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随性-道吟-
道吟

第一百七十五章 随性

    秦无霜的脸上已经起了一层冰霜,李小意转头,却见小花偷摸的将手里的吃食放到了口袋里。

    他想起了那位满脸皱纹的老头,伸手抚摸着小花的脑袋道:“阴冥大陆现在正和鱼龙族大战,你们秦家也卷入在内,那个族内大比,还能有什么用。”

    “你如果能替我们这一分支出战,凭借你的战力,定能为我们从族内争取到很多的机会。”

    “那你又能给我什么?”李小意看着对方,秦无霜轻咬唇角。

    “对了,一直没问你,秦道友呢?”李小意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问道。

    “死了!”秦无霜的声音很平静。

    李小意“噢”了一声,便不再问,因为不关心,所以也就没有兴趣知道。

    秦无霜却好像吃了苍蝇,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对着桌面一扫,几乎所有的吃食,都在这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拉着小花,李小意转身离开,秦无霜面色铁青,而在马车的布帘放下的那一刻,再难压抑的悲伤与气愤的她,掩面痛哭。

    回到老秦头那里的时候,小花重新变的开朗起来,雀跃的跑到自己爷爷的身前,将揣着的糕点拿出,并推到他爷爷的眼前道:“吃。”

    看着一老一少在那你吃一口,我吃一口的,李小意索性将吃食全部从七彩金环里放出,拿起玉质的酒壶,仰头便喝。

    招呼小花和老秦头过来一起吃,看着两人幸福和欢快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也有了一丝满足感。

    深夜降临,所有人躲到了帐篷里,外面有巡查的守夜人,而在阴冥鬼域的荒原,夜幕来的时候,就意味着幽魂的“白天”开始了。

    鬼哭神嚎的声音不绝于耳,小花躲在老秦头的怀里,瑟瑟发抖。

    “这么大了,居然还没有习惯,这样可不行。”李小意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

    老秦头拿起酒杯呵呵一笑:“小丫头片子嘛,再长大些就好了。”

    李小意看着露出半颗脑袋,拿眼睛偷瞄自己的小花,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还年少的时候。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冷,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那些流浪儿,可真的冻死了不少。

    晚上的时候,还扯皮吹牛的以缓解来自五脏庙的饥饿感,第二天早上还能醒来的,就是幸运。

    那时候他就想,活过一天就赚了一天,饥不择食的时候树皮草根,什么没吃过,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就想到发起了死人财。

    挖坟撅冢,这样的缺德事儿,他可没少干,总想从死人的陪葬或者尸体上扒点什么。

    然后换了钱两,再买上一个热乎乎的大馒头,就是他们这些人最大的梦想。

    那时候他也怕鬼,害怕墓主人索命拿魂,但是在今天,他居然在养鬼。

    世事无常,有人呵护的小花,是幸运的,他是这样的想着。

    老秦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李小意也是一样,因为有涅灵宝珠的存在,他是真的千杯不醉。

    走出帐篷,漆黑的夜空,不见星辰,寒风吹拂时,阴气袭人,转身的时候,秦无霜已然站在那里。

    挥手间,寒冰凝成,是一道冰墙将两人包裹在内,秦无霜一拉抠锁,衣服落地,一具美丽的躯体,立时呈现在李小意的眼前。

    他的嘴角翘起,抬脚上前,手指在触碰到滑嫩的肌肤,秦无霜的全身都在颤抖。

    “你在害怕?”李小意问道。

    秦无霜一脸的毅然决然,给人一种慷慨赴死的感觉。

    “仅仅是一具皮囊而已。”李小意嘴角荡起了一丝不屑。

    秦无霜所有的骄傲,都在这一刻,消失殆尽,内心的深处,已经对眼前这个男人恨之入骨。

    但是她已经没有办法,对即将等待她的一切,无可奈何。

    秦朗,她的大哥,死了。

    秦玉怡,亲如姐妹的嫂嫂,也死了。

    族中的长老想要剥夺她继承的权利,本家对此不管不闻也不问。

    尽管她从那个人的手里逃脱出来,尽管她保住了完碧之身,可这又能如何,她恨!

    恨所有的人!

    眼泪在流,忍不住的流,李小意转身,轻而易举的出了那个她所布置下的禁制,然后一语不发的进了帐篷。

    夜幕下,那个女人抱紧了自己的衣服,全身战栗的,止不住的哭泣着。

    和这夜幕下的鬼哭声,倒是相得益彰,李小意喝着酒,听着哭音不止,一直到天明。

    接连几天,李小意再未见到秦无霜,只是吃食和酒水一直不断,小花整个人,都似乎胖了一圈。

    老秦头赶着马车,因为小花开心,所以他也开心,李小意则是因为他俩而开心。

    一路通畅无阻,秦家这个分支的聚集地,是一处村落,但李小意看来,更像是一座小镇。

    村口,早已等候的族人,一个挨着一个,在几位白衣老者的带领下,迎接着满载而归的商队。

    秦无霜率先下了车,然后是商队的负责人,秦宁作为家族里地位仅次于秦朗的长老,此时正皮笑肉不笑的望着对方。

    “无霜,大哥大嫂既然已经出了事,族中的长老,也有了一个决定,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你也应该明白。”

    这是窥位已久的迫不及待,何况无霜如今已无所依,又何必客气呢?

    可没等他的话说完,有剑鸣在响!

    突然而然,横空出现的是一道剑芒,震颤崩鸣,秦宁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全身立时僵持不动于原地。

    待他身后的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剑鸣已经消失,倒下的则是一具无头的尸体。

    又有剑响,忽然从虚空中,快若闪电的闪现而出,另外一位长老,反应也算及时,手中的拐杖往上一抗。

    剑鸣炸裂!

    那人全身立时于原地不动,剑芒再闪,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伸手一抽,一柄蛇形短刃,出现在他的手中,满头的白发上飘然着死者的鲜血,他嘴角上翘道:“我也有一个决定,你们想听不想听?”

    一时间,整个村落的人,呆愣愣的立在原地,还没从方才的几声剑鸣中反应过来。

    秦无霜发蒙的看着那个背影,他手中的匕首,仿佛活过来的蛇头,猩红的光泽,正闪烁着满是杀戮的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