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真正的追求-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九章:真正的追求

    四方殿外,宾席的主座处,宗主南宫陵虎眼看向擂台上的那道魁梧身影,兴奋说道:

    “天佑我流云宗,想不到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走超凡之道的武者!”

    武者历经艰辛,将一门武学完全参悟,所能激发的威力固然强大,但却并非真正到了顶点,而那最高境界,便是所谓的超凡之境!关于这一点,赵衡早在紫山镇就听说过,不过他还不知道的是,不光是对于紫山镇,就算是在这青阳郡之中,超凡之境者,虽然已经算不上传说,但也极为罕见。

    甚至,比之前沈梦泽所领悟的剑意还要难得,在整个青阳郡最近的千年历史中,真正将一门武学踏入超凡之境的,不管是名声在外的强者还是那些隐世高人,加起来,都绝对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难怪秦牛师兄如此自信,这超凡之境玄之又玄、威能莫测,赵衡师弟若是坚持不用灵器,恐怕其胜算真如前者所言,不会超过一成!”

    擂台下的一角,脸色苍白的黑手目光复杂地盯着台上的二人,对于之前被赵衡正面击败,他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技不如人,不管你说什么,在被人看来都是借口。

    借口是失败的温床,而一个真正的强者,惧怕的不是失败的结果,而是丧失了爬起来继续拼搏的勇气,黑手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追上赵衡并将其击败,但是现在......

    “我还没来得及复仇,你就要跪倒在别人的脚下了吗?”

    赵衡擦去嘴角的血迹,现在的情况,饶是他脾气再好,在看到秦牛那淡漠的眼神,那股永不屈服的天性不可遏制地涌上心头。

    呵呵,天才?那是坤老为我争取来的,你们真的以为,我赵衡生来就蒙天眷顾?

    但凡有所成就的人,都或多或少努力过,你秦牛付出了汗水,我赵衡又会少到哪里?

    “《烈阳拳》”

    赵衡手握成拳,道道火红拳影在其身旁浮现。

    台下的众人诧异,都在这种时候了,赵衡竟施展出这等粗鄙武学,要知道,《烈阳拳》和《三通拳》同为低阶武学,虽说前者等阶稍微高一些,但这根本无法成为压制的成本。

    何为超凡?那就是超脱了原本的武学,其之强弱,早不被原本武学的阶级所束缚。

    赵衡的选择有自己的坚持,他还在紫山镇的时候,对于《烈阳拳》这门武学,就已经触及到了超凡之境,只差那临门一脚,但就是这最后一步,他始终都没有迈出去。

    赵衡不知道自己究竟差在哪里,直到刚才,他直面秦牛的超凡拳意,心中终于闪过一丝明悟。

    为了求证,他疯狂地向秦牛发起进攻,后者一声冷哼,他是来打败赵衡的,绝不予许自己像别人一样成为其崛起路上的垫脚石。

    秦牛驾驭着超凡拳意,碾压向赵衡,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击败在自己的脚下。

    “咚、砰、啪......!”

    战斗逐渐升华,但秦牛却越打越心惊,虽然他依旧压制着赵衡,但是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不那么悬殊,甚至他能强烈地感受到,他面前的这个少年人,眼中精光连闪,竟然正在飞速进步。

    “不,我不信,你不可能在战斗就领悟到超凡之境!”秦牛大声嘶吼道,宛如一个发了狂的金刚。

    “唰”

    一对比赵衡大腿还粗的铁拳,朝着赵衡的脸面直直呼来,其上的超凡拳意到了一个巅峰。

    这时,赵衡却像一个被控制的玩偶,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就在那双铁拳即将亲吻到赵衡脸颊的前万分之一个瞬息。

    “我懂了,一直以来,我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武学上,刻意去地追求超凡之道,却没有遵从自己内心!”

    “举一反三、炉火纯青,不是超凡之路,只有当你从井里跳出来,才能看到外面的浩瀚天空!”

    “轰!”

    一股全然不同的超凡气息弥漫开来,在这一刻,秦牛那健壮的身体就此定格,他死死地盯着赵衡,满脸的不可置信。

    赵衡同样无法动弹,因为他的躯体被超凡之意占据,这一刻过后,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自二人中间爆发。

    “嗡!”

    夕阳西下,流云宗四方殿外一处巨大的擂台上,两道身影向后倒飞而去,待得刚刚停下,便各自大吼一声,不约而同地朝着对方一拳轰去。

    “咚!”

    一大一小两个肉拳重重撼在一起,发出惊天的撞击声,肆虐的拳劲令近处的数百人一声闷哼,再也顾不上惊骇,向远处飞速撤离。

    “快跑啊,这两个家伙,简直太可怕了!”

    赵衡和秦牛的手上流出大量的鲜血,一滴一滴混在一起,掉落在脚上的碎石上。

    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二人收拳,而后又是巨力轰去,这一次倒没有撞在一起,拳印所落之处,是在对方的胸口上。

    “噗!”

    随着一阵入肉的声响,二人吐出一大口鲜血,气息同时萎靡下来,无力地朝着地上倒去。

    裁判的长老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他在赵衡也领悟超凡拳意的那一刻,已经认为赵衡会反败为胜,结果现在......

    “诶,我宣布,此次比试双方平局......”

    结果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他就看到这二人竟又是缓缓爬了起来,摇晃着朝着对方冲去。

    赵衡一拳打在秦牛的腹部,后者那高大的躯体佝偻下来,不过他自然不会白被挨打,他在赵衡出手的时候,也一脚揣在对方的腰间。

    “咚!”

    两人再次重重摔在地上,耳边响起“嗡嗡”的轰鸣声,大脑处不知道是因为缺血还是剧痛,一片空白。

    赵衡甚至都暂时失明,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等他终于看清秦牛所处方位时,发现对方晃了晃脑袋,而后双眼迷茫地左右寻找。

    “看来,因为无相慧根的缘故,我无论是恢复的速度还是承受伤害的能力,都要比他强一些!”

    等秦牛双眼中恢复神采,他死死盯着赵衡,双眼微红,整体情绪开始剧烈波动,忍着剧痛,他撤下身上早已破碎的衣物,露出一个饱经沧桑的上半身。

    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弟子捂住嘴巴,她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样的根本不就不是人的肉体,无数粗大的疤痕一道接一道,爬满了秦牛的每一寸黝黑肌肤,层层叠叠,触目惊心。

    “为什么,要是我能有普通人的资质,凭我付出的代价,所能创造的成就,远不止现在的一切。”

    秦牛扯着沙哑的嗓音,不甘地嘶吼着,他一瘸一拐地拖着身体朝赵衡走去,口中喃喃自语。

    “我不甘心,我可以的,我可以的啊!”

    可是,等他真正走到赵衡的面前,还没来得及出手,就惊恐地看到,赵衡竟然还有余力!

    “你?”

    他发现,赵衡就算是现在这种状态,依旧能够从天地中淬炼灵力补充自身,数十个气旋漂浮在后者的身旁,一点一点吞噬着天地能量,同时,也吞噬了他最后的希望。

    赵衡手中浮现出一抹光华,他伸手一招,轻轻按在秦牛的身上,后者再也抵挡不住,高大的身体仰头栽下。

    “嘭!”

    数百斤的肉身掉在地上,激起一圈尘土!赵衡沉重的喘着粗气,老实说,打败了秦牛,在他心中并没有丝毫的喜悦。

    要不是坤老,或许他的天赋也就比普通人强上一线,要是那样的话,他今天都不会有资格站在秦牛面前,更别提打败了。

    “我,还没,有,输?”

    秦牛抓住赵衡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想要爬起来,在场的众人静静看着这一幕,吃惊地久久说不出话来,就连那些对前者抱有偏见的人,此刻亦是沉默无言。

    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执着,连赵衡都为之动容,此时的秦牛,令后者想起了当初在紫山中,他被王家老杂毛迫害跳崖前的情景。

    这是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赵衡没有选择再出手,秦牛今天若是这样败了,绝对会成为后者的心魔,而且他能感受到,在这个汉子的内心深处,存在着一种强烈的怨念,那是对上天之不公的无尽愤恨。

    赵衡等着秦牛靠着他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没有选择阻止,也没有出手相助。

    “呼!”

    秦牛终于完全站了起来,他挺直身躯,低头望着赵衡,止不住的鲜血在其身上流淌,所有人都无法想象,这个家伙竟然撑到了现在。

    就算是灵玄境的强者,一直血流不止,也终将会陨落,何况秦牛只是灵晶境大成。

    纪长老激动地跳起来,他冲着擂台上爆喝道:“够了,不要再打了!”

    还有一句话,纪长老没有说,这一点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秦牛已经输了,但是对于这样的一个人物,他如何忍心,把这个残酷的事实公之于众。

    裁判长老却是不再犹豫,再拖下去,迟早会出人命,他举牌高声宣布:

    “比试到此结束,获胜者是赵......!”

    赵衡止住裁判长老,他清了清嗓子,在四方殿外寂静的擂台上,响起了一道年轻的的话语。

    “我一直不相信所谓命运,对于武者而言,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除了自己,谁也无法真正决定以后之事,是的,未来是唯一的,只会存在一种情况,但具体会是什么,却又拥有着无限可能!”

    “在你心里,你真正的渴望的,是所谓的天分,还是,真正的强者?!”

    秦牛听此,瞪大了眼睛,正如赵衡所言,原来在自己的心中,他的执念,他一直最为在意的,并不是他一直的追求!

    “谢谢!”

    伴随着最后一缕阳光消逝,那道魁梧的身影,终于还是缓缓倒下,其双眼中的杂色逐步消退,渐渐恢复至清明。

    秦牛呼出一口热气,像是得到了解脱,以后的路不再迷茫,因为他已经确定了前进的方向!

    “只要生命不止,我便不会再停下前进的脚步,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真正的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