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销脏-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百零四章:销脏

    “赵师弟?你在哪?”

    严青大声疾呼,却久久听不到回讯,视野所及之处,没有发现任何生命。

    “难道?!”

    他双膝不自觉弯曲,瘫倒在地上,?蓬头垢面。

    “为什么?”

    “我好不容易又能有一个师弟,为什么又死在了自己面前,二十年前,我没有保护好他,今天,也没能保护你。”

    眼角处,泛起的泪花渐渐模糊了视野,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师兄,我在这里!”

    严青耳朵动了动,它听到这虚弱的回答声,脸色大喜,急忙冲向这声音的来源处。

    在一堆巨大的泥土中,严青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赵衡从中挖了出来。

    “赵师弟,你感觉如何?可受伤了?”

    赵衡脑子里还有些嗡嗡响,刚才大战过于激烈,即使是现在想来,那充斥着毁灭气息的灵力风暴依旧使他头皮发麻。

    “师兄,我还好,只不过灵力耗费得厉害,有些虚弱而已!”

    严青见赵衡站都站不稳,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刚才那种战斗的程度,早已经不是寻常灵晶境圆满武者的层次了。

    “那个家伙死了吗?”

    严青握紧手中的银白长枪,环顾四周,或许是由于刚才的变故,使他谨慎异常。

    赵衡指了指远处,那里散落着一盏失明的古灯和满地的渣滓,轻笑了起来。

    “佛想他了,于是我就帮他去报到了,不过他不必谢我,这几个小东西,就当是他付的辛苦费了!”

    严青面露惊喜之色,因为他看到在赵衡的手中,稳稳拽着好几个物件,而那,正是空冥螺。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

    一片焦土燃火的土地上,有数十人在此不断翻找,他们神色畏惧地看向远处的一名中年男子,脊梁上不禁冒出冷汗,实在想不通,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竟敢打他们黄家的主意。

    这时,一名发色漂白的青年健步走了过来,此人身材高大、足有九尺,脸颊如刀削一般,看起来极为孤傲。而若是仔细看向他的双眼,就会发现,青年的眼球中竟有两个瞳孔,若常人敢与其对视,眨眼间便会失去心志,为其掌控。

    此人,竟是一个重瞳者!

    “黄泰,你给一个交代吧,毕竟东西是在你们手里弄丢的,家师要是怪罪下来,恐怕就不是一枚器魂珠的事了。”

    青年语气不善,即使面前的是灵晶境圆满的黄家族长,他也丝毫不放在眼里。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对于青年的傲慢,黄泰竟不敢有一句不满,反而满脸堆笑地想要讨好。

    “大人,器魂珠既然是在我黄家人手里弄丢的,责任自然在我黄家,与大人毫无关系,只要大人开个价,我黄家甘愿赔偿。”

    青年冷笑地盯着黄泰,只不过十息的时间,就看地后者心中胆寒,他黄家能有今天,就是靠的天罗门的扶持,说一句好听的话,他黄家属于天罗门麾下势力,难听点的,就只是一条狗罢了。

    如果乖乖听话,身为主人的天罗门心情好了,偶尔会丢点骨头下来赏赐,如若是不听话,那么下场,自然是无法想象的凄惨。

    想到这里,黄泰心中恐惧了起来,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大人,会做出怎样的惩罚。

    青年见黄泰惶恐不安的样子,突然大笑了起来,他想起师傅告诉他的一个道理:仁慈的君主偶尔严厉,会让部下怀恨在心;而严厉的君主偶尔仁慈,却足以令部下感激涕零。

    “算了,这些年来,你黄家为我天罗门做事,也算是兢兢业业,这一枚器魂珠,就当作是一次教训吧!”

    黄泰听次,老脸上竟流下泪花,其所表现的模样,看起来也确定是感激涕零了。

    “不过,若是有下次,呵呵......”

    “不会的,绝对不会,这一点大人尽管放心,以后要有重要的事情,我黄泰一定亲自去办!”

    黄泰疯狂表明自己的立场,发誓不会再有下一次,紧接着便开始拍起了马屁,所有的赞满之词,只要能想到了,都憋着一口气说了出来。

    遗憾的是,有些人生来,就不喜欢被拍马屁。

    青年面露不耐,我丢下这个明显口是心非的黄家家主,来到了一片焦土之上,这里,正好是之前大战的正中心。

    拾起一块地上的焦土,送到鼻梁下闻了闻,半响后,青年说出了一句旁人听不懂的话。

    “有意思,看来威虎山上的事情,也是你干的啊!而且,这实力进步的速度,让我对你更加有兴趣了!”

    ......

    三天后

    青阳郡另一座千古名城——唐山城,相比较叶城来讲,这个古老的城池更为繁华,即使是四十年前在这里发生了一场大地震,也并没有对其造成太大的影响。

    一所幽静的客栈房间里,赵衡盘坐在床头,其面前有数十枚灵圆正缓缓跳动,只见他手中掐诀,一股浓郁的灵力向他身体涌来,顺着体内灵须的牵引,飞快地没入其中。

    这股灵力沿着全身的筋脉,不断朝着灵须空间前进,在这个过程中,灵力被不断淬炼、净化,而赵衡的肉体,同时也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提高。

    到最后,往往只有很少一部分灵力留了下来,不过相比之前,却是纯洁了太多,这一部分的灵力能量流入心田,紧接着被无相慧根引渡到灵须空间中,然后在其上,进一步凝华,结成一枚全新的灵晶。

    这时,那数十枚灵圆因为失去灵力,纷纷龟裂,散落在地上,碎成粉末!

    “呼!”

    赵衡吐出一口浊气,嘴角露出笑意,这三天以来,他和严青一直呆在这客栈中休整。

    想比与严青,他的状态可就好得太多了,不但灵力尽数恢复,在修为上还更进了一步,而后者,因为当时被那青火所伤,现在还在修养中,所幸伤势不重,经过了这三天的调养,现在也已无大碍。

    “赵师弟,终于找到地方将那些东西出手了!”

    门外,严青推门而进,虽然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但脸色却是异常兴奋。

    闻言,赵衡也是面露喜色,严青早上出去刚和他打过招呼,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买方了。

    之前,赵衡在那黄家人的几个空冥螺中,除了器魂珠外,还找到大量值钱的东西,比如:价值十五万灵圆的大量灵药、矿石、兽皮等等的材料,还有十三件下阶灵器,四件中阶灵器,其中还有一件已经达到了接近极品的程度。

    这些东西再加上10万现成的灵圆,其总价值竟达到了九十二万之巨。

    不过说到这里,赵衡要着重表扬一下那位鲁达同学,因为在他的空冥螺中,让赵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有钱人。

    灵器有五件,都是中阶灵器,且个个极品,随便拿出一把,都能卖出十几万灵圆的高价,外加那盏青幽古灯,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和赵衡的流云釜金瓶是一个层次的宝物,但由于单体威力更强,往往有时候,价格甚至会更贵一些。

    另外还有,八十万现成的灵圆外加一块火红色的妖兽妖晶,赵衡仔细观察过那枚妖晶,其表面的纹路晦涩难懂,凭他和严青现在的阅历,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何种妖兽,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这定是灵玄境大妖的妖晶,价值绝对惊人!

    后来,赵衡为了方便,把所有东西都装在一个空冥螺中。它原本是鲁达僧人的,被赵衡抹去残念,消除了禁制,发现其内部空间比赵衡原来的那个足足大了十几倍,显然是更高级的货色。

    “哦,对方是何人,竟能全部接盘?”

    赵衡心中疑惑,这批东西要是全部出手,其价值高得吓人,除非对方是一名灵晶境存在,否则在这青阳郡中,能有几人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赵师弟难得糊涂,难道不知道那万宝轩?”

    “万宝轩?!”

    赵衡回想起,第一次听到这个地方,还是沈婉晴此女跟他介绍的,不过幸好后来是去的访市上,不但得了琥珀使墨眉进阶到高阶灵器,还因此结识严青。

    “万宝轩,在我们青阳郡十大名城中都有分布,甚至是在偌大的天河域,也是一尊庞然大物,其势力之大无法想象!”

    赵衡点点头,这些东西,沈婉晴之前就跟他说过,如此看来,是时候去这所谓的万宝轩涨涨见识了。

    “严师兄若无其它要事,便现在和我一同前去如何?”

    严青摆了摆手,他随手从桌上的盘子里捡起一个雪梨,几口吃完后说道:“其实,除了这件事,我还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诉你!”

    “愿闻其详!”

    “万宝轩每隔五年,便会举行一场盛大的拍卖会,而每当那个时候,青阳郡上但凡有些名气的大小势力,都会派人前来参加,而更多的人,就算拍不起宝物,也愿意过来凑个热闹,涨涨眼见。”

    赵衡嚯地抬头,终于知道为什么说这是一个好消息了。

    “你不是想要器魂珠吗?我想,那个时候你肯定会有所收获的。”严青如此说道,虽然他并不明白赵衡为何会对这种东西有如此之深的执念。

    赵衡捏紧拳头,心中打定了主意。

    坤老啊,只要您能苏醒,就算倾家荡产,我赵衡也在所不惜!我亏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