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皇帝-小胖修仙记事-
小胖修仙记事

第十九章 皇帝

    只是一应想套话的众人却没发现三位师兄师姐坐的稳稳当当的,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他们也不想想,要是林小胖真是那么容易套出话来,也不可能忝为核心弟子席末了。

    众人不管如何试探,林小胖只笑得无邪,打着太极,根本不上道。无奈,大家只好退散了。

    林小胖刚想出口气,那个青衣少年就风度翩翩的凑了过来,林小胖总不能将人家皇子撇到一边儿吧?

    “七皇子。”林小胖双手合抱,施了一礼。

    “不用多礼。”七皇子叫起,林小胖就势而起,也不客气。这个世界的皇权没有那么巨大,毕竟这是个有灵根者皆可修炼的地方。就连皇子王孙,也是修仙者居多。毕竟这世上有谁不想长命百岁呢?

    “敢问道友尊姓大名?”

    “”

    她师姐刚刚叫她难道你没听见吗?林小胖有些郁闷,随即心中坏笑一下,难道他以为那是小名儿?

    严肃脸看七皇子:“七皇子客气,在下林小胖。”声音,坦坦荡荡,脸色,嗯,非常严肃。只是这名字

    当下七皇子那张俊逸非凡的帅脸有些抽搐,“真,真是好名字”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林小胖倒是落落大方的很,叫小胖怎么了,噎死你这个假人脸。

    七皇子捂捂胸口,再接再厉,“方才我见道友与那两位姑娘甚是亲密”

    话外之音非常明显,你要是再顾左右而言它,不说几句有用的,可不像话啊

    哪知林小胖用一种看白痴的同情真挚的眼神看着他,让以温文尔雅著称的七皇子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脑袋有了什么问题。

    “那姑娘都说了她姐姐脑袋有问题,我怎么可能跟她熟悉?”林小胖贼溜溜的眼神在七皇子身上打了个转儿,“反倒是七皇子跟那位姑娘执手相依,说不定”看着七皇子泛青的脸,林小胖明智的选择闭嘴。

    七皇子揉揉胸口,也不知道林小胖是怎么回事,明明看起来很正常,说话做事也无失礼之处就是让他觉得,嗯,噎得慌

    一旁的凌天霜看够了笑话,才施施然起身招呼林小胖走人。

    “诸位,明日就是宗门大比的正日子了,今天我们众师兄弟打扰诸位已久,也是时候告辞了。”

    轻摇了一下折扇,看一眼某些面露不甘的人,“当然,若有道友想继续讨论一下道法,可在明日的擂台上继续。”

    见众人无话可说,师兄弟姐妹四个从容离开。

    身后众人悉悉索索,“就这么放人离开?”

    一个衣襟不整,半露出蜜色胸膛的男修嗤笑,“难不成你还能强把人留下不成?”

    “你”

    “行了!”七皇子摆摆手,止住了这种无意义的争论,“待明日比试过了再说。”

    林小胖一路跟着师兄师姐们回到住处,忍了一路的问题终于忍耐不住,“师兄,为什么”

    凌天霜止住她的话头,“小胖今日跑了这么久不累吗?明日可就要比试了,虽然暂时轮不到你上场,可精神萎靡的去参加,总是不好。”

    “可是我”林小胖正要再说,厉筠也出口截住了话头,“快去吧!话外要不然明天霍衡又要说你丑了。”

    林小胖立马炸毛,气鼓鼓的说,“我才不丑呢?”见三人都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林小胖要不是傻瓜,借着这个由头起身走了。

    三人静默了一会儿,葛天霸突然哼了一声,“虚伪!”

    厉筠不甘示弱,“别说的好像你很高尚一样!”

    葛天霸眉头高高竖起,“你!”

    “好了,好了,”凌天霜见势不妙打着圆场,“两位都少说两句吧,闹起来终归不好看。”

    厉筠轻柔的抚摸一把从不离身的长剑,眼神变幻莫测,起身走了。

    葛天霸气的锤一把石桌,“这个女人!!”看一眼笑得和蔼可亲的凌天霜,不由得怒从中来,“你也不是什么好货!”

    凌天霜无辜躺枪,只得给挚友倒杯清茶,口中连连讨饶,“对对对,我也不是什么好人”见葛天霸气呼呼的喝了,凌天霜脸上的笑容慢慢变得复杂,“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葛天霸顿了顿,手中的茶盏放在石桌上,许是用力过大,两者相碰时发出“叮”的一声脆响,在空中传出老远

    这厢林小胖一直到自己房间都在疑惑,她这三年多来一直呆在混元宗里,几乎没有出过山门,宗门里人事都颇为简单。是以林小胖虽然知道自己这一批弟子进境颇快,在一堆修为都比她高的师兄弟里也不觉得突兀。平日里的修炼虽然辛苦,却总有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进阶时也不觉为难。

    只是出宗门这十日里,每当她运转周身灵力,不到几个周天就时常觉得偶有艰涩之感。她还以为是自己这几天玩的收不住心,心境不平和的原因。但问了几个师兄师姐,都说是她的错觉

    林小胖也就信以为真了,但看今日那几人的殷勤奉承,又觉得没有那么简单。就算他们几个修为再高,也是二流宗门的人。那些超一流门派的弟子们不可能把他们看的这么高啊?

    怀着疑惑,林小胖重新运转起混元宗基础入门法决混沌决。

    头几个周天进行的非常顺利,毕竟林小胖已经练了三年有余,然而越到后来,林小胖就越有一种后力不继的感觉?!

    艰难的掏出几块儿上品灵石,林小胖磕磕绊绊的运转完最后几圈,长长的吐了口气,白色的气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林小胖捡起那几块儿灵石,发现它们已经变成灰褐色,分明是耗尽灵力的状态。皱了皱眉,明明在宗门里消耗没有这么大的

    林小胖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把灵石一丟,上床睡觉。临睡前,林小胖迷迷糊糊的想,等明天问问黄长老吧,可不能像前两天那样怕丢脸而瞒着不说了

    第二日,黄长老一张棺材脸上满是扭曲的笑容,“快起快起!比试要开始了还磨磨蹭蹭什么!”

    要不是知晓黄长老外冷内热的本质,众人百分百会以为他脸抽筋了呢!

    等众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大昌国皇帝特意为宗门大比留出来的巨大演武场时,粗线条如林小胖都忍不住长大了嘴巴。天上飞得,地上走的,全是或俊俏或潇洒的修士。也幸亏这演武场够大,才容得下这么多人。

    混元宗众人径直朝往年的位置上走去。一行人男的俊女的俏,再加上趋近练气大圆满的实力,招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当然,林小胖在其中就有点儿额不好说

    我拉低了整体的颜值,真是对不起哦!林小胖拉长着脸看向一脸喏愉的霍衡,不知道谁前几天一副快哭的样子哟

    霍衡挑挑眉,虽然不知道林小胖在想什么,但以林小胖的尿性,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哎呦黄长老,真是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对呀,看这几位年轻人个比个的钟灵毓秀啊”

    “可不是嘛”

    “过奖过奖”

    听着几位长老毫无营养的对话,林小胖面无表情的翻了个白眼,明明心里呕的要死,还能心平气和的互相恭维,真不愧是一派长老啊!没想到黄长老也会板着脸跟人周旋,倒是让林小胖惊讶了一回。

    混元宗的位置还算不错,以林小胖的眼力都能清清楚楚的看清整个场地。大昌国地域辽阔,封地无垠,在大昌地界上的修仙门派更是数不胜数,此时聚集在一个场地,即使每个人都放低声音,演武场上空还是嗡嗡作响。

    渐渐的,整个演武场的声音陆陆续续的停止了,林小胖抬头一看,发现高高的主席台上缓步走出来一个身着黄袍的中年男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阳光太过强烈,林小胖隐隐约约看见那人背后升起一条狰狞的盘龙,越是细看越觉得头晕目眩,恍惚中那条龙缓缓张开巨大的嘴巴,龙息缓缓吐出

    “小胖!”一声厉喝及时震醒了恍惚中的林小胖,原来是一边的厉筠发现她脸色不对,才及时提醒。

    此时,“吼”

    一声似吼非叫的巨大声响猛然出现在每个人的耳边,一些猝不及防的年轻修士面色惨白,有甚者更是一口鲜血喷出!!

    林小胖看着少数人的惨状,感谢的看一眼厉筠,随即对那个不吭不响就发怪招的皇帝升起浓浓的不满来。

    什么人啊这是!

    前面的凌天霜笑眯眯的转过来,“小胖可不要误会陛下啊,皇室中人修炼的”法门与我等不同,需借助龙气才行。龙是何等霸气的生物,自然不容直视啊。更何况,凌天霜用扇子拍拍手心,“来之前黄长老不是说过了吗?你自己不长记性,乖的了谁啊!”

    林小胖顿时理亏,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早上黄长老确实提醒过,可林小胖心里装着昨天晚上的事儿,完全抛到脑后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时,看见皇帝的动作,连忙开口,“要开始了,师兄赶紧扭过去吧!”

    凌天霜盯着她看了会儿,才笑眯眯的扭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