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对峙-道吟-
道吟

第一百二十六章 对峙

    一剑之后,是短暂的停顿,因为是剑光所发,还是无法承受剑诀巨大的威力,在嗡鸣中,自行消散。

    于得泉一愣,李小意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雷声大雨点小,这金剑戒的品级还是太低,根本无法承受剑音崩鸣的巨大威力。

    未等伤人,先是自行消解,只有李小意本人知道这其中的缘故,而在于得泉这些外人来看,只会认为他是个半吊子剑修而已。

    龙头鱼的威势很大,厉鬼行首当其冲,于得泉在一旁护持辅助,韩长山偶尔上前接替厉鬼行,让其有个间隙恢复。

    还有一道紫光,一闪而逝,每一次出现,都是出其不意的带走一片血花。

    李小意知道那是谁,紫寒,阴影杀手,攻如雷霆一击,退似闪电流星,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

    反倒是他有些多余,从开始到现在,未起到任何的作用。

    就在李小意想要凸显自己的时候,龙头鱼的身形忽然往后一挪,速度之快,让众人反应不及,又是向前猛的一撞。

    韩长山的身体立时不见,被一张巨口所吞没,连个叫声都没来的及发出。

    紧接着龙头鱼便转向了于得泉,他只觉着眼前一花,若不是有李小意一连三十六道,化而合一的巨剑一挡,下一个非死即伤的可能就是他。

    厉鬼行一剑扶摇而上,白骨巨鬼于高空坠落下压,竟是打了个空,紫寒的一击却打的结实。

    龙头鱼惨叫一声,借着这个机会,厉鬼行大喝一声:“走!”

    李小意拉着还有些发蒙的于得泉,四人身化遁光,头也不回的就往远处疾飞而走。

    龙头鱼的身形停滞在半空,一对儿龙眼大小的眸子里,闪烁着怨毒的光,身体一移,竟然就此跃入到了星魂海里。

    四人逃了很久,于一处不大的礁岩小岛上停了下来,于得泉还有些不放心,厉鬼行却森然道:“一个真丹,够它消化一阵子了。”

    李小意默不作声的在原地休息,厉鬼行的目光忽然转向了他:“道友倒是好自在啊!”

    看着对方的一脸怒容,李小意并不会因为,他是一位真丹巅峰级别的铁甲尸,而有所畏惧,语气平缓道:“道友这是何意?”

    “还用在下说吗?”厉鬼行已经站了起来,李小意毫不示弱。

    这显然是对李小意先前的出工不出力,心怀不满,于得泉这时站了出来,打个圆场道:“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别忘了咱们此行的目的。”

    厉鬼行瞪着李小意,他身旁的紫寒,依旧不动声色,可李小意明白,若是他们俩人动起手来,这个阴影杀手,绝对不会让自己好过。

    想到鬼幽秘境,厉鬼行还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天育神光你收了不少吧!”

    已经撕破脸,李小意从未想过双方还能和平相处,所以回绝的很果断:“没有!”

    原本强压下来的怒气,再也压制不住,而于得泉依旧站在李小意这一边,原因无它,只因为他们同是人族。

    相对于对面的一尸一鬼,在韩长山陨落身死的情况下,他只剩下李小意这唯一的选择。

    就在两边已经剑拔弩张之际,一股突然而然的神念,让四人同时变了脸色,不约而同的望向远方。

    浪涛起伏的海平面上,并没有太大的波澜,但方才的那股神念,让双方暂且放下心中的芥蒂,想也不想的遁光一起,冲向了远方。

    龙头鱼狰狞的面孔,微微的浮现在海面之上,一对儿赤红的血目,在注视了一阵以后,便又沉了下去。

    四个人,在海平面上来回绕了好大一圈,在确定那股神识不再,这才将行程重新恢复到了原来的轨迹。

    李小意和厉鬼行都没有再言语,相比此刻的撕破脸皮,不如待这一切都结束以后,并且厉鬼行根本就没有,将只有真丹初期的李小意放在眼里。

    一连数日,这个只剩下四人的小队,风餐露宿的不停急行,而那只龙头鱼的神识,至那日以后,就再没有出现过。

    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好像压了一块重石,谁都知道事情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结束。

    修真世界。

    云海雾绕的昆仑山,护宗大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时时刻刻的开启着,对于一个宗门来说,这可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云海殿,慕容云烟端坐在八卦阵盘之中,想当年,原来坐在这里的那个人,早已是往日云烟,至于现在,它已经有了新的主人。

    一道蓝色的遁光,忽然出现在大殿之外,慕容云烟睁开美丽的双眸,静静地望着,那个略显焦急的身影。

    “翠微峰首座,见过掌教真人!”道均躬身行礼。

    “何事,能让师兄如此急迫,怕不是蜀山剑宗那里,已经支撑不住了吧?”

    道均犹豫了一下:“回禀掌教真人,蜀山剑宗所统领的地域,大部分已经不在其控制之内,今日刚刚收到其求救令牌,乃是六宗十八宗一起签发的。”

    说完,道均真人便将令牌递了上去,慕容云烟神念一扫,其中的内容便已经了然于胸。

    淡淡的一丝笑容,忽然出现在其嘴角处,道均见到,不由得皱起了眉,说实话,这样的笑容,让他心里觉着很是没着落,多少显得有些诡异。

    “那就麻烦师兄你走一趟了,毕竟是六宗,同气连枝,不能见死不救!”

    道均的眉头皱的更紧:“令牌的内容,是让各宗倾其全力救援,并且……”

    慕容云烟不屑的将令牌往地上一扔:“师兄,蜀山剑宗底蕴深厚,你真的以为他们会一点办法都没有么?”

    道均有些不太明白,她的这位师兄,什么都好,就是心思不太活跃,办事情也是一是一,二是二的,从不含糊。

    可就是这样的性格,注定他这一辈子只能做一峰首座。

    站起身来,慕容云烟看向无尽的云海,望着霞光的变化莫测,突然道:“还是我去吧!”

    道均没说话,慕容云烟突然转身:“陆地神仙,究竟能达到什么样的境界,我还真想见识一下!”

    听到这里道均要是再不明白,他这个首座真人也别做了。

    蜀山剑宗的这枚救急令牌,看似无力回天的求救,实则是要天下道门共同承担,以减少本宗的损失,而它却还藏着一枚从未公开的底牌,陆地神仙!

    慕容云烟初时想要不管不顾,以消耗蜀山剑宗的实力,毕竟当年的昆仑,就是这样没落下来的。

    现在来看,还是有些不妥,一旦那个人出手,将整个局面扭转过来的话,昆仑该如何自处?

    所以她必须出面!

    这些话她不能明着对道均说,因为那不是正道该有的算计,同气连枝嘛,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