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最后的对决-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四十六章:最后的对决

    “是苏家的那把剑”

    在场不少大人物不由眼神一亮,终于是发现了赵衡手上那把奇特的黑剑,别人或许不知道墨眉的神秘来历,但他们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紫山镇里一些有名的事自然是清楚的。数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尝试过了,但始终无一人成功。

    原本,这件事都快被人遗忘了,现在赵衡拿了出来,才勾起他(她)们的回忆。

    “这少年竟然成功了!究竟是怎么回事,真不知道下面的人是怎么做事的,这种事情都不汇报。”

    比赛走到了这一步,赵衡作为铁日佣兵团的成员,难免会被很多人观注。有人愤怒地阴沉着脸,有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有陌生人的贪婪与嫉妒,当然更多的是众人的好奇和期待。

    赵衡并不知道这些,也无暇多管,现在他盯着眼前的绝色少女,脸色凝重,夏青檀名列紫山镇四天才之一,自有其过人之处。

    赵衡身形一闪,一剑刺出,他血气澎湃、威势惊人。不过这一回,夏青檀早有准备,她并没有躲闪,同样一剑以还以颜色,剑速绝伦,竟直直撼在赵衡的剑锋上。

    这一回,夏青檀虽说没有刚才的狼狈,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承受着怎样的威能,那股来自赵衡的巨大力量,非常不好受。

    她非常吃惊,这赵衡的实力真是一日千里。

    但是,饶是如此,也从未改变少女硬碰硬的决心,不是她不懂变数,一切只因为她那颗高傲的心。

    “叮叮叮”

    “铛铛铛”

    两人的速度都极快,原本被陆尘和白楚天摧残过的比武台这一刻受到了更大的虐待。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战斗的激烈程度已经完全超越了前者。他们身影疯狂交错,被漫天的火花点亮,剑气纵横之间,疯狂的灵力在咆哮。

    比武台上的石砖层层碎裂,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纹爬满在其面孔之上,那场面,真叫一个面目全非。

    赵衡将《落雁剑术》施展到极致,每一剑、每一招都由心生,体内血气沸腾,灵力澎湃,整整十四根灵须都在欢呼雀跃,自从他修炼以来,他从未进行过这样的战斗,那种每一根神经紧绷着感觉,竟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而这种感觉对于赵衡而言,却是那般的美妙。

    “绝空斩”

    随着夏青檀空灵的声音响起,这一方空间中都充满着一股炙热的气息,劲风呼啸,一道巨大的风刃横跨出来,正是当初夏青檀击败王林所使的那门低阶高等武学,当然其威力比之上一次,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倘若是一般的灵须境七层武者在这一招面前,绝对会失去反抗的力量。

    “上苍剑录第三剑,破灭”

    随着赵衡淡漠的声音,他把剑往胸前一横,在眼神收缩的同时,灵力疯狂挤压,一剑之下,仿佛是堤坝开闸泄洪,汹涌的灵力呼啸而去,所过之处,一切都将被破灭。

    这一刻,尘封的《上苍剑录》展露了它的獠牙,它的出现,使得场上的灵力压抑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在赵衡这一剑之下,夏青檀《绝空斩》的那道巨大的风刃,竟只是抵挡了一下,就被撕的粉碎,随之而破灭的,是夏青檀胜利的希望。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夏青檀根本无后力来阻挡这一击,也只能......

    “我输了”

    夏青檀的实力大家都有目共睹,即使是同样突破到了灵须境七层的王林也依旧败在了她的手下,而现在,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

    夏家的地方,冲出一名老妪,她一把扶住夏青檀,替其挡住赵衡的剑气,眼神看向赵衡带着薄怒。对此,赵衡又岂会怕之,他并没有理会老妪的眼神,如果一个人或一个家族气量这样狭窄,那么离走到尽头也就不远了。

    赵衡毕竟是铁日佣兵团的人,老妪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能轻哼一声,无奈作罢。

    现在,赵衡这匹黑马强势崛起,就算是夏青檀也无法抵挡住他崛起的脚步,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望向台上那道消瘦的身影,他们明白,一个新的天才诞生了。

    “很好,你敢打伤我的女人,真是找死啊,希望待会儿你还有上台的勇气!”王鹏阴沉着脸,冷笑说道。

    他毫无顾忌,打心底以为,夏青檀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希望你待会儿能多撑几下,可不要败的太快,就算我想,恐怕决赛也是看不到你了。”赵衡毫不留情地嘲讽道。

    没有再多余的准备,陆尘和王鹏就翻身上了那座早已满目苍夷的比武台,这是自修建以来,比武台毁地最惨的一次,更糟糕的是,呆会儿,恐怕免不得再折腾一番。

    诚然,这王鹏的确张狂至极,但是他的确有与之匹配的实力。

    事实上,这陆尘和王鹏的实力一直在伯仲之间,同样是灵须境七层接近圆满,同样掌握一门低阶高等武学,且同样在大成的境界。

    所以,这两人自交手那一刻起,就没有丝毫留手,一上来,就是最激烈的激战,对他们而言,多余的试探早已失去了意义。

    到现在为止,五百招早已多去,但他们仍旧分不出高下,从拳到掌、从脚到手,一直在激烈厮杀。

    “灵犀指”

    “般若掌”

    又是一次剧烈对拼,幸好他们都是有着足足十七根灵须的武者,否则怎么可能坚持到现在。

    拳脚之后,两人不约而同拿出兵器,一刀一剑,都是上品的战兵。

    陆尘将早已插立在地上的一口雪亮大刀拔出,这是他的佩刀,一口上品战兵,因为他的天赋,在他成就灵须境七层的那一天,经铁日佣兵团商讨同意之后,直接破格奖励的。

    两人毫无花俏地将战兵撞在了一起,野蛮而毫不讲理。

    “铛”

    两人就像是人形的杀戮机器,两口战兵在这一刻充当了最凶锐的利器,在每一碰撞中,都冒出惨烈的火花。

    “铿”

    又是一次激烈的交锋,这一刻,王鹏脸上的阴霾聚集到了极点。

    转身之后,他竟将手中的宝剑往旁一扔,王鹏弃剑了。

    就在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王鹏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锈迹斑斑的短剑,乍一看毫不起眼,但是隐约之中,赵衡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王鹏双手举剑,青筋暴起,一股绝伦的威压弥漫在空气中。

    “唰”

    这一剑终是劈下,它像是快到极致,根本无从躲闪。

    陆尘自然是竭力反抗,但是下一刻,众人发现,他身体一弯,汹涌的能量冲击在他的身体之上,他直接被磕飞了。

    几缕淡淡的绿光萦绕在那柄看似破旧的短剑之上,那种弥漫的威压,让人惊悚,仿佛对灵须境的武者有一种天生的压制。王鹏看着赵衡,冷笑一声,完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是灵器!”

    团长陆云看着王鹏手中的短剑,立马站了起来,狠狠捏起了手中的拳头。可恨的是,大比并没有这方面规定的限制。

    灵器,对于紫山镇而言绝对是一个遥远的称谓,如果说上品战兵是灵须境第三阶段武者所使用的兵器的话,那么灵器,就是灵须境之上,伟大灵晶境强者的专属兵器。

    一个灵须境九层的武者要是拥有一件灵器,那么在灵须境之中,他(她)就有着霸主级别的实力。价值上,就算是数口上品战兵都不见得能够换来一件灵器,而就算是最普通的灵器,对于灵晶境强者都是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公开自己有灵器的消息,都是等到自己也突破之后,才敢对外公布,否则保不准哪天就被杀人越货。

    由此可见,一件灵器是多么的珍贵,这也就不难理解,陆云怎么也想不通王家什么时候会有一件灵器了。

    “只是一件残破的灵器罢了,不过毕竟是灵器,现在那个白衣少年基本没有翻盘的可能咯。”

    坤老的声音在赵衡心中响起。

    “还要比吗?”

    王鹏傲慢、冷漠地问道,他冷笑一声,无论陆尘再怎么挣扎,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这个一直以来的对手,终于还是败在了他的手下,他仍不住想大吼一声,果然自己才是最强的。

    “你高兴地太早了!”

    陆尘口吐血沫,缓缓地站了起来,他慢慢提起手中的战刀,战意惊人。

    “芒刀”

    巨大的鲜红树下,陆尘使出了这极致的一刀。它绝对惊艳,雪亮的刀光爆发出耀眼的光芒,要划破这一方空间,极尽璀璨。

    “怎么会?”

    就连团长、大长老都不知道陆尘还有这一手,这显然至少是一门极高深的低阶高等的武学,也不知道陆尘是从哪里学来的,他们竟然不知道。

    众人心里清楚,以其现在的年纪和修为就能够将两门低阶高等武学掌握到大成境界,绝对是天才了。

    “哼,我不会输,无论如何都一样”

    王鹏怒发冲冠,想不通这陆尘还能发出如此一击,这岂不是说,要不是他仗着灵器在手,根本比不上陆尘?

    “不”

    王鹏绝对不允许这一幕发生。

    他再次举起残破短剑,疯狂催动体内的灵力,短剑之上的绿光大盛,要完全觉醒这灵器的威力。

    “轰”

    刀芒和剑光完全占据了这一片空间,发生了威势骇人的大撞击。

    良久,众人定睛一看,不免叹息一声。灵器终究还是太过强大,即使是残破了,也依旧有着难以逾越的差距,王鹏凭借手中的灵器,终于还是抵挡住了陆尘的这最后一击。

    现在的陆尘真正到了山穷水尽之地,再也撑不下去了,可恨那王鹏,要不是因为灵器,又怎么比得上人家陆尘。

    但是,事实就是事实,王鹏终究还是击败了陆尘,这岂不是说王鹏就是最后的胜利者了?有些人不由这样想着,尽管他们很不情愿相信这样的结局。

    广场上,没有观众的欢呼和掌声,“胜利者”的待遇一次出现了偏差,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不是还有赵衡那匹黑马吗,我就希望他能击败王鹏”,有人忿忿不平,为陆尘惋惜。

    “对,王鹏即使刚才赢了,他使用灵器,绝对消耗巨大,赵衡大天才不一定就见得输了。”

    “赵衡小兄弟是最大的黑马,他能正面击败夏青檀,也能打败王鹏,即便是后者拥有灵器,也一定会赢的。”

    有人这样说道,尽管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当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语气中都有一股或多或少的不自信。

    善良的他们,只是单纯的希望赵衡能够延续他黑马的奇迹,尽管他们知道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若是现在开一个盘口,赵衡的赔率是以一赔十,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将宝压在赵衡的身上,这无关理性的判断,因为在他们心里,更期待那种奇迹的出现。

    这也或许就是弱小仅剩的好处,大多数人善良的本性还没有被磨灭。

    “裁判长老,可以宣布头名了罢,现在连那陆尘都败了,我家鹏儿已然是最终的胜者了”,王奎大笑道,这一次的彩头可是整整三十万原灵丹,现在想起这一切,他都游戏在做梦般的感觉。

    “还有谁?”

    王鹏大吼,俨然把自己当成天地间的主角。

    比武台上,陆尘被扶了下去,赵衡看着这一切,深吸一口气。

    “还有我”

    声音不大、不悲不喜,但是却异常充满力量,这一刻,阳光下,有一道瘦小的身影这样说道。

    (新手不好写啊,每一个写手都有自己独特的写法,我要慢慢养成自己的手法,嗯,继续努力,当然在这期间,更新的速度会有些慢了。)

    ;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