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修炼-道吟-
道吟

第三章 修炼

    “涅灵宝珠?”李小意重复着,然后又有些犹疑说道:“总之是个宝贝对吧?”

    白狐所化女子像看白痴一样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让李小意心中暗呼不妙的同时,白狐女子这才说道:“你们人族修士汲取天地灵气修炼,是为了长生,可你知不知道我们妖族修炼是为了什么?”

    俗世里他李小意只是一个骗钱讨饭的流浪儿,每天想着的,就是怎么样能不饿肚子,何曾接触过这些什么修炼不修炼的,所以听的一头雾水。

    似乎早知道李小意听不懂,白狐女子眼中的笑意越加的明显,反观李小意却是越加的感觉情况不妙。

    虽然心里忐忑,但是凭借着多年骗人讨钱的经验,李小意的脸色倒是和寻常人一样,没有暴露出内心的真实想法。

    “妖族的修炼是为了成人!”白狐女子的话再次传入李小意的耳朵里。反倒是让其觉着很新鲜。如果真要是按照白狐女子所说,那么人族修士岂不是占了很大便宜?

    心里想着这些,李小意却是越加觉着不安起来,于是反问道:“你说的这些和涅灵宝珠有什么关系?”

    白狐女子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冷笑道:“那涅灵宝珠本是上古神兽凤凰内丹所化,我一个妖族尚且不敢直接吞食,只能慢慢汲取其中的精华部分,你一个连炼气都没有修炼过的俗世之人,也敢直接吞食,不是在找死么?”

    “那我不是没死么?”李小意这话一出口立即觉着不对,不由得马上闭嘴。

    他偷眼瞥了一眼白狐所化的女子,果然对方的脸色变的及其难看,一股凶煞之气立时笼罩在李小意的全身。那一股透骨的冰凉,让李小意牙关不停的打着颤,直到丹腹内忽然升起一股热气,才让其脸色好转许多。

    默默盯视着李小意身体的变化的白狐女子,眼眸深处不由得升起了一丝诧异,却是转瞬即逝的消失不见,而后冷声道:“依我观察,那涅灵宝珠已经与你化为一体,不可剥离,而你又是人族一脉,想要活下去,就得修炼。”

    “修炼?”李小意睁大了眼睛,然后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如何修炼?”

    白狐的眼中再一次的出现了笑意,却是冰冷异常道:“修炼成妖!”

    “变成妖怪?”李小意的声音变得尖利,就连本是躺着的身体也是坐了起来,两只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不是说人族修士的修炼是汲取天地灵气以求长生么?为何我要先变成妖?”

    这话一问完,瞅着白狐女子意味深长的眼神儿,李小意顿时明白了原因,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的苦笑道:“我不是人了吧?”

    白狐女子这一次却是痛快的一点头道:“不是”

    李小意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转眼打量了一眼那边死不瞑目的胖三儿,又看看白狐,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你不饿吧?”

    白狐纤细白皙的手指轻划在李小意的脸上,声音略带戏虐的轻佻道:“我如何舍得?”

    李小意有点不太明白白狐女子话中的意思,再想想,难道是被自己干的爽了?

    “啪!”的一声,这个大嘴巴子抽的,直接将李小意给抽飞了出去,滚落了好远,才又重重的摔到地上,没有一丝反应,直接的晕了过去。

    白狐女子冷眼打量着李小意许久,眼中恨意难消,手指节嘎嘣嘎嘣响起了一连串炒豆子般的爆响。

    “如果不是因为你吞了涅灵宝珠,成就了传说中的先天道体,看老娘不生撕了你!”

    说着白狐女子伸指一弹,一团明亮的烟火直扑胖三儿的尸体,转眼间就将胖三的尸体化成了一团灰烬。

    随后白狐女子起身飞往火红的石台之上,对着石台上庞大的遗骨一挥手,那遗骨竟然滴溜溜一转,并且不断的缩小,直接进入到了白狐女子手指间的一枚翠绿色的戒指里,随即消失不见了踪影。

    做完了这一切,白狐女子走到了李小意的身体旁,又是盯视了好久,右手一抓,直接将李小意的身体提到了手中,而后化为一道流光,直射李小意和胖三儿来时的入口。

    其所过之处,碎石崩裂,一直到了外边,丝毫没有犹豫的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下。

    这座乱坟岗子,也重新归于了安静,阴风阵阵的,绿火盈盈的好不诡异。然而就在白狐女子刚刚飞走不久,那处地底洞穴的深处,却是有着异响传来。

    只见洞穴深处,就在那火红的墙壁之上,墙面竟然好像虫子一样的蠕动起来。转眼间,一张似人非人的脸孔,缓慢的从平滑的墙面上凸显出来。

    那张几乎是透明的脸庞上,面皮起伏不定的好像水纹一样十分诡异。冰冷的眼眸四下里打量了许久,这才用犹如鬼哭一样沙哑的声音自语道:“没想到这次千算万算还是失策了,若是没有那两个浑小子,趁着那白玉娘炼化涅灵宝珠的气机,定然能够偷袭得手!”

    说完这话,似人非人的怪人又是阴森的盯着那座火红的石台许久,很是不甘心的嘟囔道:“如今白玉娘已醒,单凭我一人,恐怕难以企及,若是花蛇老祖肯出手相助,想必事情便会容易许多,可这花蛇老祖……”

    透明犹如水纹的怪脸犹疑了好一阵,终究没有把下面的话说完,而是水纹淡化恰是落雨连珠一样,直接从墙面脱离了出来。

    犹如人形的身体,水纹荡漾,终于在叹了口气之后,也是飞离出了地底洞穴,待到半空之上,略有犹豫着选定了方向,这才射空而去,不见了踪影。

    翌日,当李小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阳光充盈的午后。眼前是青山绿水,草木密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可以说是荒无人烟。

    而自己此时身处的环境,却是一间不知哪个年代,早已荒废的破庙之中。

    庙有两层,不见白狐女子的身影,李小意摸了摸自己肿胀发疼的右脸。触之犹如针扎,疼的李小意龇牙咧嘴,心头将白狐女子的十八辈祖宗,前前后后得问候了一遍,这才想到,那娘们哪去了?

    就在李小意缩手缩脚的想要溜之大吉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响彻在李小意的耳朵里。

    仿佛炸雷一般的声音,轰的李小意两眼发直,直接瘫软到了地上……良久这才眼冒金星的重新站了起来。

    他爱惜的看着自己的双腿,又瞅瞅楼上,虽然看不到白狐女子的身影,但是白狐女子方才可说了,自己只要走出这个大门儿,腿打断!

    李小意还记得胡头巷子里的老明,这家伙做生意得时候,不小心摔断了腿,这之后得生活可谓是凄惨无比,更虐心得是,那绿帽子扣的,一个赛一个。

    “我饿呀!”李小意似乎在对着空气说话,可这话音刚落之际,一只兔子忽的一下子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就在李小意的盯视下,这只灰毛兔子居然以最快的速度,砰地一声,撞死在自己脚下的台阶上。

    李小意张口结舌,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那个声音也突然响彻在耳畔:“再不闭嘴,下次撞死的就不是兔子了!”

    干咽了口口水,李小意拎着这只倒霉的兔子,一句话也没有的转身进了庙宇的大堂。

    不多久,一阵清香飘出,连带着的,还有那如清晨雨露过后的花香溢出了出来。

    而在李小意的身旁,白狐所化的女子,已然出现在了篝火的旁边,毫不客气的就将一只兔腿拽了下来。李小意看着吃烤兔的白狐,心下嘀咕着,妖精不是都吃人的么?

    “快吃!”看着发愣的李小意,白狐的神情里似乎有着不耐烦的又是说道:“一会儿你还有事情要做!”

    李小意略微一怔道:“干啥?”

    白狐女子翻了个白眼:“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