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夜袭威虎山-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八十六章:夜袭威虎山

    一间潮湿的地下室里,只有几根蜡烛在燃烧,光线有些昏暗。

    三个遍体鳞伤的黑衣人昏迷于此,这些人自然是镇民给赵衡绑来的活口,虽然大人说了,要先留他们一条命留待拷问,但仍有些性格偏激的镇民按捺不住,趁着搬运的间隙,在三人身上留下大量的伤口。

    “哗”

    一盘冷水浇下,三人浑身一颤,瞬间醒来,待他们看到眼前的那个少年身影,眼神惊恐不已。

    赵衡走到一人面前,问道:

    “你们威虎山中灵晶境武者有几人?除此之外,还有何其它厉害手段?”

    这名黑衣人犹豫不决,他看向二位同伴,半响过后,却始终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暗示,一时不知道是招还是不招。

    而就在他还思量利弊之时,剑光一闪,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那被切断的动脉处,喷涌出大量鲜血,旁边的两个黑衣人无从躲闪,被溅了一身。

    这些人皆是丧尽天良、无恶不作的败类、畜生,赵衡杀他们,心里非但没有任何负担,反而有一丝为民除害的畅快。

    他健步走向第二人,目光冷漠地盯着这名黑衣人,后者看到同伴的无头尸体,脸色瞬间变绿,此外,他惊恐地发现,这个少年又是提起剑来。

    “等一下,我招,我招啊!”

    黑衣人吞了一口唾沫,见赵衡终于是收起了那古怪的黑色长剑,心神微定。

    “威虎山中共有三名灵晶境武者,也就是我们的三个当家的,大当家和二当家,现在应该还在山中,至于三当家,额,就是之前的那个黑衣大汉,已经被您斩杀了!”

    赵衡心生疑惑,宗门的任务告示上说只有两名灵晶境小成武者,现在怎么会多出一人?

    看来情报有误!

    黑衣人见赵衡突然皱起眉毛,心中不由一寒。

    “你们大当家和二当家是何种修为?”

    “启禀大人,我们大当家和二当家虽然也都是灵晶境小成武者,但实力绝非三当家可以相比的,要真动起手来,大当家三十招之内便能宰了三当家的!”

    他见赵衡似是不信,连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道:

    “大人啊,小的所说之话句句属实,大人您切莫猜忌啊!”

    赵衡才懒得听他废话,一脚踹了过去,黑衣人一阵闷哼,狠狠撞在身后的墙壁之上,随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我再问你,之前被抓的那些女子,你们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现在身在何处?”

    赵衡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这帮人除了抓年轻的女子之外,连那些幼女和老妪都不放过,这就很奇怪了,如果单单行那淫邪之事,不至于如此。

    “咳咳,大人,那些女子原本是在山里的,二当家只挑了几个没有生育能力的给弟兄们享用,其她的都被秘密关押在一个地方,具体是在哪里,像我们这种小人物自然是不知道的,更不敢问!”

    黑衣人颤抖着爬向赵衡,苦苦哀求。

    “大人,小的已经把知道的都告诉您了,看在这个份上,饶了小的一命吧,我保证,离开之后,不会通报两个当家的,那些人找不到我,自然以为我死了!”

    “呵呵,你们残害无辜百姓的时候,心里可曾有半分怜悯!”

    赵衡冷笑一声,他一记空拳,后者的那颗脑袋便爆成一团血雾,失去了意念的控制后,又是一具尸体无力倒下。

    一旁围观的镇民,群情激动,他(她)们前脚还以为这位年轻的大人会心慈手软、放虎归山,没想到后脚直接一拳给打杀了。

    剩下的那个黑衣男子见两名同伴都被杀了,害怕之中充斥着怒意。

    “他都已经告诉你了,你怎么还......”

    “我可从来没说过会放过他!”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会说,你,你休想再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哈哈,哈哈哈......”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少年人根本懒得跟他废话,轻轻一剑,他就看见自己的躯体离他越来越远了。

    意识沉沦之间,一道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成为他在这世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没关系,我相信他说的!”

    到现在为之,这一队屠戮牡丹镇居民的贼寇全都死了,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眼看大仇得报,却始终没有人能高兴起来,因为等这位年轻的大人走后,他(她)们就会承受威虎山十倍、百倍的怒火,到那时,整个牡丹镇会横尸遍野,再无生者的可能。

    “只能背井离乡了!”

    有人神情没落,无奈叹道。

    这时,一名脸上挂有泪痕的少女走上前来,身上披着一件成人才该有大衣,与她那瘦小的身材格格不入。

    少女正是之前被那黑衣大汉意欲强bao的女孩,她看着眼前少年人,眼角微动,留下晶莹的眼泪,而后竟直接跪下。

    “大人,恳请您救救我的母亲,她在前段时间失踪了,定是被强掳到威虎山中,若大人能就出家母,小女......”

    “小女愿为奴为婢,终生服侍大人!”

    少女身后的牡丹镇居民抬头,齐刷刷地向赵衡看去,面对数百道殷切的目光,后者挺直身躯,运用灵力将少女虚扶了起来。

    “在下乃流云宗弟子,维护正道乃我辈的职责,你们放心,今夜我便起身前往威虎山,趁这帮贼寇还未发觉,先下手为强。”

    顿了顿,赵衡俯身看着少女,温和地说道:

    “小妹妹,你还小,人生何其漫漫,往后再不可做如此轻率之举,如果你相信大哥哥,就在这里等着,我保证,会带着你的母亲回来的!”

    赵衡轻轻刮了少女的鼻子,随即不再多言,他直接离开了这里,目标直指威虎山。

    等他赶到目的地,已是黄昏时分,望着眼前的那座巨大门墙,好笑地摇了摇头,这种设防对于灵晶境武者来说,简直形同虚设,只要在晚上,趁着夜色掩护,便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飞过去。

    事实上赵衡就是这么办的,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悄悄飞了进去,没有引起守卫的察觉。

    他降落在一个阴暗角落,心中微微惊讶,这里的建筑虽不至于宏伟,但也不容小觑,至少不是这帮贼寇区区几个月便能建立起来的。

    擒贼先擒王,赵衡打算袭杀这里面两个领头的人,到那个时候,剩下的自然不足为惧。

    他目光一闪,这时,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小喽啰走来,摇摇晃晃地从这里经过。

    赵衡左右看了一眼,确定再无他人在此,便冲了出去,以他的实力,瞬间就擒下了这个灵须境八层的家伙,随后带着这个喽啰回到阴暗角落里,用手死死勒住后者的咽喉,防止他发出声响。

    “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点头或者摇头,当然你也可以拒绝,那样的话,我大不了杀了你,再换别人问就是,我有耐心,可以慢慢来,我相信总会有人会说的!”

    小喽啰突然遭此变故,心中吓了一大跳,酒顿时醒了大半。

    “第一个问题:你们的大当家和二当家现在可是在这威虎山中?”

    听此,小喽啰连忙点了点头,生怕赵衡杀了他再问别人。

    “很好,第二个问题,那个房间里可是你们当家的住处?”

    赵衡指着远处的一间阁楼,那里灯火通明,比旁边的建筑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小喽啰往赵衡指的方向看去,确认之后,又是点了点头!

    “还有,你们威虎山中可有什么特别厉害的禁止,比如护山大阵什么的!”

    赵衡天生严谨,觉得有必要确认一下有误这种可能性存在,他不想横生变故,然后发生意外。

    小喽啰心中纳闷,这种问题还要问?但凡是稍微有些名气的阵法,都是需要大笔财富的,像这种小地方用那种东西,纯粹是浪费。

    故此,他使劲摇了摇头,给出了答案,心中却是暗道晦气,这么晚了,竟然会被一名灵晶境武者胁迫,算了,等他打晕自己之后,一觉醒来已是明天了,这期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和他没什么干系。

    “最后一个问题,你可曾做过奸yin掳掠、杀人放火、伤天害理之事?”

    小喽啰眼孔一缩,这个少年说的几样他全占了,就在今天,他还刚杀了一个猎户全家。

    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回答会引起怎样可怕的后果,他剧烈摇头,根本不承认自己做过那些事,不过他永远不会知道,他的眼神早已出卖了他,而他这般剧烈反应,更是不打自招。

    “死吧”

    赵衡一掌拍在小喽啰心口,动作看似轻巧,却蕴含强大的威能,瞬间便将后者的心脏震得粉碎,如此一来,没有血腥味,尸体放在这种小角落里,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人发现。

    换上喽啰的衣服,赵衡看了一眼那间阁楼,便迈着摇晃的步伐向前走去,时不时,还发出一些口齿不清的声音,那副模样,活脱脱一个醉鬼。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