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没有结束-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八章:没有结束

    如果说,沈梦泽领悟剑意令人惊艳,那么赵衡这个入宗仅仅一年的新人弟子,在自己第一次流云宗大比中就冲进前十,就堪称可怕了。

    广场上,响起了排山倒海般的掌声,数万道目光紧紧盯着赵衡,或赞赏、或敬佩,亦有羡慕与嫉妒。

    “果不愧是千年天才,他刷新了宗门尘封近千年的记录,就在今天,我们见证了历史!”

    “诶,我等与其相比,就如同萤火之光与皓月争辉,简直就是在自取其辱!”

    数名流云宗弟子心中叹息,他们心中此刻唯一的庆幸,就是这个世界足够大,在那些蒙受上苍眷顾的大人物所看不到的地方,应该会有属于他们的生存空间。

    “呵呵!从大比到现在,赵衡从没有被人挑战过,我想,任凭他再怎么天才,刚才的大战,必定消耗了他巨量灵力!”

    有人目光隐晦地看向赵衡,不怀好意地说道!

    “怎么,你要去吗?赵衡师弟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但让大家更加忌惮的,是他那变态的修炼速度,照这样下去,我甚至都会觉得,再过二十年,我们青阳郡会出现一名史上最年轻的灵玄境强者。”

    一名风度翩翩的男子嘲讽了一句,此人正是昨日与赵衡交战的师兄,自从输给了赵衡,为了追回自己的排名,他到现在为之,又战了六场,结果是五胜一负,最终名次不降反升,进了前两百。

    被其嘲讽,方才那人狠狠瞪了师兄一眼,却又无从反驳,毕竟后者所言也有道理,又有谁愿意得罪这么一位未来的大人物。

    大比继续进行,原本那些比试还算激烈,但是在见识过赵衡与黑手的战斗之后,人们审美疲劳,始终提不上多大兴趣,心中期待时间过地快些,要再次上演流云宗前十级别的精彩大战。

    赵衡坐于蒲团之上,他调动体内灵须和无相慧根,快速炼化一枚枚灵圆,正全速补充自身灵力。

    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继续向前冲刺,毕竟前十的这一目的,他已经达到了,而且在奖励方面,从第二名到第九名,都差不太多,当然,对于此次大比冠军的终极奖励——蛟图剑,这么一件高阶灵器,要说不心动自然是假的,只可惜以他现在的状态,除非他动用墨眉的真正力量,否则真要去挑战那排在最前面的几人,并无多少胜算。

    之所以这般着急恢复状态,就是怕有实力强大的人,会趁着他弱小的空当,全力挑战他,虽然赵衡心里也是觉得,以他现在表现出的威慑力,恐怕比那大师兄卢琳只强不弱,应该不会有人真来挑战他,但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流云榜前十对他极为重要,绝对不容有失。

    事情也如同赵衡预料,在后半天的大比中,一直都没有人向他挑战,甚至是与他有着仇恨的曹真,都在犹豫之后选择放弃了,渐渐地,大比到了尾声,流云宗大师兄卢琳击败数位挑战者,顺利蝉联第一,而沈梦泽此女依旧第九,在今日挑战大师兄的五人中,也有她的一份,而这输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挑战过别人。

    廖一品和沈婉晴的排名倒是没有多大变化,因为昨天的变故,赵衡和这二人疏远了很多,为了挽救关系,他今日也曾前去表示歉意,只不过,有些东西,失去了很难再回来,就想时间可以治愈伤口,但疤痕始终会留下。

    夕阳西下,四方殿外的擂台上,只剩下最一场比试,因为交战的双方实力差距不大,所以过了好长时间才分出结果。

    众人没有不耐,反正要等完全落日时,大比才会正式结束,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再看一场也无妨。

    赵衡呼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心情还算不错,经过这好几个时辰的持续努力,已然恢复得差不多了,而大比也快结束,他赵某人甚至已经做好收取奖励的准备。

    而就在这时,腰间令牌轻微震动,并投射出一行小字!

    “收到流云榜第十八名秦牛挑战,因为这是您今天第一次被人挑战,所有必须迎战,否则取消大比资格!

    时间:即刻上台!

    地点:甲字一号擂台!”

    见此,赵衡嘴角露出微笑,在他的认知中,如果今日真有人会地挑战他,最有可能的便是秦牛!

    这是一种直觉,秦牛想要做的,便是要正面击败他!从而证明一种东西!

    众人哗然,他(她)们原本已经准备坐等结果,却不曾想过,还会有这么一出。

    “这个傻子,能有第十八名还不满足,竟然敢向赵衡师弟发出挑战!真以为自己现在的实力很强的吗?”

    “就是,老子早看他不爽了,向这厮招呼,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别人,屌的不行!”

    众人不满,一来,不认为秦牛能够获胜,他上去除了找虐,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这二来,傻子的脑袋果然低人一等,他唯一的机会便是趁赵衡虚弱的时候,突然挑战,虽然为人不齿,但终究是合乎规矩的!但偏偏选择现在,这算什么回事?

    甲字一号擂台,赵衡和秦牛遥遥相对!

    “秦牛师兄,我知道您为何要拖到现在才挑战师弟我,您故意等我恢复状态,要的,便是堂堂正正!”

    听此,秦牛那僵硬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他缓缓点头。

    “不但如此,我还要击败你,而这会证明,只要肯努力,就算没有天赋加身,也能超越所谓的天才!”

    话音刚落,秦牛却是看到,赵衡把背上长剑解下来,放入空冥螺中,不由怒道:

    “赵衡,你可要想好,不用灵器,你恐怕连一成机会都不会有?”

    广场上,有人笑出声来,按照正常逻辑,台上嚣张的明明应该是赵衡,怎么现在情况完全反了过来?

    赵衡深吸一口气,他隐隐能感到秦牛给他的压力,此人实力绝非表面上那么简单,的确有说这话的资本。

    “师兄误会了,师弟也曾习过拳法,故可以不用灵器,而最重要的是,师弟心中所想的。”

    “亦是堂堂正正!”

    两人平静地对视,一息、两息......

    当到了第十息时,秦牛率先出现手,他手捏拳印,劲气滚滚,这一拳轰来,竟连空气都被打爆。

    赵衡眼睛一凝,秦牛这一拳威力惊人,一般的灵晶境大成根本挡不住,会被一拳打成肉饼,但是他赵衡又岂是普通人?

    这尚且只是第一招,他不会退,也不屑退。

    口中爆喝一声,赵衡直接抬拳正面迎上,毫无花俏,有的只是纯粹的力量和速度。

    一大一小两只拳头狠狠撼在一起,激发的劲气更是肆虐无比,两人身体尽皆一颤,而后紧紧停留在原地,谁也不肯后退一步。

    然而这样的话,可怜的擂台顿时遭殃,在一股奔腾巨力传递之下,位于中央的地面直接碎裂,仿佛蜘蛛网一般,无数的黑色缝隙爬满整座擂台。

    赵衡心中惊讶,他很清楚自己的肉身强度,自进阶到灵晶境大成后,更是强大,想不到现在会有人在同等境界上,能与他比拼力量的。秦牛浓眉皱起,他引以为傲的体魄,此刻竟不能占上风。

    秦牛大吼一声,左手竖掌为刀,当着赵衡脑袋,一记狠狠劈下,后者当然不会如其所愿,只见赵衡两腿一蹬,一招升龙拳猛地轰了过去。

    “砰”

    一块丈长的方形硬石地砖被震成一堆沙石,顺着两人的劲气,形成一场土黄色的沙尘风暴。

    赵衡和秦牛视若无睹,继续一招对一招,愈发凶悍,出手也是极快,转眼间便过上数百招,像两个人形巨兽,拆完一座擂台换下一座。

    “嘭,咔嚓,啪”

    几名长老欲哭无泪,这样的体修打起来,威能算不上顶尖,但是其所能产生的破坏力,绝对是数一数二。

    临近第一千招,秦牛见自己竟然还拿不下赵衡,不由第一次正视眼前的这个消瘦少年。他眼中凶光一闪,拳法徒然大变,一会儿刚烈如火、一下子阴柔如水,拳势无常,似乎每一次出手都是顺手捏来,却又浑然天成。

    赵衡压力骤增,感觉对方完全变了一个人,他就像是在跟一个拳术大师切磋,自己的每一招,在对方看来竟都漏洞百出。

    “三通覆地”

    一股超凡脱俗的伟大意境油然而生,在其面前,赵衡就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孩童,弱小得近乎失去防抗的力量。

    “轰”

    赵衡心口一甜,虽然他双手格挡住秦牛的铁拳,但仍有澎湃至极的拳意冲击着他周身百骸。

    身体无法遏制地朝着背后倒飞而去,这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人们不敢相信,赵衡竟然被秦牛给轰飞了!

    “太奇怪了,我能看出来秦牛所使武学叫《三通拳》,这是最低等的武学啊,竟也会有如此威力!”

    说话的此人乃青阳郡的一介游侠,修为早跨入灵晶境大成,实力不俗,他之所以如此肯定秦牛所使的武学,是因为他小时候也曾习过这门武学,并且参悟至圆满境界,只不过后来因为《三通拳》等级实在太低,已经不再适合,他便转修高阶武学!

    “难道?”

    游侠意识到了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这不可能,连天才都做不到,何况他秦牛那等毫无资质的庸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