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丧尽天良-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八十五章:丧尽天良

    “嘶”

    赵衡倒吸一口凉气,竟然会有绞杀灵晶境圆满武者的任务,这未免也太变态了吧,而且报酬足足有三十万灵圆,这是一笔他现在无法想象的财富。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任务,也只是四星级别,那么在这其上的四星半级别,甚至是五星级的难度可想而知。

    “还是得快速提高实力,这不同级别任务之间的报酬相差实在太大!”

    赵衡心中默念,随后继续往下看去,即便这是他第一个任务,但是他并不想拿简单的练手,没有意义不说,酬劳还低得可怜,当然,像绞杀鲁达僧人那中四星级别的任务他是万万不会接的,至少现在不会,先不谈宗门是否允许不说,他赵衡对自己有多少斤两还是清楚的。

    任务:覆灭威虎山贼寇

    难度:二星半

    介绍:青阳郡连云城牡丹镇一带,有一威虎山,山中聚集了一伙贼寇,平日里打劫过往商客,残害无辜平民,可谓奸yin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贼寇中领头的是两名灵晶境小成武者,建议两到三名灵晶境小成弟子组队或一名灵晶境大成弟子接受任务。

    报酬:三万五千灵圆

    赵衡眼睛一亮,这个任务不是斩杀单人任务,而是要覆灭整个土匪团伙,正所谓“双拳难敌四脚”、“乱拳打死老师傅”,所以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个任务的确棘手,但是对于赵衡而言,难度固然也有,但他有自己的办法。

    按赵衡的性子,本来还打算继续往后看有没有更合适的,但是他看到有几名流云宗弟子凑在一起商量,目光时不时看向那张任务告示,也就不再犹豫。

    抬手遥遥一指,巨大石壁之上,一张白纸脱落,而后迅速向他飘来。

    那几名流云宗弟子一愣,显然没想到,在他们还在争论最后分配之时,任务就被别人抢走了,不由心生怒意,待转过头来却发现是赵衡干的,目光闪烁之后,也就只能放弃。

    人家虽然现在只是灵晶境小成修为,但他天赋高啊,千年一遇的妖孽,而且与玄易子大人关系不浅,这种人物,其在流云宗的地位比他们这些老弟子只高不低,算了,没必要为了区区一个任务而得罪他,要怪,只能是自己没有提前把任务接下。

    赵衡拿着任务告示和自己的令牌去登记,办事的长老看了他一眼,想来也是认得他。

    “要是别的灵晶境小成弟子,我是不会让其单独做这个任务的,不过要换做是你的话......”

    “万事小心,任务可以失败,你能活着回来就好!”

    “多谢长老关心,弟子明白!”

    长老把告示和令牌还给前者,还附赠了一份青阳郡的详细地图,赵衡再次道了声谢,便离开了。

    赵衡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反正他所有东西都放在空冥螺中,他之所以回到住处,只是叫醒宝宝,并告诉他自己要外出几天,后者听此,缠着他要一起去,赵衡想了想,并没有答应。

    一来,宝宝现在还是流云宗的灵兽,他无法带出去;这二来,他此行不是出去游玩的,有一定危险性,并不能时刻保护它的安全。

    再三承诺自己会带好吃的回来作为补偿,宝宝也就不再闹了,而后,赵衡没有再告诉别人,便独自离开了流云宗。

    记得,之前来流云宗自己还是要靠翅风兽运送的灵须境小武者,这才没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然是灵晶境的存在。

    望着下方飞快变换的风景,赵衡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如果是别人,以他现在的实力,足以在一个小地方称王称霸,然后娶个漂亮媳妇,生一堆娃,要是没有意外,便能无忧无虑地享受百来年的幸福时光。

    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小人物活着就好,没有必要去追寻生命的奥义。

    “是啊,可惜那个叫婉儿的小女娃不在这,不然你和她男耕女织,倒也是一桩美事!”

    赵衡脸色一喜,心中说道:

    “坤老,您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话说你现在的实力和紫山镇时候相比,的确有很大进步,不过......”

    赵衡接了下去,自嘲着说道:

    “不过,我要是想去找回婉儿,去寻找那些答案,这种实力,依旧只是蝼蚁而已!”

    坤老没有回话,两者一时间都是沉默了下来,赵衡看了一眼地图,找好方向之后,速度徒然提升一倍。

    “唰”

    五天后

    一名少年站在大树枝干上,眺望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座集镇,只见他眉毛微皱,喃喃自语。

    这牡丹镇是一座比紫山镇还大一些的集镇,其中更是有一名灵晶境武者在此,所以一般的贼寇根本不敢侵犯这里。

    “有些奇怪,现在还只是下午,但这主道上却空无一人!”

    “进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少年身形一闪,有几片树叶缓缓飘下,下一刻,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牡丹镇中心的一片宽阔之地,此时聚集了所有镇上居民,黑压压的人群怒视着眼前的十几名黑衣人,极其愤慨,却始终不敢反抗。

    “快点,每家派一名女子,下到八岁、上到八十,能怀崽子的就行,只要你们好好配合,我保证就不会伤害你们!”

    为首的一名黑衣大汉扯着沙哑的嗓门咆哮道。

    “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反抗,如若不然,这就是下场!”

    黑衣大汉指了指脚下的一个头颅,这是他为了立威随便逮住一个,直接一刀砍掉下的,直到现在还有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极为瘆人。

    “咳咳,一派胡言,镇中被尔等掳去的女子,有谁回来过?”

    人群中,一名嘴角染有血迹的梨脸老者冷哼道,他是这里唯一的灵晶境武者,几十年来,一直保卫着牡丹镇的太平,虽然现在年事已高,但手上的功夫并未衰退多少。

    三个月前,威虎山突然就来了一伙贼寇,附近的好几个大镇,莫名其妙失踪了一些女子,一开始老者自信自己的实力,凉这些人不敢正面来犯,也就并未太放在心上。

    直到后来,附近的一个大集镇只一天就被攻陷了,那可是实力上丝毫不弱于他们的势力,等老者驰援之时,已是为时已晚,当时的场面,乌鸦漫天,尸骨遍地,成千的大好男儿都被残忍杀害,而镇上的女子,无论老幼、美丑,全都被掳走。

    他赶紧派人向最近的流云宗求救,只可惜,大半个月过去了,始终等不到支援,他只得严禁镇民外出,严防死守,尽量撑住更长的时间。

    附近的其它大镇也如法炮制,可惜的是,这样的防守起不到丝毫作用,每过一段时间,都有一个镇子被攻克。

    镇上居民有如惊弓之鸟,每天都惶恐度日,就在昨天还暗自庆幸没有被那帮恶人盯上,没想到今天厄难就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这些黑衣人实在太强大了,特别是那个黑衣大汉,不用三十招,便击败了原本在他(她)们心中的无敌的镇长。

    “哼,老东西,你那点实力,也敢自称灵晶境武者,简直笑话,我之所以留着你,是想要你当狗使唤,可别不识抬举!”

    黑衣大汉顿了顿,又是说道:

    “那些女子在山中享福,日子过得潇洒快活,自然不想回来,根本就不是我们强迫的,这一点要搞清楚。而且,你们大可放心,只要乖乖听话,每家交出一名女子,我也不会像最初的那个镇子一样,将你们干净杀绝!”

    话音刚落,身后冲出几名黑衣人喽啰,他们淫笑着向人群掠去,几下便拉扯上来大量女子。

    镇民绝望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哀嚎痛哭,十几人性格刚烈之人奋起反抗,但却被砍瓜切菜般随意屠戮。

    黑衣大汉眼睛一亮,他发现了一名貌美的少女,后者年纪绝对不超过十岁,正好满足他的特殊癖好。

    “嘿嘿!”

    大汉飞了过去,一把将少女提了起来,他想要提前享用,毕竟要是等到带回去,他就不一定有机会了!

    “大人,求求你,放过我的孙女吧!”

    一名花甲老人颤颤巍巍地爬过去,流出浑浊的泪水,他抱住大汉的双腿,苦苦哀求!

    后者眼神中闪过一丝寒芒,一脚便将老人踹死,而后哈哈大笑,一下子把少女身上的衣物震碎,便要霸王硬上弓!

    而就在这时,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爬上心头,黑衣大汉浑身汗毛倒立,根本来不及应对,一震剧痛就从后背传来,他低头向下看去,却发现自己的心口已被一把墨黑无锋的长剑刺穿,更为诡异的是,这剑竟然还在吞噬他的精血。

    大汉眼神渐渐呆滞,他用尽最后的力气问道:

    “你是谁?”

    “杀你的人!”

    赵衡眼神冷漠,这些人简直丧尽天良,连幼童和老人都不放过,他看着那些惨死的尸体,只觉得阵阵恶寒。

    “噗”

    赵衡抽出墨眉,一脚将其数百斤的尸身踹飞,后者重重撞向几十丈外的大树上,“咚”的一声后,已是血肉模糊。

    剩下的十几名喽啰吓了一跳,不曾想自己的三当家,堂堂灵晶境武者,就这样被这个少年给宰了,当下亡魂皆冒,再也顾不上其它,撒腿就跑。

    赵衡自然不会放楞他们离开,数道剑气追上,便将那些灵须境的喽啰一一放倒!

    “诸位,在下乃流云宗弟子,那些个喽啰中,我留了几人性命,留待拷问,还望大家能把他们先绑起来,关押在一个地方!”

    牡丹镇居民哪敢不答应,眼前的这个少年瞬间便斩杀了那强大的黑衣大汉,而且还解救了自己的至亲,此刻,就算是让他们去送死,心里也是愿意的。

    在众人拿着麻绳上去捆绑之时,一旁的梨脸老者咳嗽了一声,他走到赵衡面前,眼神极为恭敬。

    “大人,感谢您对我们牡丹镇数千百姓的救命之恩,您的大恩大得,我等绝对会铭记于心,还请受老朽一拜!”

    赵衡自然不会受此一拜,哪有长辈向他这种晚辈后生行礼的道理,急忙制止。

    “前辈切莫如此,您要是这样做的话,可就是折煞在下了!”

    老者原本还欲坚持,但是他看赵衡脸色坚决,也就只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