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良辰吉日黄道时,红袍帐里暗杀声-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五十九章:良辰吉日黄道时,红袍帐里暗杀声

    青阳岭,一个凛冽的冬日。

    赵衡双手忍不住颤抖,就在刚才,他杀了人,而且一出手便斩杀了整整八名灵须境八层的武者,但是,这有用吗?

    “如果,我能再快一点,或许他(她)们便不会死......”。

    赵衡看见了一个死不瞑目的小女孩,心中像是在滴血,他认得这女孩,在刚来铁日佣兵团的时候,她总是亲切地换他作“大哥哥”,看着那张僵硬的小脸上满载着恐惧,赵衡能够想象其生前的痛苦和绝望。

    “诶,孩子,这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尽力了”。坤老的声音再度响起,他宽慰着赵衡,怕后者太过于自责。

    而赵衡却恍若未闻,他走到女孩面前,轻轻地为其合上双眼,深呼一口气,冒出一股热气,蒸腾而上。

    除石小外,另外七名半大的少年中只有两人幸存下来,他们紧紧挤在一起,即使是现在,他们仍未从巨大的恐惧中反应回来。

    一刻钟后

    又有十几名武者从远处狂奔而来,陆香心中一惊,立马举头望去,见是铁日佣兵团之人,终是松了一口气,原来,大长老是怕赵衡单枪匹马一个人出现意外,赵衡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跟来了,不过赵衡的速度委实太快,他们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这群人来了之后,看见眼前的一幕,震惊无比,但更多的是愤怒,一些执事看着自己死去的妻儿,眼里噙着泪水。

    没有人说话,气氛一时间陷入极致的压抑,这时,可以看到每一名铁日佣兵团武者的眼里都燃起熊熊的烈火。

    “报仇”

    一名看着妻子惨死汉子大吼道,他嘶吼着婉如一只暴怒的凶兽,其他(她)人听此,就像一个个满载火药的木桶被瞬间点燃,紧接着,道道喊杀声在青阳岭这个地方响起,震天的怒吼声惊起无数飞鸟,一时间,风云为之变色。

    而另一边,傍晚时分的王家府邸,却完全是另一幅景象。

    这原本是一处曲径幽深的四季庄园,而现在却有一张张大红花桌横陈其中,其上更是摆满了道道珍贵佳肴,煞是惹人;墙垣上,贴满了巨大的双喜红字,一盏盏大红灯笼高高挂起,更是衬托了喜庆之意;酒席上,高朋满座、杯觥交错、所有有头有脸的拱手相笑,可谓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主桌处,王、夏两家的族长王奎、夏宇二人身坐正位,他们看着眼前热闹的景象,心情也是大好,纷纷举杯畅饮,相视而笑。

    表面上,整个王家府邸处于一种极其热闹的氛围之中。

    “诸位”

    王奎突然举杯站了起来,大声嚷道:

    “今日大家能在百忙之中参加犬子的婚礼,王某人感激不尽”,说完,王奎当众将手里的美酒一饮而尽,话音刚落,场上便响起道道祝贺声,不过有心人却发现,响应他的都是那些平日里与其走地极近的势力,而绝大多数人却只是表面客套一下,并没有多少热情。

    大家都知道王家与铁日佣兵团有仇,现在前者中出了个灵晶境的超级强者,使得不少中间势力对王家越发冷淡,他(她)们能来参加这婚礼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甚至有一些平日里被王家欺压的势力不客气地冷哼几声,声音虽然轻,但是却十分刺耳。

    王奎脸色不变,他微笑着扫了一眼场上的众人,眼中却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芒,继续说道:

    “不过,诸位应该都知道,数百年来,我们紫山镇与周围的几个城镇相比,一直都是比较弱势的,说实话,我家先祖生前一直为壮大我们紫山镇而不断努力着,只可惜他们一个个都未能完成这宏图大业,便英年早逝了。”

    这话说完,宾席中的一个角落,一名方脸男子冷冷笑了笑,此人正是精武馆之主——白旗。

    “英年早逝?还不是想陷害铁日佣兵团而反被算计,这也能说成鞠躬尽瘁,我也是服,也不知道这王奎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但是,先祖遗愿,我们身为紫山镇之人自当尽力去完成,为了紫山镇的繁荣大业,我们不能再自己消耗内部力量,自相残杀了,故此前段时日叶城主寄来了一份书信,特命我为临时监督使,紫山镇所有势力统统化整为零,组建成一个强大的联盟,而我身为监督使,自不敢推卸个中职责,这盟主之位,我就暂且坐着,待日后发现贤明之士,我王某人定当退位让贤,希望大家到时候能够摒弃家族观念,放下过去一切隔阂恩怨,加入联盟中的大家庭来!”

    说完,王奎从怀里掏出一份书信和一张红色的宣纸,这宣纸上面还印有一片碧绿的青叶,看样子,这便是王奎那所谓的什么监督使任命通文。

    王奎此话一出,现场可谓是瞬间就炸开了锅,除了那些与王家同流合污的势力之外,近乎所有人都起身骂道。

    “滚你丫的,你家先祖的遗愿关我等屁事?”紫山镇中的一个二流势力的族长瞬间就毛了,这种事他们根本不能接受。

    “一派胡言,我敢说,你手中的那份东西定是假的,堂堂叶城主,怎会干出这等糊涂事?”

    又有人出言反驳,要他们摒弃家族,这跟欺师灭祖有什么区别?

    “阿西吧,要不是给你们面子,老子今天来都不来,就算要选盟主,那也轮不到你王奎。”

    不过,与众人相反的是,精武馆馆长白旗却紧皱眉头,就连他也不会相信那份委任状是真的,反言之,王奎定是在撒谎,但是问题来了,王奎为何要在这节骨眼上不知自保还要如此行事,如此引起众怒能有何好处,难道真是为了壮大这紫山镇?为了那所谓的先祖遗愿?呵呵,我还真差点就信了。

    此刻,就连夏家族长都不知这王奎在搞什么鬼?他面露不解之色看着眼前的这位未来的亲家,希望后者给出答案。

    眼见场上瞬间乱成一锅粥,王奎似乎早有预料,他没有理会夏族长,伸手拍了拍,发出清脆的响声,大声嚷道:“先生,您可以出来了”。

    “哈哈,我可早就等不及了。”宾席的一个阴暗角落,一道黑影应声窜出,从众人眼前一晃而过。

    下一刻,人群中响起一声惨呼,一些人不明所以,急忙左右看去,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却惊奇发现之前最先出言反对的那名二流势力的族长不见了踪影,原本的座位上,空有一滩鲜艳的血迹。

    “在天上!”

    不知是何人大喊了一声,所有人都抬头看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堂堂半只脚就要迈入灵须境九层的强者竟然想鸡仔一样被一名斜眼男子提在空中。

    然而真正可怕的是,此人竟能自由悬立于空中,难道说这竟是一名灵晶境的超级强者。

    斜眼男子听到众人发出阵阵倒吸声,显得极为享受,他嘿嘿一笑,五指像鹰爪一般向手中男子的胸口掏去,只听“噗”的一声,一颗鲜红的心脏竟是被其生生掏了出来,骇人无比。

    斜眼男子毫不避讳,直接将心脏送至嘴边,几口便吞了进去。

    “啧啧,你们这个小地方连人心都这么难吃,真是一群蝼蚁!”说完,便把手中的尸体像垃圾一般随意扔在一边。

    场上的气氛变地异常沉重,此时此刻,连呼吸的声音都在被尽力压制。

    “咳咳”

    王奎低咳一声,示意众人向其看去。

    “那么现在还有谁反对吗,大可以站出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毕竟在灵晶境强者面前,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

    “我发对”

    众人心中一惊,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敢于正面反对,真不知道是悍不畏死还是蠢如猪狗,然而他(她)们循声望去,却看到了一名凌空而立的白衣男子。

    “是陆团长”

    有人兴奋地大呼,很明显,陆云此刻也是迈入了灵晶境强者的行列。

    仅接着,几十名铁日佣兵团的武者鱼贯而入,靠了过来,见此,众人心中更是为之一震,只感到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哼哼,想不到这等蛮荒之地也会出现这等人物,还真是小看了你们,不过,那又如何。”

    “兄弟们,让这帮乡巴佬见识见识什么叫作实力”。

    斜眼男子冷笑一声,邪魅的语气顿时阴寒至极,此时,从远处的一座阁楼之中,立马又飞出了两道身影,此二人一胖一瘦,最后在斜眼男子身后缓缓停下。

    王奎眼睛一缩,因为他看见这二人正分别提着一个人,其中一个还是他的儿子王鹏,而另一个自不必说,正是他如今名义上的儿媳——夏青檀!

    “先生,这是为何?”王奎急忙问道,隐隐感觉不妙。

    “哦,这是你的儿子吗?那放了吧!”

    高瘦武者听罢,无所谓地抖了抖肩,便将手里的王鹏直接随手一扔,后者被其禁锢着,只能重重摔在地面上,接着便是一声惨叫声。

    “那我的儿媳......”

    王奎话还未说完,肥胖武者的一双圆眼便冲其一瞪,团团肥肉鼓了起来,他刚刚可是亲眼瞧了这小娘子的容貌,惊为天人,乖乖,要是他以前的那些和这小妞相比,简直就是麻花烂枣,今天好不容易让他遇到,以他的性子,就算是霸王硬上弓,他也是干定了。

    斜眼男子瞧了自己这三弟一眼,随即冷冷一笑,冲着王奎说道:“只不过一个女人,你就这么舍不得,哼,你还真以为区区五百灵圆就能唆使我们做事了?莫不要不识好歹!”

    王奎脸色一阵青红皂白,他看了看王鹏那撕心裂肺的祈求声,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也转瞬即逝,浮现出一抹狠辣之色,他狠狠咬了咬牙,大声嚷道:“只要先生帮在下解决眼前之事,五百灵圆和这女人我王某都双手奉上。”

    夏家族长大惊失色,他盯着王奎,怒道:“你?”

    “我什么我,你女儿既然已经嫁到王家,便已是我王家的人,我王家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管!”

    王奎已经不再有所顾忌,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赌徒,把宝全压在了一个篮子里,谁挡他,谁死。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