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回山-道吟-
道吟

第九十三章 回山

    李小意很想拒绝,因为不想放弃昆仑小队,至少这是他除了修炼以外,最想做的事情。

    可他还是跟着慕容云烟离开了,因为这对慕容云烟太过重要,他无法拒绝。

    虽然那个便宜的师傅,李小意没有太过多的接触,但是从试剑会的洗白,再到慕容云烟对自己的倾囊相授,还有昆仑长老的身份,都有他的影子。

    细想下来,对自己还真是不错。

    至于临别时,道临道景,以及道萍儿疑惑的眼神,李小意突然间觉着自己的这位师姐,太过厉害,而不是可怕。

    可怕和仰慕,李小意分的很清楚,他确定,真的很想确定……

    他走的时候,很多人来送,他远去的时候,很多人依旧驻足远望。

    李小意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已经有了很多的东西,在不知不觉里,只有失去的时候,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但他却不后悔,跟着她穿过高山流水,看遍小桥流水人家,别样的一番味道,在心里滋生。

    过惯了刀尖舔血的生活,只有这一刻,他心无牵挂。

    路过平阳城的时候,李小意买了个白玉簪子,慕容云烟笑着插在了头发上。

    上一次李小意买这玩意的时候,还是他和胖三儿等人,偷蒙拐骗的攒了好久的银子,就为了要在庙会上哄骗一位大家闺秀。

    可惜的是被人识破,让其家人好顿暴揍,几天都不敢上街。

    李小意傻笑着,两人又一起吃了烤红薯,冰糖葫芦,慕容云烟好像从未吃过,极为的开心。

    而在横州城的时候,慕容云烟终于找到了她的最爱,臭豆腐!

    李小意老远的躲开,这味道以前他可是天天闻,那个他们当家的巷弄里,到处充斥这样的气味。

    慕容云烟吃的很开心,李小意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浪荡不羁,混迹于他熟悉的大街小巷。

    这里没有黑面僵尸的侵袭,也没有尸块血肉的味道,只有人间固有的世间百态。

    可这样的快乐时光,总是过的很快

    昆仑宗,不是很远,对于修道的人来说,虽然他很想慢一些,可它就在那里屹立着,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年月。

    还是那样的熟悉,两人一前一后,过往行来,都有弟子过来见礼。

    李小意端着自己的表情,因为名声和敬畏,他在蜀山剑宗所有的一切,昆仑宗的人大多耳熟能详。

    他很享受……

    还是那座小院,李小意自己回来了,慕容云烟要先去见玄云真人,而他不在召见的范围。

    院子里的栀子花已经枯萎,房屋里倒是清爽干净,呈起一瓢水,浇在栀子花上,蹲坐于旁,望着星空,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去处。

    起身离开,飘然而下,昆仑宗的里里外外,井然有序,并没有受到前方大战的影响。

    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修炼而坐忘于山峰,日子平淡恬静,只是偶尔说一些山下的事情。

    长长的阶梯上有很多人,一步一走,却有些举步维艰的味道。

    李小意出现的时候,引起了一阵骚动,尤其是望月峰的人,眼神儿里透露出一阵疑惑。

    林凡是他孙认识的,两人有过一次交锋,这时的偶遇有些尴尬,也都不约而同的不再去看对方。

    起步走上去的时候,李小意的眉头一皱,全身的毛孔在剑意的刺激下全部张开。

    他抬头一望,长长的阶梯看不到头,隐约可见一个大的白玉高台,竖立在远方。

    这就是传说中的“黄”字门廊,以剑意炼心,试剑会上李小意可是听了很多遍。

    其实昆仑还有另外三个门廊,分别为天地玄,加上望月峰的这座,正好是天地玄黄。

    据说另外三个,分别为禁法之路,符篆之路,炼气之道,只有这一条,是李小意目前最为感兴趣的。

    只走了数十阶台阶,李小意便有些承受不住,开始试着用挥刀不入迷蒙天的刀意来抵挡,两相磨砺,越加的锋锐,他开始有些喜欢这个地方了。

    一步一步,朝着顶端不停地走着,他的满头白发,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虽是后来,却是一鼓作气的超越了所有人,和别人的越走越慢,他却反其道而行之,有人在内心里惊呼,这就是一个妖怪啊!

    林凡开始心里还有较劲的意思,在李小意超越了他很远之后,也就仰头叹息一声的放弃了。

    随着走的更高,剑意已经不仅仅是发于脚下,四周的空气里都有让他感到压抑和刺痛。

    全身的刀意争鸣勃发,一声尖锐的声响,划破乐寂静的夜空,林凡惊讶的望着那个背影,是剑意?

    他竟然领悟了剑意?

    两人距离上次对战,这才过去多久?林凡顿时有些心灰意冷,原本还想在伤好之后,再找对方比试一次。

    而从试剑会传来的的消息,他开始以为是别人有意的夸大其词,现在看来,是确有其事。

    剑意的有无,对于要比战双方来说,有着天壤之别。

    他这边垂头丧气的停顿下来,那个背影却是已经走了很远,直到那个高台之下,刀鸣阵阵,不绝于耳的响彻在“黄”字门廊下。

    剑意如雨下,时而细微如发,时而又淋淋粒粒的特别明显。

    井中月于刀鞘中嗡鸣阵阵,李小意的全身被染上了一层雪白的亮色。

    他闭眼,体悟着剑意的洗礼,也听刀于剑意如雨当中。

    这是一种随意和任性妄为,体会着剑意中所蕴藏的那股放荡不羁的潇洒与奔放。

    渐渐的,他的刀鸣与剑意相交,契合,就连一呼一吸之间,似乎也隐藏着某种韵律。

    站在“黄”字门廊下的那些人,一脸惊讶的望着这一幕,而李小意本人,犹然不知的正惬意在剑雨之下。

    先天道体,与天地相和,灵机感应尤为准确。他不动,而刀鸣,心随刀走,和二化一。

    忽然间,涅灵宝珠的七色光焰,外放在刀鞘之上,如梦似幻的意境当中,身体呈阳,涅灵宝珠呈阴性,一个大阴阳画在心里。

    恍恍惚惚里,他似乎看到了一个身影,逐渐接近,慢慢成真。

    那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一身妖异的大红袍,衬托着他那惨白的,而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

    他没有看他,而是望向山巅之上的方向,也就是望月峰的那里。

    他在笑,一对儿眸子里隐约的闪烁着赤红的光芒。

    一柄龙蛇缠绕的飞剑法宝,显现在手,他挥舞,剑意崩鸣,身随剑动,一剑化幽莲,无声又无息的莹莹而落。

    剑式偏转,再换却不见,随之于另一端再现剑芒,一鸣而动,剑鸣轻响,再回拉于手,一剑以荡之,直冲云霄!

    剑影幽落,虚空藏剑,剑音崩鸣,最后一剑,湮灭!

    李小意再也无法压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却见那人忽然转身,目光戏谑的看着他,嘴角翘起的一笑,龙蛇再现!

    还是一剑,却是久久未出,待出时,天地云涌,那一剑似要撕开天地一样的,由下而上,云分两端,整个空间也为之一震。

    那人再收剑,笑容已是不见,不再看他,依旧望向那个山峰,站立了许久,直到身影化雾,悄然不见,整个“黄”字门廊也为之一震。

    剑意不再,也再不见他,只有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轻响在他的脑海里。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脚下不再有剑意钻心,更不懂整个“黄”字门廊,为何突然静了下来。

    李小意却是一屁股坐到了白玉台上,一脸呆滞,神识还沉浸在方才当中,不能自拔。

    这一坐就是整整的三天,他始终一动不动,连个表情也没有,而“黄”字门廊也重新恢复到先前那样。

    天空飘起了零星的细雨,很多人看着那个满头白发的他,有羡慕也有嫉妒。

    道门有顿悟一词,尤其是在这“黄”字门廊下,凡是剑修都有心求这一悟。

    当年的悟尘真人,一夜听风雨,便拿走了一剑滚龙碧,那么这位静坐了三天三夜的人呢?

    又过了三日,当第二天有人再次来此修炼的时候,那人已是不见,众人面面相窥,有人摇头,也有人叹息。

    而作为事件的主人公,这时正跟着他的慕容师姐,往昆仑的正殿走去。

    昆仑的掌教真人玄云,无论是在道门,亦或者是昆仑之内,都是一个传说。

    在道门他是经历天劫最多的人,在昆仑,他是一人扛起整个宗门的柱石。

    就连身为他的弟子的李小意,也未见过几次,而今天,当天劫降临的时候,整个道门恐怕都会为之震动。

    在经过正殿之后,慕容云烟带着李小意走到了,云海之上,一路向前,便是昆仑宗最后的天外天,云海殿。

    也是历代昆仑掌教真人闭关的所在,李小意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恍若仙境一样的地方。

    推开云海之门,不知如何建造的大殿里,鬼斧神工的刻画着奇花异草,百鸟虫兽,仙人飞升,美轮美奂的让人目不暇接。

    最让李小意感到诧异的是,在这里,他居然没感受到一点禁制阵法的气息,他不相信这里没有,只能是因为他的修为太低。

    一个八卦的巨大阵盘,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李小意终于看到了他的师傅,玄云也在慕容云烟和他刚刚进来的时候,睁开双眼:“来了……”

    翘_臀女神张雪馨火辣丁_字_裤视频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baixingsiyu66(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