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渴望-道吟-
道吟

第一百七十三章 渴望

    幕隐珠,是升级了原有品级的幕隐珠,专注于隐匿气息,而李小意手中的这一颗,足有五重天的品级。

    李小意一共要了三十二颗,再有七重天的这个大型阵盘,敖旭说自己几乎花费了所有的积蓄,也不为过。

    没过多久鱼二便闪身而回,大尤老九和蒙西所控制的大阵,恰巧也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

    两个人微微一怔,面面相窥的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

    李小意面有不悦的转身,一脚踹在,正一脸发蒙的大尤老九身上:“还不快点想办法,发什么呆!”

    “嗯!”了一声,大尤老九没有丝毫的怨言,头拱地的撅起屁股,开始和蒙西寻找,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误。

    敖旭有趣的看着这一幕,对于他来说,这样的事,比较新鲜。

    蒙西,大尤老九,甚至是鱼二,早就习以为常,在他们的眼里,大尤老九和李小意之间,有种难以言喻的亲密关系。

    让人很羡慕,同样是玩法阵禁制的蒙西,就是如此想着的,他宁愿老大也踹他这么一脚,而不是客客气气的。

    敖旭往外走,李小意和其他人跟在身后,望着眼前绿蒙蒙的一片,敖旭的心情很好。

    但一想到那场战事,又不由得心里一沉。

    “孟家堡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

    李小意自然没有一点的风声,但听敖旭的语气,心里便已经有了一个结果。

    “大战才刚刚开始,阴冥殿统御了阴冥鬼域这么久,哪能没有一点底蕴,而对于我们,最好的结果就是僵持。”

    敖旭摇了摇头:“僵持固然是好,可这次大哥出关,二哥风头正盛的时候,却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

    然后敖旭又将战争的详情,说给李小意听,后者听了也是许久不言。

    最后,李小意只能说:“咱们一点一点的来。”

    敖旭苦笑一声,但再看到眼前即将拥有的一切,他的内心又热乎了起来。

    “一切尚早!”李小意说。

    孟家堡!

    已经化成了一片废墟的孟家堡,到处充斥着一股股挥之不去的尸臭味。

    敖沧海站在只剩下一堆围墙的孟家堡上,鱼大毕恭毕敬的站在身后,还有他那一队百人的中队。

    “你,很不错!”敖沧海转身道。

    鱼大拱手抱拳,敖沧海笑了一下:“想不到当年跟在我屁股后面抹鼻涕的小九,也能培养出这样的人才,以及那些……”

    敖沧海伸手一探,挂在鱼大腰间的海兽金牌,便出现在了他的手掌间。

    “老九那里还有多少这样的金牌?”

    “回禀殿下,已经全在这了!”

    敖沧海皱了皱眉,鱼大接着道:“海兽驯养与封禁,也是近几年才有所成,九殿下的资源有限,所以数量并不多。”

    敖沧海点了点头,嘴角翘起道:“你是九娘留给老九身边的护卫队成员,这么做真的好吗?”

    鱼大不说话了,沉默了半晌:“属下的前半生,已经给了九殿下,后半生,想要为自己而活一回。”

    这个回答很直白,直白到敖沧海也有些诧异。

    “老九那里我会亲自去一趟,既然老二不要你,你就安心的呆在我这吧。”

    鱼大面露喜色,他是一战成名,还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敖沧海却是先是张口。

    “我喜欢有野心的人!”

    不远处,正在处理战争的后续事情的敖龙,目光总是时不时的瞅向这边。

    对于那支特殊的战队,他的内心渴望至极,最为可气的是,这个鱼大在他身旁那么久,竟然从未露出一丝的口风。

    更可恨的便是老九,当初的橄榄枝,这家伙不识好歹的不肯接,现在倒好,便宜了别人。

    敖沧海似乎知道敖龙一直在看着这边,就在他看向这边的同时,咧嘴一笑,敖龙连忙移开视线。

    看着远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阴冥大陆,敖沧海的心里,豪气干云,内心深处有的,尽是站在顶点的渴望。

    星魂海。

    近半个月的时间,李小意按照天域商盟所提供的玉简,开始建设海底。

    七重天的四灵封禁大阵,大尤老九已经研究的差不多,虽然还有一些地方没搞明白,但是铺设法阵的基本,已经能够做到。

    对于这种逆天的法阵天赋,李小意真的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在心底感叹。

    六十九个鱼龙族,包括李小意和敖旭在内,没人闲着,都有活干,尤其是关于矿脉的挖掘和开采,也只有一个雏形。

    这个工程量将会很大,要以后慢慢的来,将三十二颗幕隐珠交给蒙西,按照天罡镇灵的方位布置。

    整个大阵在形成的刹那,海底的这片矿脉,包括另一边很大的一块地方,全部被一阵无形的光幕给裹了进去。

    出了阵外,鱼二散开神念,仔细的感应了好一会儿,这才睁开眼,一脸喜色的点点头。

    李小意和敖旭也做了同样的事情,神识感应下,整个海底,再无那处矿脉的任何气息和踪迹,有的只是一片虚无。

    两人都很满意的睁开双眼,望着这片海底,敖旭的心里充满了希冀。

    “我也该走了!”敖旭有些恋恋不舍,身为皇子,他第一次有了属于他自己的地方,没有任何的监视,完完全全的只属于他自己。

    “明白!”李小意同样满意,看着呈现在海底的小小世界,李小意突然间对修真世界和阴冥鬼域间的战争,充满了不太想要的预感。

    这就是修真文明的强大,一时的后退,只能说那些老不死的家伙们,太过于夜郎自大,而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李小意不想看到那一天。

    带着鱼三,敖旭一句话没有交代的走了,他的心里,很舒坦,从来没有过的。

    “殿下,那人真的值得你如此的信任吗?”鱼三终于忍不住道。

    尤其在看到那座大阵所能呈现的功效,鱼三也有些不舍。

    “我不是信任他,而是交换。”

    鱼三听不明白,敖旭今天心情大好,便有了解释的兴致。

    “鱼儿需要水才能踏波逐浪,他想要,我便给他这个能力,而有一天他不需要水,也能生存的时候,就是向我索取回报的时候。”

    鱼三听的似是而非,但也明白了个大概。

    “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敖旭突然话锋一转道。

    “已经在找了。”鱼三露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来。

    “我知道这很难,但是这是我和他之间的约定,要想让他竭尽全力的帮助我,这只是第一步。”

    鱼三答应了一声“是”以后,敖旭便不再说话,只是眼眸深处,闪烁着一抹奇异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