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掌 宗门之人-道吟-
道吟

第八掌 宗门之人

    小时候看着浮云高空的时候,李小意身旁的人,总会跟他说那里可是住着神仙哩!

    然而置身其中以后,李小意连个神仙的影子也没瞧见,只有已经先自己一步,跌入到无底深渊的一蛇一狐。

    他们算神仙么?正在一路下跌的李小意,皱着眉头的想着这些。

    再想想自己渡过的十六年,似乎没有什么能让自己觉着幸福的事情,他很孤独,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也是吓了一大跳。

    真的不想死啊!

    就在李小意即将落于深崖之下的时候,从山崖处,忽然有一道白光亮起。紧接着,李小意只觉着身体忽然一荡,似乎已然被人托了一下,而后便彻底融入到白光之中的李小意,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一把巨剑之上。

    一阵淡香传来,打眼看去,自己的身旁则是一张俏丽的面容,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狐狸精?”

    这是李小意脑子里冒出得第一个念头,第二个念头就是要不要在她的后脑勺来上一下,可没等他动手,女子却是先说话了。

    “你坐稳了,别又掉下去!”

    李小意这才想起,自己还置身在空中的现实,歪着脑袋往飞剑下瞅了一眼,顿时老老实实的不敢乱来。

    当剑光终于在对面的山崖上停下来的时候,女子率先走出遁光,也不管李小意下没下来,纤细的手指对着李小意的脚下一点,嗖得一下,一把巨剑立时化作成了一道蓝光,被年轻女子摄入道了袖口之中。

    至于李小意,脚下忽然被抽空,一个大跟头是免不了的。

    见到李小意的窘态,女子掩嘴轻笑了起来。与此同时,山崖的另一头,又有两道遁光转瞬即逝的就到了眼前,却是两个面容清秀的男子从中走出,正一脸警惕的打量地上正揉屁股的李小意。

    被人围殴的经历李小意有,被人围看的经历则是没有,何况刚刚所经历的那些事儿,李小意更是一脸的警惕的往后缩了缩。

    其中一位剑眉星目的男子,看着李小意略微皱了皱眉头道:“只有胎息初期的境界,你是哪家的弟子,可知道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

    听着对方言语里的清冷之意,很显然,他李小意被人瞧不起了,可打小就在市井里讨生活的他,又何曾被人瞧得起过?

    而从对方的问话里,李小意听出了这几个人显然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定是在附近闲转,被白狐和花蛇老祖惊天的打斗声所引,这才有了眼下的局面。

    又是一群有钱人家里的孩子啊!

    李小意心底感叹了一声,这样的公子大小姐,他李小意见多了。虽然眼前这几位不是世俗中人,但只是从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儿,还有满是不屑的语气中,李小意已然判定,无论修真世界,亦或者凡俗人世都是一个德行。

    至于如何应付这样的人,李小意太有经验了,他们不会关心他李小意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会关心他们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于是满嘴谎话连篇的李小意,将自己形容成市井之中一个不入流的小道士,本想上山采点山货,好回市集上换口饭吃,哪里想到刚到这里就看见两只大妖精打架,他是被殃及池鱼,才从山峰上摔下来的。

    看着一身破布遮体得李小意,再看看他修为,说话的男子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又询问了一些具体的细节,才算信了李小意。

    而正如李小意所想到的那样,这三个人似乎根本不关心李小意现在如何,话题中始终离不开那两只大妖怪。

    “王纶师兄这山崖下是不是太危险了,咱们是不是该通知门中的师傅前辈们,万一那两只大妖还没归西,我们可应付不来。”

    说话的是一位个子稍微矮一点的年轻人,可他这话刚说完,方才救下李小意的年轻女子,则是有些不愿意了。

    “程乾师兄你胆子是不是太小了?要是让师傅他们知道了,那两个大妖一身的宝贝,哪还有我们的份儿?”

    被唤做程乾的年轻人连忙辩解道:“小师妹不是我胆子小,你是没去那边,一座山都扫平了一半,这样的修为是我们能对付的么?”

    见小师妹有些不信,程乾又是补充道:“万一那两个大妖没死,师妹咱们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不信你问王纶师兄。”

    “程师弟说的对,咱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音然师妹,临行前师傅他老人家怎么吩咐我们的,不该管的不管,能不管也别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见王纶把师傅拎出来,被称为音然师妹的女子顿时蔫了,垂头丧气道:“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浪费了!”

    “师妹你不是想到镇子上玩玩么,要不今天咱们就不赶路了,先把这里的事情通知师门,咱们去玩几天。”程乾一脸讨好的说道。

    “对,无论那两只大妖是重伤在深渊底下,或者已经毙命于此,通告师门都是大功一件,咱们可以等师门来人了再做打算。”

    见两人如此说,早想一逛小镇的陈音然立马露出了一丝笑脸,不过眼角的余光依旧瞅着那深渊了一眼,尽是不舍之意。

    程乾哪能不明白自己的这位小师妹,连忙转移话题,指着早已经被忘记的李小意道:“这不,向导都是现成的,小师妹咱们走吧。”

    陈音然顺着程乾所指的方向看去,眉头却是不经意的皱了起来道:“他好脏的,方才我还在他身上闻到过一股怪味儿。”

    听闻这话,李小意心下大怒,可脸上却笑容依旧道:“其实杏花镇不大的,说不好咱们还能遇上呢!”

    说完这话,李小意站起身来,将身上的灰尘抖了抖,让远处三人的眉头都是皱了起来,尤其叫陈音然的女子,更是一脸嫌弃。

    “那么我们就在此别过吧,有缘还能再相见。”这话是王纶说的。

    李小意连忙对着三人一躬身道:“多谢救命大恩,如是再相逢,我一定报答救命大恩!”

    话一说完,李小意没等那几人再说什么,而是转身就走,都被嫌弃厌恶了,难道还不走?

    而最为要紧的,他李小意可想离那深渊远点,那下面可是有要人命的家伙。这三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说不上什么时候哪根筋搭错了,又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自己的这条小命儿非交待了不可。

    望着李小意一瘸一拐,渐行渐远的背影,程乾忽然出声道:“师兄真就这么放他走了?我总觉着这小子没跟我们实话实说。”

    “那就把他抓回来严刑逼供!”陈音然跃跃欲试的提议道。

    “不必了!”王纶一挥手,注视着李小意的身形隐没到树林里,又是说到:“区区一个胎息境界的修行者,根本没资格参与到那场大战之中。”

    顿了顿,王纶接着说道:“我想他和我们一样,也是在附近转悠,被那场大战的声音惊动,可能是想过来捡便宜,不小心惹祸上身,所以他的话里话外,才有所隐瞒。”

    “我看也是,你看他一身的破衣服,哪像个宗门弟子应有的气度。”陈音然有些不屑的说道。

    “那事情就解释的通了,刚才他连忙告辞,恐怕是怕我们也拉他到深渊下面,所以才连忙离开。”

    三人相视一笑,接着放出飞剑传书,通知门中这里的事情,然后便有说有笑的往杏花小镇的方向前行了。

    再说这李小意,刚一走入到这林子里,撒开脚丫子就是一路狂奔,所去的方向,正是方才蛇狐大战的所在。

    一边跑还一边心想着,那面杏黄幡旗,定然还在那里,这三个傻货肯定没发现,要是等他们的师门来了,自己还有个屁啊!

    然而李小意所不知道的是,那三人的宗门可远在万里之遥,就是他一路爬着去也没人和他抢。

    但是李小意现在脑子里,全是那面杏黄小旗所展示出的种种神通,恨不得爹娘生他的时候,多给两条腿,生怕速度慢了,黄花菜凉了就什么也没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