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远行-道吟-
道吟

第三百二十九章 远行

    涛涛的海浪水,凝结化龙,云鹤子的身前身后全是水柱化龙形,他降下身子,躲在最里边,凝望WwW..lā

    神情异常的紧张,李小意的气息,依旧全无,根本感应不到,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修者能做到敛气屏息,却做不到完全的无踪无形,即使堕入虚空,也应该有空间的波动,但是这个李小意,是真的没了影子。

    神行百变里的最后一式神通,化影无形,是真人境以后才能修炼,如今施展,效果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是真的无形又无息。

    他悄然的游离在水龙卷的四周,一点一点的靠近着云鹤子,他能看见他,他则看不见他。

    然而李小意没有动手,云鹤子在不远处,水龙盘绕,脸色阴晴不定的盯视着四周,好半天过去了,即使他将水龙卷通通撤下,还是一样的毫发无伤。

    海平面上大致恢复了平静,波澜不惊的起伏着,云鹤子的神识一遍又一遍的扫视在四周,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这才叹息一声的收回神识的刹那,一柄飞剑突然刺来,云鹤子脸色立变时,飞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后背,却不能再往前进入一分一毫。

    一件黑色的甲胄浮现的时候,李小意已经弃剑后撤,云鹤子惊恐变冷笑,手中的旗幡招展。

    海面上涌动出一道道水刺,络绎不绝的向上刺杀,天御印再次出现在李小意的身下,双脚用力的一踏,身形再飞时,恍惚不见,天御印也就此一并消失。

    云鹤子神识再动,一无所获,远近皆是如此,但他还没走,一动不动的等待着,李小意则是真的走远了。

    他耗不起,待一会儿天域商盟的援兵一到,到时想走都难。

    而传送阵是别想再用了,只能自行飞行,这个路途很漫长,也很危险,但是没办法。

    云鹤子再没见到李小意,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名只有真人初期的修士,逼迫的如此狼狈,还丢失了一件至宝。

    所以当那个小岛上的传送法阵,再次亮起时,云鹤子见道天域商盟的人,根本就没有好脸色,至于灵鹫真人的陨落,也在一个比较小得范围内掀起了一些波澜。

    毕竟像天域商盟这样的大商宗,脸面极其重要,李小意的这一次事件,虽然大多数人没有见到来龙去脉,但也能猜个大概,。

    定是宝物被劫持惹的祸,因为在他们的内心里,这个商盟,只是一个商业化的集合体而已,出事了就一定跟灵石法宝有关。

    至于灵鹫真人的陨落,似乎出了天域商盟的预料之外,再和云鹤子确定时,他只有一句话:“如果你把他当做普通真人修者来对待,那么你大错特错了。”

    这话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入到传送法阵,只留下天域商盟的人,面面相窥的凝眉苦思。

    李小意这时却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急行飞驰,再也感受不到云鹤子的气息,应该是已经彻底的将其摆脱,但他还不能太过放松,现在需要找一处落脚之地,让其恢复一下。

    选择了不远处的一个礁岩暂做停留,补充灵气的丹药,以及恢复灵气的灵石,李小意盘膝打坐,开时全力恢复。

    天域商盟则利用这个时间,开始调动人手,选拔高手坐镇在各个岛屿,防止李小意强闯硬冲。

    至于大片的海洋区域,则是以悬赏人头的形式发布在整个明玉海上,让修士来围追堵截李小意,而对于他的身份来历,天域商盟只字未提。

    李小意也是有些在意这件事情,大商盟的门面,还真是碰不得,这里要是修真界,他还能有所依靠,但是明玉海……

    重新起身的李小意,在海上游荡了一个多月,总算通过海图,找到了一个无名小岛,这里很偏僻,但是仍然有一座保存完好的传送法阵。

    守护法阵的修士,也仅有两名,李小意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一抖手一小袋灵石便出现桌子上,因为境界修为的缘故,两人并不敢多有怠慢。

    选择了一个方向,李小意还是传送了出去,是一个相对于比较中等的岛屿,这里的人可就多了。

    李小意用四方宝镜易容改装后,慢条斯理的往城内走去,途径城门口的时候,一面白玉面壁上,形象立体的出现了一个人影。

    面容,穿着,身高,体型那不就是他自己吗?

    看了一会儿,李小意不发一语的继续往城市的另一边行去,传送法阵的四周,内紧外松,看来是有所安排,不动声色的,他又退回道了城中。

    找了一家小酒馆,点了几个小菜,喝着酒,他的目光一直在人群里游荡,想找寻一个契机,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整座城池,井然有序,修者间的套交集,买卖宝物时的讨价还价,李小意看了一下午也听了一下午。

    然后他出了城,看着无尽的汪洋,身形再起时,遁光好像一颗流星一样,转眼即逝。

    累了就跟他在阴冥鬼域里的星魂海时一样,漂浮在海水的表层,随着浪涛的波动而动。

    手里把玩着一柄小巧的白玉尺,七重天的品级,名为眩光尺,能够凝虚化实,正是当日夺自云鹤子的那一把。

    可惜的是,最后没有把对方干掉,云鹤子也是能沉得住气,相对比较,是自己有点孟浪了。

    姜还是老的辣!

    李小意抬头看天,将玉尺一收,重新起身时,他的身下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一大片阴影。

    李小意身形一起时,脚下的海水翻腾,却是一头不知明的海兽,突然一涌而过,然后身形下潜,不知所踪。

    叹了口气,李小意脚踏虚空,也没了休息的心思,天边的光芒暗淡,白日将止,黑夜即来,他还得继续上路。

    通过海图的对比,他现在的方位,还是比较边缘化,这是绕了一个大圈,但他不得不这样做,大一点的岛屿,恐怕对被天域商盟所掌握。

    难道真要从海上而行?

    李小意摇了摇头,将那艘金色龙舟拿出,走入其内,在一片金光灿灿中,龙舟扬起风帆,向着落日的方向,开船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