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当年-道吟-
道吟

第一百六十章 当年

    【92zw】    密室之内,金牌林立,上面栩栩如生的印有海兽的画面,在黑暗里散发着莹的地光芒。.

    敖旭沉默不语的看着眼前自己仅有的这一切,眼眸深处倒映着那些光,是他心里的火,灼烧着他的**。

    鱼二终于坚持不住了,哐当一声,趴在了地上,全身的鱼鳞甲片,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

    一道道伤口,深可见骨,甚至有的已经透体而出,殷红的鲜血渗出身体,流淌到地面上。

    鱼二气若游丝,嘴里不断的冒出气泡,胸口起伏剧烈,敖旭回转身体,看着鱼二的奄奄一息,也不说话。

    阴魂之影突然出现在密室之内,拿出一个玉瓶,扒开鱼二的嘴,将里面地灵液灌入到他的嘴里。

    一阵绿色的光芒从其身体上亮了起来,那些恐怖的伤口,竟然开始缓慢的愈合,鱼二苍白的脸色,也开始有所好转。

    敖旭看着躺在地上的鱼二,见他开始好转,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伤好了,就回到队伍里,好生呆着吧。”

    鱼二没说话,眼睛发直的瞅着屋顶,阴魂之影隐没在黑暗里,不声不响,敖旭转身看着一枚枚金牌。

    “告诉鱼四,从今天起,岛上地所有资源,任由李小道调取,包括天域商盟那里。”

    阴魂之影,目光闪动,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密室之内。.

    孟家堡!

    原有的主人,已经不再,据说孟家老祖死的很惨,被鱼龙一族抽魂炼魄之后,一具尸身也喂了海鱼。

    至于曾经的孟家堡,此时则是涌入了大量的鱼龙一族,以及人族奴隶,包括一些八大姓氏的原住民。

    这时正做着苦工,重建这座巨城,而在天空之上,无数的金色龙舟悬停于城市的上端,敖龙以及众多的鱼龙族长老,正俯瞰着眼前的一切。

    “我鱼龙一族,已经有近千年的时间,未曾踏足于阴冥大陆了。”一名鱼龙族长老不无感慨的说道。

    “这还是多亏了二殿下,眼光毒辣,进攻的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另一名长老笑眯眯的说道。

    敖龙嘴角微微一动,虽然有自得之色,口中却道:“这要多亏了父皇以及众位长老,这些年的隐忍不发,休养生息,才能让我鱼龙族,能有重新站起来的能力。”

    众人哈哈大笑,彼此谦虚,脸上洋溢的全是大胜之后的喜悦。

    “我听闻,大哥出关了?”敖龙眼珠子一转,突然而道。

    众位长老彼此相忘,大多沉默不语,只有几个人凝眉寻思着。

    其中一人微微一笑道:“大殿下此次出关,好像并没有太大的突破,龙皇大人似乎有些失望。^^^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修为这种事情,没人能百分之百的必有所得,二殿下此次为我鱼龙一族刚刚立下大功,龙皇那里,我听人说,已有意让你统领整个东征大军。。”

    “这个消息可准确?”敖龙心底窃喜,这个消息,他也有所耳闻,还是想确定一下。”

    这就没人回答了,敖龙也能理解明白,他自己的父皇,自己最清楚,那个老家伙,就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阴冥殿!

    四宫之中已经出去了两位宫主,还有八大姓氏中的三家,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往孟家堡的方向行去。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身穿紫金袍,一头黑色的长发,如瀑布一样的垂到了地上。

    鬼母站在他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而他则是看向了远方。

    “修真世界我想去一趟!”

    鬼母皱眉:“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肯放下?”

    “不是放下的事情,而是他当年看我的眼神儿!”

    鬼皇蓦然转身,一脸的煞气!

    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鬼母伸手抚摸在他的脸庞,鬼皇虽然依旧怒气冲冲,却已有了缓和。

    “那是个狂人,就连天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你我!”

    鬼皇的目光依旧闪烁着不甘,鬼母又劝慰道:“这一次我垂临那一界,并没有那人的气息,听鬼蟾说,他已经飞升了。”

    鬼皇闭上了眼睛,脸上的不甘之色,越发的浓郁,当年的一战,始终在脑海里回荡。

    他说,阴冥鬼域无人,当着当时已是阴冥鬼域第一人的他面前,嚣张至极的又说,你接不住我的一剑。

    于是他出了一剑,结果他没接住,然后他俯身,几乎是脸贴脸,吐了一口痰。

    他又笑,阴冥鬼域真的无人,最后他走了,没有杀他,因为是不屑,因为是不想!

    这段往事没人知道,只有他和他,也是他这辈子的奇耻大辱!

    鬼皇的手指已经握的发白,如今的他,已经有能力接下那一剑,他却不在了,这叫他如何能甘心?

    无名小岛!

    将近一个月的修养时间,小队的人差不多都恢复了过来,而大尤老九的地位,也因为那一战,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现在,他是整个小队的核心,即使那些新加入进来的家伙,在见到大尤老九的时候,也是恭恭敬敬的。

    这一切是谁给他的,大尤老九的心里很清楚,所以每次李小意出现的时候,他总是身前身后的,尽力的舔。

    即使是被后者一脚踹回到队伍里,大尤老九依旧是洋洋得意,还有不少人羡慕。

    因为李小意对待其他人的时候,反而是礼敬有加,只有大尤老九在的时候,他们这位队长,脸上才有点笑容。

    因为新进来十七个人,所以队伍前期所做的一切,又要重新再来一遍。

    训练的强度,是从前的两到三倍,最为让李小意满意的是,自从那一战之后,没有人再抱有怨言。

    对李小意的所有指示是言听计从,很多时候,这帮人竟然知道自觉性的训练,所以再不用他像从前那样起早贪黑的监督。

    这一日,一个人重新出现在了峡谷之内,李小意来的很晚,看到他的出现,虽然心里有些意外,却还是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来。

    静静地站在场边,看着所有人按部就班训练着。

    傍晚,当所有人都趴在地上的时候,那个人依旧站立于原地,身边是大尤老九,正满头大汗的为其讲解着什么。

    李小意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那人瞅了一眼,继续低头研究手里的阵盘。

    唯有大尤老九,一脸的苦涩,目光期盼的看着那个渐行渐远的背影,心里凄凄然的已经打倒了五味瓶。【就爱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