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争锋-道吟-
道吟

第六章 争锋

    花蛇老祖眯起双眼,深绿色的瞳孔中闪烁着幽幽的光芒道:“那就请玉娘将这小子扔过来吧。”

    白玉娘面色不变,笑容也依旧,却是没有按照花蛇老祖的意思办,而是后撤一步道:“老祖修为高深,还是自取吧!”

    花蛇老祖嘴脸露出一声狰狞,心道:“果然有诈!”却也是原地不动,没有踏出这一步。

    这时的天光已起,一轮红日已经露出了半张红脸,天边红霞一片。而燃烧在李小意身体上的七色光晕,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被一阵冷风扫过,原本浑浑噩噩的脑袋,才算清明了许多。

    他看着不远处花蛇老祖的犹疑不定,又瞅了瞅身后笑脸盈盈的白玉娘,不禁暗自一叹,这真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他李小意现在就是一块肥猪肉,任谁也想上前切上一刀。

    “怎么?老祖不愿意要?”见花蛇老祖久未上前一步,白玉娘的声音里,多少有一丝揶揄的意味。

    花蛇老祖哼了一声,目光转向李小意的时候,又变得火热无比,声音森然道:“既然是玉娘的一片心意,老祖怎能不收!”

    说着对着李小意的方向伸手一招,李小意顿时觉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是被人拿手握了一下,然后便被推拉出去。

    白玉娘身形未动,一身的姿态也从未变化,而李小意的身形才刚刚被推移了几步的距离,却是就此停在了半空,一动不动。

    花蛇老祖的脸,阴的几户已经能拧出水来,目光歹毒的盯视着白玉娘,神念之力却是一直拉拽着李小意,声音冰寒道:“玉娘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变了心意不成?”

    白玉娘见花蛇老祖自始至终都未曾移动一步,自己的那点伎俩怕是早就被对方识破,也不由得怒从心起!

    原本白玉娘急中生智,想要凭借狐媚之功,将其引到近前,趁其不备在偷袭击杀此贼。

    却未曾料到,仅仅百年未见,花蛇老祖的修为大进,自己无往而不利的狐媚之法,竟然在这老货身上不起作用。反倒是让对方在言语上占了便宜,不由得恼羞成怒道:“先天道体,你也配?”

    见白玉娘终于撕破脸了,花蛇老祖嘿嘿一笑道:“得到得不到,咱们各凭本事!”

    说完这话,只见花蛇老祖的周围忽然卷起一阵阴风,肆虐无忌的刮向了白玉娘的方向。待到临近李小意的时候,竟是巧妙而有意的避开,直到绕过了李小意的身体,这才重新聚拢,形成一股强烈的飓风!

    白玉娘嘴角冷笑,一脸冰寒,再不复先前的万种风情。只见她手掌一翻,一面古色古香的小镜在身前滴溜溜的一转,突然变大的同时,竟然放出了数道白色的光晕,却在狂风中一闪即逝,连同着一起消失不见的,还有李小意的身体。

    花蛇老祖神情一怔,见忽然没了李小意的身形,不由得大怒道:“想走?道体给本老祖留下!”

    说完手中已然多了一面土黄色的幡旗,对着方才四周的天地猛然一挥,顿时飞沙走石,狂风乱舞,原本生长在周遭的树木泥石,全被这股飓风给连根拔起,漫天飞舞不止。

    然而深处事件中心的李小意,这时依旧在风暴的最里边,甚至连位置也没移动过一下。可那花蛇老祖,偏偏就是看不到自己一样,其根本原因就是白玉娘突然将那面古镜摄入到了自己的怀里。

    而这面古镜仿佛能够隐蔽自己的气息和身形,最要紧的,就是那道能将自己置之于风暴伤害之外无形的光罩,再联想之前这宝贝摄魂控魄的能耐,李小意伸手婆娑着古镜光滑的镜面,由衷的感叹道:“真是一件好宝贝啊!”

    那么白狐哪去了?想到这里李小意连忙四处打量,可漫天的风沙下,什么也瞧不见,手捧着古镜的李小意心下突然一动。

    于是将目光落在了宝镜之上,就好像新娘的盖头被掀开一样,仿佛通灵的古镜上,只见镜面之上水纹一阵涟漪涌动之后,一个淡淡的白色光点渐渐的出现在了镜面之上,再清晰一点的时候,不是白玉娘又是谁?

    只见她手握一枚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身形几乎已经透明,盯着狂风的呼啸,正在缓慢的逼近着花蛇老祖的近旁。

    李小意特别留意着白玉娘手中的那颗珠子,心底不由得有些羡慕嫉妒的嘟囔着,又是一件好宝贝。

    仿佛是能听见李小意的声音一样,白玉娘的头,忽然侧了一下,镜面中呈现的正是白玉娘的正脸。

    只见她目光一瞪,狠狠的瞅了一眼李小意,李小意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时将镜面重新抱在怀里,不敢再看。

    心底下寻思着,难怪白玉娘敢将这么好的宝贝丢给自己,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自己,另一方面恐怕就是为了监视自己吧!

    这娘们的心思还真是面面俱到,李小意心想着。怕是那花蛇老祖要倒大霉了,如果真让白玉娘将花蛇老祖干掉,那么自己接下来的后果,恐怕也可以想到,胖三儿的尸体可还没成骨头呢!

    而最让李小意害怕的,就是方才自己迈入胎息境界初期时,白玉娘看向自己的眼神儿,那里面有太多的情感,也是李小意本人最为熟悉的一种感觉。

    兴奋里有些贪婪,贪婪里则有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这是李小意还是流浪儿时,每个伴随着饥饿的清晨,看见白面馒头时都有的感觉,那个蒸馒头的店老板可不止揍了他一次!

    得帮帮那个花蛇老祖,哪怕是他们两败俱伤也好。

    于是李小意又重新将宝镜摆在面前,脑子里正思索着如何帮助花蛇老祖的时候,镜子的画面中,白玉娘距离正在拼命摇旗的花蛇老祖不过几步的距离时,有个影子突然出现在李小意的画面中!

    面色突变的李小意顿时意识到,白玉娘恐怕要凶多吉少,因为全身心潜伏的她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

    这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罔顾白玉娘的生死而不顾,再想想花蛇老祖看向自己的阴狠表情,李小意想都没想,对着镜子大喊道:“小心身后!”

    这一声在狂暴肆虐的飓风中犹如蚊吟,基本上可以算作忽略不计的范畴,然而当事的三人,可全都听见了!

    白玉娘想都不想,身体猛然向后,手中的宝珠立时起了一层淡黄色的光晕。可还没等这层光晕完全覆盖住白玉娘的身体,那个透明的爪子已然到了她的腹部之上。

    只是用力的狠狠一抓之下,顿时血光四溅,白玉娘闷哼一声,身形就地拔起于半空之上,却立即又被狂风席卷住,仿佛是有了一个无形的大手,猛力的握住了她的身体,朝着地面疯狂的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一阵得意的嘎嘎怪笑声中,花蛇老祖的身形突然一动,再次出现的时候,居然已经到了李小意的近前。

    伸手,探掌,几乎是一气呵成,连给李小意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将那层护持着李小意的无形光罩给一掌拍碎了!

    接着一把将李小意给提了起来,另一只手翻手一招,那面意欲飞起的宝镜就被花蛇老祖抓在了手中。

    花蛇老祖得意至极的哈哈狂笑,但是笑声没几下就截然而止,只见其凝眉冷对的看着另一只手中,还在不停挣扎的宝镜。

    冷哼一声,一口精血猛然喷出,直射于宝镜的镜面之上,一阵白烟立时蒸腾而起的时候,那面宝镜已然悄然无息,乖乖的被花蛇老祖握在手里,花蛇老祖不由得再次得意的狂声大笑起来。

    而另一边,一声石碎地塌的巨响再次传来,花蛇老祖随即转头,脸上的笑容还未完全消失,只见烟雾弥漫的尘土之中,霍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并且在那个身影的后面,更有六条仿佛是擎天巨柱一样的影子,在半空中不断的摇曳飞舞。

    花蛇老祖眯起双眼,阴声道:“若你还是未曾受伤之时,九尾犹在,本老祖要怕你三分,如今你重伤未愈,只有六条虚尾,你能耐我何?”

    说着将李小意和那面古镜往地上一扔,手中一抖,那面杏黄旗也插在了李小意的身前,一股黄色的光罩再次将李小意罩入其中的同时,一声让人全是颤栗的蛇嘶之音,也顿时响起。

    李小意一边苦笑的看着再次将自己圈禁的黄色光罩,另一边又满是惊奇的看着花蛇老祖不断膨胀变大的身体,直到那犹如龙鳞一样的鳞片爬满花蛇老祖全身的时候,李小意有些不能自己的跌坐于地。

    只见足有三人合抱粗细的巨大蛇身,猛然间呈现在天地之间,那五花斑斓的蛇身上,赫然立起一个三角蛇头,正蛇信吞吐的对峙于从灰烬中走出的巨大白狐。

    两相咆哮不止,风起云涌间,便撕咬在一起,李小意深深的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住了。然而就在此时,李小意忽然觉着圈禁自己的黄色光罩有了一丝松动的迹象,连忙起身查看的他,竟然在黄色光罩上发现了一张透明的人脸,李小意大惊失色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