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异宝竞出-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百零八章:异宝竞出

    随着老者一声落锤,严青成功拍下第一枚山蜥蛋,他对于自己能以二十五万灵圆直接拿下,还是颇为满意的。

    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赵衡之前的建议不无道理,那之后的两枚的山蜥蛋,都是被两个小有名气的家族拍去,其族中最强者,也只不过是灵晶境大成的实力,故此寄希望于能培养出一头守护兽,保证家族血脉的传承。

    原本十五万灵圆的起价,被慢慢叫高,超出了第一枚的价格,最后分别以二十八万和三十一万的灵圆被拍走。

    或许是第一件拍品要调动气氛,那之后的近百件拍品,以赵衡现在的眼光看来,都是一些普通的货色,其价格最高一次也只是到了七、八万的灵圆,然而这对于那些低阶武者而言,却是他(她)们短暂而又宝贵的机会,若现在不争,之后的拍品肯定会越来越珍贵,到那时,自己就只能沦为看客了。

    “第一百五十六件拍品,器魂珠一枚,起价十八万灵圆!”

    这件拍品一出现,当即吸引了很多强者的兴趣,价钱节节攀升,很快超过了二十五万灵圆这一市场价。

    赵衡颇为意外,没想到这里还有一枚器魂珠,此物关系到坤老能否苏醒,既然出现了,他又怎么可能放过?

    赵衡财大气粗、钱压群雄,拍卖的价格硬生生被他叫到了三十七万灵圆的天价,终于拍下。

    而在这之后,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接下的数件拍品,全都跟赵衡他们有关,正是之前委托给万宝轩拍卖的那六件极品中阶灵器。

    “第一百五十七件拍品,极品中阶灵器一把,此剑名为易水寒,为当年磐城城主的御用宝剑,可惜老前辈一世英名,后来却被恶贼鲁达僧人所害,此剑也就从此失踪!”

    提起鲁达僧人,不少人群情激愤。

    “此等恶贼在我们青阳郡兴风作浪这些年,竟还未被诛灭,当真可恶!”一名正义凌然的道长说道。

    “道长此言甚是,我那表弟的婶子的堂哥的舅舅所在的家族,就曾遭到这恶僧的毒手,可惜没有人知晓那秃驴的行踪,我的大刀早就饥渴难耐了!”

    旁边的众人听闻一惊,连忙循声望来,而后,无语地发现说这话的大汉竟只是一名灵晶境小成的武者,当真是吹牛不打草稿。

    “起拍价十万灵圆,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三千!”银发老者的声音中气十足,开始了新一轮的竞拍。

    “在下出十万五千灵圆!”

    “我出十一万灵圆!”

    “哼,老子我出十四万灵圆!”其它的包厢中,有强者参与了竞拍!

    这时候,赵衡脸上微微一笑,他用一种慵懒的语气说道:“小爷我出十六万灵圆!”此话听来,多少有些挑衅的意味!

    那其它包厢中的强者听了,当即怒道:“你大爷我出十七万!”

    “十八万”,赵衡紧随其后!

    极为短暂的沉默之后,那强者一掌拍碎身旁的圆桌,大吼道:“二十万灵圆!”

    赵衡见好就收,虽然他觉得再刺激一下此人,价格也许能再往上走,但现在以二十万灵圆成交那件灵器,已经是极高的价格了,另外,万一此人怂了,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严青原本还纳闷赵衡为什么要竞拍自己的东西,直到他看见后者那“猥琐”的笑容,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心中暗暗感叹:

    “虽然这样做不道义,但是我喜欢!”

    接下来的几次竞拍,赵衡都如法炮制,连严青也都帮忙竞价,使每一件灵器都能在原来的基础上多出好几万的灵圆。

    “第一百六十二件拍品,青幽古灯一盏,起拍价:二十万灵圆!”

    很多人面露震惊之色,联想到之前的那些灵器,都是被鲁达僧人所害之强者的宝物,而现在这盏古灯,难道是那恶僧的成名灵器?

    老者看到众人的表情,微笑着点头。

    “没错,经老夫亲自鉴定后发现,这正是那鲁达僧人的成名之宝,想来那恶僧,定是被前辈高人所斩杀了!”

    此话一出,场上出现了一阵骚乱,那在三宗通缉榜上依旧逍遥法外多年的强者,竟然就这么死了,在场的诸多武者,与这秃驴都有血海深仇,此时听闻仇人已然身死,心中甚为畅快。

    “我等未曾见到高人出手的场景,实属遗憾!”道长一声叹息,引得大量武者赞同点头,要是能亲眼见到高人出手,绝对人生一大幸事。

    严青听到此处,拿手指向赵衡,憋着一股笑意,后者不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被这么多年纪比他大得多的人称作前辈,实在汗颜。

    “诸位,那恶僧虽死,但他的灵器却在这里,此盏古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超过了中阶灵器的范畴,即使仍旧比不上高阶灵器,也绝对值得高价争夺。”

    银发老者的话语,激发了很多强者的兴趣,鲁达僧人能有那般实力,一定和这宝物脱不了干系,这也使得这盏灯成为了自拍卖会开始以来,竞争最激烈的一次。

    价格火速上升,根本不需要赵衡从中抬价,最后,被一位不知姓名的强者,以四十二万的价格买走,而此人拍下这件灵器后,许是财力已然不够,便直接离开了。

    接下来出现的拍品,一件比一件稀有,一个比一个珍贵,好几次,赵衡都较为心动,但最后都忍耐了下来,因为后面的东西,肯定是越来越好的,没准他现在拍下一件,后面就因为差一点钱而失去真正的宝物。

    “第两百件拍品,地火熔岩鳗妖晶一枚!在场的诸位,肯定还有人记得,三十年,发生在我们青阳郡西北地区的那桩往事,这枚妖晶,很有可能就是那条超级大妖的!凝结了一头灵玄境妖兽力量源泉的精华。”

    “起拍价:五十万灵圆!”

    奇怪的是,尽管银发老者如此介绍,场上竟鸦雀无声,一时间,根本没有武者参与竞拍。

    赵衡分析其原因,恍然大悟。五十万灵圆,对于寻常灵晶境大圆满武者而言,都已经是大半身家,而且一直以来,青阳郡武者对妖晶用途的认识极为狭窄,在大多数人眼里,这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石头!但也只是石头!

    灵晶境层次的武者,是很难用它直接快速提升实力的,那还花那么钱买它,是不是傻?

    “嘿嘿,既然无人出价,那么便以五十万灵圆的底价,便宜给本座吧!”

    一道苍劲的声音,自某一处包厢中传来,声音中无形充斥着强大的压迫,令众人透不过气来。

    离其最近的几名灵晶境圆满强者,直接被一股恐怖的气场所笼罩,纷纷噤若寒蝉,他们惊恐无比,全身冒着冷汗,自己好歹也是一方强者,此时竟会如此不堪,现在,他们终于明白,这隔壁的包厢里坐着的,究竟是一位怎样的存在。

    “灵玄境强者!”

    赵衡喃喃自语,这万宝轩拍卖会当真了得,连这种老怪物都来捧场,然而,他没有发现的是,方才严青眼中闪过一道寒芒,包含着极其强烈的杀意。

    “呵呵,想不到,天罗门的柳擎大师,今天竟也有雅兴来这拍卖会了!”场上的另一间包厢中,传出一道娇柔的温婉女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位年芳二八,尚未出阁的少女。

    此女竟敢和一位灵玄境强者如此说话?!

    “原来是飘雪阁的莲蓉师太,怎么,这区区一枚妖晶难道还要和本座抢吗?”

    “嘻嘻,妖晶倒无所谓,但若只用五十万灵圆就想将其买下,未免有失大师的风范!台上的小朋友,我出六十万灵圆哦。”

    已经满头花发的老者被人当场称作“小朋友”,竟丝毫不恼,反而笑语:“若是姐姐出的价高,这妖晶自然是属于姐姐的!”

    “本座出八十万灵圆!”

    “九十万灵圆!”

    “一百万灵圆!师太,你我二人好歹也相识两百余年,切莫太过份了!”柳擎语气冷漠,其旁边实力低微之人,再次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大师这些年来,脾气是一点都没改呢,诶,那好吧,小女子懒地跟你争咯!”

    赵衡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凭白多出五十万灵圆,心中对那位师太颇为感激,至此,他和严青的那批东西,已经全部出手了。

    之前,当他二人谈及分赃之事时,赵衡打算五五平分,虽然他出力更多,但毕竟是两个人一起行动的,而且都承担了生命的风险,那日,严青肯牺牲自己,为他断后的情谊深深铭记于心。然而,严青却死活不同意,他坚持自己并未做出多少贡献,执意要七三分账,并且那枚器魂珠直接给赵衡,后者劝说无用,也不故作矫情,便同意了。

    故现在,赵衡前前后后所有的灵圆加起来,再除去之前竞拍那枚器魂珠的支付,其总额,已达近二百三十万,堪称超级巨富。

    “下面进行拍卖的,是本场拍卖会倒数第二件珍宝!”

    巨大的高台一股震动,裂开一处三尺长的方形裂缝,随后,一道翡翠石柱缓缓上升,其顶部,端着一个刻满繁琐铭文的箱体,想来,那所谓的珍宝,就在其中。

    赵衡沉下心神去感受其中到底是何物,却吃惊地发现,自己的念力被那箱体牢牢阻隔,根本无法探查其中的秘密。

    显然,有很多人同赵衡都有一样的想法,之后都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

    “诸位不必再试,这箱子是我们青阳郡万宝轩总馆主亲自打造的,可隔绝内外念力交互,就算是灵玄境武者,也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