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半路杀出个和尚-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百零一章:半路杀出个和尚

    严青语气愤怒,他向来痛恨黄家人,二十年前,他之所以被陷害而逐出师门,也有他黄家的一份。

    “既如此,我便陪严兄走上这一遭!”赵衡感慨地说道,当他听到黄家的这笔财物是靠血腥的手段得来,他就已经做了决定。

    严青:“实不相瞒,我严某人这次打算出手,有很大一部分是私人恩怨,而且据我所知,黄家应该派了三名灵晶境大成的武者押运,要是成功了,自然得利巨大,但风险同样非同寻常,所以赵老弟可以再考虑一下。噢,还有,我这里有一份通过手段弄来的物资清单,其中囊括了这批货中所有珍贵的东西,赵老弟你可以看一下!”

    赵衡从严青手中接过清单,一目十行扫了过去。

    “嘶”,赵衡倒抽一口凉气,这清单上所罗列财物的价值,怕有七十万灵圆之巨,这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嗯?竟然有器魂珠!”

    “哦,我只知赵老弟在修炼一途天资卓越,没想到对于炼器一道也感兴趣!”

    严青虽然不曾习过炼器之道,但他好歹也是十几年的灵晶境大成武者,这么多年下来,也算是见多识广,知道器魂珠是炼制高阶灵器的重要材料,其不但能提高所炼制战兵的品质,还能极大增加战兵中诞生灵识的可能性。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有此一问,不过,严青永远也不会想到,赵衡之所以对这器魂珠这么感兴趣,却是因为坤老!

    当初在威虎山上,坤老为了净化那些女子体内的异形幼体,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而在那之后,便是彻底地陷入了沉睡,任凭赵衡再怎么努力与其联系,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而在坤老行动之前,就曾传递给赵衡一份信息,其中具体指出了有哪些可以帮其恢复的东西,现在赵衡看到清单上“器魂珠”三个字,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虽然根据坤老的介绍,这器魂珠是其提到的几乎最低端的材料,但是在赵衡看来,只要是对坤老能够有所帮助,哪怕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都值得他跑这一趟,毕竟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坤老所给予他的帮助,实在太多了!

    “赵老弟,你可考虑好了?我现在最后问你一次,你可愿陪我同去!”

    严青目光灼灼地盯着赵衡,等待着后者的答复。

    赵衡:“严兄,只要能得到这器魂珠,不管他黄家派了何人前去护送,我赵衡亦当无所畏惧!”

    “哈哈,如此甚好!”

    两日后的一个清晨

    叶城东南方向的天边,渐渐浮现出五个黑色的小点,这些小点飞驰的速度极快,待其离得近了,就能发现这是五道人影。

    这五人妆容一致,皆是穿着黑色劲服,每个人的脸上,都透露着一股焦急的神色。

    而就在这不远处的一个草丛中,赵衡和严青二人藏匿于此,至于宝宝,当然是被赵衡留在了客栈里,好吃好喝地供着。

    望着那五人,严青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抱歉地看着赵衡,小声说道:“这些黄家杂碎还真是谨慎,竟然派了五名灵晶境大成的武者!”

    “没关系,只要他们带着器魂珠就好,其它都无所谓!”赵衡嘴里叼着根杂草,沉着嗓子说着:

    “还差最后三里地,他们就会经过这里,按照计划,到时候严兄你负责掌控流云釜金瓶,只要他们进入激发的大阵中,你我二人可在半炷香的时间内将其全部击杀!”

    “哈哈,也是,不过,赵老弟啊,有一件事我一直瞒着你,这次之所以找你来合作,不光因为你现在的实力,更重要的就是这流云釜金瓶,没有它,我今天可不敢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

    赵衡没有回话,因为黄家的那五人现在离他们只有不到一里地了,他自然不希望犯下被其提前警觉这种低级错误。

    严青发现赵衡如此这般,也开始屏住自己的呼吸,只要再等一会儿,这五人就会进入大阵的辐射范围,等到那时候,就成功了一大半。

    近了,可怜的五位黄家高手就像正在进食的绵羊,似乎根本没有发觉自己正被饥饿的野狼盯上,看起来毫无察觉,而就在他们离大阵范围只有几步远的时候,为首一名中年男子竟挥手急停,其身后的四人不明所以,不过却都跟着停住。

    看到这一幕,赵衡和严青用眼角的余光对视了一眼,那种眼神就像是在说:“被发现了吗?”

    “四爷,怎么了?”中年男子身后,其中一人问道。

    那个被称呼为“四爷”的人没有回话,他皱着眉头朝前不住张望。

    刚在,在他心里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即便很快就消失了,但却足够引起他的重视,从小就感知敏锐的他,天生对危险有一种预感,对此,他深信不疑,就是因为这种特殊的能力,使他自己好几次都能死里逃生。

    “何方宵小?还不快快现身,可知道我们五人属于叶城黄家势力!”

    四爷一开口,就把“黄家”这个招牌亮了出来,听此,赵衡心里一笑,这黄家人怎么都是这个德性?

    严青用眼神询问赵衡的意思,现在到底要不要出去,毕竟那个家伙可能是在诈他们,骗他二人现身,其实心里也不敢百分百确定这里有人,就算知道有人在此,也肯定不清楚他和赵衡的具体方位。

    敌明我暗,这是一种优势,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做一个“伏地魔”比较好。

    赵衡思维快速跳跃,分析了各种利弊,然后就在他也是决定继续做一个“老阴比”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头裹麻巾,手提青幽古灯,身披五彩锦斓袈裟,腰系双股鸦青绦,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的和尚从一个阴影处走了出来。此人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身长八尺、腰阔十围,即使是胸前那一串紫檀佛珠,也无法衬托出其身上有着哪怕一丝的佛性。

    “阿弥陀佛,五位施主不必慌张,贫僧只是碰巧路经此地,心中并无恶意。”和尚眯笑着解释,听起来竟颇为慈祥,然而这在黄家五人听来,心中不自觉升起阵阵恶寒。

    “鲁达僧人,没想到你被三宗通缉了七八年,却依旧还敢呆在这青阳郡。”

    为首的四爷紧紧盯着面前的这个和尚,与其相比,他们只算得上是鸡鸣狗盗之徒,登不上台面,虽然在人数上,己方有着五名灵晶境大成武者,然而在他们面前的,却是已经残害了至少四位灵晶境大圆满层次的三宗长老的强人,即使是被三宗通缉多年,却依旧逍遥法外。

    而且,他四爷自然不会信这个和尚的鬼话,此人典型的无利不起早,在这里荒郊野岭的小道上,此时为何会突然与他们相遇?

    “看来消息的确是暴露了,至于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事后可以慢慢再查,而眼下最关键的,是怎么过了这个和尚。”

    四爷心中暗暗嘀咕,他往后使了一个眼色,沉吟了片刻后,朗声说道:

    “我黄家向来与大师井水不犯河水,今日大师如若是就此离去,我黄家日后必有重谢!”

    “非也非也,黄四郎,未来的事难以预料,何必要等日后呢?另外,贫僧只是感到腹中饥饿,来化缘罢了,几位施主何必如此吝啬?”

    四爷心里冷笑,口中却是热情回道:“既是化缘,也不知大师打算怎么个化法?若是大师拿不定主意,那么在下提议,用十万灵圆如何,也好为大师多加几餐斋饭。”

    藏在暗处的严青听此,嘴角露出微笑,整整十万灵圆啊,在青阳郡这种地方,就算是顿顿山珍海味,也不晓得会吃到哪年哪月!

    然而,即使面对十万灵圆的提议,这个鲁达僧人却根本不为所动,他抖动着身上的袈裟,“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钱财乃身外之物,四郎怎的这个舍不得,要不,把你们身上的都给贫僧吧,我佛慈悲,一定会保佑你们的。”

    黄家众人听此,皆神色阴沉,他们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几时会受这样的气,这个家伙,竟要他们身上所有的财物,要是换做平时,他们或许还能接受,而现在他们可是带着一笔巨大的财富,这可是他们谋划许久,不惜屠人满门而抄来的家底,这到嘴的一头肥羊,怎么可能轻易让出去。

    而另一边,鲁达僧人却并不着急,他依旧笑呵呵地伫立在原地,只不过其手中的青幽古灯,竟开始渐渐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寒意。

    在赵衡和严青的视野中,这两方开始了彼此对峙,其沉默的时间足足维持了半刻钟之久,而随之消逝的,也包括双方的耐心。

    黄家四爷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他大吼一声:“起”

    “轰”

    鲁达僧人的脚底下,绽放出刺眼的红光,五面流光四溢的令旗随之舞动而出,并以极快的速度将鲁达僧人合围在中间,形成一股巨大的束缚之力,黄家的五人趁此良机,同时纵身飞去,极为默契地各掌一面令旗。

    五人雄浑的灵力喷涌而出,加持在各自的令旗之上,这使得其中的束缚之力徒增数倍。

    赵衡心中惊讶,看来这黄家称霸一方,也不是没有道理,至少那五面令旗,各个都是不错的中阶灵器,特别是像那么一套,能形成大阵的,那就更加珍贵了。

    黄家四爷见这个臭和尚已经着了道,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嘲讽:

    “哈哈哈,老秃驴,江湖经验不够啊,竟然不知道我们趁刚才这段时间做了手脚。”

    “四爷说得对,这秃驴想来也是浪得虚名,在我们祭出镇族之宝的情况下,拿下他根本花不了太多手脚。”其中一人附和道。

    “哥几个切莫大意,等宰了他的脑袋,再庆祝也不迟!”另一个看似稳重的黄家人出声提醒。

    “嘿嘿,到时候再拿去三宗各领一回赏赐,如此一来,我黄家又得一笔巨财。”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