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人心难测-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七十七章:人心难测

    赵衡强忍着剧痛,身子猛地一缩,趁花蝰蛇大嘴咬合的空档,腾出右手来,抄起墨眉一剑就是斩去,似乎是忌惮这黑色长剑上的威能,花蝰蛇头部急剧晃动,害的赵衡一时间失去平衡,被狠狠甩了出去,而后在水中足足滑行了数十丈远,这才堪堪停下。

    抬头看向伤口处,只见伤口上早已漆黑一片,浓浊的混血肆意流淌,而且那可怕的毒素正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周围蔓延。

    赵衡咬紧牙关,脸上露出一股决然之色,剑光一闪,一大块肉就从胳膊上被粗暴地切下,运转灵力封锁住几个穴道,暂时止住了狂涌的鲜血。

    那条花蝰蛇早已消失不见,像之前那样,感受不到一丝气息,见此,赵衡一颗心沉了下去,此地实在过于危险,稍不注意,今日怕真要横死在此。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半刻钟的功夫漫长的犹如一个世纪,潭水冰冷,冻得赵衡直打哆嗦。

    “不行,不能这样一直拖着,再继续虚弱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一次失败根本算不了什么,要是学那些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动不动就各种九死一生、舍我其谁,而最后把小命丢在这里,这才是天大的笑话。”

    赵衡心里如此想到,他朝着岸边慢慢游去,时刻戒备着花蝰蛇的再次偷袭,而后者见这入侵的人族竟然想逃,也不问它答不答应,再次悄悄游曳到赵衡身后,口中喷射出一道粗大黑光,不过细细看去,却发现这完全是由方才那种毒针组成,密密麻麻,宛如疾风骤雨般狂野无比。

    这次赵衡早有准备,他一脚踩在旁边的岩壁上,几个挪腾之间,便顺利地上了岸,毒针风暴轰击在坚硬的岩石表面,腐蚀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可怕窟窿,当真恐怖如斯。

    花蝰蛇从没见过,一个连灵晶境都不到的人族中了自己的毒液,竟还能这般灵活,当下也是追了上去。

    感受到身后一阵地动山摇,赵衡心中气急:“你只是一条蛇,上了岸还这么嚣张,真当小爷解决不了你?”

    赵衡一人一剑回头朝着花蝰蛇冲去,现在要不解决这条蛇,以这种动静追着他,出去后,外面的那两个家伙必定会发现他这个始作俑者,到时候三兽合围,他就插翅难逃了。

    花蝰蛇再次喷射出毒针,不过数量远不及之前那般密集,论其原因,主要是每凝聚一枚毒针都是需要时间,否则一开始的时候它就能喷射大量毒针,那样的话,赵衡就不是仅仅胳膊上挂彩了。

    之前在深潭拖住赵衡的那半刻钟,花蝰蛇一直都在凝聚毒针,不过后来他在赵衡逃离水潭的时候,那一阵“暴雨梨花针”般的攻击消耗了它大量“库存”。

    赵衡左右闪避,动作极快,几根毒针擦着他的脸颊一扫而过,见其动作这般迅速花蝰蛇吓了一跳,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一个中毒了的弱小人族,现在可不是在水中,它在速度早已不占优势,眼下只能先受他一剑,然后迅速缠绕上去,用**直接碾死他。

    然而计划和现在总会有很大偏差,花蝰蛇明显低估了赵衡这一剑的威力。

    “四剑合一”

    灵力疯狂汇聚,而后全部注入到墨眉之上,那种属于高阶灵器的威能难以言喻,一股前所未有的波动自其弥漫开来。

    花蝰蛇全身鳞片倒立,无法理解这个连灵晶境都不到的人族竟然能发出如此可怕的一击,一时间竟呆在原地不知所措,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

    伴随着一阵凄淋的“嘶鸣”声,粗大的蛇身直接被一分为二,雷电和冥毒这两种属性之力随之激发,疯狂侵蚀花蝰蛇最后的生机。

    一半蛇躯上充斥着电流,原本还在剧烈挣扎,但马上就没了动静,散发出浓重的焦味;另一半则早已变成一段干瘪的蛇尸,所有的血肉、甚至是骨骼全都消失不见,看起来只剩下一层皮了。

    赵衡喘着粗气,心里暗暗叹道:“想不到这两种属性之力如此可怕,以后使用的时候,要多加小心了。”

    他走到蛇头处,一剑剖开,仔细寻找了一番,要说这花蝰蛇身上最值钱的东西,除了妖晶外,便是其毒液了,光一两便能卖一百灵圆,对于赵衡这等穷光蛋而言,自有莫大的吸引力。

    可惜的是,赵衡失望了,巨大的蛇头不光外表,连里面都是一片焦黑,他又哪里去找那毒囊,不过不幸中的万幸是,妖晶还在,虽然看起来暗淡无光,不过损伤并不是很严重,对于其价值不会有太大影响。

    回到之前的那个水潭,赵衡再次潜入水底,这一次,总算是没有发生任何意外,他顺利了找到了灵药的藏身之地。

    “果然是行蛇果”

    这是一颗表面长有毛刺的莹白小果,足有三倍拇指大小,浑身闪烁着淡淡光芒,按坤老的说法,再过个两三年,这行蛇果绝对能突破品阶,成为位列五品的罕见灵药。

    不过赵衡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用来等待,莫说是两三年,就算是两三个月他也等不起,从空冥螺中取出一把精巧的黑玉刀,小心将行蛇果摘下,而后放在一个精美瓷瓶里。

    这之后,赵衡继续在潭底摸索,他之所以花了近两天时间谋划这一切,自然不是为了仅仅一颗蛇形果。

    半个时辰之后,赵衡将整个水潭翻了个底朝天,湖水依旧那般奇寒,他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到最后他一共寻得三颗行蛇果,收获不小。

    “也不知道外面的那两个家伙打得怎么样了?最好是它俩鹬蚌相争,然后我渔翁得利,算上那条花蝰蛇,来一波强势三杀!”

    赵衡心里无耻地意淫这般想法,不过他知道,这等层次的妖兽灵智已然不低,不到万不得已,实力相近的两方都不会选择以命搏杀。当然传说很久以前,曾出现过一些战斗种族,其中的绝大多数,因为本性争强好斗,而逐渐被一一灭杀,永久的灭绝在历史长河中,而只有极少一部分的种族,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幸存下来的,到最后,无一不是天地间的至强族群。

    赵衡走到洞口,不禁眉毛一皱,外面实在太安静了,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待其真正走了出去,却是看到一左一右分别有道巨大身影,全都倒在了一滩血泊之中,正是之前的赤炎虎和花蝰蛇。

    真的同归于尽了?不,赵衡并不这么认为,从伤口上看,这两头妖兽虽然交手了一阵,但是互相给对方造成的伤害极为有限,真正致命的,是那两道横贯头上的巨大伤口。

    “谁?”

    赵衡目光一凝,他看向不远处的一个隐蔽之处,大声说道:

    “两位皆是灵晶境强者,何必藏匿行踪,莫不是怕在下一个小小灵须境武者。”

    话音刚落,隐蔽处的草木一阵抖动,有两道身影冲天而起,这二人长得一模一样,显然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它们来到赵衡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后者,表情冷漠。

    “你是何人?来我流云宗近地意欲何为?”

    赵衡心中微定,他见这兄弟二人都穿着流云宗弟子服饰,便实话实说:“两位师兄,在下乃是新晋流云宗弟子,这几日在这深山老林中游荡,一来是为了寻找机缘,顺便赚些钱财;二来则是为了磨砺自己,尽早突破到灵晶境层次。”

    说着,赵衡从空冥螺中取出自己的令牌和服饰,以证明身份。

    然而,就是这般举动,引得这两位流云宗弟子瞳孔猛地一缩,他们有意无意瞥着赵衡的空冥螺,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之色。

    兄弟二人低头悄悄说着什么,赵衡耳朵动了动,他听觉自凝出无相慧根之后就远超常人,故此这时他们的议论声,他倒是听的一清二楚,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冷笑,还真应了那句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哥,这小子的令牌和衣服应该不假,怎么办?”

    “空冥螺这等储物异宝,至少得灵晶境大成的存在才能拥有,而且以这小子说话的语气可以判断,绝对不会有什么大来头,否则绝不会对我二人颇为尊敬,我看九成是这小子从哪位长老那里偷来的,待会儿我们以雷霆手段拿下他,送回宗门就是了。”

    “那,空冥螺怎么办?”

    “自然是一起带回去,这等宝物不是我们现在可以染指的,不过其中存放的东西么,呵呵!”

    “我懂了大哥,空冥螺里面的宝贝已经被这小子挥霍掉了,卖掉了,藏起来了,哈哈,反正怎么说都行,因为到时候,没人会相信一个小贼说的东西。”

    大哥看了弟弟一眼,一脸赞赏地说道:“可以,有进步。而且不但如此,到时候被偷东西的那位大人肯定还会对我们另行赏赐,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否则一但赏罚不明,以后不管再发生什么事,可就没有弟子愿意相信了,呵呵!”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