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鬼幽圣君-道吟-
道吟

第一百二十二章 鬼幽圣君

    是因为贪欲在作祟,更是因为嫉妒,于得泉虽然双手操控着幡旗法宝,可眼角的余光,始终盯着那件悬浮于半空的青铜古鼎。

    七重天!真的是七重天!

    他太想要了!

    于得泉强压住自己的**,按捺住自己躁动的内心,因为他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时候。

    并且对于李小意,他又有了一个重新的认知,不是身家几何,而是实力。

    七重天的法宝,相对于真丹来说,灵气的消耗,以及神念的损耗,都是极大的。

    时间短,尚可支撑,时间长了,绝非真丹修者所能承受的。

    反观李小意,不仅仅是星河鼎这一件法宝,一方六重天的镜类法宝,还有浑身飞舞的金色剑光,并且在这个过程里,星河鼎的操控,居然没有任何的阻塞之感。

    在对比身旁的韩长山,于得泉对李小意实力上的评估,已然又上了一个台阶。

    而他所不知道的是,李小意之所以在灵气上,能做到如此的充盈,其一是因为有缠玉诀里玉灵神通的加持,其二便是涅灵宝珠了。

    以它为中心,李小意的身体为空间,形成一个阴阳互生的大循环,只要他的身体可以承受,这个循环便会生生不息。

    星河鼎主要以吸收炼化为主,鼎身的铭文多是星河如海,至于它的低端,则有飞鸟图腾。

    开始李小意还不知道这刻画的是什么类别的鸟,直到他瞅见眼前遮天蔽日的鬼腐鸦。

    不过到底是不是,至少形态类似,那就收!李小意是这么想的。

    星河鼎的声势,渐渐地,已经超过了于得泉所使用幡旗的威力。

    仿佛星河垂挂,晶莹闪亮的涌荡着,化成了一个大圈,连吸带卷的不停地抽离。

    于得泉还是主攻,韩长山紧紧的护卫在一旁,三人齐心,不一会儿便从鬼腐鸦的包围中冲了出来。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厉鬼行和紫寒,这时居然也遁光一闪的出现在三人眼前。

    几个人相互对视,不约而同的再次化为五道遁光,瞬间几闪的便消失在了原地。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百里之外,看着身后不再出现的鬼腐鸦,众人不免都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蚁多咬死象,寡将难敌千万军,虽然只有灵动初期的鬼腐鸦,却有着数以万计的数量。

    于得泉看向李小意:“这一次多亏了道友,没想到李兄弟如此的深藏不露,倒是给为兄一个大大的惊喜。”

    李小意摇了摇头,谦虚了几句,从那句道友,变成李兄弟,再到为兄,拉拢贴近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厉鬼行并不知道,方才他们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目光异样的打量着李小意,后者默不作声,全当看不见的望着远方。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以前听先生讲书的时候,曾说过,这荒漠如何的浩瀚无垠,没想到阴冥鬼域也是一样。

    接下来,几人继续赶路,期间也遇到过几波零零散散的鬼腐鸦,也击杀了几头突然从荒漠中突然而出的,人形蜥蜴。

    天色渐晚,这里的夜晚与李小意的原来世界一样,不像小幽界那样,白天与黑夜之间,仅有一盏茶水的功夫。

    篝火燃起,韩长山不停地往里加着断枝残叶,原本是不用点燃篝火的,身有修为的人不惧寒热,但也没人管谁在干些什么。

    韩长山是人,习惯如此,夜晚寒冷,就想点上篝火,眼看着,也能热乎不少。

    没人言语,厉鬼行和紫寒静坐一旁,炼气打坐,吞食月之阴灵之气,李小意于一旁看的有趣,他还是第一次看铁甲尸如何形炼浑身的尸骸之体。

    于得泉闭目养神,白天时候,消耗颇多,这时借机好生的休息,只有韩长山目不转睛的,盯着燃烧着的红色火焰。

    “鬼幽秘境,不知道友可否给在下讲讲?”

    韩长山一愣,将一根干枯树枝扔进了火堆,瞅着李小意笑了一下:“道友还真是真人藏深山,一心只求道,不问天下事啊!”

    于得泉这时也睁开了眼,目光在火焰的倒映下,闪烁了几下,越发的确定,这李小意真是散人一个,居然连鬼幽秘境的事情都不知道。

    “不知道李兄弟可知道鬼幽圣君?”韩长山问道。

    李小意摇了摇头,他上哪能知道这些秘事,这一次厉鬼行也睁开了眼,和身边的紫寒对视一眼,看向李小意的目光,已经是略显惊讶。

    “实不相瞒各位,自入道求真以后,这一次是在下第一次出山,就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坐井观天。”

    于得泉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给李兄弟说说吧。”

    话说这鬼幽圣君,在千年前,不能说是搅风搞雨,掀涛弄浪的风云人物,却也是声明不弱于四宫和八大家的人。

    原因就在于他虽然没有劫法的修为,却有劫法的战力,这的确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但就是事实。

    鬼幽圣君尸魂两修,有银甲尸的巅峰体魄,也有幽魂似鬼王的魂魄之力。

    一体双修,法宝又是强劲,曾孤身一人战劫法,虽然以平局告终,但如此的战力,已经打破了修行的固有模式。

    这在当时的阴冥鬼域里,可让不少修者惊叹和不明所以,大多数修者,皆是认为,鬼幽圣君的功法神通固然特别,但其法宝应该是他有如此实力的根本。

    这也得到了,当时与之对战的劫法级别的金甲尸的确认。并且事情越传越邪乎,渐渐地,灵宝的光环,便缠绕到了他的身上。

    不知道有多少修者,信以为真的眼红不已,暗杀,偷袭,渐渐发展成了围杀。

    但是鬼幽圣君,不能说每战必胜,却也能全身而退,直到四宫和八大家,这两股阴冥鬼域里最大的势力,也参与到其中的时候。

    几乎所有的修者都认定了,鬼幽圣君,必然有灵宝傍身,没人不垂涎,没人不眼红,就连鬼幽圣君曾经的朋友兄弟,也见利忘义,要宝贝而不要兄弟的突施暗手。

    鬼幽圣君终于厌倦了,虽然未死,却也重伤在身,经过几番大战,鬼幽圣君突然没了踪迹,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再过百年,一个消息突然在阴冥鬼域里流传。因为重伤,鬼幽圣君破劫失败,尸身魂魄在劫难中,魂消身死。

    仿佛是早有预料,在此之前,鬼幽圣君在他临终之前,将一个记录了他一生的玉符,以及一枚刻画地图的玉符,突然而然的出现在阴冥鬼域。

    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各大势力,各位强者,纷至沓来,竞相争夺,甚至有不少的势力和家族,在这次的争夺中,被灭门灭宗,家毁人亡。

    就在事态如莹莹之火,有了燎原的态势时,从不现身的鬼母,不得不出来,将事态就此按下。

    但是那枚刻画有鬼幽圣君洞府的地图,却就此不见,再没有修者见过,和鬼幽圣君一样,成为了一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