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贼喊捉贼-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百零五章:贼喊捉贼

    “青阳郡有十大名城,没想到这一次正好是在这唐山城,赵师弟,你我二人最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呢!”

    严青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继续品尝桌上新鲜的瓜果,心情颇为畅快。

    “这拍卖会具体是在哪日举行?”赵衡从床上下来,从空冥螺中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穿上,而没有选择流云宗弟子服饰。

    之所以这么做,其原因也很简单,穿着那样一套制服,太过醒目,有阅历的人看一眼就知道你是流云宗弟子,这种被“暴露”的感觉,是赵衡所讨厌的,虽然三宗弟子的身份能镇住很多人,但那些货色,凭赵衡现在的实力一样可以做到,同样的,对于现在能够威胁到赵衡的存在,这种身份也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

    “时间啊,在五日后的下午,诶,你换衣服干嘛?你不会真的要现在去吧。”

    赵衡摇了摇头,他看着严青的吃相,突然意思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宝宝那个小家伙还在叶城呢!

    “我去叶城一趟,两日后便能回来!”

    “哦,我知道了,你的那个灵宠还在叶城诶,算了吧,只不过是一头幼体的翅风兽而已,我们干的这一票赚的,都够买多少头了,而且虽然黄家人并非我们所杀,但毕竟那批东西在我们手里,失去了这么大一笔财物,现在八成就是一条发狂的疯狗,你现在回去,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不过严青显然没能说动赵衡,只见后者现在已经换上了一套黑色劲服,头上戴着斗笠,看起来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严师兄不必担心,那黄家连是谁杀了他们人都不知道,还如何能查到这批货在哪里?我这一趟去去就回,以我的性子,肯定不会主动招惹他们!”

    说罢,赵衡走出房间,急匆匆地走了。

    严青望着赵衡的身影,感慨道:“想不到这个师弟,不但待人正直,连对自己的灵宠都如此讲义气,在这个年代,真的已经很少见了!”

    赵衡出了唐山城,就直奔叶城而去,等他带着宝宝回来,正好过了两天,一路上都非常得顺利,没有任何麻烦。

    不过,令他苦笑不得的是,这几日时间,宝宝趁着他离开,在那间客栈中各种胡吃海喝,专点最贵的东西,而且往往只吃那一口便丢掉,弄得整个客栈都在伺候他。

    只不过两天的功夫,客栈就没钱周转了,便派人来催账,当伙计壮着胆自己打开房门的时候,除了看见躺在地上圆滚滚的宝宝,哪里还能找到赵衡和严青他们。

    “他妈的,竟然是来吃白食的,来人拿,把那个小东西宰了给老子下酒!”掌柜当场气得脖子都粗了,他干这一行十几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嘘,掌柜的,小声点,就算是气话也不能乱讲啊!我们这种做小本生意的,又没什么后台,哪里惹得起他们武者啊!没准那二人三天后就会回来了。”

    伙计抱着掌柜的大腿,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那总不能让这个小东西这么吃下去啊,否则三天还没到,老子就倾家荡产了!”

    “要不这样,我看那东西也有些力气,就让它来帮咱们做苦力,要是那两个武者没有回来,就让它在这干个几十年的脏活,这样的话,咱们也不至于太亏!”

    后来的事情可想而知,当赵衡赶到那里的时候,发现宝宝正在洗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总共有几十大车的碗要洗,而且每一只碗都得至少洗七遍以上。

    “哈哈哈......”

    听完故事的严青捧腹大笑,他还从未听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旁的宝宝知道严青在嘲讽自己,张牙舞爪地冲过去,要跟前者一决雌雄,却被赵衡抓住,往它脑袋上赏了一个板栗后,这才老实下来。

    宝宝圆滚滚的身体呜咽地趴在地上,那可爱的小模样看起来非常委屈,就算是赵衡叫他,也没有理会。

    “好了,后天拍卖会就要开始了,趁今天有空,就去那万宝轩中把东西都出手了吧,你要是再不起来,待会儿我们买的鲜美灵果可就没有你的份咯!”

    宝宝毕竟是孩子心性,它眼睛一亮,听到有好吃的,立马口水流了下来,一个跳跃,扑到赵衡怀里,扯着他的衣衫,嚷嚷着立即出发。

    ......

    在唐山城中部偏南的地方,一座恢弘大气的建筑坐落于此,正前面,是一根根漆红色的擎天石柱、极为高大,而在石柱的正中间,铺就着一条鲜艳的柔软地毯,顺着两旁的花卉一路向里延伸,其顶部有一个巨大的汉白穹顶,数千面透明的水晶隔板镶嵌其上,使得阳光能直接投射进来,建筑的四周,绿荫成林、流水环绕,几个涌动的喷泉中蒸腾出大量白汽,萦绕而上。

    “好美的地方!”

    赵衡凝望着眼前这幽美的地方,轻轻叹道:“不愧是雄踞天河域的庞然大物,仅仅这一个分地,就如此不凡!”

    严青却不以为然,他嘲讽自己粗人一个,对这种东西一直欣赏不来。

    赵衡他们沿着路径,直直走了进去,一位貌美的旗袍侍女见大厅这两位新来的客人,赶忙迎了出来。

    “尊贵的客人,欢迎光临,请问我有什么能为您们服务的?”

    这个时候,赵衡终于发现严青欣赏什么东西了,这个家伙,竟一直盯着人家胸前的一片高耸,而旗袍侍女显然也是发觉了这一点,不过碍于规矩,自己身份又是如此低微,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羞红了脸。

    “咳咳......”

    赵衡轻咳了几声,他往严青的肩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我们是来卖东西的!”

    “原来如此,二位公子请随我来!”

    旗袍侍女做了一揖,她扭着细腰,踩着小碎步在前面带路,严青怔怔地盯着那窈窕的曲线,半响后,喃喃说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赵衡白了严青一眼,心中暗暗诽谤:靠,看上了就直接说,哪有见到一个陌生女子就这样说,啊,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套路真特么深!

    跟着旗袍侍女走了一路,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环形厅堂中,这里有着很多门,起码上百扇,后来赵衡才知道,这里每一道门里,都有一所专门用来鉴定的隔间。

    旗袍女子拿了一个牌子,递向赵衡,只见上面写着寥寥数字:第三十八号!

    赵衡点头致谢,拉着严青和宝宝这两家伙向里面走去,等走到对应的房间,正欲敲门的时候,大门却突然自己打开了,几名凶神恶煞的大汉骂骂咧咧地走出来。

    “狗东西,只不过看了两眼,就说咋们的东西是假的,要不是这里是特殊之地,老子早就一刀砍了他!”领头的大汉口吐飞沫,恨得咬牙切齿。

    “就是,那个老道好歹也是一名灵晶境小成强者,揣在怀里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凡品,我看啊,这万宝轩也不过如此!”

    “可惜啊,换不了宝物,我们兄弟几个身上的灵圆就算是加起来,都不算太多了!”

    余下的几人满脸愁容,没有足够的本钱,来这种拍卖会的确只能是看客!

    赵衡心中暗暗摇头,这几人都只是灵晶境小成武者,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胆子当真是肥。

    “几位,借过一下!”

    赵衡本不想与其接触,礼貌地想要走进门内,怎料想......

    其走在最后的一人,与赵衡肩并肩发生碰撞,而就趁这个时候,此人竟伸手探向他腰间的空冥螺,其手法极为熟练,绝对是此中老鸟,要不是赵衡感知敏锐,恐怕还真要遭了道。

    “啊!”

    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引地周围的众人纷纷为之侧目。

    赵衡稳稳地抓住了这个扒手,凭他现在的气力,只需稍稍使上一些,就能令其痛彻心扉。

    为首的大汉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心中还不明白,此人究竟是如何发现的,不过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赶紧处理好眼前的难题。

    “小子,你为何偷我等宝物,这个空冥螺是我四弟的,你还不快些放下,否则,让你尝尝大爷的厉害!”

    “我去,他妈的贼喊捉贼,老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脸皮比我还厚的人!”严青看见眼前这一幕,气得跳脚,他本就是脾气火爆之人,哪能容得了灵晶境小成的弱鸡在他面前这般,更何况这种货色,竟还想贪图他们辛苦得来的财物,简直是找死!

    一旁的宝宝也是全身毛发炸立,那个叫做空冥螺的东西,里面可是装着很多好东西,可以拿去换好多好吃的,这帮人想要抢去,就是在抢它吃的,这能忍?

    赵衡同样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尊重别人,不愿惹麻烦,不代表他就好欺负,恰恰相反,要是谁主动找茬,辱他亲人,他绝对一剑劈过去。

    不顾众人惊讶的目光,赵衡、严青、宝宝这三个家伙,一脸狞笑地走过去,对这种不讲理的家伙,先暴打一顿再说,至于其它的,那就看他们能否挺到愿意讲道理的时候了!

    “什么,你小小年纪竟有这等实力?”

    “不,不要过来!”

    “求求你们别打脸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