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剑一-道吟-
道吟

第一百二十五章 剑一

    天劫,李小意有幸见到过一次,也可以说那一次,是他最不愿意回想的噩梦。

    时时刻刻扎着他的心,刺疼感会让他失去冷静,心疼感会让他疯狂。

    而在眼前,紫红色的雷火,一波接着一波,那只挣扎在雷云电火中的妖兽,头似龙形,有双角,浑身甲片遍布,闪烁着幽幽的赤芒。

    身体上段,有利爪一对儿,下身扁平犹如鱼尾之身。

    身形庞大,口吐丹珠,风利如芒,周边的海水,化为一道屏障,有丹珠支撑,屏障尽管碎了几次,还是一遍遍的形成。

    “鱼龙!”于得泉嗓子发干,喉结蠕动着,双眼炙热的望着前方的大雾弥漫,鱼龙的身形若隐若现。

    厉鬼行似乎早就知道,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倒是韩长山不自觉的退了一步:“星魂海的鱼龙一族,可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不是真正的鱼龙族!杂鱼一条!”厉鬼行已经站起了身,远处的天劫将止。

    “若是鱼龙族,怎会在此渡劫,依在下看,不过是有鱼龙一族的血脉。”

    于得泉这时也上前了一步,那架势已然有心将其纳入自己的五指之间。

    李小意于一旁沉默不语,紫寒同样如此。

    “他这天劫已然成功了,没人给它护持,趁它重伤,咱们去抢它的天育神光!”

    而所谓的天育神光,只有在渡劫之修者成功抗过天劫以后,才有的洗髓易经,不仅仅可以净化身体,养护神魂,最重要的是孕养真人之灵。

    破丹化婴,成就元神之体,天育神光必不可少。

    这不就是趁火打劫吗?

    看着远处好像一条死鱼,趴在海面上一动不动的它,李小意正衡量对比双方战力的时候,那颗狰狞的龙头,忽然一转的瞬间。

    不光光是他,其余四人也是一样,身体突然的一震,一股真人境才有的神念,好像一座大山,强砸在众人的身上。

    厉鬼行冷哼一声,身形一起,转头对众人道:“上!”

    紫寒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还有于得泉,韩长山迟疑了一下,叹息一声的也是紧随在侧,李小意则是在最后。

    血色的天空,乌云密集的层层垒叠,却有数道白光,大放光明的在其中游走穿插。

    一声愤怒的咆哮,随即而响,李小意身形上飘,其余人已经扑杀向了奄奄一息的龙头鱼。

    三十六道金色的剑光,彼此交叉,两两合并,一十八道巨大的光剑,被李小意随手就挥了出去。

    而这时天光泛起,不去管那剑光如何,手掌上翻,星河鼎霍然出现,星河之力接连天地。

    神光降,李小意毫不客气的接,星河鼎上的符文,在天育神光的沐浴下,接连亮起。

    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宝鼎嗡嗡震鸣,另有五道光影疾驰而来。

    收鼎,遁光一闪,李小意转身就走,没有任何的留恋。

    余光看去,龙头鱼全身伤痕累累,神光之下,依然用尽全力的和四人拼命搏杀,却是越战越勇,身体上的伤痕,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走!”厉鬼行毫不犹豫,于得泉还是有些不甘心,韩长山拉着他就往外跑。

    李小意最前,其余人紧紧跟随,那股真人级别的神念,却始终挥之不去。

    “这条鱼疯了?”

    就在天育神光收起的刹那,龙头鱼竟然不先稳固境界,脱去旧身而换新颜,化人形,塑人魂,定神魄,不顾一切的疯了一样的,紧追在后。

    “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真是惹了个活冤家!”韩长山唉声叹气的嘟囔着。

    “那就送它一程!”厉鬼行狠劲上来了,身形一定,不走了。

    李小意皱着眉头,看着对方一脸的凶戾,心道:“这家伙还真是个疯子!”

    于得泉也是一样,脸上的横肉一颤:“它境界不稳,咱们五人一起,定然有机会。”

    厉鬼行的目光一转,李小意眉头一挑,对方看自己的目光,这是怨气深重啊!他想着。

    刚刚站定好方位,血光一闪,一颗狰狞的硕大头颅,气吞山河的就咬了过来。

    几人连忙躲闪,神通法宝各自施展,尤其是厉鬼行的白骨剑,渗人的白光里,阴气翻滚,化形白骨厉鬼,正面直撼那颗龙头。

    于得泉手中的幡旗,更是阴魂阵阵,再有紫寒的……

    李小意神念一扫,居然没有此女的任何气息,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风头镇的这些日子,他可不光溜达瞎逛,除了探寻阴冥鬼域里的一些风土人情外,更多的则是打听各大势力的真实战力。

    却偶然知道了幽魂灵体里,居然还有一门极为隐秘的力量,阴影刺客。

    杀人时,无形无质,一击致命,真丹初阶就敢杀中后期,甚至是巅峰,有人说他们是一群疯子,以杀入道,证神魂不灭于天地。

    而在方才,紫寒的气息无踪无形的瞬间,李小意的脑海里能想到的,只有阴影杀手这个名讳。

    他感到了一丝恐慌,就像当初从昆仑之巅跌落之时的意想不到,被欺骗,被碾压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么近的距离,李小意的神念居然感受不到对方一点的生息,若是真想杀他,易如反掌。

    不自觉的,他的手摸在了自己身上的孽阴甲,可以说,这是唯一能让他感受到安慰的地方。

    那边打的热闹,身为寻宝的一份子,李小意当然不能闲着,还是金剑戒,又是金色的三十六道剑光。

    不过这一次的形态变化上,却是六六化一,再成六柄金色的巨剑,争鸣中,隐隐的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

    却是他在黄字门廊下,那三日的有所悟。

    “剑修!”于得泉愣了一下。

    手中的鬼幡不敢停,目光盯着那六道金色的剑光,忽然之间发出了六道鸣响。

    一音轻鸣微震,空气鼓荡,二音发于心间,震慑神魂,三音回响,绕体而外,四音接引相连,五音贯穿撕裂,六音合而为一的一剑杀。

    昆仑剑一,剑音崩鸣!

    “确实是剑修!”于得泉心里震惊于这一剑,不是它的威力,而是在阴冥鬼域里,居然能看到修真世界里才有的,剑修一剑!

    开始他以为是有形无质,但剑鸣接连回响,贯穿,一击之后,他有一种恍惚的错觉。

    时间,停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