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邀约-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一百章:邀约

    随着秦牛的落败,为期三天的流云宗大比就此结束,这同时也代表着赵衡成功进入了流云榜前十。

    流云宗一座干净的院落内,赵衡感受着空冥螺中的大量灵圆,心情愉悦不已,他这次得到的大比奖励,实在丰厚。

    流云榜第十名:奖励二十万灵圆、一件中阶灵器外加三颗玄黄色的珍贵丹药。

    这种丹药名为黄砂丹,能为寻常灵晶境小成武者突破至灵晶境大成提供契机,其所能增加的成功概率足近三成左右。

    也许有人会觉得,只不过仅仅增加了三成机会而已,但只要是真正步入修行的武者来说,莫说是三成,哪怕只是增加一成的概率,也足够让许多武者为之铤而走险,甚至有时候,不惜性命。

    一枚黄砂丹的市场价,大概在一万八千灵圆左右,而且由于在整个青阳郡,只有少数几人才能炼制,故此数量更是稀少,往往是有价无市。

    至于那件中阶灵器,则只能说是普通品质,至少对于拥有墨眉的赵衡来说,自然是看不上眼的,所以赵衡就请求换做灵圆。鉴于前者在这次大比中的亮眼表现,他赵衡在宗门中的地位自然远超以往,故此,流云宗高层对于这种小要求,当然不会拒绝。

    二十万灵圆加上换来的近七万多,赵衡现在光灵圆财富值,就再创历史新高了。

    而四方殿的汪长老也是“遵守”约定,在大比结束的当天,就被白袍纪长老抢过空冥螺,从中一顿好找,直到扔出一个火红色的大锥瓶到赵衡面前。

    到现在为止,赵衡仍忘不了汪长老脸上的肉痛的表情,原本的话,汪长老也打算履行约定,给赵衡一件极品中阶灵器,但并没有说是这流火釜金瓶啊,他空冥螺里可是还有另外两件极品中阶灵器的,但是于这流云釜金瓶比起来,仍旧是差了不少。

    “嘿嘿,老汪啊,我当年就曾说过,这件宝贝当年被你抢先得去,总有一天还是得吐出来的,怎么着,我没说错吧?哈哈!”

    纪长老非常开心,虽然最后灵器并非落入他囊中,但只要能从这个老伙计手中给弄出去,还是很有意思的。

    “你,你!”

    汪长老气不打一处,他看着赵衡,希望能与其沟通一番,能否换一件,还没来得急说,却是看到后者已经将其收入自己的空冥螺,并且口中大喊道:

    “谢汪大长老赏赐!”

    汪长老:“......”

    赵衡端坐于蒲团之上,他伸手一挥,一个刻满火红图案的高大火红锥瓶凭空浮现。

    “听纪长老介绍,这流云釜金瓶是一件了不得的阵法兵器,只要一名灵须境小成的武者掌控,就能利用其中现成的大阵,困杀数名普通灵晶境大成武者,而就算是灵晶境圆满的武者,若是不懂阵法而贸然闯入,一时间也会遭遇极大的风险。”

    赵衡抬起食指不断敲打在这件宝贝上,沉吟了一会儿,这件极品中阶灵器虽然论珍贵程度依旧比不上墨眉,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有着大用,关键时候,能够出奇制胜。

    而且,赵衡还想着,等他哪一天有着足够的实力走出这青阳郡的时候,他也好把这灵器留在紫山镇,替他守护好那个美丽的地方。

    “也许能卖个二三十万灵圆的天价,但终归还是留下来更好!”赵衡叹息道,这已经是小半件高阶灵器的价格了。

    “嗯?”

    赵衡感受到腰间一股震动,他拿起那枚精美的流云宗弟子令牌,看到了上面一条讯息。

    “叶城里竟然有人约我?会是谁呢?”

    赵衡心中疑惑,他琢磨了片刻,回想起自己近来认识的人中,觉得那家伙应该最有可能!

    “应该是他,可是他找我会有什么事呢?!”

    赵衡转过头来,望着一旁品尝着各种美食的小家伙,说道:“宝宝,你在这看家,我可能要外出几日!”

    一听赵衡要出去,宝宝眼睛一亮,竟不顾面前的那些山珍海味,一路小跑过来冲进赵衡怀里,咿呀咿呀地叫唤!无论赵衡怎么劝,都无法阻止其跟着出去“浪”的“雄心壮志”了。

    “也罢,你应该从出生就没有离开过这里,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好,而且以我现在的实力,带着你出去,想来也不会遇到太大的麻烦!”

    叶城,那座雄伟至极的千年古城再次映入眼帘,土黄色的城墙依旧透露着沧桑感,而且这一次,赵衡心中依旧有一种错觉,这宏伟的巨石城墙应该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赵衡从老远处就落于地面,他拍了拍怀中流着哈喇子并熟睡着的宝宝,指着面前的巨大城池,示意目的地到了。

    后者缓缓睁开迷糊的小眼睛,在它看来,这么大的地方,一定会有很多好吃的和好玩的,它兴奋地从赵衡怀中跳了出来,一溜烟向前跑去。

    赵衡笑着摇了摇头,连忙跟了上去。

    今日的叶城内,依旧是那么繁华,那一座座华丽的楼台上,依旧有妖娆的舞姬载歌载舞,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苦命的舞女,在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早已换了不知道多少批,之前的那些,又会有多少人知道,她们究竟去了哪里?

    赵衡拎着宝宝,防止他到处乱跑,一路来到了一间古朴的客栈,根据他收到信息上的约定,他却是早到了一个时辰,故在那事先订好的雅间内,现在空无一人。

    赵衡能坐着等一个时辰,但是宝宝绝对等不了,赵衡无奈,只能用吃的堵住这个“小祖宗”的嘴。

    时间过得飞快,当宝宝消灭掉第十三只红烧乳鸽的时候,推拉式的包间门外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怎么,赵老弟,还认得哥哥我吗?”

    来者是一名身穿石青色袍子的光头大汉,其脸部有一道标志性的巨大伤疤,肩上扛着一把古朴大刀,赵衡可以明显看出的是,此人来之前,难得将自己的妆容整理了一回,至少不像上一次见到的那样邋遢。

    “严青兄对我有恩,在下怎敢忘记?”

    要不是此人,墨眉现在或许只是特殊的中阶灵器,这对赵衡现在的帮助绝对有限。

    “哦,看来的确是我卖得便宜了,没想到那个小琥珀,赵老弟竟如此满意,唉,真是可惜了啊!”

    严青露出懊悔的神情,乍看起来恨不得当初应该狠狠地宰赵衡一顿。

    赵衡虽然知道前者是在说笑,但仍旧是认真地回道:“严兄若是觉得亏了,就开个补价吧,只要在下付得起的,就一定不会拒绝。”

    严青摆了摆手,他看赵衡一脸认真,难免有些尴尬,他这次找赵衡可是有事相谈的,并不想与其太过生分。

    “哈哈,赵老弟切莫如此,买卖既然成交,那么按照规矩,是不得反悔的,在我看来,能认识赵老弟这样的人物,才是我严某人最大的收获。”

    赵衡看着面前的大汉,微笑着说道;“想必,严兄特邀我来此,肯定是有什么其它更重要的事!”

    “好,爽快,赵老弟果然聪明人,没错,我严某人这次的确有事请你帮忙!”

    “严兄大可放心,只要不是什么杀人放火、丧尽天良的勾当,我赵某人若能做到,就绝对不会拒绝。”赵衡盎然说道,这样一来,他欠严青的人情就可以还了。

    “诶,实不相瞒,老哥我的事情却正是杀人放火,只要事情能成,你我五五分账,相信赵老弟事后能得到近三十万灵圆的报酬!”

    赵衡浓眉皱起,三十万灵圆的收益当真诱人,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已经足够使他为其承担风险,但是如果说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残害无辜的生命,那么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当初之所以踏上修行路,就是为了保护自己所应该保护的一切,他深有体会,与最亲近的人离别的感觉,是多么的糟糕与痛苦。

    赵衡眼神冰冷地看着严青,一字一句地说道:“若是如此的话,阁下恐怕要失望了!”

    严青仿佛早就预料到赵衡是这个反应,他满意地点点头,说道:“赵老弟果然是性情中人,和你这样的人合作,不用担心自己被出卖!”

    不等赵衡回答,严青又道:“赵老弟,你先听我把话讲完,若是到时候你还是不愿意,我严某人自然也不会勉强!”

    随后,在宝宝大快朵颐的咀嚼声中,严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赵衡说了一遍。

    原来,严青在机缘巧合下收到消息,两日后从东南方向,会有一批载有大量财物的车队进入叶城,而这车队所属的,正是当今这叶城中如日中天,不可一世的一流势力——黄家。

    “哦,莫非严兄是想与在下劫富济贫?”赵衡挑了挑眉头,语气中听起来依旧并未有多少意动。

    “若是他黄家是靠正当途径得来的,我严某人也不会打什么主意,但很不幸的是,他黄家的这批财物,才是真正靠杀人放火、屠人满门而来的,每一块灵圆上,都浸透着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