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鬼皇祭-道吟-
道吟

第一百七十八章 鬼皇祭

    【92zw】    出了天域商盟,找了一个最为抵挡的住宿洞府,一天也要三颗中品灵石。

    相当于三百颗下品灵石,这样昂贵的价格,委实让李小意有些咋舌。

    但是没办法,谁让这是阴冥鬼域的中心城市,订下了可以暂住的洞府,李小意便往其它商铺走去。

    先把手里的一些用不着的海兽材料兑换成一部分灵石,然后便开始瞎逛,并没有再遇到幽罗藤蔓生长所需要的材料。

    日落黄昏的时候,回到住所,再确定了一遍葵水的真伪,李小意便开始闭目打坐,运行起冥狱转生诀。

    因为没有找到神凰,这部功夫的第二篇,李小意始终无法修炼,而纵观整部功法,转生篇的入魂衍化,是穿连整部功法的关键。

    他有些遗憾,也有些着急,只能继续修炼化生篇,生而入天地,不断精炼体内的灵气,巩固修为。

    但愿敖旭能快些找到神凰一族,让他能尽快有阴阳化一的机会,可是由于鬼皇的打压,现在的神族,犹如过街的老鼠,只能躲在那些不为人知的旮旯角落,过着暗无天日的苟且生活。

    也确实没有几个人,能有李小意这般潇洒的大摇大摆,神族的体内都有神性,只要境界高于他的,都有可能发现他的身份。

    可李小意依然在万象城,天下神族最为畏惧的坟墓,也是神族染血最多的地方。

    而在万象城的入城传送阵内,一位面容阴郁,脸色苍白而没有人色的中年男子,同样一身的黑袍,正缓步的走出。

    驻足于万象城的神鬼广场上,他举目四望,人头涌动的修者群体,穿梭闲逛的各类种族,他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远处黑白两色的塔顶之上。

    曾经的神皇宫,如今变成了阴冥殿,曾经的神皇大人,现在却换成了威慑天下的鬼皇。

    他闭眼,耳边回荡着的是无尽的哭嚎以及怨毒的诅咒,空气里的味道,在他闻来,到处充斥一股血腥味儿,那是神族的血,流不尽的血。

    夜幕已经来临,他依旧孤身一人的屹立在广场之上,闭着眼,就那么一声不响的站着。

    夜晚的万象城,依旧热闹非常,因为阴冥殿和龙宫的战端开启,这里的修者,比任何的时候都多。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低端的洞府,如此之贵的原因。

    各大商铺,通宵营业,生意也从来没有这么好过,那些个老板,收灵石收到手软,嘴巴乐的都快要咧到了耳根子上。

    李小意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凝练体内的灵气,一直到了第二日的清晨,又被洞府外的呼喊声吵的不行。

    走出洞府,那个租他洞府的矮胖子僵尸,也站在门外,李小意上前道:“今天什么日子,怎么这般热闹?”

    “你不知道嘛?”僵尸的胖脸扭转过来,满面浓郁的尸气,随着表情的变化,快速的起伏不定。

    “今天可是鬼皇祭的大日子,老弟,你修炼修傻了不成。”

    望着矮胖老板的青面獠牙,又变化如人的表情多变,让李小意有些不太适应,点头笑了笑,便打了招呼的出了门。

    这僵尸也是有感情的……李小意望着那座黑白塔。

    来到神鬼广场上,早已是人挤人的挤不下人,尤其是那些尸身肉魔,一个人占了数十个人的位置。

    却没有修者敢有所怨言,挤在这些妖魔鬼怪的身边,李小意只是想看看这所谓的鬼皇祭,到底有什么名堂。

    如果有机会一睹,阴冥鬼域的第一修者的真容,也算自己没白来一趟这一界。

    至于所谓的鬼皇祭,是当年鬼皇登位,一统阴冥大陆时所订下的。

    每百年的这一天,都会有一位神族遗脉,被血祭在此,用此来证明鬼皇乃至整个阴冥殿的强大。

    当年的阴冥鬼域的实际统治者,可是神族成员,也是最早原住民所崇拜的图腾。

    可时过境迁,原来的享受尊崇地位的神族,如今却成了连人族都不如的祭祀品。

    这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不闻旧人哭,只听新人笑!

    但在近千年的时间里,前几度的鬼皇祭,因为鬼皇的闭关不出,神族遗脉被屠戮的景象,已经变得越来越少,近几年更是难得一见。

    但是今年鬼皇出关,不知道会不会再度看到,千刀万剐神族的景象。

    一队整齐的方阵,突然的从阴冥殿里走出,顶盔贯甲的全部是银甲尸,有近百人的队伍两边,各有一位金甲尸在指挥调动。

    神鬼广场上的修者,渐渐地也安静了下来,一声声悠扬的钟声,从黑白塔上传来。

    修者们开始往两边散去,李小意当然也在其中,只不过他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部被那两具威风凛凛的金甲尸所吸引。

    拥有劫法真人实力的金甲尸,是李小意第一次见,相比于铁甲尸和银甲尸,金甲尸的体型,反而略显瘦小。

    但是一身凝实的尸气,给人一种无法言喻的森寒之感。

    金发金面,全身上下,就仿佛是镀了一层金,却又落地无声,气息全无,根本就感应不到对方。

    就在李小意仔仔细细的观察着金甲尸的时候,神鬼广场的中心地段,已经被修者们,自发的空了出来。

    银甲尸的队伍行至此处,便站立不动,两具金甲尸中的一位,手上金光一闪,一座白玉石台,就此出现。

    上面雕龙刻凤,无数的图腾异兽,刻在其上,白玉台很大很高,这便是传说中的神鬼邢台吧,李小意想着。

    另一具金甲尸行至队伍的中心处,两手单提,各抓了一男一女,大步流星的走到了白玉台上,将这两人,往身前一举。

    顿时,整个广场上,响起了一阵阵的鬼哭神嚎,回荡在万象城里,响彻在天地之间。

    神族遗脉?李小意的目光,落在了奄奄一息的男女身上,这两人的年纪都不是很大。

    如果按照人类的面貌来识别,大概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六具银甲尸,这时候突然走上台前,将这两人固定在,刚刚拿出的刑具之上,然后金甲尸拿出一个赤红的玉瓶。

    倒出两颗红丸,分别塞入到一男一女的口中,本来神态萎靡,已经快要不行的两个人,立时脸色涌荡出一抹异样的潮红之色。

    这该是能激发身体潜能的丹药,为的就是让受刑者,在整个痛不欲生的过程里,能够一直保持意识形态的清醒。

    用最为敏锐的感知,来承受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却给下面的看客,带来一场视觉上的盛宴。【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