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坠落-道吟-
道吟

第九十五章 坠落

    龙腾万里之空,翻卷在层层叠叠的阴云雾海,白色雷火在一剑滚龙碧之下,很难在汇聚成形。

    玄云真人的嘴角刚刚落出一丝得意,有一道光,忽然打开了被阴云密布的天空。

    剑意翻滚形成的龙身,顿时沐浴在阳光之下,一身闪耀的碧波之色,只是亮了几下,便消失不见。

    玄云真人一口鲜血喷出,右手一动,幽黑的剑身,再次呈现其手中,仿佛被烈火烘烤过,还泛着几缕白烟。

    “净世神雷!”

    道均真人有些无力的呻吟出声,号称大天劫里最后一道夺人性命的关隘,不知道有多少修为高深的劫法真人,灰飞烟灭在其威芒之下。

    全身的护甲再次打开,左手一颗夜明珠一样的法宝,同样被玄云真人抓在手里,一层乳白色的光晕,同时笼罩到他的全身。

    这还不够,剑光一闪,化剑为幽莲,被其踩在脚下,进去到所有护罩的最里头。

    又起一面大盾,与之先前的那一面,略有不同。

    倒是和李小意已经被毁坏的,碧灵甲上的气息有些相像,不同的是,大盾之上有颗龙龟一样的狰狞面容。

    乌云遮天的密云之海,那道光芒越发的亮,那是一道真正的“天窗”,就好像上天的目光,注视着,那座屹立而起的升仙台。

    玄云真人再没有了先前的淡定和从容,光幕偏转,直射升仙台的瞬间。

    整个昆仑山都仿佛震了一下,无数的昆仑弟子头晕目眩的纷纷倒地,李小意也经受不住,幸亏有身旁的慕容云烟在护持。

    净世,洗涤净化世间的一切,这道光便是,却又称之为神雷,则是因为显化有形的实质光幕里,雷鸣不停,神魂稍微弱一些的,根本经受不住。

    那光忽然而来,最先轰击的,便是那面龙龟大盾。

    没有一时半刻,几乎是瞬间,龙龟大盾的盾体上就是纹裂遍布,密密麻麻的不停的蔓延着。

    玄云真人的脸色由红转白,鲜血一吐再吐,光透而盾毁。

    夜明珠的乳白色的光晕,再挡!

    一如先前,只不过在珠裂成齑粉的同时,其珠体内部一抹精华,直入玄云真人的口中。

    脸色上顿时有些舒缓的他,周身包裹的甲胄,再挡!

    他的全身都在光幕下颤抖,七孔也在这时有鲜血在流。

    一声轰鸣的尖鸣剑响,声彻天地,只见玄云脚下的莲花升腾而出的一剑湮灭,白光在幽芒下炸射四周。

    整个天地都为之一静,也更为的干净,玄云的脸上隐隐透露出一股兴奋,李小意同样惊讶于那一剑的湮灭之力。

    “为衰,二为竭,三时,再一鼓作气!”慕容云烟的声音里,满是敬意的又是道:“时机恰到好处!”

    汇聚在昆仑山的阴云开始散去,层层叠叠的翻卷于四周!

    玄云真人剥开碎裂成片的甲胄,一身的道服在狂风中飞舞,虽然面无表情,但在其眼眸深处则是透露一股莫名的兴奋。

    天空的云在散,光亮的天色越来越亮,却在突然间,风云一滞,玄云真人的面色也是一变!

    光芒如注,雷鸣再次响起,几乎都是在一瞬间的突然而降!

    玄云真人目视苍天,目光里饱含着幽怨与说不尽的恨意!

    龙龟已毁,甲胄碎裂,夜明之珠化为了齑粉,此刻的他深受重伤,灵气也所剩无几。

    只有一剑,也就是这一剑,冲天而起,赌上的,是他的命!

    有龙腾直上,愤怒的咆哮着,一剑化龙,数千年的修为,全在这一剑里!

    慕容云烟闭上了眼,转过头不忍再看,控制着护宗大阵的道均,叹息着别过头去。

    那龙在升腾中,华为了灰烬,在光芒万丈之下,升仙台上空荡荡一片,只有一柄两断的幽黑长剑,低鸣的剑音,也慢慢的消散在风中。

    有人在哭,是为了昆仑!有人在恨,则是因为贼老天的不公!

    云海殿内,寂然无声,慕容云烟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白玉龙扳指,始终没有戴上,而是将李小意的手掌翻起。

    李小意目瞪口呆的看着慕容云烟,后者轻轻的将其待在了大拇指上。

    他连忙挣脱,想把它拿下来,这东西他可不敢戴,慕容云烟也不阻止,静静地望向那缓缓降下的升仙台。

    有剑,却是两折,不在剑吟,也没了灵性!

    人毁剑亡,人不在而剑灵灭,这便是剑修与剑的最终归途。

    李小意还在挣脱,但白玉龙扳指,自从他戴上,就如何也拿不下来。

    “师姐,我不能……”

    还未等他把话说完,身体突然的一震!

    李小意双眼圆睁,一头白发无风自起,神识脑海里突然多了一抹别样的东西。

    很不舒服的感觉,让他浑身的汗毛立起,瞬间他仿佛觉着自己一分两半,能动的只有半截身子。

    包括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就连双手双脚,也只能动用另一半。

    慕容云烟转过脸来,自然而恬静,再没有了一点一滴的悲伤,就那么平静的注视着李小意。

    单单只是挥了一下手,云海殿所有的禁制法阵都在这一时刻,全部打开!

    李小意惊恐的想要说话,却是胡言乱语的说不出来,舌头也只是动了一半。

    “怪就怪你的先天道体吧!”她的声音里再没有了往日里的温暖,转化而变的,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清冷。

    李小意眼睛圆瞪,目视着这个被他当成至亲的女人,看着她此刻的无情,但他还是不明白,就是不明白!

    直到那个声音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他终于懂得,全部明白了!

    是玄云,是玄云!

    他就在自己的身体里,正抢夺着自己的身体!

    夺舍!

    被鬼上身,做的很是隐秘,或许这早有预谋,就在他拜入昆仑的那一天,这一切的一切就已经有了一个结局。

    过往的一幕幕,她带他上山,带他看昆仑,带他回家。

    李小意想笑,却笑不出来,因为不受控制,但他还是在笑,笑着流出眼泪,笑着伸出仅能控制的一臂,指着那个就照在他眼前的女人。

    玄云的意识逐渐呈现,大半的身体控制权,已经被夺,他心灰意冷的感受着这一切。

    从未信任他人的他,年幼时的饥肠辘辘,沦为他人玩物的他,备受屈辱的短短一生,都不如此刻来的精彩。

    他还在笑,还在流泪,笑着看着她,流泪的看着这个昆仑。

    至亲,信任!为了她的一句话,他在蜀山剑宗提刀拼命,从未退缩,也从未后悔!

    至亲,依赖!有了她的地方,他总是觉着安逸,不需要任何的隐藏,他总是期望有她的地方。

    至亲,爱恋!有生以来第一次的懵懂,在那个小城,他为她带上了白玉簪子,一起吃烤地瓜,一起吃着臭豆腐,他看着她的笑脸如花。

    换来的是眼前的这一刻,也换了他的命!

    李小意要看,要一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身体的所有控制权都给了玄云真人,唯有眼睛,他要!

    要记住她的模样,要记住她所有的一切,李小意咬住半边的嘴唇,即使咬的鲜血横流,他依然死命的咬着。

    而她,却动了!

    走到李小意的面前,伸手抚摸在他的额头,仔细端详着他一脸的狰狞,伸手划过他的满头白发,然后笑了。

    自然而恬静,就像李小意从前看到的那样。

    “师尊,这里可好?”

    声音一样的一如先前,就好像眼前的所有,都与她无关一样。

    “帮我,这小子的身体有异!”

    很奇妙的感觉,自己的身体,竟然冒出别人的声音。

    她却勾起嘴角道:“再有异样,也不过是灵动期的实力,师尊要我如何帮?”

    “先灭了他的神魂!”玄云真人的声音,已经变得急不可待。

    “嗯!”了一声,慕容云烟的手掌再次贴抚在李小意的额头之上。

    没有立即动手,而是看了李小意好久,他也在看着她,全是无尽的恨意与绝望。

    “还不动手!”

    玄云真人的声音开始变得尖利,原本以为只是夺舍一具只有灵动期的躯壳,不过是转眼间的事情,却未想到,他的丹腹之内,居然有颗可保神魂的异宝!

    有些后悔,事先没有将其检查一遍,只是将神魂分身寄托在白玉龙扳指内,现在看来之前的准备,还是有所不足。

    慕容云烟至始至终一直在看,即使手掌已经贴抚在李小意的额头,却始终不曾动手,玄云真人开始生疑道:“为何还不动手!”

    “弟子在想,若是此刻杀了小师弟,将你俩一起神魂具灭,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为师不是答应你将昆仑传给你了么?”玄云强压着自己的愤怒。

    “一剑滚龙碧,四式昆仑剑诀真意!”慕容云烟平静的说着,眼带讥讽的又是道:“师尊,您老人家藏的可真够深的!”

    “我都可以传授给你,四式剑诀,还有两式你没学,一剑滚龙碧的剩余三层,为师也打算待事情完结后,都传给你。”

    慕容云烟摇了摇头:“不需要了……”

    说完手掌燃起了一抹白色的光火,往李小意的额头一推,两声惨叫顿时响起的瞬间,又是一掌,李小意的身体便被打到了云海之外,身体上还燃烧着无尽的光焰。

    戴在他手上的白玉龙扳指,却被慕容云烟收了回来。

    云海,川流不息,他的身体在跌落,那个声音已经在不停地惨嚎,他同样疼痛难忍,却依然在笑!

    最后一眼,他看到了她似笑非笑的面容,也看到了昆仑宗的五座山峰,而他却在跌落,从高空而下,向着无底的深渊,一直在落……

    韩国女主播私_密_视频遭曝光,可爱而不失丰_满!!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