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苦修肉身-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八十三章:苦修肉身

    流云宗外,一道身影在茂密的森林上空飞驰,其前进的方向,正好是宗门的正西方。

    身影速度稍快,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一个风景秀丽之处。

    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其声如奔雷,好似万千猛兽在嘶声咆哮,在晨光的照耀下,每一滴飞溅的水花,都晶莹剔透,像水晶般梦幻。

    赵衡看到,瀑布的上方,是一道数十丈长的巨大断口,从其外形上看,这显然是被强大武者,一刀劈砍而出,即使年份久远,但依然能感受到那种强大的破坏力。

    “玄前辈还没到么?”

    赵衡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这里只有他一人,而就在他转身准备去附近看看的时候,却是看到,一名银发中年男子正站在他的面前。

    赵衡一惊,他根本不知道后者是何时来此的。

    “前辈?!”

    “警惕性太差,若我是歹人,你已然死于非命!”

    赵衡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前辈修为高深莫测,对晚辈又无邪念,在这种没有一丝恶意溢漏的情况下,晚辈很难察觉得到。”

    不过玄易子似乎很在意赵衡的自我防备意识,他微微皱眉,语气竟颇为严肃。

    “江湖上有很多可以掩盖修为的奇门秘术,可能一个外表看上去只有灵晶境小成的武者,其实际修为却有灵晶境大圆满,甚至是灵玄境的强大实力,还有一些高深的秘术,更可以掩藏自身的所有气息。”

    “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以后出门在外,凡事留个心眼,别到时候被人卖了,还不知道是谁害了自己。”

    赵衡细细听着,把这句话记在心里,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暖意,这位玄前辈,虽然不肯收他为徒,但还是非常关心他的。

    “晚辈受教了!”

    “好了,你现在去那瀑布之下的激流口,若你可以单凭肉身之力撑住十息的时间,届时你应该就可以同时铭刻两道剑纹了。”

    赵衡点点头,他飞至瀑布之下的那道水口上方,低头望去。

    水口的两旁是极为坚硬的岩石,大量的高速水流通过这里,因为空间在这里骤然变窄,故显得更为湍急。

    他深吸一口气,随即一头往下扎去,冰凉的流水瞬间浸透了他的衣物,使他浑身一颤。

    与此同时,汹涌的激流冲击在他的身体,这令他不得不先运转灵力加持自身,以此来抗衡这股巨大的压力。

    赵衡落在水底,一双脚掌重重踩在岩石之上,正面激流。

    在他的前方,有一层由灵力组成的薄膜鳞片,层层叠得,像鱼儿一样可以卸去大量阻力。

    “搞什么,不要浪费时间。”

    一颗石子从水面上射来,以极快的速度,轰击在薄膜鳞片上,后者毫无抵抗之力,便被那股巨大的能量撕得粉碎。

    眼看着失去保护,赵衡毫无畏惧,他朝着眨眼间怒吼而至的激流,心中大喊。

    “来吧”

    曾看过惊天骇浪中的弱小虾米,也曾见过狂风暴雨中的无根浮萍,在这种大自然的伟力面前,似乎一切都显得那么渺小。

    此时的赵衡和它们相差无几,在那种力量面前,他甚至连一息时间都无法坚持,一阵激流冲刷过后,哪里还能找到他的身影。

    赵衡不信邪,他从一个地方的水面下冲出,回到之前的位置,想也不想,又是一头扎了进去。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眨眼过后,他便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特么就不信了!”

    “唰”地一阵潮水声过后,可怜的小赵衡又不见了。

    “卧槽!”

    “你大爷!”

    一个时辰之后,赵衡软趴在地面上,大口吐着苦水。

    这已经是第二十七次了,其中他撑得最长的一回,是脚下有一团凸起的圆石让他支撑。

    但结果仍旧是残酷的,那块圆石承受不住巨力,碎裂开来,连同赵衡一起,在洁白的浪花中就此翻滚而去。

    “一味蛮干有什么用,你肉身强度太差,还是从负重开始练习吧。”

    玄易子如此说道,他袖袍一挥,一块青红色巨大石碑凭空出现,狠狠砸在地上,引起一阵地动山摇。

    赵衡吞了一口唾沫,这个石碑至少上千斤重。

    “此物名曰愚公碑,重达三千斤,回去的路上你就背着它吧。”

    说着,玄易子招了招手,他好像还有什么事情,就化为一道光影离开了。

    赵衡站了起来,走到石碑面前,仔细端详。

    此碑倒也不是太高,尚不足一丈,外表看起来颇为古朴,应该有些年头了。

    他深吸一口气,没有运用一丝灵力,将手朝着石碑下半部位伸去。

    “起”

    赵衡一声低喝,看似瘦小的身躯爆发出不俗的力量,浑身青筋暴露。

    巨大的青红色石碑一点一点地离开地面,在赵衡所有气力之下,终于是被完全背了起来。

    他迈出右脚,缓缓一步踏出,而后重重踩在地面上,只听得“咚”的一声,他的脚掌竟整个凹陷了下去。

    赵衡看着流云宗的方向,迈出左脚,又是向前走了一步。

    就这样,赵衡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去,每一步都要耗费巨大力气,其速度之慢,犹如龟速。

    还没走上半里路,赵衡就已经气喘如牛,要不是他一直在咬牙坚持,恐怕早就累趴下了。

    两日后的一个正午,烈日当空,一个身负石碑的少年出现在流云宗之内。

    这种奇观,吸引了大量流云宗弟子,这群人看着赵衡,响起了阵阵议论声。

    “这个蠢货是谁啊,放着好好的武学不参悟,跑去自残了!”

    人群中,一个新人弟子嘲讽道,他显然无法理解赵衡的这种“智障”行为。

    “嘘,小声点,你不会不知道他是谁吧!赵衡,千年一遇的绝世天才,这种人物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幸好他刚才没有听到你说的话,不然你可就惨了。”

    旁边的一人赶忙制止那位新人弟子,小声劝说道,不过,当他的目光再次看向赵衡,却发现后者此时也在望着他俩,心中不由一寒。

    赵衡没有理会这些人,他早已体力透支,心里只想着早点回到住处,好卸下背上的那个“万恶”的东西。

    而在另一个角落,也有三位气息深厚之人在谈论,其中一人看着赵衡的身影,突然说道。

    “嘿,听说过吗?二十年前,我们流云宗也有一位天才弟子,他当初也是这么修炼的,不过后来,那位弟子却消失了,有传言,是被人活活打死的。”

    “没错,这件事就连那些长老都是闭口不谈,二十年过去了,在流云宗弟子里,知道那件事的也是越来越少了。”

    “二位,那位件事我们也只是知道表面的东西,其内幕之可怕,不是我们这个层次可以接触的,还是不要说的好。”

    “恩,不过话说回来,玄前辈不是不收徒弟了吗,这个情况怎么解释,难道是破例了?”

    三人疑惑不解,而就在这时,一道苍劲的声音传来,把这修为不浅的三人吓了一跳,待其回头看去,只见一名手提浮尘的白袍老者正朝着他们飞来。

    “你们三个小兔崽子,嘀嘀咕咕地在说什么?是不是在密谋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三人脸色一僵,纷纷透露出无奈的苦色,连忙干笑道:

    “纪长老,我们正在商讨组队去做宗门任务,哪里敢做什么损害宗门利益的事情。”

    说完便赶紧离去,生怕老者再和他们计较。

    纪长老也不怀疑,看着这三人飞走后,他望向远处的那个身背石碑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后,喃喃说道:

    “师弟啊,你的心结总算是解开了吧!”

    ......

    赵衡一步一步走回住处,精神浑浑噩噩,这最后的一段路,竟显得格外漫长。

    又过了一个时辰,他终于是走到了自家院外,这时,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鼻而来。赵衡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他看见,一口大鼎出现在他的院里,其中装满红色的液体,粘稠无比,时不时还有一个个气泡冒出。

    气泡接连炸开,释放出其中的莫名气体,赵衡眉毛一挑,他发现这气体竟充斥着浓烈而又新鲜的血腥味。

    卸下石碑之后,赵衡仿佛虚脱一般,呈一个“大”字形仰倒在地上,累,实在是太累了,这种感觉,比溺水的窒息感还要令人难受。

    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倦意,步履蹒跚地走到鼎炉面前,低看了一眼地上的几行小字。

    “这果然是玄前辈为我准备的,只是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

    赵衡脱去所有衣物,可以看到,除了背部和手臂外,他全身其它地方也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翻了进去,然后,还没想好下一步要干什么,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