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跌落-道吟-
道吟

第七章 跌落

    这是一张似人非人的脸,虽然也有五官,但在李小意的眼里,只能勉强说是有人的五官轮廓而已。

    最让李小意感到郁闷的是,就在不久前,李小意在宝镜所呈现的画面中,曾经见到过这个家伙,正是那位偷袭白狐白玉娘的无形透明人

    但直到此时,李小意才将这个家伙看个清楚。那具身体和五官,居然都好像是由水构成的,如若不是有杏黄幡旗护罩所发出的淡黄色光晕的衬托,即使近在咫尺,李小意也很难发觉这东西的存在。

    最为诡异的是这张几户透明的人脸上的表情,始终在不断的变化。

    痛苦的,嬉笑的,严肃的,你几乎很难从他的脸上来判定它此刻的情绪,那如水纹涌动时飘忽的形态,让人感觉到恐怖的同时,又有几分恶心。

    李小意想要呼救,至于自救,这种问题他根本不用去考虑,就以他如今的修为,顶多是比寻常人强上那么一点。

    可让李小意绝望的是,那边烟尘滚滚的吼声震天,一狐一蛇正打的热闹,看形势一时是分不出个所以然,至于他自己,只有干瞪眼等死的份儿。

    恍惚中李小意好像从土黄色的护罩上看到了一道裂痕,却又在杏黄幡旗黄色光芒的一闪中,消失不见。

    至于那张近在眼前的怪脸,李小意却敢肯定,他在笑,恐怖而狰狞。

    自救,必须自救!

    李小意将脚下不远处的那面古镜捧在手中,古镜表面黯淡无光,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灵性,那该死的一口血!

    李小意用袖子将镜面上的乌血擦拭干净的同时,古镜表面原有的本色再次展现在李小意的视野之中。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响音突然穿入到李小意的耳中。

    猛然抬头,只见黄色光罩上这一次出现了比先前更大更明显的裂痕。虽然在杏黄幡旗的快速修复下,马上愈合不见,不过李小意已然有了大难临头的感觉。

    照葫芦画瓢,李小意有样学样的按着白狐白玉娘那样,打了个指诀,对着光罩外的透明人形,气势凌人的大喝一声道:“摄!”

    似人非人的怪脸怔了一下,飘忽的眼神似乎对那面古镜极为忌惮。可等了半刻,却什么也没发生,不由得狰狞一笑,继续侵蚀土黄色的光罩。

    李小意面有尴尬的举着古镜,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只见镜身的四角刻着“四方宝镜”四个大字,后身有云雷条纹,也没有什么可用的机关,不免有些头疼道:“这玩应儿到底怎么用啊?”

    瞅着眼前淡黄色的光罩上裂痕越来越多,头疼的李小意急中生智,忽然想起花蛇老祖当初是如何一口鲜血将这宝镜给降服住,不由得心下一动,牙关一咬,顿时一脸痛苦状。

    如果说花蛇老祖当初是喷了一口血雾,那么李小意现在简直就是在吐血,由于太激动,他将舌尖上的肉竟然硬生生的咬下了一块,连同着鲜血一起吐到了宝镜之上。

    却见四方宝镜依旧黯淡无光,没有一丝反应,李小意越发着急的同时,不由得一拍脑门到儿:“灵气,是灵气?”

    而在此时,距离李小意的不远处,打斗声是一声接着一声,碎石崩裂的响音,泥土深陷的沉闷声,狐吼蛇嘶的愤怒声,声声入耳的李小意,再次将宝镜对着裂痕满满的,黄色光罩外的透明怪物,大喝一声道:“摄!”

    一轮巨大光柱,猛然间从宝镜的镜面中喷出,透明怪物原本面带讥讽的嘲弄,瞬间变成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而李小意的双手七彩斑斓,源源不断的灵气却在瞬间中断,至于那个透明的人形怪物,也是被光柱打出老远,一身的焦炭,偶尔还冒着几缕青烟,面色表情不断变化,不过这一次大口喘气的李小意看的清楚,那些表情大多是以愤怒为主。

    “完了!”暗叫一声的李小意这一次算是彻底的没法子了,只是方才的那一击,就已经几乎抽干了他体内所有的灵气道力,再没有第二击的余力。

    可就在那个透明的人形怪物,即将再次扑向已经是伤痕累累的土黄色光罩之际,一个巨大的阴影,顿时将其笼罩在内。

    李小意看着愤怒飞扑而来的人形怪物,忽然的狰狞一笑,这让人形怪物一阵的莫名所以。

    但这之后,一个巨大的蛇尾,猛然从高空落下,只听轰的一声,李小意只觉着两耳轰鸣的嗡嗡作响的同时,却早已不见了人形怪物的身影,只有地面上的一个巨大的深坑,还冒着滚滚的浓烟。

    “好你个石葵,竟然敢背叛我,活该你粉身碎骨!”花蛇老祖的声音忽然的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只巨大的白色大脚,也从高空轰然落下,李小意只觉着头顶一黑,再抬头看时,那只大脚已然落了下来。

    连个声音都没发出的李小意,两眼金星狂冒,身子起伏在半空,地面处早已坍塌崩裂。

    就在他快要狠狠的摔打在深坑之下的时候,忽然感觉背部一软,眼前所见,全是毛茸茸的柔软白毛,放眼四周,竟是天高云淡,不知何时,李小意已然到了白狐的背部上。

    为了不让自己翻滚下去,李小意连忙抓住几根白毛,用来稳住身形,待其坐稳之后,耳边则是再次响起了花蛇老祖的嘶鸣之音。

    只见从翻滚的烟尘中,五色斑斓的巨大蛇头,从灰尘滚滚的浓烟中,高高的再次昂起了三角蛇头。

    那诡异的绿色蛇目,好像两个巨大的绿色灯笼,血红的蛇信不时的吞吐着,一股让人呼之欲呕的气味弥漫在周围。

    浑身打了个哆嗦的李小意,眼瞅着雪白的狐身上的血迹斑斑,很明显,在方才的两相交战中,白狐是吃了大亏的一方。

    “将先天道体留下,白玉娘,念及过往的交情,本老祖承诺你,绝不再纠缠于你,否则……”

    在花蛇老祖的话还没说完,白狐身后的六条巨尾,忽然摇曳生风,已经阳光高照的天空上立时乌云密布,花蛇老祖的声音,顿时被一声雷火交织的闪电声所遮掩。

    一股无形的威严顿时直顶脑门,李小意一脸惊恐的目视上苍,这是天怒?

    花蛇老祖的巨大蛇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却见其怒不遏的张开獠牙遍布的血盆大口,周身鳞片涌动出五彩斑斓的绚丽光彩。

    蛇嘶狐吼,两座大山一样的体魄,再一次在电闪雷鸣中交相缠绕。而在乌云遮顶的上空,雷火轰鸣,仿佛随时便可落下的毒蛇一样,恶狠狠的盯视着地面上的两座“大山!”

    “抓紧了!”耳边传来白玉娘的声音,李小意连忙将头低下,身子匍匐在白狐的身上,只觉着顿时一阵天旋地转的同时,白狐已然接连的跳跃起来,身子穿梭在云雾缭绕的天空之上,身边时不时的有雷火划过,惊的李小意一身的冷汗。

    恍然之间,李小意仿佛听到了来自狐口中,有喃喃的低语声。那是李小意所听不懂的语言,但是每当白狐口吐一字,这穹顶之上的雷云就多上一分,她这是在施法念咒?

    不管白狐如何在半空中来回跳跃,五色斑斓的巨大蛇身,仿佛巨龙一样顺着白狐的轨迹游曳紧追。

    那獠牙遍布的血盆大口中,不时的喷出一道道五色斑斓的气浪,而白狐似乎对这股气浪极为忌惮,不敢有丝毫怠慢,深怕沾染到蛇口中喷出的一丝气体。

    然而就在两相僵持不下,一追一逃的满天绕圈之际,李小意隐约的听到一个“疾!”字,突然的从白狐口中脱口而出之际。

    一道耀眼刺目的火红色雷火,忽然的从高空极速的坠下,那花蛇老祖所化的花蟒巨蛇,竟是发出了一声惊呼道:“劫雷?”

    五色斑斓的巨大蛇身,立时在雷火中绚丽的燃烧起来,与此同时,白狐口中却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后的六尾虚影,直接的消失了一尾。

    李小意这才明白,这白玉娘真是在拼命,而那条还在半空中不停燃烧的巨大蛇身上,李小意似乎能够看到,花蛇老祖正在狰狞痛苦的嘶鸣着。

    “这老怪物完了?”

    还没等白狐有所回答,李小意的眼睛突然瞪得溜圆。只见燃烧在雷火之中的巨大蛇身,虽然已经不再扭曲挣扎,但是当那个三角蛇头从中断裂的时候,李小意发现,那巨大的蛇身的里部,竟然是中空的!

    “不好!那是蛇蜕!”

    李小意的声音刚刚响起,只觉着身体猛然一沉,白狐也是闷哼一声,接着便是天旋地转的跌落而下。

    李小意从狐背上跌落的不久之后,从眼角的余光里,李小意霍然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形上,居然缠绕着一条五色斑斓的巨大蛇身,一大一小,一前一后的从高空坠落。

    李小意暗呼一声:“这下,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