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束缚-道吟-
道吟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束缚

    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闭上了嘴巴,眼眸明亮,沉默的望着对方。

    厉鬼行和于得泉也是如此,这可以说是阴冥鬼域的一个迷案。

    传言中鬼幽圣君,真人上劫法,渡劫失败,以至于身死魂消,才有了后来,对于海外迷岛的争夺。

    还有一种不太靠谱的说法,鬼幽圣君并未身死,只是金蝉脱壳为自己找个解脱的理由。

    因为有人曾怀疑鬼幽圣君的出现,本就是一场阴谋,为的就是打乱阴冥鬼域固有的格局,想要重新洗牌,却没有成功。

    所以鬼幽圣君必须消失,也就有了渡劫失败的说法。

    可无论是哪一种,均是猜测与想象,没有当事人的对峙和解说,所有的一切,都被笼罩在迷雾里。

    而在今天,鬼幽圣君就在这里,诸人的眼前,却没人当他是一位活生生的修者,甚至到现在,于得泉都在怀疑此时此刻不过是一场幻象。

    因为之前的花瓣轻落,异香飘起的瞬间,才有了现在的一切。

    李小意倒是觉着很真实,他的判断来自涅灵宝珠,但又有所偏差,因为魂力凝而不实,才有了分魂寄生的说法。

    “我这残破之体,并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

    鬼幽圣君冲着沉默的紫寒诡异一笑,目光似有深意,李小意于一旁看的清楚。

    这时侍候左右的一男一女,僵硬的再次为鬼幽圣君续满了杯中酒。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面前的两人,鬼幽圣君嘴角翘起,指着身边的靓丽女尸:“这位是我曾经的道侣。”

    就在众人略显诧异的注视下,又指着男尸道:“他是我曾经共患难的朋友。”

    没人搭话,因为很忌讳,也有个传言说,鬼幽圣君渡劫失败,则是被朋友所害,以及他的伴侣也有参与其中。

    现如今成了这副德行,是有所报,但也仅仅是猜测。

    鬼幽圣君倒是坦坦荡荡的毫无遮拦,说的很轻巧:“他们是真心想要白首相伴,我想了想,一生太短,不如生生世世来的好。”

    几人面面相窥,真人境界在鬼幽圣君的身上,没有丝毫的体现,即使方才的交手,也是如此。

    之所以有这样的念头,是因为他们已经明白此时处境,绝对好不到哪去。

    所以有一个必要的评估,以备不测之需,就连李小意也是如此。

    指了指桌子上的果盘,鬼幽圣君说道:“此乃幽罗藤蔓所结出的果实,名为万轮果,想必诸位也都知道,更是为了此物而来,为何不取不吃呢?”

    “不敢吃啊!”于得泉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无力,脸有苦笑的望着对方。

    于得泉笑而不语,李小意心下异动升起的瞬间,涅灵宝珠却是静如止水的没有任何的波动。

    厉鬼行同样如此,紫寒的一根尖刺,银亮一闪,虽然一样的快,却能看清。

    那是一根仿佛短剑大小的银细长针,直到了鬼幽圣君的额头前,立时定住。

    紫寒的另一只手,包括整个身形,都是如此。

    厉鬼行身形暴起,却没跳起来,就被一股无形的束缚,定在了原地。

    李小意所在的异形凶兽,也是同样的情况,动也不能动的一脸错愕。

    鬼幽圣君缓缓的起身,伸手触碰到女尸的脸上,眯起眼睛,手指在用力,已经深入到女人的肌肤之内,没有一丝的鲜血流出。

    他还在抓,还在用力,揉搓着,抚摸着,微笑着。

    对面的男尸在颤抖,身体不由自主的战栗着,虽然面无表情。

    女尸同样如此,是灵魂在抽动,带动着身体,心疼如刀绞。

    两行清泪从女尸的眼眸里流出,两滴泪水从男尸的眼眶中,夺目而出。

    鬼幽圣君还在笑,手还在用力,女尸的脸已经血肉模糊,他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杯盏,扬了女尸一脸,随即有青烟冒起,空气里也飘忽出一阵血肉烧灼的气味。

    然而让人惊奇的是,女尸被揉搓扭曲的脸,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直到原来的模样,完好无损,鬼幽圣君则是笑着:“这么好的东西,你们竟然不喝?”

    他斜眼瞅着桌前的已经被禁锢的四人,于得泉却是忽然的张开嘴,一道金芒闪烁的突然。

    鬼幽圣君因为距离太近,根本没有机会躲避或者遮挡,所以他也没有动。

    是一枚金色的符篆,居然就此悬停顿在鬼幽圣君的面庞前。

    刚想嘿笑出声,金光炸裂,万道光幕亮人眼。

    周围的景致在光芒散尽的一刻,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金色的藤蔓的枝枝蔓蔓,依旧遍布在整个秘境之内,嘶声如潮,群魔乱舞的摇晃着。

    此刻四人的所在,却被绑缚在幽罗藤蔓的本体之上,一朵大红花正悬停在众人的眼前,鬼幽圣君的脸,正诡笑的望着他们。

    似乎方才于得泉的一枚符篆,根本就没有对其造成伤害。

    此时此景,众人如何能不明白,这还是中了幻阵,尽管有所提防,不知不觉里,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这么个结果。

    “从我们进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结果!”于得泉一脸苦涩。

    李小意却不敢苟同,厉鬼行冷哼一声:“是那八片花瓣飘落的瞬间。”

    紫寒的身体若有若无,虚实转换,显然是想通过灵体可以无形无质的这一特点,从束缚中解脱。

    红花中的面容,诡异狰狞,同样的一男一女,虽然还是人形,但是全身插满了细软的金色枝条,好像提线木偶一样的僵硬在原地。

    可无论紫寒如何挣扎,怎样的虚实转化,金光一样的枝蔓,仍然死死的将其绑定在藤蔓本体之上。

    厉鬼行口中咆哮着,浑身的尸气如泉涌,仿佛大火灼烧后的黑色烟气,蹭蹭迭起,显然是在拼尽全力的以求摆脱目前的困境。

    于得泉一脸死灰的耷拉着脑袋,完全没有了求生的**,竟然连试也不试。

    突然间,无数道金光琉璃的细长枝蔓,蠕动着,逼近了众人的眼前,厉鬼行却是被选择的第一个。

    鬼幽圣君一脸戏谑的看着这一幕,而当那些枝蔓疯狂的扎进厉鬼行的身体之内时,全身滚滚的黑烟,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嘶嚎。

    他的尸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干瘪,双眼中全是惊恐,很快的,连声音都发不出。

    躲在混有穷奇血脉的身体之内,李小意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这一次,他是真的被对方摆了一道,却还有一线生机。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