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塔会-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章:塔会

    人

    一行人

    一行安静的如同雕塑的人悬立空中,久久矗立。行人为首的是一位长相俊美的男子,只见他衣着白衫,脚踏黑芒,长发无风自飘,浓厚的眉宇间透露着丝许老成的威严。而后有一老者,老者名叫赵云天,神态祥和,若非其旁有一头通身金鳞灿灿的金魂兽,那洁白的胡须倒是让这个老者乍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这两人一兽之后,是一群神态各异,隐隐散发着杀气的黑衣人。此时此刻,这行人悬停在半空中,使得那原本安静到极致的氛围又透露着庄严的味道。

    “衡小子呢,灵丫头都去了这么久了,为何还不来?”男子转过身来,面朝一名黑衣人问道,言语中略显焦急。

    “禀少族长,二少爷去了天都兽场,起先灵长老去错了地方。算算时间,以灵长老的修为,这会儿也应该要到了。”

    为首的一名阴冷黑衣人开口说道。他不时抬头看着面前的男子,阴冷的面庞却也盖不住他眼中的狂热之色。

    话音刚落,就这行人的上空,风云骤变,原本稳固的天地灵力开始震颤,像是被强行控制。下一刻,空中裂出一道霞光,一名脚踏灵鹤的妙龄女子从中踏出,女子肌肤宛若凝脂,脸颊微红,仿佛吹弹可破。勾勒的黛眉下,一双仿佛是流星般梦幻的眼睛如同两颗黑宝石般璀璨。紫金相间的圣衣有着道道灵光流动,将那那一弯柳腰凸显无疑。无可否认,这是一个极度貌美的女子,然而这时她手中却提着一个不断挣扎的黑衣少年。少年不断挣扎,显然对女子直接提着自己的后颈很是不满。

    “哼”

    见此,紫衣女子一声冷哼,直接将少年往旁边一抛,仿佛丢垃圾般随意。

    少年身形瘦小,其容貌虽不即大哥俊美,但也是一个俊人儿,只看他伸出双臂,淡淡的灵力在臂膀上结成一层薄薄的羽翼,灵气外放,如同幼禽从半空中落下,一整套动作倒也是有模有样。

    少年名为赵衡,为大周皇朝麾下九大副族之一赵族族长的二儿子。那为首的俊美男子正是其大哥,男子以乾为名,霸气异常。这赵乾修炼天赋实属罕见,乃大周皇朝年轻一辈之中的绝世妖孽,放眼这九州一届之地,无人能与其比肩。

    还未站稳,赵衡便指着貌美女子喝道“:你这丫头,下手真狠啊,幸好小爷我身手敏捷,不然,刚才铁定被你那双辣手给摧残掉了。”似乎还不解气,赵衡又是说道:“哼,丫头,你长的也就一般,性格还这么野蛮,我看你以后还怎么嫁的出去!”

    “你”

    听罢,貌美女子脸色通红,又欲发作,旋即想起现在场合不对。而后,女子美目冷冷地扫了少年一眼,冷哼一声,便拂袖而去。心里暗道:我堂堂赵族天之娇女,大长老的孙女,不必和这小子一般见识。否则,赵乾大哥还认为人家是小屁孩呢,这样一来,这长老之位也是白干了。

    女子回头偷看赵乾一眼,目光触及赵乾的眼神便闪电般回头,圣洁的脸颊此时竟透露着淡淡的娇羞。这般前后截然不同的表情倘若是叫他人瞧见,实是令人称奇。

    不过赵乾似乎并没有发现貌美女子的怪异,他看着眼前这个调皮的弟弟,眼中浮出难得的一丝温柔。“好了灵丫头,你也是长大了,对一个小孩子发什么脾气。衡小子,今天父亲,长老们应是要回来了,你不是说要父亲带灵兽,珍果吗,莫非是不要了?”

    听到这话,紫衣女子脸上愈发的娇红,嘴角也掀起了月牙。于是,就在女子准备与赵乾说话,却被......

    “啊,才不是呢,哥,我们快走,快走啊!”少年一拍脑门,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脸懊悔,连忙拉着大哥就走。

    赵乾伸微笑着伸手摸了摸少年的脑袋,而后面向老者,做了一揖,便道“嗯,还请三长老施法,召出雷云舟。”赵乾虽然天赋极佳,更暂代族长之职,但对于眼前的老者还是非常尊敬的。

    大周皇朝岁月悠久,其疆域之辽阔,何止千万里。而九州一界在皇族的版图之中更是极其重要的一地,由此可见这九州一届之地的面积之大。这九州中各有一族,分别是各州的主宰,而赵族便是这九州中通州的霸主。九族在各自之州中的地位宛如神明,在这片以实力区别阶级的世界里,神圣不可侵犯。

    “嗯,时候也不早了,九族塔会此等盛事,我族可不能落了下乘。特别是那血族,最近接连攻占四方,掠夺资源,就连我族麾下势力也敢染指了,真是可恶至极!此外,这段时间,九州一界竟是谣言四起,而这些也全部都是那血族传出来的,荒唐,这次前去。定要周皇处罚那血族。”就算是在骂人,老者依然神态祥和,仿佛看遍人间百态,没有什么能去影响他的心境。

    “大周皇朝危在旦夕,历史将会重写,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没有知道这谣传是从哪传起的,虽然明面上九大副族都极力压制,却不见效果。而那血族也是打着这个旗号,以叛国罪的名头血洗了不知多少大小势力,这其中就包括其它大族的麾下势力。有心人都知道,这只是借口,是大族之间利益的交锋。

    终于老者白袍一甩,一艘银色小舟凭空从老者掌心跳出。随后,银色的舟身不断变大,向着天边延伸,直至横跨天际。

    在所有人都登上雷云舟之后,老者一声爆喝。“走”,霎时这条银色小舟撕裂空间,载着这群人,乘着雷浆向着远方穿梭而去。

    ......

    罗通界中心,九州塔畔。

    九州界的中心矗立着一座高塔,塔身足有万丈,犹如绝世强者般直刺天际。此塔是为了纪念大周皇族战胜强敌而建,至今已有百万年历史。

    如以往相同,每到九大副族塔会之约,来自大周皇族各州的各个大小势力都会再此相聚,因为每到这个时候,那些前去为皇朝参战的强者也许就会归来了。塔畔周边悬浮着九个巨大的场地,场地成圆形,宛如九个巨大的法盘衡跨在大地之上。这九个法盘之下是一片极为辽阔的广场,广场上汇集了各路宗派之主、领主、霸主,甚至是平日隐修在罕无人迹深山之中强者,人群中不时有着阵阵强悍的气息散发。这些人中,随便一个拉出去都能在九州一界称霸一方,然而此时却宛如蝗虫般挤在这里。

    他(她)们有的在等待至亲平安归来,有的在静候老祖扬宗门威严,亦有期待强者赐下机缘的武者,也有贪图宝物、杀人越货的强人。

    法盘之下的空中,也有几道依稀可见的身影,这些人的气息却是极为内敛。与广场上那人满为患相比,这里太过宽敞了,不过对于这些人的“自在”,倒也无人质疑,不为别的,只因他(她)们才是在场的真正的大能。

    “嘿,听说了吗?这次我们大周和其他的皇朝攻下了一艘古老战舰,那可是惊天的远古神器,这是自开朝以来从未有过的事啊。”

    塔畔的一个小角落,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斜眼青年朝着其他人说道,脸上挂着浓浓的骄傲。他自然不是替皇族高兴,而是想在这帮强者面前出风头,至少他觉得这很有面子。他所属的势力在血州,那是血族的地盘,且又跟血族靠的比较近,小道消息异常灵通。

    “哼,你才知道这些,我告诉你吧,在这次征讨中,各大超级势力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听说这个秘密很了不得,为了这件事,那些大人们正争地不可开交呢。”

    一个书童般打扮的白衣少年挤在人群中说道。说出这话的少年似乎并不认为这话会引来什么麻烦,小眼中满是着纯真和无辜。

    青年愣了愣,显然从未想过会这样被人当场质疑,完全就是被打了一巴掌,他好歹也是血州的一个地方的霸主,哪里受得了这份气。何况他也是灵王境的修为,虽然他自知这放在九州一界中的确不算什么,但一看到是一个书童打扮的毛头小子,就气不打一处。在这片绝对以力量说话的世界里,强者的威严不容侵犯,特别是弱者对于强者的挑衅完全是不可饶恕的行径。略微犹豫之后,尖嘴青年抬起早已布满阴霾的脸庞,一脸狞笑。

    “小子,叫你一个做人的道理。修行在外,应该小心为妙。否则,实力不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说你又如何,你以为你那修为很高吗,竟也来教育我。”少年憋了憋嘴,就连脸上的眉毛也是配合地向下弯了些许,只是那目光中又多了一层鄙夷。

    此刻,刀疤青年终是不愿不再废话,只看他单手举起,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而后,青年手臂举头划过,荡出道道残影,顿时周天的天地灵力仿佛受到了牵引,灵力不断汇集,而后,竟是有一道血色光轮伴随雄厚的灵力宣泄而出。这一幕,使得周围的人嘘唏不已,对付一少年,下手竟也如此狠辣。不过那少年今日死在这儿也是怨不得谁,谁叫他嘴臭呢。

    “砰”

    剧烈的灵力终冲击是激起漫天的尘土。巨大的圆状广场上,无数强者举目望去。有不少人暗暗折舌,不曾想到竟有人在这种场合直接动起手来,真是疯狂啊。

    在那漫天的尘土中,有一道身影缓缓地向众人走来。此刻他完好无损,脸上挂着些许笑意,然而,那略带幼气的笑意中此刻确是透露着莫名的意味。;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