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贪念-道吟-
道吟

第十章 贪念

    一眼望去,山崖上到处是一片狼藉,李小意寻着自己的记忆,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虽然有些急不可耐,可一想到那个东西,李小意还是强自按耐住自己的性子,慢慢的靠近着。

    那座破庙已经成为了一座废墟,李小意抬头看了一眼阳光炙烈的天空,蔚蓝一片。

    这里安静的让李小意心里有些发虚,他有些后悔先前的得意忘形,自己傻不拉叽的对着一只老鹰喊个什么劲儿。

    在找了一段时间以后,李小意终于看见了一处熟悉的场所,不由得有点踌躇道:“那玩应儿还活着么?”

    就在李小意有些犹疑不定,是否该上前冒险一试的时候,他猛然间一回头。

    却见远处的天边,亮起了三道颜色各异的光线,不由得皱起眉头的嘀咕一声道:“还真快啊!”

    本想着这三个笨家伙,至少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反应过来,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眼巴巴的瞅着天边的遁光越加的明显,李小意很是羡慕的眨了眨眼睛,自己一路上风餐露宿了快两天,却比不上人家遁光一起,转瞬千里,这真是不能比,一比准气死自己。

    叹了口气,李小意找了个不大不小的坑,又将一些残枝败叶拉到近前,然后爬进坑内,用土将自己埋了,只露出两个肩膀和脑袋,再用残枝败叶遮挡一下,便一动不敢再动。

    之前用细枝条绑在胸口的四方宝镜,这时候微微的发出了一丝微光,光泽暖白柔和,几户将其整个身体都罩了进去。

    这几天李小意没事儿就研究这面宝镜,由于先前被花蛇老祖的精血所污,法宝的原主人又没有重新祭炼,导致宝镜的灵性大失。

    李小意在这几天的研究中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涅灵宝珠不仅仅可以炼鬼吞魂,甚至连法宝也可以将其化整为零。

    就是抹去原主人寄托在法宝中的神念意识,而四方宝镜原本是白狐所有,在被血污之后,李小意这几日天天用七色霞光洗练。虽然没有完全抹除白狐的神念,但至少已经可以初步被李小意所用。

    最为可惜的是,原本一件六重天的奇珍异宝,转眼间就只剩下两重天的品级。

    只有简单的远观,摄魂,幻化等功能。可李小意却将之理解为,偷窥,抓鬼和戏法,估计白玉娘要是知道了,能被气死。

    可白狐的气息始终洗练不掉,这就间接证明了,那娘们儿还活着,所以李小意打死也不敢靠近那处深渊,太可怕了!

    就算只有两重天的品级,李小意对这面四方宝镜也已经是相当的满意,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更加在乎的是实用性。

    言归正传,本是远在天边的三道遁光,转眼之间就已经飞到了山崖前。当先从遁光中走出的正是王纶,其后跟随着陈音然和程乾。

    李小意注意到三人的神情都是紧绷着的,看来真是识破了自己,万不能被这几人发现了藏身之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师兄没见那家伙,是不是这小子上不来这只剩下半截面的悬崖峭壁?”程乾扫了一眼四周,如是说道。

    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的王纶,也和程乾一样,正打量着周围。

    看着眼前的崩塌庙宇,到处的残枝败叶,坑坑洼洼的大坑道:“这里不大,你我三人用神念仔细的寻找,那小子只有胎息初期的修为,无论如何也逃不过你我的法眼。”

    程乾和陈音然一起点头,王纶又补充说道:“尤其要注重法宝所散发出的灵性。”

    “一旦我们发现了那小子怎么办?”陈音然忽然的问道。

    王纶露出了一丝冷笑,口吐一字道:“杀!”

    躲在不远处的李小意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好狠的心呐!

    虽然自从与这三人见面的开始,自己就被嫌弃和瞧不起,然而那陈音然到底是救了自己一命。

    无论如何,对于他们,李小意的感激情绪还是有的,但没想到的是,再次见面这些人就要就要杀了自己,为啥?

    就因为那件宝贝?李小意心底摇了摇头:“到底还是我太善良了!”

    虽然他对这些人有所隐瞒,可现在的这个结果,也是有些出乎意料。

    原本以为,就算自己被抓住,顶多被他们暴揍成猪头。现在看来,人家不仅仅是要夺其宝贝,还要吃他的猪头肉!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么简单的道理,李小意自己居然忘了!

    冷眼瞅着三人分散开来,开始四处翻翻找找,却始终没人注意到远处的一个大坑,不禁心中又有几分忐忑,那玩应儿到底死没死透。

    而就在这时,程乾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步伐一转,身子一侧,居然向着李小意这边走了过来,李小意心都凉了半截,不由得绷紧了神经。

    虽然这三人都没有花蛇老祖的修为,但是四方宝镜也是降了品级,李小意没有足够的信心能躲过程乾的搜查。

    就在他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的时候,程乾先是盯着李小意的躲藏处,目光闪烁的盯着一阵。

    李小意立时觉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被微风扫过,那种犹如被人轻抚的感觉,让李小意浑身汗毛直立,这就是神念扫视。

    似乎没有觉察到什么,程乾的神情也是放松了下来。

    他奇怪的往身后看了几眼,见王纶和陈音然都背对着自己,便马上以闪电般的速度,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

    在李小意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接连挠了几下之后,程乾这才一脸享受的眯起了眼睛,而最让李小意恶心的是,这家伙居然还将那只手放到鼻子前闻了一闻。

    李小意刚想在心底将这家伙,好好的鄙视一番的时候,却听见王纶的一声喊。

    顺眼看去,只见王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站在了那个深坑的边缘处,正一脸不知所以的皱着眉头。

    程乾若无其事的连忙的赶了过去,陈音然也已然站在深坑的边缘处,李小意看不到他们的目光所及之处,心里着急,却没办法。

    突然灵光闪现,李小意连骂自己没用,将宝镜从胸前拿到眼前,意念勾连宝镜,镜面上忽然如水纹一般的荡起一丝涟漪,一幅画卷般的画面,就此浮现在李小意的面前。

    石葵!

    李小意第一眼便看到了这个家伙,死了一样的寂静不动,本是如水一样的透明身体上,这时居然结出了犹如冰莲花似的水晶体。

    反观坑顶的三人,此时也是有些不明所以的打量着石葵的身体。

    他们的嘴形在不断的动,好像是在谈论着什么,可惜四方宝镜上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来,李小意只能臆测。

    而让李小意浑身恶寒的是,从这几人的嘴形上来看,他们真将这石葵当成了宝物。想想不久前石葵那张透明扭曲的鬼脸,李小意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一道水纹,在三人的身后,好像是泉水从地底涌出一样的直线竖起,李小意心下起疑的凝望着宝镜中的画面。

    那是个啥?

    地底喷泉?

    因为宝镜无声的缘故,李小意听不见声音,可就近在咫尺的三人也是毫无反应,这就让李小意大感惊奇了。

    随着水线不断的涌出扩大,渐渐的一个人形结构成体之后,李小意终于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了。

    他很想提醒那三个正满脑被宝物所充斥的傻瓜们,可联想到石葵的可怕之处,一瞬间,李小意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先不说那三人会怎样对待自己,就是眼前石葵所化的人形,可是一心想要吃了自己,李小意已经开始考虑怎么逃跑的事情了。

    不过在逃跑之前,李小意手中的镜面,却还是在不停的转换。

    几个瞬间,就几乎将这只剩下半壁山崖的四周都看了个遍,李小意一心所念的杏黄幡旗,却还没个着落。这让李小意心下焦急的同时,已经开始想着,是否要放弃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刺耳的尖叫,忽然的响彻在山崖上,李小意连忙抬起头,却见陈音然一脸惊恐的连连后退。

    程乾的手中,已然亮出了剑器法宝,直指他的师兄王纶,至于王纶本人,其身体上不知何时,竟然笼罩了一层透明的水体。

    李小意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手指在四方宝镜上慌乱的一滑,宝镜的镜面突然一变,整个镜面都变成了一片黄色。

    李小意惊觉宝镜的变化,连忙用神念感应着宝镜,眼睛一亮的看向了一个方向道:“原来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