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圣君来-道吟-
道吟

第一百三十章 圣君来

    消失不见的花瓣,只有香气弥漫,并无太大的异样发生。

    倒是隐藏在地脉深处的老藤树根,全部活跃了起来。

    撕开地面,一根根的扶摇而上,嘶声如蛇鸣。

    咧开四瓣,挂满倒刺的红舌上,汁液垂挂,偶有滴落,地面上顿时有白烟蒸腾。

    满目皆是鬼幽圣君的面孔,大的小的,扭曲狰狞,低吼似鬼嚎,尖利刺耳。

    几乎整个空间,都被藤蔓所遮掩,群蛇乱舞,嘶声如潮,尤其是那朵大红花上的脸,不再是愤怒的狰狞,而是诡异的笑容。

    恍惚间,似乎有人踏空而来,似乎那朵大红花上的脸,已经再也看不见。

    低垂的花蕊,贴抚地面,那人一身金袍,脸有笑意绵绵,很是英俊的一张脸。

    还有人来……

    一男一女,也从藤蔓中款款落下,同样英俊的面容,还有让人惊艳的美丽。

    “鬼幽圣君!”那人忽然张口,然后拱手拜礼。

    身旁的一男一女也是有模有样,只不过表情僵硬,似笑非笑,好像石刻中的面容,略显僵硬。

    因为不再有金光璀璨的藤蔓,不停地攻击,终于缓过劲来的四人,皆是眉头紧锁。

    “选来是客,进来坐。”

    无数的藤蔓高高竖起,分裂两边,李小意等人面面相窥,没人敢动。

    一颗金色的果实,突然被抛了过来。

    李小意所在的异兽,大口一张,反应极快,灵光一闪的将其包裹在内,在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下,这才被异兽直接吞入腹中。

    “万轮果?”于得泉看的仔细,李小意则是在异兽的肚子里,仔仔细细的研究着。

    “这边还有很多,诸位道友,请。”

    果然,鬼幽圣君的身后,金色的藤蔓变形化成桌椅,上面有酒壶一盏,几个酒杯,亦然有果盘,上面摆满了金色的果实。

    “虽无琼浆玉液,却有千年藤汁灵液,虽无山珍美味,亦有万年灵果,几位真不想尝尝?”鬼幽圣君继续道。

    “将你手里的那枚拿给我看看!”厉鬼行的声音里有着让人不容置疑的意味。

    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转头瞅向对方,并没有任何的回应。

    厉鬼行面露狰狞,两眼寒光直冒,怒气已生,杀意外露的就要动手,于得泉不得不连忙站到一尸一兽的中间。

    “都什么时候了,你俩要是再内斗,咱们今天都得死在这!”

    阴魂之影面无表情,黑纱下,看不清她的神态,不过应该是一如既往的不动声色。

    “是真的!”混有穷奇血脉的异兽,忽然口吐人言道。

    厉鬼行重重的冷哼一声,于得泉则是眼巴巴的盯着藤蔓所化的酒壶:“藤汁灵液,百年才有一滴,其价值不在万轮果之下啊。”

    “你觉着是他傻,还是我们傻?真的会以为我们能信他无害人之心?”厉鬼行的话音里,尽是不屑,但还有一丝犹疑。

    鬼幽圣君笑而不语,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几名修者。

    “但那颗果实是真的。”说这话的时候,于得泉的目光一刻也不曾离开过远处的桌面。

    李小意想走了,若是那个“门”还存在的话,他会义无反顾的转身就走。

    但是现在,他走不了,身旁的修者,竟然还在盘算着如何刮剥对方。

    却也不傻!李小意想着。

    可没人动,只是看,好一会儿的沉默,鬼幽圣君则是慢悠悠的开口道:“要不过来坐坐,闲聊几句,要不就动动手,不能干看着。”

    本来已经静止的金色藤蔓,立时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充斥在整个秘境之内,是阴森的让人不能自己的凶戾。

    所有人又一次的紧张了起来,回想方才,再看现在,比之前更多的金色藤蔓,比之前更为粗大,密密麻麻,根本杀不胜杀。

    于得泉犹豫挣扎,厉鬼行的脸色阴晴不定,紫寒不用看也知道,李小意想往后退,去看看那座石墙上的门,是否还在。

    厉鬼行先行一步,紫寒在身后亦步亦趋,于得泉转眼瞅向身旁的,含有穷奇血脉的异兽。

    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跟在了一尸一鬼的身后,李小意心中叹气,则是走在了最后。

    在经过那一男一女的时候,扫了一眼,尸气阴气混杂,这种情况有点复杂,李小意有些意外。

    尸者魂飞而留魄,魂善则魄恶,眼前的男女,何来的魂阴之气?

    能造成如此情况的,只有一个特殊的原因,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困魂留魄,让死者不得解脱,始终挣扎在,这具已经无法供养神魂的死尸之内。

    不入佛门所谓的那个轮回,也不得解脱安享安息,如果尸体内再有什么折磨人的禁制所在,生生世世,无尽的伤害和诅咒,会让死者痛不欲生。

    不单单是他,厉鬼行这具铁甲尸,当然也看出了其中的猫腻,还有于得泉,紫寒忽略不计。

    鬼幽圣君含笑有礼,前方引领,整个秘境之内的藤蔓再一次的静止不动。

    但这里的气氛,却是有些诡异,四名修者内心紧守,生怕这一切仅仅是个幻象,也对突如其来的危险严阵以待。

    金色的座椅,难掩果盘中的万轮果七色的光芒,香气袭人的是酒壶里的阵阵香气。

    “这酒……”异兽中的李小意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古灵,他可记着他还欠着对方一壶酒呢!

    四人坐定,鬼幽圣君这才坐下,一男一女僵硬的走上前,为几人每人倒上了一小杯,只有李小意略显尴尬的用兽形之身,趴在椅子上,始终不肯露出真身。

    鬼幽圣君嘿嘿一笑:“道友就这么害怕在下吗?”

    兽口出人言:“命只有一条。”

    鬼幽圣君哈哈大笑,端起杯中的藤汁灵液一饮而尽,好不畅快。

    “当年若是在下也有道友这般谨慎和小心,能够放下身段,也不至于如此。”

    “你到底是修者还是……”厉鬼行的话语冷冰冰,语气却是好了很多,很不符合他一贯的凶戾狠辣的作风。

    兴许是鬼幽圣君的名气,以及所展现出的实力,不得不让他这样。

    倒是于得泉完全不在意这些,这时候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玉杯里的藤汁灵液,用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又闻又添的,毫不在意别人在说什么。

    “道友可是分魂寄生?”异兽再次发出李小意的声音。

    鬼幽圣君嘴角一咧:“你觉着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