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行刑-道吟-
道吟

第一百七十九章 行刑

    天空之上,人影重重,八大姓氏的原住民,最先出现,然后是四宫的修士。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万象城的天空,可不是谁想飞身上天,就能上的。

    李小意抬头打量了一阵,缩在人群里,尽量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其实广场上的种族混杂,气息上更是如此。

    但是在看到了两具金甲尸,和天上无数的真人境修士以后,李小意觉着,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钟声还在不断地响起,一声接着一声,人潮汹涌,鼎沸的呼喊声,此起彼伏的响彻在神鬼广场上。

    神鬼邢台上的一男一女,这时候已经完全的恢复了神智,双眼恐惧的望着四周,女子的眼泪,如同珠帘滚落的掉个不停。

    两具金甲尸分立两侧,神鬼台的下面,百人队的银甲尸,将其守卫的水泼不进,风吹不透。

    而这时远处的黑白塔,忽然血光大盛,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散发在整个广场之上。

    各类种族,仿佛是饿了许久的狼,在闻到这股血腥的气息以后,眼睛都变红了,仰天长啸。

    李小意的耳朵,几乎都快被震聋了,他望着远处的黑白塔,上面冒出的红光,几乎和暗红的天幕,化成了一色。

    一十二道遁光,突然间从塔顶的阴冥殿内射出,鬼幽冥尸四宫的宫主飞身在前,身后面跟着八大姓氏的家主,当然孟家除外。

    这就好像是白玉京里的来客,阵仗之大,是李小意除了参加蜀山剑宗的试剑会以外,见过的最大的场面。

    望着天空上的四宫八大家,这一回他总算见到了,阴冥殿里的核心人物,每一位的身上,他的神识都透不进去,无法看清面容。

    响彻在万象城的钟声,突然的停止,广场上,也逐渐的开始安静下来。

    所有的人目光都望向了那里,然后伏地跪拜,天空上的四宫八大家,则行躬身礼。

    李小意混在修者群里,也是有样学样的半蹲在地上,巨大的黑色阴影从黑白塔上浮空升起。

    在猩红的光幕里,尤为突出,李小意用眼角的余光看过去,竟然是一艘巨大的鬼船。

    船头处是一个巨型的人面骷髅,两颗眼窝的深处,闪烁着猩红的光芒。

    整个船体,有人体的巨型骨骼,和黑色的船体黑白相间,一幅幅百鬼夜行,万鬼回天的场景,雕刻在船身之上。

    而在船头的顶端,一男一女的身影,立于其上,男的身形高大,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一股威然霸气的神念,突然出现在广场上。

    修者们又开始再次的沸腾起来:“是鬼皇陛下,真的是鬼皇陛下!”

    李小意浑身发抖,全身颤栗,涅灵宝珠已经不敢在紫宫丹腹内徐徐转动,而是静止悬停。

    鬼头大将的气息,出现在李小意的身体之上,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里,自行发动了鬼合之术,。

    这个透支生命的禁术,每一次都是在李小意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才会蓦然发动。

    但是当他体会到鬼皇气息的那一刻,竟然自然而然的自行触发,这绝对不是劫法真人该有的气息。

    神鬼台上的两具金甲尸,就是最好的参照物,相互对比之后,李小意实在不愿意往深处想,但是那四个字还是不受控制的蹦出自己的脑海。

    金身月尸,陆地神仙境!

    因为有了鬼合之术,再者,广场上的种族繁多,气息混杂,鬼皇的神念,似乎并没有发现李小意,面露微笑的看着下方。

    他的身旁,则是一位面容倾城,身材婀娜的美人,也是脸有笑容的望着下方,却是当代的鬼母。

    广场上欢声雷动,各类修者跪拜不停,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好长的一段时间,才在一声呼喝声里,平静了下来。

    鬼皇的气息,一直充斥在四周,那是一股极其特别的尸气,所有的修尸者,尽情畅快的呼吸着。

    尤其是李小意身旁的一位,神念感应之下,它的修为居然有所增长。

    而鬼母的身体,则是游荡着无穷无尽的阴魂之力,两者相得益彰,互不排斥,倒是很契合。

    趁着其它人的不注意,李小意掏出真灵锦帕,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悄无声息的出现,李小意身形一缩,便躲了进去。

    与此同时,解除鬼合之术,放出鬼头大将,栖身于异兽的背部之上。

    李小意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随着修为的提升,鬼合之术的提升强度越大,反噬效果则是更加的明显。

    幸好的是,他做的这一切极为小心,又是在异兽的紫宫丹腹内,解除的鬼合之术,所以并没有引起鬼皇以及鬼母的注意。

    就在他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白玉台上的金甲尸,突然嘶吼一声,还沉浸在修为提升的满足感里的修者,仿佛是从睡梦中醒来的一样,睁眼注视着白玉台。

    一位银面银甲的白发老者,脸色发黑,猩红的目光下,是鲜艳如血的红舌,带着满是狰狞的笑容,走上了玉石台上。

    手里抖动着一柄勾如弯月,巴掌大小的匕首,已经来到了一男一女的近前。

    随后一众面容年轻的铁甲尸,立于左右,手里扑开了一张,宝光四溢的大网,在二人惊恐的目光里,拉起大网的四角,开始一圈圈的缠绕在一男一女的身上。

    做完这一切,一男一女的皮肉凸起在大网的空隙里,老者的目光瞅向了一旁的金甲尸。

    后者不说话的一点头,老者上前,快速的一抖手腕,立时便有一块血肉落下,接在掌间,他转身,广场上,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他的身上。

    一声哀嚎响起,被绑缚的男子,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脸上的一块肉,居然已经没有了。

    撕心裂肺的疼痛感,以及对未知的恐惧,让他不停地嚎哭着,身旁的女子,同样如此。

    可他们越是这样,白玉台下的看客们就越是兴奋,就连两边的金甲尸,其脸上,居然也浮现出一丝狰狞。

    老者咧嘴一笑,就在众位修者的注视下,红舌一卷的,便将手里的皮肉,卷进了嘴里,一脸享受的开始大口咀嚼着。

    又是一声声欢声如雷的呼喊声,响彻在整个广场之上,修者的面容如疯魔,尸气,阴气如潮水一样,不断翻卷,暗红的天色,和血已成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