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灯灭,人断肠-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四章:灯灭,人断肠

    很久以前,在这九州塔创建之初,一场旷世持久的战争结束了,在那一场战争中,无数强者战死。为了纪念那场圣战,大周皇朝唯一的皇亲自在九州大地的中心,用大神通建立了一座高塔,为战死的强者建立坐化之地。

    当赵族到达之后,过了好久,无数来自九州一界的强者,也是蝗虫般涌来,不过却不喧哗,反而极为安静。他(她)们每个人看见那些长明的古灯,便肃然起敬,即便是为恶一方的强人此时也会心生敬意。这一刻,即便所有的强者都到了这法坛之上,但这片空间的寂静却不曾被打破。

    “哗啦”法坛之外空间突然下起雨来,雨声清灵,“叮咚”的滴水声响彻在这巨**坛每一个角落。对此,很多强者都不惊讶,因为这座九州塔内自成洞天,下雨也是很正常的。

    点滴的雨水不紧不慢地敲打在法坛之外的台阶上,却像是敲打在了无数强者的心中,使得这片空间有些压抑,在场的强者们都在等一个人——皇族使者的到来,因为每次塔会,都是由皇族之人主持。

    此时此刻,我们的小赵衡开始研究那枚奇特的灵晶,直至其外表凝了些色彩神异的水珠时,才发现这个怪地方竟然下雨了,不过他并不理会这些,继续干着自己的事,小小的内心里憧憬着:若是有一天我赵衡也能像我那大哥一样这般神奇的弄出来这东西,我看三长老还怎么说。还有那什么荒灵族的小子,呵呵,小爷我迟早让你知道谁才是天才。

    “诸位,这次,我血族受皇族之命来代皇族宣布一件事。异界战争还要继续,这次前去参战的强者是不会回来了。”法坛的一角,那长得有些妖异的血族血鸩淡淡的说道。“好了,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反正此番前去参战的前辈们是不会回来了,现在我血族就在这里,现在有谁愿意加入我血族,就快点过来吧。只要你们够忠心,我血族自是不会吝啬封赏的”。

    那些不属于九大副族的强者开始骚乱,显然没有料到会是这种情况,不过他们毕竟都是威震一方的霸主,此时此刻,倒也是瞬间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敏锐地感觉到,氛围变的紧张起来,空气中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哼,什么时候我们几大副族轮到你血族指挥了。皇族下令?为何皇族不通知我等,单单就通知你血族。”这时,大日炎族的一位长老终是忍不下去了,立即嘲讽道。

    “真是一群顽固的老家伙啊”血鸩心里暗暗嘀咕,不过嘴上却不慢“想必各位都知道我血族有一宝物,即便异界战场极为遥远,且那异界有强大的封禁之力,但我血族仍能随时知道战况。战局僵持,现在一时半会儿而是不会有结果的”。对于血族所说的能随时与他参战的血族强者交流,在场的八大副族都是知道的,这也是他们羡慕血族的地方。其实不通过宝物,即便间隔遥远之地,八大副族的仙灵强者也能凭借自身手段与族中联系,只可惜那异界禁制太强,他(她)们即便用了此道宝物也是无用。

    不过,能随时知道战况不假,但是受皇族之命这件事却是有些耐人寻味了。毕竟,他(她)们没有与异界征战的宝物与手段,不代表皇族没有。只不过各大副族自己清楚皇族没有赐下这种能力。

    似乎怕在场的强者不信,血鸩又是说道:“你看,皇族使者现在还未到来,就是将此次塔会的主持权交给了我血族。身为子民,为皇族做事自当竭尽全力、绝无二心。所以此次我血族就只好受累做这件吃力又不讨好的事了”。

    “吃力不讨好?哼,怕是这次来的一些新兴的势力大部分都要归为你血族的麾下了。”天妖族长鄙夷道。虽然他修行了无数岁月,又有通灵境的修为,大小场面经历了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他那脾气依旧火暴。他认为这次血族实在太过嚣张了,只要这血族引起众怒,八大副族一起发难,到时候怕就算是周皇也不会过多干预的。

    “诸位,适才这血族竟是如此丧心病狂地冒犯我等,吾等大族是时候要给其一点颜色瞧瞧。”法坛的一角,一道清澈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在场的众人寻声望去,发现这声音竟然是来自那一向孤僻的荒灵族,众人先是一惊,而后想到,这次连荒灵族都发话了,看来这次血族真是要引起众怒了。在九族之中,荒灵族最是喜独处的,根本不会在人前谈论。若论交情,怕也只能是与之一向有着摩擦的赵族有些来往了。

    “嗯?想不到这荒灵一族,这次竟然此时掺和进来。”血鸩心中也是诧异,随即冷哼一声,心中念道“这次不管你们再怎么折腾,都不会有人救得了你们了”。

    “竟然是荒灵族,没想到连这些家伙都发话了,这下我看那血族要倒霉了。”天妖炎蒙对着赵云天笑道。在场的其他(她)强者诧异,显然这与他们理解中的荒灵族不相符合。

    与他人反应不同的是,此刻赵衡终于知道荒灵族族人在哪了。他仔细的寻找,忽然发现一个与他一般年龄模样的少年,脸上有三道淡淡的青纹,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俊美的长相,小眼闭着,仿佛对现在的情形不感半点兴趣。此刻,哪怕那名荒灵族少年再怎么天才,也是不知道自己会莫名其妙的被一双漂亮的小眼带着赌气之意盯着。

    在场的其他(她)强者根本不敢插嘴,生怕触了这些大家伙的逆鳞。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是打破了这种平静。

    “老祖啊!”

    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起,刺得赵衡的耳鼓发疼。这声音中包含有太多复杂的情感:有伤心,有后悔,又惧怕,亦有失落和迷茫。这是一个即使在九州一届都有着名气的部族,虽无法与九大副族想比,却也不容小觑。在这群人前面,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只见他双膝跪地,匍匐在地上,身躯不住的颤抖,浑浊的两颗老眼中泛着泪光。

    有人发现,在那座高大的石台上的第八层,一盏青灯,灯火泯灭,只留下一缕青烟升腾。青烟缭绕,像是欲回入灯中,重燃灯火,奈何逝者往矣,死去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任你是灵王也好,仙灵也罢,死了就是死了,倘若无尽岁月之后,人世间还能有着你的一抷黄土,便是命运对你最大的眷顾。

    “哼,只不过就是死了一个人罢了,何必这么伤心。”

    老者旁边不远处的一个部族中的青年说道。这两个部族的根基所在本就相隔不远,利益冲突时有发生。他自然知道部族的最强者对于自己族落的重要性,之所以他语气平淡,反而是因为他心中太过激动。原本这两个部族实力相差不大,不过如今老对头的始祖死了,那么它最终的结果只能眼睁睁看着被其它族群瓜分一空。过往的经历告诉他,距离越近,好处也会越大,当然前提是某些大家伙不来过问此事。

    灯火泯灭,强者战死,这在异界战争中是常有的事。不过这次死的可是其灯火位于第八层的通灵境强者,这可是非常罕见的事。不过,死去的人毕竟与自己不相干,而那异界战争本就危险至极,在场的其他(她)强者见多了生死离别,也就只能嘘唏而已。

    那青年男子对着老头冷笑许久,之后便不再去嘲讽,想是兴致已逝。然而,就在他转过头的那一刹那,脸上的笑容瞬间僵化。

    “啊”

    一声更为凄惨的叫声响起,讽刺的是,这一次竟然是那名刚才那名青年男子发出的。此刻他面容狰狞、目光惊恐,身体也是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没错,这一个部族的始祖也是灯灭人去,幸运的是其它的部族已无闲去嘲弄他们了。

    高大的石台之上,数万盏本应长明的古灯几乎瞬间熄灭,余下的古灯灯火也是飘忽不定,犹如处于狂风暴雨中的残烛般随时都会被扑灭,就连最上方的仙灵强者的灯火此刻也有了莫名的变化。

    “叮咚”的雨滴依旧不紧不慢地敲打着石阶,仿佛死神的镰刀挂在众强者的心头,而那些残存的古灯此时就是灭世中的曙光,这是这群人最后的希望,然而此时此刻却也是接连泯灭,生灵凋逝。一股末日狂潮来临般的压抑气氛悄然笼罩四周,压地众人喘不过气来。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此时此刻,众强者屏住了呼吸,惊恐地瞪大双眼,对于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他们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兄弟姐妹们,这是本人第一次写小说,会有很多不足之处,诚心祈求各位的评论建议。如果有推荐票就帮忙投一票吧,代戈在此谢谢诸位了,您的支持将会激励我继续走下去。);

    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jiakonglishi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