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海兽-道吟-
道吟

第一百二十四章 海兽

    五人成阵,穿行于云海之上,下面是广阔无垠的大海,却不敢靠的太近。

    神念扫过,偶尔有身形庞大的异兽穿行其中,于得泉有些懊恼,甚至有些埋怨厉鬼行。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准备大型的飞行法宝,类似神舟这样的,对于他一个天域商盟的分部掌柜的来说,并不是太难。

    如果厉鬼行能早一点,让他看到鬼幽秘境所在的地图,现在他们的境况,可能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海天一色的视野之内,茫茫一片,连一块凸出的礁石也看不见。

    是人就得休息,包括厉鬼行和紫寒,灵气需要补充,精神需要恢复,但在这里,放眼四周,确实没有这么个地方。

    如此长途跋涉,李小意也有点吃不消,彼此互望了一眼,不用说,大家便已经心知肚明,不能再这样了,必须休息。

    “没有礁岩岛屿,我们就自己找一个踏脚石!”

    厉鬼行的声音恶狠狠的,李小意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脚下。

    看着他如一道黑色的流星,直入血红的星魂海,波涛起伏的海水,随即翻滚起血红的浪花。

    一旁的紫寒,毫不犹豫的便冲了进去,李小意和于得泉,还有韩长山彼此对望一眼,不由分说的,也紧跟而上。

    星魂海的水很凉,李小意不得不打开护罩,一睁开眼,就仿佛跌入了血池当中。

    越往下,色泽越暗,直到漆黑一片,在一股股气泡不停泛起之际,一股暴烈的蛮荒的气息,突然从星魂海的深处冲了出来。

    不由分说,三人身形一顿,连忙调转方向,疾飞而出星魂海。

    还有一道光,是紫寒。

    海面上,波涛起伏,一股巨大的漩涡快速的形成,两耳震鸣的声音里,忽然传来一声低吼的声音。

    定睛一看,一张近似马脸,头有独角,层层叠叠的三角紫色的鳞片,紫光闪烁的从漩涡里冲出。

    咆哮的吼声,随即响彻在空气里,震荡着浪涛炸起,血花四溅。

    巨大的身形,浮起在波涛里,而它的气息在变弱,直到孱弱无比的时候,一颗巨大的头颅重重的垂落到海面上。

    紫色的鳞片,光泽暗淡,层层灵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褪去,一道幽光随即显化在巨大的兽头之上。

    一柄白骨剑,散发着七重天法宝固有的威压。

    收剑入体的厉鬼行也不言语,仿佛铁钩的五指,快若闪电的朝巨兽的头部一抓,随着哀鸣响起,一颗丹丸便出现在其掌间。

    往嘴里一送,咯吱咯吱的有滋有味的咀嚼起来,厉鬼行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愉悦的神态。

    半空中的四人,相继落下的瞬间,奄奄一息的海兽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然后一命呜呼。

    奇怪的是,鳞片遍布的巨大尸体上,并无明显的伤痕,只有几处小孔洞,却没有一丝鲜血流出。

    李小意伸手抚摸在紫色的三角鳞片,一身的血肉精华,已是不见,有的是如铁皮一样的触感。

    瞅着盘坐休息的厉鬼行,他的心里打了个突,这铁甲尸真是吃人不吐骨头,还有那柄白骨剑,李小意转头看向于得泉。

    后者闭目养神,正全力恢复着体内的灵气和神念。

    其他人也是一样,蕴藏在涅灵宝珠的树妖魂魄,已经炼化了七七八八,李小意不得不拿出一块中品灵石,也开始恢复着。

    接下来还要深处险境,为了保险起见,四方宝镜内的虫母魂魄,还有鬼王蝎的,在不经意间,被李小意小心的抽离,然后隐入到涅灵宝珠内,以备不时之需。

    片刻之后,几人同时睁眼,然后起身登空,海面的波涛汹涌中,越来越多不明的气息,正迅速的靠近这边。

    没过多久,原本悬浮在海面上的海兽尸体,突然下沉,在一阵潮水的翻腾中,再也不见。

    继续上路,每过一段时间,众人便入海杀海兽,随着越来越深入,海兽的品阶和凶悍程度,变得越来越高,难度也加大了许多。

    从原来的一人出手,到几人合力,从之前的正面强袭,到后来的诱杀捕,星魂海已经让众人体会到了,这里的凶险。

    海兽的尸体,也是一个宝库,最珍贵的莫过于它孕养多年的内丹,其次便是其外表下的麟甲血肉,都是炼制法宝和丹药的最佳材料。

    而这一日,远处的天空,阴云满布,雷光火雨阵阵,大浪滔天,一道道雷火突降,狠厉的劈打在海面之上。

    五人不敢靠的太近,也不太想过去,甚至有转身就走的念头,却抵不过内心的贪欲。

    如此异象,分明是有海兽渡劫,真丹走化形,成就真人境界,是妖兽必过的一个劫难。

    并且凡是能走到这一步的妖兽,无不是有着上古真灵血脉的奇珍异兽。

    不能说是万中无一,但是能走到化形一劫的,确实少之又少。

    对于修者来说,绝对是难以抗拒的巨大诱惑,它的一身血肉皮骨,还有那一颗真丹,绝对是上品中的上品,即使达不到珍品的级别,却也是市面难得一见的宝物。

    尤其是化形渡劫的,对于修者来说,机会与风险并存,渡劫失败的,即使没有神魂具灭,也是半死重伤。

    这时出手偷袭,便是有机可乘,但如果对方真的化形成功,以真人级别的化形妖兽的实力,绝对不是几个修者所能降服的,反而更容易丢掉一条小命。

    “是不是有些太冒险了?”韩长山望着远处,在雷劫下苦苦支撑的海兽,眼中有着隐隐的担忧。

    厉鬼行目光炯炯,不发一言,看其神态,明显当韩长山的话是在放屁,完全没听进去。

    他是这样,于得泉居然也是如此,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在此时所表现出的贪婪,李小意一点都不意外。

    反观紫寒,这个幽魂,李小意就有些看不懂了,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了怎样的意外,这娘们永远都是一个神态,波澜不惊的面无表情。

    对于一头化形之兽,李小意当然也是很中意,可和相对的风险来比较,他还是会选择后退,因为不值得。

    奈何身边的人如此,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耗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