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行-道吟-
道吟

第一章 夜行

    明月高挂,夜如墨,崎岖盘旋的小路上,两旁树林茂密繁盛,却在黑夜里,犹如恶鬼的触角,挥舞扭动。

    不远处,两点忽明忽暗的光火,仿佛随时就可熄灭一样的,突然出现在小路的拐角处,并隐约的有两个人影。一胖一瘦,待二人走到近处,这才看的清楚,分明只是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人。

    可无论是胖子还是廋子,都是一身的破烂衣裳,补丁遍布,有的地方更是直接露出了里边的肌肤,与其说这是衣服,恐怕连一个完整的麻袋都不如。

    胖子浑身有些发抖的躲在瘦小少年的身后,而在他胖胖的背后,则是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木条编织的木框,里面有着几件仅露出木质把柄的工具。

    这时的他有些紧张的东张西望,两眼中满是不安和惶恐,通过前面少年纤弱瘦小的身体,看着前方浓稠如墨汁的黑夜,不由得有些磕巴的说道:“小意你确定那东西就在前面?”

    “嗯!”了一声,被唤作叫小意的少年人,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一声,步子稳健的依旧向前,根本就没有回头看一眼身后的胖子。他能明显的感受到胖子的恐惧,心下一动的停了下来,以至于紧跟着他的胖子险些撞在他的身上,火把也是暗了一下的同时,胖子瑟瑟发抖的一脸紧张道:“怎么了小意?”

    小意心下不悦,但是却露出了一个笑脸,仰着头看向比他高出一个头的胖子道:“胖三儿,你是不是在害怕?”

    被唤作胖三的少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道:“你看这里,黑不溜秋的根本看不见东西,我听巷子里的老乞丐说,这里可是经常闹鬼吶!”

    听到老乞丐这个名讳,小意不由得嗤笑一声,一脸鄙视的说道:“那个老家伙整天神神道道,他的话你也能信?”

    瞅着火把下胖三的脸色越加的苍白,小意心下骂了一声“废物!”可嘴上却是说道:“这胡头巷子,谁不知道你胖三儿是有名的胖大胆儿,这时候就怂了?”

    这胖三而平日里,在胡头巷子里整天吹嘘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胖大胆儿,这时候被小意一个激将,不由得抖了抖浑身的胖肉,虽然心里依旧忐忑不安,面子上却硬是强装着道:“这话你就错了小意,我不是害怕这黑夜冒鬼,而是怕那消息不准确,你真能确定那件大货真的埋在那?”

    小意嘿嘿一笑,见自己的法子果然奏效,随即点头道:“这消息绝对可靠,那可是我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弄到的,只要咱俩把这件大货挖出来,下半辈子就让你住在风月楼里都行!”

    听小意说起风月楼,胖三的满是横肉的脸上,顿时红了起来,平日里要饭骗钱,每每到了风月楼下,那楼上楼下的姑娘,就好像七仙女一样,就连空气里都飘着让人心生安逸的香气。

    见胖三儿终于被自己安抚下来,小意转过身去,继续前行的同时,心底下也是不由的暗自嘀咕着,那件大货最好在那,要不然自己这次可就亏大了,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可不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去。

    话说这李小意虽然平日里也是个到处讨饭骗钱的浪荡鬼,但是为人长的清秀,又爱干净,得到那风月楼老妈子的赏识,没事儿的时候就偶尔在后院里打打杂,混个残羹剩饭什么的、

    而恰巧就在那一日,李小意将手里的活儿干完,没事儿偷香瞅玉的偷窥人家房事**的时候,听见那光头大汉醉酒熏熏的胡吹乱吹,说起这后山的乱坟岗子上,有一处大坟,里面有数之不尽的金银财宝,说是要挖了给他的相好的。

    李小意平日里是真穷怕了,就将这事儿暗自记下,本想自己动手,但奈何身子骨弱,没办法这才找了胖三儿搭伴,却没想到这平日里老是吹嘘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也是个孬货,幸好方才一番安抚起了效果,要不然今天这事儿恐怕就有夭折的危险。

    言归正传,就说这哥俩儿在又走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了那光头大汉所说的乱坟岗,四处磷火点点不说,周围却是静的让人害怕,胖三儿紧紧挨着李小意,好像生怕李小意突然消失了一样,一脸惶恐的磕巴道:“咱,咱,咱们到地儿了没?”

    李小意心下也是忐忑,这地方坟连着坟,冢挨着冢,一点声息都没有,偶尔的寒风,让人每个毛孔都打颤。

    但是前途富贵让李小意强自镇定下来,他按着光头大汉所说的特点,左走右挪,终于在一处只有立着一半石碑的地方停下,李小意瞅着那一半破败石碑上,刻着几个字,不由得将火把伸向前边,和胖三儿一起将头也伸了过去。

    胖三儿打小就是个孤儿,大字儿不认识一个,但这李小意不同,虽然也是孤儿一个,却是经常在书院墙外偷看偷听,却是认识石碑上的字儿。

    “天人止于前!”李小意小声念出声的同时,心下不免有些糊涂,这是什么玩应儿?

    正常人家的石碑,不都是刻着生平往事,以及墓主人的名讳么?李小意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但是这坟和那光头大汉所说的一样,当机立断的对着身后的胖三道:“挖!”

    明月下,黑夜里,二小轮着膀子开干,开始还是很害怕,时间久了,就剩下一身的臭汗,李小意身子板单薄,干不了多久就已经气喘吁吁,只好坐在一旁给胖三打气,尽量说着一些在风月楼里的见闻。哪个姑娘腰肢纤细,胸前大红花之类的,并许愿说等挖了那件大货,将风月楼买下如何逍遥之类的话。

    胖三儿满头大汗,但是听着李小意的话,嘴都咧到耳根子上了,这是一个憨厚的主儿,虽然爱吹牛,到底是个少年人的性情,哪里经得起李小意的蛊惑。

    终于在叮一声响起的时候,胖三儿将镐头又是用力刨了两下,在确认无疑的情况下,对着一旁的李小意道:“行了?”

    李小意在胖三儿的接应下跳到了坑下,瞅了一眼天上的明月,心下给自己鼓劲儿的同时,对着胖三儿道:“开棺!”

    胖三儿犹犹豫豫的盯着脚下已经露出棺材板的棺材,然后有些打怵的对着李小意说道:“你说这里边会不会有鬼?”

    李小意“呸”了一声道:“坟咱都挖了,也没见什么妖魔鬼怪,金银财宝就在眼前,你要是害怕我来,但是丑话说道前面,这大货我要是挖出来,你一个子儿也别想得到!”

    被李小意这么一说,胖三儿又偷眼打量了一眼周围,虽然依旧是鬼气森森,但是谁家的坟地不是这样,更何况真如李小意说的那样,挖了这么久还真就是一个鬼也没瞧见,怕个毛!

    心下一横,二人一起用力,没几下就将这棺材盖子刨个稀碎,可还没哥儿俩看清棺材板下的东西,就一声惨叫的双双跌了去。

    原来这棺盖只是个挡板类似的东西,这大坟下面还别有洞天,李小意第一个跳起来,举着火把四处一照,下面黑蒙蒙的,在火把的照射下依旧只能看清眼前的东西,在往前什么也看不见。而那胖三儿这时候也是有些哆嗦的站了起来,他瞅着前面一眼看不尽的黑,紧张的说道:“小意,那大货咱不要了,要不咱撤吧!”

    李小意眼睛一横,满脸杀气的对着胖三吼了一声:“闭嘴”

    胖三被李小意这时突然的一声吼,顿时给震住了,他实在想象不到,平日里看似性情温和的李小意,竟然还有这么一面,待胖三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由得又是偷瞧了李小意两眼,这家伙居然在笑?

    “一定是这里,这里肯定有大货!”李小意满眼放光,对着身旁有些瑟瑟发抖的胖三儿又是怂恿道:“你看这个乱坟岗里埋着一个不是坟的坟,肯定是谁将金银财宝藏在此处,你我这时若是胆小怕事,以后何来风月楼里的逍遥快活?”

    再次提起风月楼,胖三儿不由得吞了口口水道:“那你在前面,我跟着你干就是!”

    李小意略带讥讽的嘲笑道:“你也不傻啊!”

    胖三嘿嘿一笑,但是一看前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又是将笑容僵在脸上,将头缩了缩,真的将那胖大的身躯,缩到了李小意的身后。

    李小意也不以为意,打着火把一马当先的走了进去,胖三儿则是紧随其后,一步不敢落下。

    这应该是个回廊,却是天然形成的无疑,李小意和胖三儿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湿气逼人的回廊洞穴里,在又走了一段时间以后,竟然变得干燥起来,并且越往里走,越是暖烘烘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些亮光,二小对望一眼,满是狐疑,胖三儿又想说撤退的鬼话,却是被李小意能杀人的眼神儿给逼了回去。

    在又走了一段时间以后,那亮光开始逐渐的明显起来,直到那路的尽头,更是火光通明的一片火红。

    胖三儿的身体不由得哆嗦了起来,连忙拽住要往里进的李小意道:“这里怕是住了人吧?”

    李小意也是心下犹疑的停下了脚步,将头从石壁的侧面朝里面探了进去,不由得身体一僵道:“真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