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送你去见佛主-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百零二章:送你去见佛主

    “阿弥陀佛,看来几位施主是下不定决心放弃这世俗之物,罢了,我佛慈悲,那就让贫僧帮诸位一把,也免得再受这红尘的侵扰。”

    黄家四爷听此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不过他看到这个秃驴一动不动,应该还正被这“五番旗”困住,故而破口大骂。

    “死秃驴,少他妈给老子在这装,青阳郡谁不知道,死在你手里的人比我们五个加起来都多得多!”

    “四爷,老太爷教训过我们,杀人前少废话,我们赶紧动手,免得夜长梦多。”

    “那还等什么?”

    “杀”

    五人将各自令旗定于胸前,提起手中的灵器同时攻去,雪白的刀芒和剑光瞬间吞没了眼前的和尚。

    “嗯?”

    黄家四爷奇怪,因为手中的灵器并没有入肉的感觉,而是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给挡住了,待他定睛朝前望去,却是发现原来是他们五人的灵器撞在了起来,而那秃驴竟已经消失不见。

    他望向四名手下,却是看到他们脸色大变,招手向他惊呼。

    “四爷小心!”

    黄四爷后颈发凉,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笼罩而来,可惜的是,他还没来得及回头,一盏青色古灯就已经敲碎了他的天灵盖,幽冷和悲凉成为他生前最后的感觉。

    僧人手中的古灯青光闪烁,竟诡异地在吞噬脑浆,只不过两息的功夫,黄四爷的脑袋便萎缩成不到一个拳头大小。

    而他胸前的那枚令旗,因为主人的身死,无力地掉落在地上,接着被僧人一脚踩在脚下。

    严青和赵衡再次对视了一眼,这个被三宗通缉了这么多年的大恶人,的确有些恐怖,刚才还是全面被动,想不到这眨眼间就主宰全场了。

    剩下的黄家四人亲眼看着这一切,呆若木鸡,他们始终想不通,刚才的这一切,这个秃驴是怎么办到的,他不是被我们禁锢住了吗?

    “贫僧忘了说了,你们这五番旗应该是天罗门赐下的吧,呵呵,要是你们有完整的阵法,我还真需要费些手脚,可惜啊,唐唐青阳郡三宗之一的天罗门,竟然连这种级别的手段也要算计,果然,狗啊,在三宗眼里,其余的都是狗而已!”

    “逃!”

    这是反应过来的黄家四人心中唯一的想法,现在他们最大的底牌都被破了,再待下去就是一个“死”字,他们可不认为,眼前的这个秃驴会好心放过他们,就像几天前被他们屠灭的那个小家族,一个都没有放过。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鲁达僧人犹如砍瓜切菜般,轻易地收割着黄家人的生命,其速度之快,远不是后者可以相比的。

    剩下的最后一个黄家人面如土色,他吓得软趴在地上,不曾想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鲁达僧人一尘不染,他慢慢地将手中的古灯放在这名黄家人的头上,灵力作用之下,乳白色的脑浆被一点一点吸出来,伴随着惨绝人寰的叫声,缓缓流入灯中,就像是在添柴加火一般,青光跳动。

    至始至终,僧人脸上的表情不曾有丝毫的变化。

    这名黄家人的躯壳倒下了,其面部的神色惊恐至极,他那绝望的、失去神采的目光正好朝向赵衡所处的方向。

    严青心中忐忑不安,他眼看着鲁达僧人收取黄家人身上的空冥螺,只希望这个半路杀出的和尚赶紧离去,他可不认为,仅凭自己和赵衡区区两名灵晶境大成的武者,就能干死这个外表慈和、实则心狠手辣的老秃驴。

    “两位施主,看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出来了吧!”

    严青惊疑不定,他没有想到,这个秃驴竟早就发现了他们,脸色急剧变换后,最后竟长叹一声:

    “诶,罢了,赵老弟,要不是我,你也不会犯此险境,我留下来殿后,你,赶紧逃吧。”

    随后,严青头也不回,直接跳了出去。

    “施主好义气,对于你这样的人,贫僧特许用你的皮筋捏成灯芯。”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严青冷哼一声,举起手中的大刀,直接猛劈了过去。

    “唰!”

    鲁达僧人摇了摇头,他抬起手中的青幽古灯,轻而易举地挡下严青这一击。

    “施主,我观你左右手各有老茧,且从刚才的刀势中可以判断出,施主真正的兵器并非是刀,所以还是快些拿出些真本事,否则对于太过弱小的人,贫僧也是不愿将取做灯芯的。”

    赵衡微微惊讶,这个鲁达僧人的观察力当真了得,仅凭这点时间,就能看出那么多东西。他和严青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也是直到最近,才看出后者并非是刀客。

    “看来以后在外闯荡,还需多多留意,或许有时候,多一些的发现,就能救自己一命!”赵衡在心中暗暗记住。

    严青大笑一声,他丢掉手中大刀,神色庄重地从腰间的空冥螺中,取出一杆银白长枪,其上流露出的威能,竟属于极品的中阶灵器层次。

    严青轻轻抚摸着长枪,目露追忆之色,自从他被逐出流云宗,就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使用这件灵器了。

    “老伙计,看来今天是难逃一截,你愿意,和我进行这最后一战吗?”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意志,银白长枪急剧震颤,发出高昂的轰鸣声。

    僧人没有急着出手,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询问道:“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

    “流云宗弟子,严青是也!”

    严青手握长枪,其气势之强,绝对能入流云榜前八。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唰!”

    空气为之暴鸣,那一点银光,仿佛能捅破巨瀑。

    鲁达僧人微微一笑,他摇晃手中的青幽古灯,“嗤”的一声,透射出一点幽冷的青光。

    “轰!”

    一银一青两道光点交戈在一起,产生了极其巨大的波动,周围近百棵遮天大树应声倒地,其上的枝干也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银魂暗杀枪!”

    严青大吼一声,使出了他这生平最强一招,赵衡见此,微微点头,这正是流云宗武学《银魂枪法》,他之前在流云宗的文渊楼中,就见识过这门武学,虽然品阶不高,但其绝招银魂暗杀枪炼至登峰造极,可有十三朵枪花,其之威能之大,足以越阶挑战。

    银白长枪快速抖动,连挑出十二朵枪花,而后以一种近乎不可能的姿势,造就出那第十三朵枪花。

    这一招快若闪电,鲁达僧人见此,也是前所未有地面露凝重,而就在其要被吞没之际,大片的青光从古灯中蒸腾而出,形成一道青莲。

    “咔”

    青莲飞速转动,虽然其最外的一层莲瓣瞬间就被狂野的灵力能量撕破,但很快会从内部涌现出新的一层,莲瓣层层叠叠,不断重生,正飞快消磨着一朵又一朵的枪花。

    “咻”

    一道足以重伤寻常灵晶境大成武者的金色匹练横扫过来,鲁达面露惊疑之色,这是从哪来的?

    “咻咻咻......”

    数十道同样的金色匹练扫荡而来,野蛮而疯狂地撞击在青莲之上,这般攻击之下,新的莲瓣根本来不及再生,而青莲也随之崩溃。

    “唰”

    严青自然不会放过这等良机,他手中的银白长枪转瞬间,便直直刺在鲁达僧人的左臂上,其肢体根本扛不住那巨大的威能,直接炸开。

    “啊!”

    凄惨的叫声响起,讽刺的是,这正是之前还吃定一切的僧人发出的。

    严青心中颇为可惜,要是能刺中其头部,那么十有八九能将其击杀当场,然而对方毕竟是灵晶境圆满的强者,即使是被他用流云釜金瓶算计,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不错,之前的那些匹练,正是他暗中使用流云釜金瓶做到的。

    “呵呵!”

    尘土激昂的空间中,一个血淋淋的身影健步走来。

    “自我功法大成以来,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伤我的灵晶境大成武者,严青?很好,我佛慈悲,待你死后,我不但会把你的皮筋炼做灯芯,还要将你的驱壳炼制魂料。”

    “啊!”

    那盏青幽古灯中光芒大盛,形成了一个阴森恐怖的骷颅头,其外表模样,竟像极了之前的黄家四爷。

    赵衡目光一缩,因为他看到严青竟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身体剧烈挣扎,像是受到了莫名的限制。

    骷颅头的双眼中,两团暗淡的魂火诡异地跳动着,突然,它无声地嘶吼一声,张着森然大口就要将严青吞下。

    “唰!”

    一道璀璨的剑光笔直而来,其上竟附带着圣洁的雷霆之力,一下子就把骷颅头一分为二,化作一缕青烟。

    鲁达僧人脸色通红地盯着赵衡,刚才转瞬即逝的雷霆之力竟让他产生惧怕之意。

    严青全身像瘫痪一般,要不是赵衡扶着,早就倒在了地上,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倔强的少年人,苦笑一声。

    “你!”

    “怎么就不听话呢!”

    人如果能活,又有谁会去寻死,至少他严青不会,但是,比起自己的生命,严青更清楚的是,义气、担当,是自己内心中所能守护的最后一点美好了。

    “师兄!”

    “你叫我什么?”

    严青脸色激动,他望着赵衡,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没想到,时隔二十年,竟又有流云宗弟子如此称呼他。

    “师兄,您受伤了,还请后退一些,接下来的,就交给师弟我吧!”

    “有意思,你看起来也不错,好吧,念在我佛慈悲的份上,我也会给你一样的待遇!”

    赵衡目露杀意地望着眼前的这个为祸青阳郡数年的恶人,深吸了一口气。

    “既你佛如此慈悲,那么我就送你去见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