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僧人鬼法、墨眉显威-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百零三章:僧人鬼法、墨眉显威

    “我佛并没有召见贫僧,尚且这世间仍污浊不堪,还得留着有用之身,多渡几人前往极乐世界才是。”

    “哼”,赵衡懒地再跟这个癫狂的疯和尚废话,他提剑而起,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剑势,向着四周吞没而去。

    墨眉震颤,剑气呼啸成风,比之惊涛骇浪还要汹涌,就算是三尺铁板,恐怕也会在顷刻之间被搅得粉碎。

    “好宝贝,至少也是极品的中阶灵器!”鲁达僧人露出赤裸的目光,毫不避讳。

    “不过,仅凭这个就想灭了贫僧,那还差得远了!”

    “幽冥鬼法”

    那盏古灯上,青光像火焰一般燃烧了起来,噼啪作响,其所溢出的威能,远胜之前。

    严青见此,急忙大呼道:“小心,他有极强的摄魂之力!”

    赵衡身体一震,这一刻,他感到了急剧的恶寒,意识竟失去了对躯体的主导权,就连灵魂都像是被冰冻了一般,幽冷至极。

    “死吧!”

    断臂的鲁达僧人一声高喝,一个足有丈高的巨大骷颅头显现而出,它张牙咧嘴,竟要像之前那般将赵衡吞食。

    “轰!”

    赵衡临危不惧,墨眉那吞噬而来的雷霆之力流遍全身,形成一道道圣洁的雷弧,在为他驱除阴邪。

    就在那骷颅头张嘴之际,一把漆黑如墨的长剑刺来,直接将其贯穿。

    “哗!”

    残余的青火喷洒而出,转而直扑向僧人而去,后者见此,大喝了一声:“休想!”

    青幽古灯中再次喷射出大量的青火,它们浮动在僧人四周,形成了一个超级巨莲,其之大小,至少是之前的十倍。

    “哈哈哈,贫僧这青莲稳若金汤,就算站在这里任你攻击,你也只能束手无策,毫无办法!”

    赵衡冷笑,这种手段的防御的确厉害,但也只是对于常人而言,而他赵衡,可不是什么常人!

    “小爷打烂你的龟壳!”

    赵衡浑身变得滚烫,手中墨眉隆隆而动,气息飞涨,因为无相慧根的缘故,他体内灵力的数量和纯度都要比常人高出太多,此时全力激发之下,所散发的威压竟有一种灵晶境大圆满的味道。

    “噗”

    他不管不顾,直接将墨眉刺入青莲之中,疯狂搅动。

    鲁达僧人自然不可能真的站着挨打,他知道赵衡又要使用那雷霆之力,竟伸手一招,取出一个土黄色的物件,心痛地看了最后一眼,就将其打在青莲之中。

    “咔嚓咔啦”

    青莲不但变得更加巨大,其莲瓣也变得焦黄,呈现出一种大地般坚实的质感。

    赵衡心中凛然,他发现此时的巨莲,竟反而克制它的雷霆之力,更关键的是,墨眉就像陷入了一个吸力巨大的深渊中,以他现在的气力,仍旧无法挣脱。

    鲁达僧人趁势追击,右手对着赵衡的脑门狠命一掌,而后者也不会束手待毙,腾出左手来,便是一记夹带着超凡之意的《烈阳拳》轰出。

    “咚!”

    一拳一掌硬撼在一起,双方同时一阵闷哼,嘴角处流淌出殷红的鲜血。

    “咻、咻咻......”

    鲁达僧人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脸色大变,他艰难地回头,却是看见严青双手高举流云釜金瓶,正全力催动。

    要在平时,这种攻击他尚能应对自如,奈何却是现在,接连受创不说,自己还正被一个少年模样的武者牵制。

    “不!”

    上百道金色匹练呼啸而来,令僧人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他似乎不甘就这么死去。

    然而,即使再不甘又能如何,当那上百道金色匹练同时绞向他的头颅,只是略微抵挡,便爆成一团血雾。

    “扑咚”

    看着其无头躯体无力地倒下,严青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喘着粗气,不确定地问道:“死了吗?”

    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个在青阳郡恶贯满盈的一代强者,竟就这么被他和赵衡斩杀于此。

    赵衡皱着眉头,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而就在他看向那盏青幽古灯时,脸色大变。

    古灯中的青火不但没有熄灭,反而前所未有得剧烈,与此同时,天地中的温度骤降,竟开始飘下黑色的冰霜。

    一道阴风吹来,令严青不自觉打了一个冷颤,此时的场面,当真是有些诡异。

    赵衡看向鲁达僧人的那具无头躯体,捏紧了手中的墨眉,他决定将其焚毁,以免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两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青火,以极快的速度弹射向赵衡和严青二人,赵衡早有戒备,抽出墨眉砍向青火。

    “嗤”

    雷霆之力下,这道青火直接消散,而严青却没能幸免,他虽然也是击溃了青火,但身体却是如遭重击,被撞飞了数十丈远。

    “师兄!”

    赵衡心中大急,他想要去看看前者的情况,但是眼前的形势却根本不给他时间。

    “桀桀,刚才身死之际,心中突然有所明悟,贫僧的《幽冥鬼法》总算是突破到了圆满,说起来,贫僧还应该感谢二位施主呢。”

    四面八方传来了一阵戏谑声,奇怪的是,这和那老秃驴的声音并不相同。

    “可惜啊,你们二人连毁我两件至宝,今日,注定要命丧于此。”

    鲁达僧人的无头躯体一阵抖动,而后,在赵衡的注视下,竟从其腹中钻出了一个血淋淋的身影。

    这,竟是一个侏儒!

    赵衡心中的疑问终于解开,区区灵晶境境界的人族武者,怎么可能被爆头后还不死的。

    “这才是你的真身吧,而那外面的,只不过是一副皮囊,亦或是一个傀儡!”

    侏儒人点点头,他以一种像是看死人的目光望着赵衡,好像是要让后者死后做一个明白鬼。

    “不错,这身驱壳虽然炼制过程不困难,但材料却极为难找,就算五十万个人中,也未必能找到一个。”

    “万幸的是,在你们流云宗里,倒是有一个人相当适合,你死后,我便将她抓来炼制,就当是作为你们毁我驱壳的补偿了!”

    “她是谁?”

    “呵呵,这是你现在应该关心的重点吗?自己都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却还有空去管别人的死活?”

    侏儒人贪婪地盯着赵衡手中的墨眉,似乎在他看来,这宝贝马上就能归他所有。

    “念在你为我带来一件这么好的灵器的份上,我准许你最后再提一个问题。”

    赵衡扬了扬手中的墨眉,不禁冷笑一声,吃定我了吗?

    “我没什么想问的,不过,我倒是一句话想说。”

    “哦?!”

    赵衡剑指侏儒人,颇为英气地说道:“我这个人向来信守承诺,既然第一次佛不要你,那就再送一回!”

    侏儒人听此,脸上爬满阴霾,显然到了这一刻,他的兴致,也已是消磨殆尽了。

    青幽古灯中,青火浓郁至极,而也就是在这一刻,所有的火焰都离灯而去,形成了数千道密密麻麻的骷颅头颅,并以一种奇特的序列,铺展开来,这其中,要属最前方四个骷颅头颅最为巨大,森然的眼孔中,有两团明亮的魂火,赵衡心中明白,这应该就是被其所残害的四位三宗长老。

    “小子,你若欲杀我,就要先杀我这六千八百七十二个傀儡,而我只要杀你们一次,你们就会化为乌有!”

    “哼,何需那么多次,我要杀你,一招便可!

    到了这个地步,赵衡终于抛弃了所有顾虑,他运转全身灵力,作用在墨眉之上。

    那股属于高阶灵器的强大威压渐渐弥漫开来。

    “嗡!”

    赵衡全身热血沸腾,银白色的剑纹在其上飞速显现。

    一道、两道......

    墨眉身上传出轻快的尖鸣声,这件昔日的神兵,正慢慢显露出它恐怖的冰山一角。

    “轰”

    前后一共五道剑纹,慢慢聚集在了一起,其中每一道,都蕴含有莫大的威能。

    虽然与流云宗大比之时相比,仍旧是五道剑纹,但赵衡心里非常清楚,这次可是在高阶灵器加持下诞生的,其之威力相较于当初,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绚丽的银光照耀大地,仿佛要将一切都吞没,面对此情此景,立身于骷颅群中的侏儒人亦是拼尽全力,他疯狂地掐动法诀,不惜代价,一个个呼啸的骷髅头颅成群结队,组成一道巨大的黑色洪流。

    这个时候,谁若退后一步,必死无疑。

    “轰轰轰!”

    黑色洪流和银光风暴直面相对,发生了惊天大撞击,刹那间,山野为之哀嚎、天地为之震荡,一黑一银两股极其强大的能量仍在对冲,辐射出一道道余波,将沿途的一切震成碎沫。

    严青拼命地朝交战地张望,但他有伤在身,刺眼的光华令他根本睁不开眼睛。战斗的余波持续了很长时间,严青好不容易等到其弱了下来,便急忙冲了过去。

    走得越近,严青心中的震惊就愈发强烈,四周都是大火,其产生的浓烟和激扬的尘土遮挡住了阳光,他慌了,急忙冲向了大战的最中心,在那里,一切都呈现焦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