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又见《上苍剑录》-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八十二章:又见《上苍剑录》

    武学:《上苍剑录》

    品阶:(待定)

    介绍:此武学为本宗弟子历练期间偶然所得,后经由数十名长老联合评价,却只发现,除了前面那四个基础招式外,再无其它特别之处,直到后来,本宗玄易子前辈发现,当将那前四式融会贯通之后,便可以通过手段,短暂地铭刻剑纹于灵器之上,一但爆发开来,其威能难以想象。

    然而,遗憾的是,每当武者施展出这种剑招,对灵器都会产生巨大危害,曾做过试验,普通低阶灵器,使用一两次之后,便会灵性大失,而在三次以上的,绝无修复的可能。

    兑换价格:三万两千灵圆

    赵衡万万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看到《上苍剑录》,他还在紫山镇的时候,便觉得这部敢以上苍为名的武学肯定不简单,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偶然间的一次尝试,他四剑合一,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实力。

    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从没有想过铭刻剑纹于墨眉之上。

    墨眉来历神秘,最起码在其巅峰时期,根本不是什么灵器可以相提并论的,所以他根本无需担心这样做的话,会对其造成伤害,就算有,凭借它那吞噬精血的神奇能力,也可以轻松恢复过来,但是从另一面看,正因为墨眉如此特殊,所以最后能否成功铭刻剑纹,赵衡同样没有把握。

    “赌了,相比较于这点失败的风险,成功带来的利益则高出太多。”

    文渊阁的出口,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她坐在柜台里面的摇椅上,闭目养神。

    “前辈,弟子已选得心怡的武学,劳烦您拿一下副本。”

    赵衡恭敬地说道,在这文渊楼,正本是不予许拿走的,无论是弟子还是长老,能带走的都是抄录好的副本。

    不过对于这一点,倒也没人发对,反正这二者之间,也没有什么区别。

    “哦,原来是你这个小家伙,怎么,选好自己中意的武学了?”

    老妪慵懒的声音传来,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对于赵衡最后选择什么武学颇为好奇。

    “是的,弟子看中了《上苍剑录》。”

    “嗯,《八极剑诀》是镇宗武学之一,非常......啊!什么?你选的什么?”

    赵衡重复一声。

    “弟子选的乃是《上苍剑录》”

    老妪的身影一下子从摇椅上消失,随后,有如鬼魅地出现在赵衡面前。

    她阴沉着脸,不悦地说道:

    “换做别人,老娘才懒得管最后选的什么狗屁东西,但你不同,上天赐予你这么好的天赋,你竟然用在了旁门左道上,你可知道,对于像你这种天赋异禀的人而言,时间反倒更为宝贵吗?”

    赵衡知道这位前辈也是为了他好,他行了一礼,微笑着说道:

    “弟子心意已决,这《上苍剑录》更为适合弟子,不会再换其它武学了。”

    天才都是执拗的,老妪看赵衡的样子,知道后者肯定不会听从她的劝阻,也罢,等他撞了南墙,吃一个教训也好。

    “哼,兑换价格为三万两千灵圆,速速拿来。”

    “弟子现在身上勉强能凑近六千灵圆,不过听说每年,凡是流云宗弟子,都有一次借贷的机会,可是如此?”

    老妪一听,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连忙说道:

    “呵呵,那看来你是拿不走了,本宗弟子的确可以每年向宗门借贷一次,但是像你这种灵晶境小成的,限额只有一万五千灵圆。”

    “这个弟子早有耳闻,故早做了准备,前辈您也应该知道,若是有宗门长老担保,那么像我这种灵晶境小成的,借贷的额度就会上升至四万灵圆。”

    “哦,你的担保人是哪位长老?”

    赵衡听此,拿起腰间的空冥螺晃了晃,毫不犹豫地说道:“正是纪平纪大长老。”

    与此同时,流云宗的一处房屋之内,一个白袍老者正在喝酒,却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一口酒水猛得喷了出来。

    “卧槽,谁他妈在说老子坏话?!”

    五天后

    赵衡盘坐在青黄色蒲团之上,神态颇为疲惫。

    这段时间里,他深居简出,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上苍剑录》之上,按照上面的方法,赵衡起初尝试在墨眉上铭刻剑痕,但是一连十几次,都是以失败告终。

    赵衡毫不气馁,继续尝试,终于在数百次失败之后,他成功做到一次。

    那是一道寸长的墨黑色剑痕,像一条细线附在墨眉表面,光看着它,就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可怕能量,令人心悸。

    散去这道剑痕之后,赵衡又是接着尝试,毫不停歇,只为更熟练的掌握,否则在战斗不能马上使不出来的武学,练它何用?

    这一次,赵衡用了一百零三次,便再此铭刻出一道剑纹。

    “再来”

    四十六次之后,赵衡又成功。

    “还不够”

    二十一次后,再次成功

    “不行不行”

    整整五天时间,赵衡进步神速,从最开始的数百次成功一回,到现在的三十次中才失败一回,常人根本难以想象,他这几天里究竟付出多少心血。

    赵衡深吸一口气,一个想法突然在他的脑海中产生。

    “一道剑痕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了,试一试一次性铭刻两道吧!”

    原本还打算听听坤老的意见,但是后者今早又陷入了沉睡,赵衡也不好意思去贸然打扰。

    运转灵力,倾注到墨眉之上,在一股强大的气息中,一道剑痕悄然诞生。

    赵衡心神全沉静了下来,另一道灵力破体而出,飞快地爬到墨眉的剑身上。

    渐渐地,一道一模一样的剑痕正在缓缓形成,虽然赵衡同时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但他还是心中一喜。

    “有戏”

    无形的强大波动弥漫开来,赵衡首当其冲,不过他并未就此停手,反而加快了速度。

    快了!

    接近了!

    就最后差一点!

    成了??!

    就在赵衡满心欢喜地以为自己成功了的时候,墨眉突然剧烈震颤,一种难以的抵挡的威压向他碾压而来。

    “嗡嗡嗡”

    更糟糕的是,两道剑痕以闪电般的速度,轰然对撞在一起。

    “轰”

    狂野至极的灵力风暴向赵衡的躯体笼罩,仿佛能吞没遇到的一切,离得这么近,早已避无可避,隐约间,赵衡闻到了近似死亡的味道。

    “诶”

    这时,一声轻叹从四面八方传来,赵衡尚未意识到什么,一只宽厚的大手已经轻轻按在墨眉之上。

    五指收拢之间,那可怕的灵力风暴被牢牢锁在掌心,轻轻一捏,竟一切全都消失了,至始至终,连一道声响都没有发出。

    赵衡大口喘着气,汗水早已浸透了他的衣裳,他抬头,发现不知从何时起,自己面前多了一个身穿黑色素软缎裰衣的银发中年男子。

    “流云宗弟子赵衡,见过玄易子大人。”

    赵衡竭力站起来,想要给对方施了一礼。

    银发中年男子按住了他,语气温和地问道:

    “哦,你认得我?”

    “前辈名扬整个青阳郡,但凡稍微有点实力之人,都是听说过的,况且在这流云宗,前辈的画像在很多地方都有,弟子又怎会不认得!”

    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赵衡看到,玄易子的目光一直落在墨眉上,半响后,后者赞叹了一声。

    “好剑”

    “可惜,不知发生了什么,此剑损害得太严重了!”

    赵衡心中一动,忙问道:“前辈可知道此剑来历?”

    “这你可就问错人了,我只是青阳郡中的一个小武者,如何能知晓这等宝物。”

    玄易子转移目光,他眼神清澈地看着赵衡,语气始终那般温和。

    “你可知,为何你方才铭刻第二道剑纹会失败吗?”

    赵衡想了一会儿,虽然他心中有所猜测,但他还是很想听听玄易子前辈怎么说。

    “晚辈愚钝,还请前辈指点!”

    “你操之过急,这是其一;其二,也是更重要的,你的肉身强度太低了,我看得出来,你平时肯定不注重锻炼体魄!”

    赵衡若有所思,他回想刚才发生这变故之时,他的躯体承受了强大的压力,虽然竭力压制,但墨眉仍然气息不稳,错乱的波动破坏了原有的秩序。

    这样一来,其结果就是,前后两道剑纹不但没有叠加,反而互相抵抗,等他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然为时已晚。

    “你心中可还有其它疑问?”

    有此等机会,赵衡自然不会放过,他忙将最近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从修为进阶到参悟武学等等各个方面,每一个问题都非常细节,直指要害。

    玄易子极为耐心地一一回答,言语形象有力,通俗易懂,很多次赵衡在听得前者的回答,都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内心清明无比。

    “多谢前辈点化之恩,若非如此,晚辈恐怕将白白荒废掉大量时间,请受弟子一拜。”

    赵衡极为感谢,他面前的这位玄易子前辈,不但挽救了他的危机,还花费宝贵的时间如此教导他,虽然从开始见面到现在,只有不到两个时辰,但是其在他的心中的地位,就像坤老一般,当以师礼敬之。

    玄易子看着赵衡朝他直直拜了下来,古井不波的心中,突然闪过有一丝悸动,这种感觉,竟与二十年前的那个孩子拜他一般,如出一辙。

    他重重叹了一口气,抬步走了出去,留下赵衡一个人于此。

    赵衡颇为失望,深吸了一口气,而就在他准备站起来之时,一道声音忽从屋外那漆黑的夜色中传来。

    “明日卯时,宗外西方三十里处的断口瀑布那,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