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灵晶境强者的战斗-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六十章:灵晶境强者的战斗

    “好、好,既然你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了”,夏家族长胸口不断起伏,他大手一招,高声喝道:

    “夏家所有族人听令,从今往后,我夏家与王家一刀两断,这羞辱之仇不报,誓不罢休。”

    “哈哈,很好”,斜眼男子出声笑道,“那么,你去死吧”。

    斜眼男子再次化作一团黑影,转瞬之间便到了夏家族长面前,右手一合,狭长的五个黑指泛着凌冽的寒芒,嗜血而残忍。

    夏家族长再怎么说也是名灵须境九层的武者,岂会束手就范,他猛地抽出一把五尺长刀,怒吼一声就迎了上去。

    “叮”

    清脆无比的交戈声响起,夏家族长脸色一变,发现这斜眼男子竟然用手生生挡下自己的长刀,而他使着自己的上品战兵,对碰之下,不但没有占到丝毫便宜,反而是被一股大力震得气息不稳。

    斜眼男子冷笑一声,右手一翻直接抓住在长刀的刀背之上,见此,夏家族长心中一惊,以为前者要夺去他的长刀,连忙想要拉扯,然而却是惊骇地发现任凭无论自己怎么使尽力气,长刀就是纹丝不动。

    斜眼男子嘴上的嘲讽之意更浓,他手臂一甩,夏族长的长刀便脱手而出,还未反应过来,夏家族长便被一道雪白的刀光瞬间淹没。

    一道血痕从夏家族长的额头上绽放开来,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前者原本完好的身躯竟是恐怖地一分为二。

    “自作孽不可活”,铁日佣兵团的武者冷哼一声,这夏家勾结王家,杀人他(她)们铁日佣兵团十几条人命,根本死不足惜。

    “族长啊”,夏家的一众长老们哀嚎着,他们看着自家的一族之长竟是这般轻易被杀了,心中升起无尽的悔意,原本想要和王家联手图谋铁日佣兵团,现在反而被不久前还是亲家的王家所请来的帮手随手杀了,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夏青檀被肥胖武者死死禁锢住,连哭喊声都发不出来,他亲眼看着父亲直接被人分尸,眼萌之中流下两行清泪。

    她本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对自己的未来另一半自然也是要求甚高,即使不是灵晶境的强者,也得是一个一等一的人物,至少那王鹏绝对不合格,但奈何她出生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族中,在族中长老们的决议下,使她不得已与那王鹏成亲。

    原想自己这一生就会这样结束,然而今晚突然出现了一高一瘦两名武者,他们连一招都不用就轻易拿下了那个原本要成为她丈夫的男人,而现在,自己的父亲还惨死在她面前,顿时面如死灰,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她未来的命运之悲惨可以预见。

    赵衡看着斜眼男子砍杀了夏家族长,原本满腔的愤怒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目光不断闪烁,最后微微叹了一口气。

    “现在,是时候把这里清理一下了”。

    斜眼男子阴冷的声音再此响起,使得场上的温度降到了冰点,众人看向陆云,在他们看来,此刻也只有后者能够让他们看到希望。

    下一刻,斜眼男子、胖瘦武者同时飞向陆云,他们也是同样认为,只要解决了这唯一的威胁,他们便能为所欲为了。

    “你们这些外人,竟也敢在这里胡作非为”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赵衡心中惊讶,这声音怎么这般熟悉?只不过一息的时间之后,一名两鬓斑白的武者便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举目望去,此人竟是十字当铺那名当家店主。

    众人顿时信心大增,如果只靠陆云,他们还是太过于被动,毕竟对手可是有整整三个灵须境强者,现在他(她)们又多了一名灵晶境强者,胜算自然大增,陆云和店主可以各自对战一人,剩下的一位则交给他们这些灵须境的武者,毕竟现在要论场上灵须境武者的数量,他(她)们可是比对方多了不少。

    不过,斜眼青年毫不畏惧,“哼,再来一个你们又能怎样,你们终究还是只有败亡一途”。

    他飞至陆云身前,一爪掏下,带起了阵阵腥风,见此,陆云毫不示弱,腰间长剑一出,道道凌厉剑气呼啸而来。

    高瘦武者也和十字当铺的当家店主战成一块,前者使的是一杆红缨长枪,此枪乃是一件绝顶的上品战兵,长枪在其手上宛如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诡诈无常,招招要取人性命;而后者,身为十字当铺的神秘店主,一直深藏不露,也是到了紫山镇这生死存亡之际才显露出自己灵晶境强者的强大修为,手中的两柄大锤舞地虎虎生风,威势极大。

    而肥胖武者则与四名灵须境九层的武者交手在了一起,这四人分别是铁日佣兵团的大长老、精武馆馆主与其夫人、而那最后一位,竟是夏家的大长老。

    惨烈的战斗一触即发,这原本该是大喜的日子,现在却充斥着鲜血。

    王贺、王奎带领着王家一众武者,在人群中到处冲杀,这两名灵须境九层的武者,极大了缓解了王家人手不足的压力,毕竟,这之前王家可是损失了整整七名灵须境八层的武者。

    赵衡目光一凝,他一剑砍杀了一个灵须境七层的王家长老,见王贺、王奎二人逐渐稳住了场上的局势,目光冷凝,之后身形一闪,只在地上留下一道残影。

    这时,王奎、王贺二人浑身沾满鲜血,他们仗着自己灵须境九层的修为,施展出道道刀光、剑影,几个辗转之间,便收割了大量年轻武者的生命,由于无人制衡,一时间竟呈现无敌之姿。

    “噗”

    又是一个年轻武者被直接斩杀,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哈哈哈,你们这些杂碎,竟敢跟我我家作对,真是找死”,王贺大笑道,自从被赵衡斩去了一只手臂,他的性情就变地极为易怒和嗜血,现在这般随意屠杀他人,使他心情极为畅快。

    突然,“唰”的一道声响从背后传来,声音极轻,却隐藏了巨大的危机,王贺大惊,浑身汗毛倒立,他本能地想要往旁边躲闪,但此时却如脚底生根,感觉失去了力气。

    呆呆地看了自己的胸前,却是多了一柄黑色巨剑,看似没有剑锋的墨眉轻易就破开了他的胸膛,贯穿了其身躯。

    “这一次,我不会再留手了”,赵衡淡漠地说道,说完他拔出长剑,带起了一道血沫,随即王贺的尸体便无力地倒下。

    “唰”

    一道雪白的刀光凭空出现,飞快地向赵衡斩来。赵衡冷笑一声,手中墨眉看也不看便往后一挡。

    “叮”

    王贺感到一股大力从手中大刀中传来,身子猛地往后退了几步,这才堪堪停下。他脸色铁青地看着赵衡,见后者竟能如此轻松挡下自己这一刀,心头无穷怒火之中终于是多了一丝震惊和畏惧。

    赵衡轻轻转过身来,脸上丝毫没有刚刚斩杀了王贺的喜悦,他看着眼前的王奎,因为仇恨,握着墨眉的手掌又是紧了几分。

    “今日派人袭击我们铁日佣兵团的那些人是不是你派去的?”

    甩了甩自己发麻的手臂,王奎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他看着赵衡,毫不掩盖地说道:“哼,我今天特地派他们过去,那么多人,竟被你一个人就给拦下来,要不是你,我今天在这里设下的这个局,引你们铁日佣兵团倾巢出动,现在那些剩下留守的妇孺早已横尸遍野了”。

    尽管心中已经确定,但是王奎此刻亲口说出来,赵衡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恶寒,这厮,竟然想要杀尽铁日佣兵团中所有的老弱妇孺,一想到婉儿今日也在那里,他心中升起了一股磅礴的杀意!

    “我只恨那日没听王猛的话,要是不顾代价直接把你给杀了,便不会再有后面的这许多事”。

    “这便是你的遗言吗”,赵衡举起手中墨眉,目光冰冷,有些人,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

    “哈哈,小子,你就这么确定能够吃定我?”

    突然,王奎手中凭空多了一把银白色的短剑,其上有绿光喷吐、极为浓郁,散发着强烈的威压,看样子,这王家不知道花了什么代价竟然将那残破的灵器短剑修复到如此。

    “死吧”

    王奎汇聚全身灵力,他跃至半空中,一剑狠狠劈下,绿光大盛。

    “就是用这把灵器,你的儿子王鹏败给了我,你的老子王贺也败给了我,而现在,即便给你修复一些,这结局又会有什么区别?”

    赵衡平静地看着王奎的这一剑劈来,毫无惧意。

    “一剑成空”

    随着一道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一道巨大的青色剑气宣泄而出,宛如实质,极强的气旋铺天盖般弥漫开来,压得场下的众人胸口一沉,他(她)们纷纷停下手来,待他们转头望去,却看到王奎被一道巨大的青色剑气扫中,接着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一股股鲜血从王奎的身下溢出,不断流淌,同时也一点点地带走了这个紫山镇昔日强者的最后生命。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