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前十-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七章:前十

    巨大的擂台之上,赵衡活动酸胀的手腕,他不得不承认,此刻的黑手,已然对他产生真正的威胁。

    “你现在低头认输,还来得及!”

    黑手一字一句地说道,声音不在那么粗狂,反而极为沙哑,这种情况应该是其生吞诡异鲜血,而被其灼伤了喉咙所导致的。

    “别装了,你吃定我不会走,心里更没打算就此停手!”

    “呵呵!”

    被人点破,黑手不怒反笑,声带每一次震动都夹杂着血丝,脸色也是愈发阴寒,他目光灼灼地盯着赵衡,透露着一股强烈的杀意。

    虽然流云宗宗规明文规定,门下弟子不可相互残杀,但是在这大比之中,战斗本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千钧一发之际,哪怕是灵玄境强者在场,没有提前准备,又如何能及时阻止,纵观流云宗历史,也曾有过几起在比试之中,“失手”杀人的事件。

    对待这样的弟子,流云宗也不好直接处死,毕竟人家都说自己是无意的,也表达了强烈的忏悔,无心和蓄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故此,只能采取一套极其严厉的措施作为惩罚,然而这样的代价,与宝贵的生命相比,却显得轻了。

    “那就死吧!”

    黑手身影一动,手中大戟犹如车轮一样舞得飞起,劈、斩、刺、挑,看似简单,实则招招致命。

    “叮叮当当”

    众人看到,赵衡已全面落了下风,虽然每一次出现险情,都能巧而又巧地化解,但是久守必失,再这样下去,根本不会撑住太长时间。

    赵衡的确压力倍增,他不再托大,手中墨眉威能顿时高涨,展示出他灵晶境大成的真实修为。

    “砰”

    一道惊天巨响过后,黑手脸色大变,这是自他使用秘法以来,第一次被正面阻挡。

    他面前的这个少年人,竟然拥有着灵晶境大成的强大实力,不光灵力凝实无比,气息更是深沉,超过了他见过的所有灵晶境大成武者,就算是现在施展秘法的他,在灵力修为上,也已经没有太大的优势了。

    “这怎么可能?”

    众人惊呼,觉得自己低估了千年天才这四个字的分量,赵衡在仅仅入宗一年的时间里,就成功突破到了灵晶境大成,他今年才几岁啊?

    很多快三十岁还只是灵晶境小成的流云宗弟子羞愧无比,赵衡这种匪夷所思的进阶速度,他们真的连做梦都不曾想过。

    “这个世界注定是天才的世界,人家十天半个月的努力,就抵得上常人一年的苦修!”

    有人暗暗叹道,只恨上天不公,这般差距就像一湾小溪和汪洋大海之间的区别,让人无力追赶。

    回想起之前,赵衡那整整三个月的非人苦修,人们心中更是感慨。

    “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什么吗?就是那些明明比你有天赋的人,还比你努力得多!”

    擂台下的一个角落,独处一人的秦牛静静地望着赵衡,腰下的一对铁拳缓缓捏紧,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黑手感受着赵衡身上的灵力波动,心里有过一丝后悔与赵衡结怨,他之前收了曹真好处,心想教训一个新人弟子又有何难,只不过那日赵衡反抗激烈,再加上他心情不好,便扬言要将其打杀。

    但现在木已成舟,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那么为了以后的考虑,以他的性子,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即使冒着被严厉惩戒的风险,也要将威胁提前扼杀在摇篮里。

    手中大戟往前一横,将所有气势尽数收敛,下一刻,一股前所未有的灵力波动覆盖全场,其它所有的擂台上,原本正在比试的选手们心中一惊,连忙停手,纷纷朝着这边望来。

    乱

    舞

    春

    秋

    黑手那炽热的大戟上,升起一道璀璨红光,它飞向天空,展开形成一幅模糊的画面,天地之间,竟是响起了滔天的战场杀喊声,犹如远古魔音一般,让人望而生畏。

    流云宗几名长老瞪大了眼睛,就是见识如他们,也是不知道那黑手究竟是在施展什么?

    “曾听闻太上长老说过,六百年前,外界曾有一个叫吕小布的魔头来到我们青阳郡,此人不但拥有灵玄境的修为,所习武学更是离奇的强大,一时曾无敌之姿,仗着自身武力,到处犯下滔天罪行,后来是我们三宗联手,事先在其必经之地设下埋伏,并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这才诛灭此獠!”宗主南宫陵忽然说道。

    “而现在所呈现出的武学,和那魔头极为相似!”

    长老们一听,心中极为惊讶,竟还有这等往事!

    “宗主的意思是,那黑手得到了吕小布的传承,难怪他一个灵晶境大成存在,就掌握那等暂时提升实力的秘法!”

    南宫陵否定道:“传承倒不至于,毕竟这么多年过去,要有的话,也早就给别人拿走了,这应该是黑手机缘巧合,通过其它途径获得的。”

    一众流云宗高层和数位有名强者,都是赞同地点头,不过这样一来,赵衡又是陷入被动的境地,他(她)们非常期待地继续看下去,想知道后者究竟会如何应对。

    空中的战场画面徐徐展开,不过却始终模糊,突然,一个十几丈高的巨大骨骸从中跳出,虽是虚影,却看起来极为真实,这骨骸生前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种生灵,其独特的身体构造颠覆众人的认知。

    巨大骨骸愣在原地,动作极其笨拙,它朝着身后的战场张望,竟身体一转就要回去。

    黑手见此大急,他手指着赵衡高呼道:“切莫回去,异族就在此地,还不快速速拿下!”

    听到“异族”二字,巨大骸骨的眼中冒出两团魂火,虽然极为暗淡,但却让直视者心口一凛。

    巨大骨骸生前的战斗本能瞬间激发,它着赵衡怒喝一声。

    “异族?杀!”

    一股惊人的战意弥漫天地,这一刻,连天地都瞬间变色。

    赵衡沉着冷静,强者虚影?呵呵,这种东西他早就见识不少,这一次又如何会败?

    他高举墨眉,将剑势全面爆发,广场上碎石被其笼罩,飘浮向空中,附近擂台上的选手顾不上惊骇,不敢在此地继续停留,现在要是不走,呆会儿就要被殃及池鱼了。

    “嗡嗡嗡”

    赵衡高吟一声,在墨眉剑身上冒出大量的灼热之气,没错,他正在施展《上苍剑录》。

    随着赵衡修为的提升,前后即使同样数量的剑纹叠加,在威能上,自然也会跟有巨大增幅。

    三道耀眼的银光同时显现,成一个“品”字形,以相同的角度不断旋转。

    “不够”

    赵衡话音刚落,又是一道银色剑纹飞速成型,它位于“品”字的正中心,前后共四道剑纹彼此感应,威能再次骤增。

    文渊阁的那名老妪,惊讶于赵衡的表现,她原以为赵衡“弃暗投明”,放弃了那门武学,怎料想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如此,相反肯定为之花费了大量时间,否则现在不可能铭刻出四道剑纹。

    这不仅仅要有强悍的肉体作为支撑就够了,除此之外,不但还需要一件强大的灵器,最重要的,是需要对剑纹的深刻理解,那种对灵力能量的变态级调控,就连她都是无法做到。

    赵衡凝望着空中即将俯冲而下的巨大骨骸,爆发出一种坚定如铁的意志,为了前十,为了更快走出青阳郡,这场比试,他绝不能败!

    绝不!

    墨眉剧烈颤动,巨大的威压倾泻在赵衡身上,肌肤欲裂!赵衡不管不顾,继续疯狂催动着灵力,而就在他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一抹夺目的银光,终于诞生。

    五道剑纹,那是第五道剑纹!

    下一刻,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赵衡和骨骸,这两具完全不成比例的身影悍然交错在一起。

    “轰”

    狂暴无比的灵力风暴,将整座擂台都给掀翻,数千颗巨大碎石,一颗又一颗,像炮弹一样朝着各处砸去。

    “快避开!”

    几名流云宗长老见势不妙,急忙高呼道,虽然得到提醒,但仍有数十人被碎石,肉体挨那么一下,不死也得重伤了。

    交战的中心处,不管是赵衡的五道剑纹,还是巨大骨骸的攻击,皆是威势滔天,不过,两者孰强孰弱,在这一刻也是分出了胜负。

    赵衡的五道剑纹,其蕴含的所有威能在顷刻间爆发出来,绽放出极尽璀璨的光华,比正午的烈阳还要亮上百倍,骨骸虚影只坚持了片刻,便被完全击溃,散成几缕白烟,漫漫消失于天地之间。

    巨大骨骸毕竟只是个虚影,威能终究有限,不过话又说回来,黑手能召唤出这样的存在,已然是拼尽全力。

    而且,此物的存在和他有着重要关联,就在虚影被击溃的一刹那,黑手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前因为秘法而提升的修为全部降了下来,气息萎靡到了极点。

    离得如此之近,他直接被灵力风暴裹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像一个任人摆布的玩偶,毫无反抗之力,要不是最后被大波女接住,那么狠狠一摔,估计这家伙就要上黄泉路报到了。

    当所有烟尘散去,广场上,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本擂台所在的位置,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年立于大堆碎石之上,少年面朝茫茫天际,喃喃说道。

    “前十,我终于是成功做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