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慈祥的阿婆-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十六章:慈祥的阿婆

    自陆尘走后,赵衡也立即赶回阿婆的家中。不知道阿婆这么多天都没见到他会不会担心,毕竟当初走的时候说去铁日佣兵团,虽然提前告知会在外面住些天,但是这次一走竟快有十多天,与以往相比,这次的离家的时间真是太长了些。

    沐浴着夕阳的余晖,赵衡走上了一条蜿蜒的小路,熟悉的景物一点一点在眼前呈现,伴着空气中的阵阵花香、让人陶醉。

    路的尽头有一间低矮的小屋,屋外的墙面上,几条紫色的藤蔓爬上墙角,左右环绕,恰好盖住了墙上细微的黑色裂纹;另一边,看似崭新的窗户被一根木棍撑开,被油纸封成的窗户的沿边上,散落着些许朱红色的油漆,那是工匠油刷的时候不小心散落下的。

    屋外边的大树上,时不时会飘落下几片叶子,时间久了,叶子便会飘地到处都是,但是门口的一段路上,却是异常整洁,甚至还可以看到一行行整齐的扫帚扫过留下的痕迹。

    赵衡轻轻推了推房门,伴随着“吱呀”的木轴摩擦声,缓缓打开,门并没锁,好像是房子的主人故意为人开着,这一切使赵衡心中一暖。

    夕阳的阳光照了进来,乍一看,缕缕的阳光中有很多细小的风尘,斑驳的阳光下,原本屋内有些昏暗的情况倒是有些缓和。

    狭小的房子中只有两个房间,右边的那间是阿婆的,左边的那间自是赵衡住的地方。赵衡听说原本那房间是以前阿婆儿子的,原本一家人生活虽然拮据,但是无欲则刚,小日子过地倒也自在,只是偶然的一次,儿子随父亲两人上山寻药,而那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阿婆,您在吗?”赵衡小心的敲了敲阿婆的房门,轻声问道。

    “是小衡回来了吗?”房间里立刻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嗯,阿婆,我回来了。”

    房门被打开,一个老人映入眼帘,黑褐的衣服上有很多处补丁,早已花白的头发下,有着被岁月切割的皱纹。老人此时看着赵衡,疲惫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有一种奶奶般的慈祥。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饿了吧,快坐下,阿婆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松花鱼。”阿婆非常激动,显然是高兴坏了。

    “那好,我现在就去抓鱼。”赵衡看向这位慈祥的老人,他知道阿婆这些天肯定为他操了不少心,他很心疼,但他更知道自己拗不过阿婆,只能顺着老人的意思来。

    傍晚,在紫山镇的一个房子内,有着一老一少。房内,明亮的油灯下,老人一个给小的夹菜,尤其是那条松花鱼,更是整个的被放到了赵衡的面前,不过赵衡表示淡定,毕竟这种情况绝不是第一次了。

    老人伸出了手,想去端起茶壶,只是老人确实累了,或许她自己不觉得,但是体力对于她这么一个老人来说,始终是有限的。

    赵衡看着老人不住摇晃的双手,抿了抿嘴,终于是坐不住了。

    “阿婆,我来吧。”

    看着外表有些发黄的茶壶,赵衡慢慢的给老人倒了一杯,吹了口气送到了阿婆的面前。

    “小衡啊,这次为什么一走就这么久,害得阿婆我好生担心,是不是嫌弃我这个老太婆了?”

    “不,没有的事,这次团里的事多,所以耽搁了。虽然我记不清以前的事了,但是现在我只知道,在这里,我只有阿婆您一个亲人。”赵衡认真地说道。

    听到赵衡这么说,老人只觉得心中阵阵暖意。

    “对了,你武功竟来进步了吗?”阿婆不知修炼,只知道那些大人物之所以这么强是因为习武。对她而言,自然是希望赵衡变得越强越好。

    “嗯,最近有进步,我赵衡是谁啊,天才。”赵衡此时一点也不谦虚,一脸神气的说道。

    “我就知道我们小衡是个天才,对了,我可是听说练功是很费钱的,你等着,”阿婆笑着说道。

    老人急忙走回屋内,留下赵衡在原地发呆。

    然而赵衡知道,没有修炼资源,一切都是白搭,即使是天才,不把握机遇,又能如何,他自认为自己的天赋可以,但是在这个从来不缺乏天才的世界里,被埋没的就是天才。

    这时候,屋内有些安静,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真的非常清楚。

    “叮”,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赵衡知道,有东西掉在地上了,而这,是从阿婆的房间内传来的。

    房门再次被打开,阿婆拎着一个用兽皮包着的包裹走了出来。

    她径直走向赵衡,将手中的包裹用双手递给后者,神情有别于平时,异常郑重。

    赵衡有些犹豫,这些年来与阿婆的一起生活,他知道这个包裹中的东西对于老人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人这一生,正真有意义的东西不多,就像他脖子上挂的那块灵晶,虽然早就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对于他而言绝对有着超乎寻常的意义。让人舍弃这种对于自身有着重要意义的东西,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此时此刻,赵衡知道,这不是舍弃,这是亲情,是一种爱意!

    赵衡看向阿婆,眼眶早已湿润,但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留下来。他看向眼前的老人,眼神异常坚毅。

    “阿婆,您放心,不管怎样,您还有我呢,我永远都是您的亲人”。

    “好好好,小衡不哭,今天你难得回来,说这些做什么,快吃菜,否者凉了就不好吃了。”

    随后,这一老一少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又坐回桌上继续吃饭,这一顿饭,是迄今为止赵衡吃过的最香的一顿。;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