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鬼幽秘境-道吟-
道吟

第一百二十一章 鬼幽秘境

    厉鬼行是李小意第一次见,包括他身边的蒙面女修。

    尽管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和铁甲尸,以及另外一个幽魂灵体的女鬼一起,多少还是让他的心里有些不适。

    总想着偷摸的给对方来上那么一刀,斩尸扣丹,吸魂抽魄,毕竟曾经是你死我活的两方,现在居然成了队友。

    厉鬼行看向自己的目光,让李小意觉着,这家伙有些别有用心的不怀好意。

    反倒是那名唤做紫寒的鬼修,对自己颇有善意,也仅仅是表面的点头含笑。

    而就在这时,于得泉忽然对李小意问道:“我听长山说,道友来自圆木森林?”

    于得泉这时的话,让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小意。

    “长山兄说错了,我们只是在这附近相遇,在下的隐修洞府,不方便说,还请各位见谅。”

    李小意说完,于得泉笑着点点头:“既然如此,待以后有机会吧。”

    其实他也只是试探的一问,想知道这近在咫尺的圆木森林里,难道还有他所不知道的隐秘?

    而李小意的回答,也在他的预料当中。

    问完这话,于得泉又将目光转向了铁甲尸的厉鬼行:“人都到齐了,道友可否将地图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厉鬼行倒是出奇的豪爽,手掌一翻,一枚精巧的玉符,便出现在漆黑的手掌中间。

    紧接着玉符一亮,就在众人的注视下,折射天空,一副仿佛山水的画卷,徐徐的在所有人眼前,缓慢的铺展开。

    于得泉从未想过,对方竟然会真的拿出来,还真是意外之喜,但随即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相反的,李小意只是扫了一眼,便不再去看。因为他明白,即使他看了也看不明白,阴冥鬼域他根本就不熟。

    与其看图不如看人看鬼看僵尸,人心隔肚皮,一张脸就是人心鬼心僵尸心的最好写照。

    神情各异的人鬼僵尸,似乎都看明白了。冷静的外表下,熠熠生辉的双眼,难掩内在的贪婪。

    心怀鬼胎的一行队伍就此成型,厉鬼行收起了玉符,于得泉却是眉头紧皱:“竟然在一座小岛上。”

    “关键我们似乎还得穿过星魂海。”韩长山一脸担忧的说道。

    “你怕了?”厉鬼行声息嘶哑,两点猩红的眸子,闪烁着幽幽的光。

    “不是怕,是麻烦!”于得泉怕两人言语不和的动起手来,连忙将话茬接了过去。

    李小意一言不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星魂海,难道和小幽界见过的那片黑海一样?

    “当年鬼幽秘境的消息传出时,在阴冥鬼域里,可是掀起了腥风血雨,既然人已到齐,这次绝不能再有所耽误。”

    厉鬼行似乎极为迫切,李小意神念一扫,这家伙居然已经到了真丹的巅峰。

    怕是这个所谓的鬼幽秘境,对他破关而进真人境(银甲尸)有着至关重要的东西,是他势在必得的。

    “硬着头皮上吧!”于得泉不再犹豫,韩长山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还是闭上了。

    紫寒仿佛早已和厉鬼行商量好了,对此倒是毫无意见,李小意亦是没有任何的表态。

    对比了一下,对方虽然仅有两个人,一个巅峰修为,一位中期。

    相对的,人族这边虽然有三个人,仅于得泉一人为真丹中期,他和韩长山仅有初期的修为,难怪于得泉要拉拢他,是为了平衡战力,不至于被另一方压倒。

    不再废话,按照鬼幽秘境的方位所在,三人,一尸,一鬼遁光架起,化为了五道光幕,立时划过了天际。

    这片荒漠之大,远超李小意的想象,之前他已经看过了风头镇的诸般繁华景致,现在倒不失一个,再一观荒漠的时机。

    其实对于阴冥鬼域,他都有些浓厚的兴趣,修真世界时,都在说阴冥鬼域是人间以后的黄泉路。

    奈何桥,孟婆汤,阎罗殿,来过了才明白,这一切不过是虚妄而已,又或许是李小意来错了世界。

    眼前,红日当空,却没有温度,染红了整个天空,冰冷刺骨的风,不断冲击着遁光外围的护罩。

    那种不长树叶的圆木黑树,随处可见,却不像圆木森林里那样聚木成林。

    远处黑压压一片,遮天蔽日的,就在远处的天际,李小意皱眉,于得泉这时忽然停下遁光,一样的脸色不太好看。

    韩长山则是难掩内心的恐惧:“是鬼腐鸦!”

    厉鬼行和紫寒也是一同的悬停在不远处,几人相互对视,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鬼腐鸦成群的已然飞近了。

    “向我靠近!”

    耳边响起于得泉的声音,李小意和韩长山不约而同的立时闪身而走,厉鬼行却和紫寒站在了一起,不为所动!

    李小意皱眉,这可真是泾渭分明的两路人,六重天的四方宝镜,随即旋照于头顶上方,化成了一个光圈。

    而于得泉伸手一展,却是一帆锦旗,随手一晃,万鬼齐哭,无数的幽魂缠绕飞舞,将三人全部包裹在内,成为了一个人头涌动的黑色光球。

    李小意看不清厉鬼行和紫寒那边的情况,漫天的黑色鬼腐鸦已经来了。

    金剑戒三十六道剑光,绕身而飞,从幽魂鬼圈冲进来的鬼腐鸦,未等近身,便被金色的剑光斩杀的稀碎。

    虽然仅有灵动初期的实力,可怕的是数以万计,以及悍不畏死的不停冲杀。

    四方宝镜的防护功能,已经全部开启,鬼腐鸦开始喷吐出绿油油的鬼火,腐蚀之力极强,让李小意皱眉,于得泉还在苦苦的支撑。

    他手中的幡旗,应该有六重天的品质,这时也渐显不支,韩长山于一旁,翻手起舞的舞动着一柄黑色长斧,也有六重天的品质。

    并且在他的身体表面,浮现出一层蓝幽幽的战甲,整个人看起来,好像重装的将士,死死的护持在于得泉的周围。

    一件古朴的小鼎光芒一闪的出现在李小意的掌中,往空中一抛,滴溜溜的一转,古鼎在光晕的渲染下不断地变大。

    一股远古蛮荒的气息,突然散发出来,七重天的法宝威压,让一旁的于得泉和韩长山悚然而惊。

    随着李小意的咒语响起,一股巨大的漩涡立时成型于星河鼎之上,隐隐的有星光浮动。

    摇曳的向四周开始扩散,好像一股股细流卷向八方。

    他不是在炫耀,更不是要试验法宝的威力,而是这群鬼腐鸦,让他的内心,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李小意一个“收”字出口,漫天的鬼腐鸦尽力挣扎的想要挣脱,却无尽于事的开始被席卷回收!

    一只只,一群群,不停地被星河鼎所吞没,让于得泉的压力,也顿时消减了不少,只是他内心里,忽然有了难以抑制的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