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吞鬼-道吟-
道吟

第四章 吞鬼

    旋照于明台,一念静心,以意引气,化气于丹腹,令养之。

    李小意的脑海里,不断回忆着白玉娘方才教给自己的口诀。

    待一股气息沉落于丹腹,而不再宣泄而出的时候,李小意连忙做了个指诀,稳住势态,再凝练其中精华,形成一股元动之气,算是刚刚入了胎息境界的门槛。

    如此往复运转,李小意的面色由白转红,头顶之上更是蒸腾出一股白色的雾气,但是丹腹内这时候忽然的一窒,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李小意的神情立刻变得有些慌乱。

    而一直在李小意身旁帮其护法的白狐女子,并没有相应的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默默的观察着李小意体内的变化。

    也就是几个呼吸间的时间里,让白狐女子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李小意的手势突然的也是一变,原本停滞在其体内的气息,在一牵一引之下,瞬间便恢复了正常。那一连串的指法,动作娴熟,完全没有初学者该有的晦涩。

    这让在一旁帮其护法的白玉娘看的眼睛发亮,但随之又是冰寒一片。

    注意着李小意体内气机的变化,特别是在法诀的催动下,涅灵宝珠的变化,方才那一股突如其来的躁动,正是此珠在作怪。

    却是能被李小意巧妙的化解掉,至于这化解的方法,白玉娘可是丝毫没跟李小意透露过。

    可是这家伙居然能够举一反三,适时而变,看的白玉娘也是惊讶万分的同时,不由得生出一股深深的忌惮之感。

    没想到这小子的天资如此之高,再加上因为涅灵宝珠的关系而形成的先天道体,如若让他假以时日,那么他以后的修炼所能达到的境界,简直不敢想象。

    想着这些,白玉娘眼中的寒意越盛,但是一想到这具身体以后所能产生的价值,白玉娘强压下心中的杀念,脸色也重新归于了平静。

    直到李小意收工睁开满是欣喜的眼眸之时,白玉娘这才张口说道:“剩下的,就是待到月明日升之时,再凝练其中之精华,胎息境界便可凝固而融入体内,切记,不可贪心。”

    李小意连忙称是,今天的他算是彻底的服了对方,随着对修真世界的了解,他也越能体会两者之间的真实差距。

    白狐口中的修真世界,门派林立,各类修者千奇百怪不说,最让李小意惊奇的是,这万物竟然皆可入道,唯一的两道门槛限制,也就差在天资和体质上,所能成就的修为也是千差万别。

    按照白狐所说修真境界的划分,分别为:胎息,灵动,真丹,真人,劫法,陆地神仙六大境界。

    法宝也就是修真者所使用的兵器,也有九个层次,从一重天到九重天不等。

    至于此时的自己,李小意很是明白自己应该属于哪个级别,而眼前得白狐,李小意则是猜测不出。

    看着李小意已经神游天外的目光,白玉娘面带讥讽的站了起来,在李小意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已经上了二楼。

    待到白狐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的时候,本是痴痴呆呆的李小意的脸上,立时收起了痴傻的模样,目光锐利的盯着楼上,许久未动。

    夜晚来的很快,当天边最后一缕阳光被黑暗彻底吞没的时候,夜空中则是睁开了一对对窥视的眼睛。李小意看着黑暗中的那轮明月,心绪复杂的打量着四周,这夜晚怎么这么奇怪?

    那是一种安静,一种诡异至极的静!

    没有虫鸣,虽然这里草木丛生并且人迹罕至。按照常理来说,这里应该是那些野兽们的乐园,然而事实刚好相反,这里不单单是人踪全无,甚至连一只虫子也没有。

    打小就在市井里讨生活李小意,对于危险是及其敏感的,否则他也活不到今天。对于死亡,他可是看的太多了。

    那些个和自己一样没娘没爹的流浪儿,十个当中,有三两个能活到他这个年纪就算是不错了。

    其中不是饿死,就是因为忍受不了饥饿而偷东西,被人抓住,活活打死的更是不知有多少,所以他对于自己这种危险将至的敏锐直觉,格外的信服。

    李小意抬头看了看二楼的方向,安静如初,而就是这样的安静,让李小意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测。

    这白狐为什么偏偏带自己来这里?只因为她是妖怪,为了烧香拜佛所以跑到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

    抬头看着供桌后,缺了半张脸的菩萨,像来不信神佛的李小意不免有些诧异,这里到底是哪?为什么那只白狐要带自己来这里?

    就在李小意一头雾水,想不清其中道理的时候,漆黑的夜色里,突然传来了一声笑声!

    李小意的头皮顿时发麻起来,那声音清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又有一种让人说不上来的阴森感!

    看着对面只有一半儿脸的菩萨雕像,李小意浑身的鸡皮嘎达都立了起来,恍然间,他怎么觉着那张菩萨脸,竟然笑了……

    又是一声轻笑,银铃般动听的嗓音,怎么让人觉着那么阴森?

    这一次李小意极其确定,那张佛脸没有变化。因为从他怀疑的开始,自己两只眼珠子就没敢移开过佛像的脸部,而是身后?

    瞬间,李小意的整个身子几乎都僵住了,此前虽然刨坟挖冢,那是因为他李小意从来不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鬼!

    但是在此时此刻,他很确定,他撞鬼啦!

    连忙运转丹田,几乎已经成了李小意的下意识反应。

    当一股暖流迅速的从丹田升起,并且快速走遍了全身的时候,李小意几乎是硬着头皮,将身体缓慢的转了过来。

    没人?

    李小意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是四下张望,几乎将庙宇大堂的前前后后都检查了一遍,别说鬼影,就连一只虫子也没瞧见。

    “还真是见鬼了!”李小意犹疑着挠了挠头,不禁想到,难道这是修炼所带来的副作用?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李小意自己给否了,难道还是在外面?

    李小意走到庙堂的大门口,望着黑夜下不远处的浓密树林。只见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里,树林深处的黑暗,那种触之不及的神秘感,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小意,也产生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就在他想要转身进入到庙堂里的时候,就在那转头的一瞬间,李小意的身子再一次的僵直了起来。

    那颗大树,距离庙堂不远的密林里,那颗大树的背后,居然有一张惨白的女人头?

    血红的双目,正满是冰冷的盯着李小意看!

    “我的妈呀!”李小意下意识的就想喊出来,可是声音卡在咽喉里,就是发不出来,他的身子这一次真的是不能动了。

    而那张惨白的女人脸,却是再一次发出了,方才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李小意绝望了……

    他想拼命的发出声音,希望能够提醒楼上的白狐女子,但那个躲在大树背后的惨白人脸,就在这时候,竟然不见了!

    暗呼一声“不好!”的李小意,撒腿就想跑,但是他的身体好像完全失去了知觉一样,根本就动弹不得。

    而他的左肩也在这时候忽然的一凉,那种透入骨髓的冰凉感,险些没将李小意冻昏了过去。

    那笑声在耳边再次想起,李小意突然有种自己立马要升天了的感觉。

    三魂七魄已经丢了两魂的他,只剩下了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拼命的运转功法,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李小意修炼的功法名叫《缠玉诀》据白狐所说,此功夫乃是出自某大宗门阀,具体是哪一宗哪一门的,白狐并没有对他做过多的解释。

    尽管李小意现在只是入门阶段,然而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他运转功法的开始,自己原本就不受控制的身体,竟然变得更加不受控制!

    李小意的嘴忽然张开,并且张的很大,几乎是已经达到了人类的极限,连带着他的肌肤也一起变得赤红如血。

    反观那个趴在李小意背后的女鬼,在李小意张开嘴的同时,就好像耗子遇见了猫,尖叫一声,就想从李小意的身体上逃开。

    可李小意的嘴里忽然喷出一股殷红的霞光,对着那个意欲逃离的女鬼,在一卷一收之间,竟然将其卷入到了李小意的丹腹内。

    而同一时间,李小意的身体也如蒙大赦一样,瞬间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李小意只觉着浑身无力,嘴里却是发出了一声酒足饭饱似的一声呻吟,脑海里居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李小意有些发蒙,自己居然吃了一个鬼?而耳边这时却是传来一声赞叹道:“果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