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争夺-道吟-
道吟

第五章 争夺

    一袭白色的宫装罗裙下,白皙的肌肤隐约可见。白狐女子居高临下的瞅了李小意一眼,随后便望向不远处,那一片被黑色面纱所笼罩的树林深处。

    李小意随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方才还是被黑暗所侵染的树林里,这时候居然出现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白色的影子。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方才的记忆还触目惊心,然而此刻眼前所看到的情景,更加让李小意有些难以接受,这里分明就是一座鬼庙啊!

    “怎,怎么办?”李小意的声音有些打颤的问道。

    白狐的回答是沉默,神态中甚至有些懒散的,看着远处逐渐清晰的那些个鬼影。

    见到白狐如此,李小意的心态也平缓了很多,至少目前看来,眼前这些鬼物并没有被白狐女子看在眼里,其修为之高,又在李小意的心里跳越了一个层次。

    “起来吧,打算装死到什么时候?”白狐女子慵懒的声音传入到李小意的耳中。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感觉了一下体内灵气的充盈程度,虽然心下吃惊,但李小意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现出来。

    “功法自转,别停下来,我助你突破到胎息初期境界。”

    这话一说完,李小意就明白了白狐女子打的是什么主意,仍不免觉得头皮有些发麻,那毕竟是吞食鬼物,可不是什么牛肉馅饼之类的。

    但是如果真能按照白狐女子所说的那样,他李小意却不会有任何的拒绝。

    实力孱弱可是他目前最大窘境,任何形式能提高修为的方法,对一心想着能如何脱离白狐女子掌控的李小意来说,他都不会一丝一毫的拒绝。

    只见原本还站在李小意身边的白狐女子,身子忽然的一虚,悄无声息的已然对着那些鬼物出手了。

    盯着远处凭空出现的白狐女子的身影,就这份形如鬼魅的身法,也让李小意嘴里发干。这个妖女所展现出的实力,绝对还要在他李小意的预估之上。

    只见其凌空站在距离鬼物出现的不远处,翻手一托,一面白如莲花的古镜,霍然出现白狐的掌间。

    “法宝?”李小意心中暗叫了一声,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修行者口中所说的法宝。

    却见白狐女子,对着古镜一个指诀打出,阵阵的白光,忽然从古镜如水一样的镜面中直射而出,其范围之广,让李小意也为之咋舌。

    那一阵阵净如白莲的白色光芒,居然将整个目之所及的树林都笼罩了进去。

    至于被白光所触及的那些鬼物,仿佛是被针扎了一样,立马四散奔逃。原本安静的荒庙四周,顿时鬼哭狼嚎,好不热闹。

    与此同时,白狐女子眼前的镜面上,呈现出了一批批鬼物的面孔,只见她对着其中一只略微一勾手,立马便有一只鬼物被古镜的白光所束缚。

    而随着白狐的心念一动的同时,犹如是被大力甩出的物件一样,鬼物便被白狐女子扔到了李小意的这边。

    李小意不傻,即使心里仍不是个滋味儿,可如此能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他实在是不想错过,。

    于是脑子里便把方才吞食鬼物的情景,快速的回忆了一遍。待到那鬼物即将迎面而来的时候,大口一张,瞬时喷出了一道红色的霞光。将那只鬼物卷入其中,再微微一吸,这鬼物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便已经被李小意吸入到了腹中。

    而这时的李小意的丹腹之上,隐约有红光溢出遮体的衣衫,那鬼物在进入到李小意的身体之后,立时便被一阵红光所蒸腾,只留下了一股烟气,化入到了李小意的身体之内。

    白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从李小意的身体上收回,而是重新集中到眼前的古镜之上。

    只见其白皙的手指,快速的轻点了一下古镜的镜面,又是一只鬼物如方才一样,被甩入到了李小意的口中。然而接下来,白狐的速度越来越快,李小意的头好似拨浪鼓一样,不停的摇晃着,快有点应接不暇的时候,连忙大叫道:“慢点!”

    可白狐女子恍若未闻,速度竟是越来越快,李小意就连喘口气的时间也没有,眼看着面前一下子出现了五六只鬼物生魂,心中大骂白狐女子“缺德”的同时。李小意气沉丹田,双目圆睁,一口气喷出了数道红色的霞光,将这几只鬼物一并吸入口中的同时,双腿一软,头疼欲裂的险些坐到地上。

    然而还没等这边的李小意稍微缓口气,那边的白狐女子竟是眼带戏虐之意的,又是一阵狂点于古镜之上。

    见比一幕,李小意只觉着自己的头皮发麻,不得不将快要跌坐于地上的屁股重新抬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又是四五只鬼物,拼了命的喷出数道霞光。

    然而这一次所喷出的霞光,竟然不单单只是赤红一色,居然分散七路,有了点七彩霞光的意思。

    待到那些鬼物统统被李小意吞入到内腹之时,神情恍惚的不光是他李小意一人,就连不远处置身于半空之上的白狐女子也是神色一怔。

    只见仍是僵在原地的李小意的全身,从丹腹处,霍然出现了阵阵的七彩斑斓的七色霞光,将其整个身体都包裹在内。

    一声高亢的好似凤鸣之音,猛然间响彻的同时,白狐女子只觉着体内的气机一滞,险些失去对古镜的控制,也就是这么一瞬间,被古镜束缚的那些鬼物,立刻借此机会慌不择路的四下里奔逃出走。

    至于白狐女子,也再没有兴趣搭理那些孤魂野鬼,而是身体一动,下一刻就瞬间出现在依旧被七色流光所包裹的李小意的近前。

    她双眼微眯,仔细打量着包裹着李小意身体的七色霞光,伸手一触,一股强烈的灼烧感,让她立马收回手来之时,脸上竟然洋溢起了一丝诡异难测的笑容。

    “终于成了,还是浑然天成!”

    白狐女子的目光越加的炙热,不禁呢喃道:“炼狱凤凰,真的是炼狱凤凰,这么多年的炼化,为什么不早一点想到此法?”

    白狐女子再次伸出手来之时,那纤细白皙的手掌上,竟然燃烧起了一阵白色的光火,而当这白色的光火触及到李小意身体外侧的七色流光之际,李小意的身体忽然一僵,双目也是极其痛苦的睁开,却见近在咫尺的白狐女子,正在对着他笑。

    那笑容绝美,特别是在白狐女子白皙柔润的脸上,更显得妖异绝伦。可在李小意的眼中,这笑容竟是如此的恐怖,这家伙要吃人了!

    “先天道体!竟然真的是先天道体!”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让李小意心下一缓的同时,那白狐女子却面如寒霜的一脸冰冷的望向密林的深处。

    黑暗中,一位身穿彩袍,脸如冠玉的中年男子,正缓缓的从一颗大树的背后走出,却是目光阴邪的盯着李小意,一脸的贪婪!

    “花蛇老祖!”

    白狐的声音里满是冷意,脸上的表情更是冰如莲花,可那花蛇老祖却是嘿嘿一笑道:“正是在下!当年一别,就是将近百年,玉娘,别来无恙啊!”

    “凭你,也敢抢我的先天道体?”

    花蛇老祖站在距离白玉娘和李小意的不远处,便驻足不前道:“若是全盛时期的白玉娘,小可当然不敢。”

    花蛇老祖的目光又在李小意的身体上,上上下下瞧了一遍,这才又是说道:“至于眼下嘛……”

    花蛇老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那一脸的不怀好意,却是再明显不过。

    噗嗤一声,白玉娘忽然笑了,近在咫尺的李小意,忽然觉着白玉娘的这一笑,还真是有点那个一笑倾城的意思。看的是心脏狂跳,恨不得立即扑到这个女人的身上,好生发泄一番。

    不远处的花蛇老祖看着妩媚生光的白玉娘,居然也是内心躁热,两眼邪光流转,似乎已经忘记了李小意的存在,直欲起身而来的同时,竟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身形,并阴生道:“若是再早上几十年,本老祖必然拜倒在玉娘你的石榴裙下,但是今天嘛,嘿嘿……”

    白玉娘的笑脸依旧,妩媚之意流转全身,轻声道:“老祖早年贪恋小女的姿色,那时候小女子一心向道,心无它物,这些年辗转流离的,有些事情也想明白了。”

    说着将一脸花痴已经被迷惑的,失去了心智的李小意提在手里道:“不如今天就将他当作我的心意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