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陆尘VS白楚天-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四十四章:陆尘VS白楚天

    最后关头,王-林竟然展现出了灵须境七层的修为,众人哗然,这王-林竟然已经突破到了灵须境七层了,直到现在才展现出来,真是深藏不漏。

    灵须境六层和七层之间差距不可谓不大,这可是两个阶段之间的差距,无论是灵力的数量还是质量,乃至是战斗的技巧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故此,当王-林展现出灵须境七层的境界的时候,白楚风已经是在绝对的下风了。

    看着台上苦苦支撑的白楚风,赵衡颇有感触,要是没有坤老,他现在也最多是灵须境六层吧,如果换作是他,那么或许他的处境不会比白楚风好到哪里去。

    不过,白楚风的确也是年轻翘楚,无奈的是,硬生生的修为差距摆在那里,犹如天堑。

    “你也是最近才突破的吧,否则我早就败了,”白楚风冷声说道,一直以来,王-林都是和他同一个层次的,他不信王-林能甩开他太多。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败吧”

    王-林扯着嘶哑的嗓音说道,他加快了手上的力度,想早点解决这场注定结局的战斗。

    “嘣嘣嘣”

    他全力出招,连出重手,一掌又一掌,凝实的灵力在空中呼啸,简直要炸开了。

    “噗”

    白楚风终是顶不下去了,胸口一甜,气血逆袭,吐了好大一口血。

    “四十二号王-林胜”

    白楚风败了,他毕竟只有灵须境六层,在其他方面都差不多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赢得可能。

    到现在为止,七强的结果也终于是出来了,赵衡战胜夜、陆尘战胜王腾、张强败于夏青檀、王鹏战胜洪成、白楚天战胜金宝、王-林战胜白楚风,最后苏家天才少女苏芳则在这一轮中被轮空了,直接晋级。

    “姐,你运气真好啊,哪像我,早早就被淘汰了”,苏芬气鼓鼓说道,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苏芬。

    “你呀,是不是巴不得你老姐我早点淘汰啊?”苏芳捏了捏苏芬的鼻子,说道。

    “呀,没有啊”,苏芬小脑袋摇得像是一个拨浪鼓,连忙否认。

    “我只是,怕那些家伙会说闲话,这种晋级毕竟完全是在靠运气,可能会被某些人拿作说话的舌头。”

    “那些人的想法何需理会,我们只管做好自己的事就是,哼,就算不是靠运气,我也能靠自己的实力”,即使是现在,少女苏芬依旧信心满满。

    经过又一轮的抽签,下一回合的比赛安排也出来了。

    不过这一次,幸运之神似乎眷顾了赵衡,他和上一回合的苏芬一样,被轮空了。

    “哈哈,不错不错”,铁大汉听到这个消息倒是非常高兴,虽然张强那吃货被淘汰了,但是赵衡这小子到现在竟然还挺在那里,这已经实属不易了,况且这一回合的比试,赵衡居然还直接拿了“外卡”晋级,这意味着,这一次铁日佣兵团会有两人进入四强,这样就直接包揽了半壁江山,想一想都觉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当然,这个美好假设要成立的前提是,陆尘他在这之前就被淘汰,不过这对于这样的前提条件,铁大汉想也不想地忽略。

    他对陆尘自然是充满信心的。

    “下一场,八号陆尘对阵七号白楚天”

    不少人发出叹息声,终于是到了最激烈的对决了吗?他们认为,这二人代表着此次大比最顶尖的战力了,这等战斗自然应当压轴出场,谁成想现在这么早就要狭路相逢了。

    毕竟那里不是还有两个灵须境六层的吗?现在就让他们上场,实在是太早了。

    偌大的比武台上,两道身影笔直对立。他们从小便是对手和朋友,从很多年起,便是是紫山镇年轻一辈中的主角。

    赵衡放眼望去,左手旁的陆尘一袭白衣,修长的身影,构成一幅极美的画卷,一尘不染,忍得不少少女满脸羞红;右手旁,白楚天袒露着胸膛,一块块古铜色的肌肉透露着野性和力量,肩上扛着一把巨剑,用一只手就这样撑着,另一只手随意地叉在腰上,就这样满脸微笑看着他的对手。

    “嗤”

    白楚天手一扬,就将巨剑笔挺插在了地上。

    “不打算用战兵吗?”看此情形,陆尘不由问道。

    “算了,都比过这么多次了,没什么意义,这一次,我要跟你比比手上功夫。”白楚天爽朗说道。

    “也好”

    随即,两人便沉默不语。

    一阵清风吹过,带起一片鲜红的树叶,就像是浮在了海面上的波涛上,随风舞动。

    就在树叶落下的那一瞬间

    “唰”

    两人同时向着对方暴刺而去。

    “砰”

    一对焊拳对轰在一起,汹涌的气浪刚起,就被一掌拍灭。白楚天划手为刀,瞬间又从头顶往天灵盖直直劈下,只不过还没劈个落实,陆尘就脚尖一垫,就从原地消失,他竟然出现在了白楚天的身后,看似轻轻一掌,就散发着恐怖的灵力波动。

    两者的出手都极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过了百招,只不过奇怪的是,两人谁也没有施展出哪怕是一门武学,然而即使是这样,其战斗的激烈程度也远远超过之前的任何一场比试。

    他们之间的战斗,随便捏拳轰来,就比你一门武学要厉害得多,随手一击,都携带着巨大的威能。

    大多数人,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好多成年的汉子毫不怀疑,自己上去也怕是要被一掌拍飞。

    转眼间,又是交手了数百招。他们的战斗,几乎发生在于比武台的任何一个角落,每一个时刻,看起来都极为凶险。

    “陆兄,这样下去指不定打到什么时候,你我就用那招定胜负,如何?”白楚天提议道。

    “正有此意。”陆尘赞同。

    “混山掌”,两人同时一声低吼。

    《混山掌》,低阶中等武学中的极品,在紫山镇中,虽然不至于《上苍剑录》那般难练,但是其威力直逼低阶高级武学,从它存在紫山镇到现在,就从来没有人可以在灵须境第二阶段就将其炼到圆满。

    依稀那年,两个小屁孩一起傻傻偷来这门武学,啥也不懂地瞎炼,结果就是差点被某些眼红的强人害了,幸运的是,最后还是被双方的大人们及时发现了,否则结果不堪设想,当然回去之后,免不得被一顿好揍。

    灵力疯狂喷涌,澎湃异常,在这种拳意面前,有如一座山摆在你的面前,那般的厚重,让你喘不过气来。

    “咚”

    “轰”

    两人狂暴交手,拳印无匹,发挥出了《混山拳》的巨大威力,从两人出手的手法中可以看出,这门武学他们都到了圆满之境。

    就在拳风最为浓烈的时候,陆尘和白楚天两道身影彼此交错,在此停留在各自最开始的地方。

    众人还在等待最终的决战来临的时候,一声独有的厚重嗓音响起。

    “我输了”

    白楚天灿烂一笑,非常真诚地说道,“果然还是老样子,自打小起,你每次都要比我快上一步,真想不到,你竟然快触摸到那种境界了”。

    “也是最近的事,仅仅只是触摸,算不了什么,毕竟早在我们之前,这样的人也是有几个的。”

    白楚天所说的那种境界,自然是指武者梦寐以求的超凡之境了。白楚天能够分明感受到,陆尘的拳法已经和典籍里记载的不太一样了,那种油然而生的一股超凡之气,即便是那样的微弱,也是他一直渴望的。

    “多谢”

    陆尘随即又是陈恳说道,其实即使这招不敌,白楚天也远没到要输的地步,或许始终觉得自己比陆尘要差上一丝;或许,是因为之前的约定,要用这一招定高下、判胜负;再或许,是不想自己的好朋友跟自己在这里耗费太多灵力。

    “打败他”,白楚天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而后他竟然直接离开了这片山顶,不愿再停留下去。

    身形笔挺,脚步坚定,仿佛丝毫不被刚才的事所打击。

    “八号陆尘胜”

    场上哗然响起一片,大多数人显然没想到,白楚天竟然会就这样便认输了。

    赵衡多少还是能够猜测到白楚天离开的原因,他自认为自己是没有这样的胸怀,至少是现在,还没有。

    他始终认为,只有不断地胜利,才能让他更早从这里走出去,去寻找那所有的一切。

    “嗯,这个小娃娃若是不死,日后成就也不会简单。”

    令赵衡以外的是,坤老的声音从赵衡心中响起,这样评价道。

    就这样,在众人的意料之外,陆尘成功晋级。

    “下一场,四号王鹏对阵九号苏芳”

    没有多少人对苏芳看好,且不说他的对手是王鹏,他苏芳也只是灵须境六层的实力,能够比到现在已经算是幸运了。

    “苏小姐,待会儿我自会下手轻点,对待你这样的美人儿,我可不希望您有任何损伤。另外,今日之后,我会亲自去苏家做客,略谈一些小事,到时候还望苏小姐还能接待在下!”

    “家门简陋,王公子何等尊贵之人,这样做是折煞小女子了。”苏芳盈盈笑道,她冰雪聪明,自然能猜出王鹏是打的什么主意。苏家的原则是一向保持中立,四大势力的事,他苏家不会参和。

    “苏小姐说笑了,苏家家大业大,光光是论财力上,恐怕也不见得会比我们四大势力差多少,又怎么会是简陋呢?到时候说什么都要上门坐坐。”

    王鹏微笑着回道,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话音刚落,他就动起了手。

    虽然表面上有说有笑,但是真的动起手来,却丝毫看不出来有所留情。对于王鹏,即使是娇艳的鲜花,只要是堵了他的路,他都照样辣手摧之。

    “嗯?”

    王鹏诧异,他原以为很简单就能解决的战斗,现在却出现了意外。

    说实话,对于苏芳的实力,他从没放在心上,谁成想现在。

    “你也到了灵须境七层了!”王鹏沉声说道。他一时拿不下苏芳,脸上有些挂不住,即使后者也已经是灵须境七层的强者了。

    看似一双细嫩的玉手,此刻却携带着莫大的威能,那绝对不是灵须境第二阶段能够拥有的力量。

    “又是一个灵须境七层年轻武者。”场上有人也是看了出来。

    “我就知道,我的女神可不是光那种靠运气的家伙。”

    “就是,人家也是灵须境七层,我看谁还敢说闲话。”

    转瞬间,场上议论声更加激烈,这真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

    石小看这情势,微微一叹,冲着赵衡说道:“额,衡哥,现在看来,你好像是唯一一个灵须境六层的家伙了。”

    不过,让赵衡气愤的是,他从这小子的语气中,没有找到半点安慰的意思。

    “你想说什么?”

    “我在想,衡哥你好歹也进前四了,到时候,衡哥你可得好好用你的奖励请我们哥几个好好吃一顿,哈哈,光想起醉香楼的凤花鸡,我就直流口水,那味道,啧啧!可惜就是太贵了。”

    ......

    “我去”

    ;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