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我恨呐!-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六十九章:我恨呐!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赵衡方才听到这道声音,便知道来者是何人了。

    “哦,原来是兄台啊,我就说上次的汤药费给的委实少了些,莫不是今天特意又给小弟送来。”

    赵衡微笑着说道,语气咋听起来颇为真诚,然而华服青年却是不由身体一僵,自从被赵衡洗劫之后,后者的那种看他放光的眼神宛如梦魇一样萦绕在他的心头。

    “哼”

    华服青年看了一眼声旁的褐衣老者,顿时心生恶胆,他冷笑一声,大喝道:“今日有墨老在此,我倒要看看谁给谁汤药费。”

    话音刚落,其声旁的褐衣老者双袖一抖,一股强大的气浪朝着赵衡扩散而去。

    此人满头白发,看样子已步入迟暮之年,而观其手法,顶多也就是个灵晶境小成的武者,不过这样一来,话也就说得通了,想来此人应该是见自己突破无望,这才投靠的黄家,若非如此,堂堂灵晶境武者也不会听华服青年那种浪荡子弟唆使。另外,不是说在叶城中禁止打架斗殴的么?而这褐衣武者胆敢在这坊市上对他悍然出手,看来在这叶城,如今黄家势大的说法基本**不离十了。

    赵衡心头闪过诸多念头,不过其手上动作却是不慢,他轻描淡写的一记空拳,便将那表面上看起来汹涌的气浪击溃。

    “哼”

    褐衣老者见赵衡这般随意,脸上浮现一丝羞怒,他身形一闪,跃至众人头上,一掌劈下,可怖的灵力瞬间绽放,压得在场众人心口一沉。

    “一把年纪了还要替人作恶,冥顽不灵。”

    赵衡的回应简单干脆,他直接一拳迎了上去,毫不花俏,体内108根灵须围绕着无相慧根释放出汹涌澎湃的灵力。

    “砰”

    沉闷的撞击声响彻整片广场,原本嘈杂的坊市瞬间鸦雀无声。广场的四周,原先本来还在讨价还价的路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正打算破口大骂,待看见有黄家之人参与其中,便连忙闭上了嘴。

    一招试过,两者各退三步。

    在场围观的众人一阵惊呼,灵须境的少年武者竟然在灵晶境强者面前不落下风。

    褐衣老者心中震惊,只觉得自己被一重惊涛骇浪席卷而过,震得他全身气血沸腾,而他看向面前的这个少年武者,竟然像没事人一般站在那里若无其事,这怎么可能?

    这当然不可能,赵衡虽然自凝聚无相慧根之后实力大涨,但他的灵力修为毕竟只是灵须境层次,故此,赵衡手臂也是一阵酸痛,只不过他刻意没有表现出来,褐衣老者不知道而已。

    “墨老,继续上啊,今天本少爷定要......”

    褐衣老者闻言,连忙小声劝说道:“少爷,还有一个多月便是三宗开山收徒之期,今日族长吩咐下来,凡黄家之人切不可在这段时间内滋生事端,近年来我们黄家得天罗门庇佑,这才有如此发展,而那叶家便是因为不小心得罪了柳大人,以至于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再者,要是让族长知道少爷今日欺杀了个晚辈,那么您在他心中的地位恐怕是要大打折扣了,这小子死不足惜,少爷您如此英明神武,切莫为一个蝼蚁赔上了自己的大好未来。”

    褐衣老者人老成精,他心知光凭自己恐怕难以拿下这少年武者,连忙向自家少爷晓以利害,不但给其找了一个很好的台阶下,还挽回了自己的颜面,再顺带拍一个马屁,反正怕马屁又不要钱的。

    华服青年听罢,心中极为受用,心中暗暗决定回去之后,定要在母亲大人面前为其也美言几句,不过他又是想到,要是今天自己就这样铩羽而归,岂不是要丢失了颜面。

    哼,你小子不是看上了这株灵药吗!呵呵,今天有老子在这,你能争得过本少?

    华服青年颇为神气地大吼一声:“本少爷出1600灵圆,今天老子倒要看看你个穷酸小子拿什么跟我争。”

    1600枚灵圆,的确不是赵衡现在能拿得出来的,一旁的沈婉晴见前者皱起眉头,心想机会来了,她可是带了足够的钱财出来的,趁现在借给赵衡赵衡一笔,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以后也好有相处的机会,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那自己岂不是有了机会?

    沈大小姐一边暗自埋怨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这么没羞没臊,一边又觉得机不可失,然而正当她要拿出钱袋的时候,却没料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

    “不了,这株灵药我以1300灵圆的价格卖给这位小兄弟”,身穿青色袍子的光头大汉如是说道。

    听此,赵衡心中诧异,他和此人素味相逢,为何此时会来帮他?

    华服青年气不打一处,一想起最近几天自己诸事不顺,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他瞥了一眼光头大汉,大吼道:“严青,你这个流云宗弃徒,本少爷不惹你还不自烧高香,也敢自己跳出来,你们这些人,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被戳到心中痛处,原本懒洋洋的严青怒目圆睁,一股杀气瞬间弥漫开来,他一下子从地上跳起,“唰”的一声,古铜色的大刀被提起,快如闪电般劈了过去。

    “你敢再说一次?”

    大刀架在华服青年的脖颈上,锋利的刀锋轻易地割破了后者的皮囊,一道血痕浮现出来。

    华服青年知道,倘若真的杀了他,凭他黄家如今的实力,少爷在自家的地盘上给人砍死了,那他严青也休想见到明日的太阳。不过话虽如此,要是这厮真的不管不顾一刀下来,那么就算有人替他报了仇,对他而言又能有什么用,到那时一切就都晚了。想到这里,华服青年顿时不敢再嚣张跋扈,他挤出一丝笑容,心里却大骂墨老方才为何不替自己拦下来。

    “严青,坊市的规矩,你来这里那么长时间还不知道么,方才我只听到那小子问了你的价格,而你也只是报了售价,并未真正答应将此灵药卖与他,而按照规定,虽然此物是你所有,但是所有在这里卖的东西,只要交易没有达cd是价高者得。”

    虽然华服青年服软,但是严青却没有半点要放开他的样子,见此,赵衡走上前去,说道:

    “这位壮志,既然访市有如此规矩,那么还是不要坏了的好,这样吧,不是说价高者得嘛,那么我便与其竞价一番好了,我出1700灵圆。”

    话音刚落,赵衡便挑衅般看了华服青年一眼。

    然而这在后者看来简直就是在侮辱他,这株灵药说什么都不能再让出去。

    “本少爷出1800灵圆”

    “2000灵圆”,赵衡看都不看华服青年一眼,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2100灵圆”

    “2500灵圆”

    “啊”,见赵衡加价跟加水一样,华服青年脸面憋成了猪肝色,他狠狠地瞪了一眼赵衡,一时间竟不怕自己脖子上架着的大刀,大手用力拍了一下,大声吼道:

    “3000灵圆,老子出3000灵圆!”

    一旁的墨老(褐衣老者)早就想拦着自家这个已经上头了的主,但无耐一个已经豁出去的赌徒不是谁都能拉得动的,3000灵圆啊,已经整整一件下阶灵器的价格了,莫说这一株四品灵药,这要是换作平时,凭他黄家如今的威势,就算是买三株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便恭喜兄台了”,赵衡笑着伸手做了个请字。

    “哼”,华服青年狠狠甩了一下衣角,极为不屑地看了眼赵衡,可一想到自己用3000灵圆买了一株四品灵药,心里就一阵肉痛。

    “公子”,一旁的沈婉晴拉了拉赵衡的衣角,小声说道:“公子若是急需那株四品灵药,婉晴可以为公子买下。”

    开什么玩笑,自己好不容易把价格抬高到3000灵圆了,这丫头要为自己去接盘,故此,赵衡连忙摇头,不过他也知此女是出于一番好意,便解释道:“其实我想买的并非是那株灵药,而是另外一物。”

    其实,如果说赵衡不需要这种极品的四品灵药自是假的,但就在刚才,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心头响起。

    “少年人,买下那枚琥珀。”

    是坤老,自其与赵衡相遇后,便一直藏在三菱晶石中,平时也是偶尔露面,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沉睡,没想到这时却突然来这么一句。

    在赵衡心里,早就将其视为师傅一般的存在,故此,赵衡也不问为什么,对于坤老吩咐的事情,他只要照做就是了,他相信前者肯定是为了他好。

    “这位壮士,这枚琥珀又当如何出售?”

    “哼,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买个没用的石头,是想送给身边的小贱人吧”,华服青年见赵衡没有竞争过自己,竟没有一丝的难为情,不由在心里大骂无耻。

    严青没有理会华服青年,他收下了整整一大袋灵圆,便看向赵衡,沉吟了片刻。

    “小兄弟,我看你也挺顺眼的,实话说,其实这琥珀我也是偶然所得,研究了很长时间也没看出个名头,这才放在这里试着卖卖,看看有没有识货的人,怎么,你看出它哪里不凡了么?”

    “额,这个倒是没有,我想买这枚琥珀,也是一时兴起,想拿回去研究研究。”赵衡诚恳说道,他也没有说谎,要不是坤老,他才不会买下这枚琥珀。

    “这样啊”

    严青点点头,他见赵衡眼神清澈,相信后者并没有诓骗他。

    “那行吧,你拿2000灵圆,这琥珀便给你了,就当交个朋友,不过要是你以后弄出个名堂,别忘了还我一点就是了。”严青哈哈大笑,不过他看赵衡欲言又止,似乎有难言之隐,忙问道:“怎么了?”

    “严兄,恕在下直言,我现在只有1300灵圆,可否今天先就给这么多,以后等有了钱财我赵衡必定双手奉上。”

    “什么,你只有1300灵圆。”本来已经走开的华服青年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这个家伙竟然只有这点身价,那你还来竟什么价,害我白花3000灵圆买一株四品灵药,卧槽,故意的,这绝对是故意的。

    “我恨呐!”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