸣山,是天域商盟在万象城的大掌柜,高瘦老者则叫司徒南,是这里的二掌柜。

    兴许是司徒南和李鸣山暗中有所传音,所以对于李小意的一些事情,也有所了解。

    只是不多言,让李小意在此安生休息,待风头过去了以后,再做打算。

    李小意嘴里客气着,心里却是起了疑心,这两个人从开始到离开,竟然没有只言片语,有关于万象城里的事情,难道真的是不关心?

    还有九殿下那里,他们也没有过多的询问,所以李小意的心里,哪能安生的下来?

    何况他知道,这个世上就没有平白无故的好处,所谓有取有得,双方才能互惠互利。

    但又无可奈何,现在的万象城,跟扣了顶盖的铁桶一样,是水泼不进,风吹不透,就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坐在密室之内,李小意看了看四周,一层隔音和隔绝灵气外溢的结界,随手布置下来,摸了摸尾指上的七彩金环,李小意的目光犹疑不定。

    他不知道这里是否有所监视,虽然在神识的探查下,没有任何的异常,但还是不敢太确定。

    可七彩金环内的神鬼台上,可有两头神族遗脉,原本七彩金环是不能将其收取的。

    但是因为神鬼台将其禁锢其中,收取神鬼台的时候,便没有了任何的阻碍,但问题是,七彩金环内的空间,是一个密闭的空间。

    如果那两个家伙没有重伤的奄奄一息,尚可通过提炼紫宫丹腹内的灵气,以供身体的需要,可是现在……

    再一想,他偷取神鬼台的事情,用不了多久,整个万象城,甚至是阴冥鬼域都会知晓,司徒南和李鸣山又不是聋子和瞎子,会不知道?

    或许人家早就心知肚明,只是没有点破,想到这里,七彩金环,光芒亮起,密室内顿时被一股异样的气息所充斥着。

    白如雪,水润似冰,一道道隐匿模糊的符文,忽闪忽明,让人看不清勾画的图案和内容。

    而在白玉台上,神凰已成尸体,七彩的翎羽,已经变得暗淡无色,头颅低垂,全身给人一种昏暗的阴森之感。

    雷电蝠龙也是一样,气息全无,却怒瞪双眼,血肉模糊的脸上,全是死不瞑目的狰狞。

    李小意叹了口气,还是晚了一步,走到石台之上,伸手抚摸在神凰的身上,巨大的身体,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

    离魂匕首光芒一闪的直刺入体,神凰依旧一动不动,李小意手腕用力,刀身下拉,直接刨开了其整个腹部。

    却没有鲜血流出,李小意皱了皱眉,手却不停,直接伸入到其体内,就在他刚刚碰触到那颗丹珠之际,神凰的身体突然一抖。

    吓了李小意一跳,一声哀鸣,传入到耳畔之时,他的手已经握住了那颗鸽子蛋大小的丹珠。

    神凰仿佛是重新活了过来,全身不停的颤抖着,犹如烈火般的炙热温度,让李小意的心里一凉。

    神凰的眼眸已然睁开,眼泪不停的滴落,落地成火,却已无力转身,李小意的神色间充满了犹豫。

    抓在丹珠上的手,已然被一团白色的光焰所包裹,可无论怎样的灼烧,全被涅灵宝珠传入的七色光焰融合吸收。

    给她一次机会?心里的声音在这样的告诉着自己,他也是这样做的。

    随着臂膀一抖,一声高亢的啼鸣,响彻在密室之内,蛮荒的气息,四处鼓荡,李小意的手在收回的刹那,一颗光彩琉璃的火珠,就此出现在眼中。

    神凰还在啼鸣,眼睛里全是哀求之色,直至李小意一口将其吞下,这才死了心的,头一低,垂搭在白玉台上。

    李小意的全身仿佛被火焰所蒸腾燃烧,涅灵宝珠在其丹腹内,疯狂的旋转,无数的七色光线,和神凰丹珠纠结一处。

    阴阳化合,冥狱转生诀的第二篇章,转生篇,自行运转在紫宫丹腹内的同时,本来已经全无气息的神凰,突然又是一声高亢的鸟鸣之音。

    神魂离体,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在李小意的身上,飞身一扑,全然不顾此时的灵体尚未稳固的她,显然有了同归于尽的想法。

    李小意冷笑了一下,就在神凰的魂体扑杀过来的一瞬间,犹如明月挂空的一抹闪亮,突然而现!

    一击抽刀断水,井中月无声无息的一刀,于虚空处猛然的一斩,神凰的魂体,尚未反应过来,整个灵体,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吸力所禁锢和拉拽。

    刀身一横,井中月的吞噬异能,全然爆发,神凰的魂体,一抹而过,再看不见,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万全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但是刀鸣阵阵,有凤鸣凰啼之音,一声接着一声,李小意连忙收刀入体,投入到紫宫丹腹内,无论是涅灵宝珠上的七色光焰,亦或者神凰丹珠的白色火焰。

    全被一股黑蒙蒙的刀气所凝固,本来互相争夺的两方,渐渐地不再僵持纠结,而是两者共同对抗起,井中月那可怕的吞噬之力。

    燃烧在全身的火焰,渐渐回转入体,井中月还在不停地吸食,直到刀柄处,一只凤眼睁开的刹那,刀身一震。

    凤飞凰舞,游走在刀身之上,挥刀不入迷蒙天的刀意,勃然而发。

    李小意就感觉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

    全身的刀意弥漫,一凤一凰,飞出体外,上下翻飞游走,一股从未有过的畅快,随着他有意的压制下,畅通全身。

    伸手,张开五指,井中月蓦然而现,就好像身体的一部分,血脉相连的感觉,串联在一人一刀之间。

    而在刀柄处,正反两面,一只凤眼,一只凰眼,再次睁开的刹那,游走在李小意身体外围的一凤一凰,纷纷敛入刀体,刀身轻吟……

    至于紫宫丹腹内的涅灵宝珠,以及神凰丹珠,在损耗了大半的灵气以后,不再像之前的那样,暴烈难控。

    收刀入体,李小意盘坐在白玉台上,全力运转起冥狱转生诀的转生篇,两颗珠子,再次纠缠于一处,互撞互击,全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一阴一阳,入魂衍化,继而再合二为一,再与李小意本体神魂,重新融合,这一切都进行的极为稳定,所差的就是时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