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血战-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六章:血战

    镇宗武学之一的《八极剑决》,其最深的一个境界便是领悟剑意,换句话说,这门武学提供了领悟剑意的途径,但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并不是修习了《八极剑决》便会迟早领悟剑意的,除此之外,还需要天赋,更需要超高的剑道理解。

    不怪长老们看到沈梦泽展露剑意时会如此失态,毕竟莫说这流云宗,就算是放眼整个青阳郡,真正领悟的剑意的人屈指可少,掰着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纪长老爽朗大笑,好像领悟剑意的是他,大手猛烈拍击办事长老的后背,兴奋地说道:

    “看到没有,啊?刚才是哪个智障说有望前十的,老子一掌拍死他。”

    办事长老被拍得全身血气升腾,他见自己的老友如此不给面子,也红着脸,怒吼了一嗓子。

    “你得意什么?你虽然是那丫头的师傅,但她领悟剑意之事想必和你没什么关系,哼哼,你不用狡辩,因为你方才和我等一样惊讶,事先肯定不知道这件事!”

    纪大长老一时语塞,他被当众揭了老底,一张老脸透露着羞恼之色。

    “老,老子就不能假装兴奋吗?”

    “行啊,要让我相信你也很简单,只要你许下本命誓言,以心中之信仰为证,我就相信你!”

    对于每一位武者来说,之所以踏上修行路,都有当初第一念最纯粹的信仰,而本命誓言,就是向那冥冥之中的命运起誓,以心中之信仰为证,所许下最庄重的誓言。

    在修行的世界里,到处都充斥着尔虞我诈,莫说是多年相处的好友,就算是至亲都有可能为了利益而背叛,追求力量,才是修行路上永恒的主题,而在这样的大氛围下,本命誓言,或许是武者维持着彼此之间信任的最后纽带。

    无缘无故,没有谁愿意轻易许下本命誓言,更不会去违背,否则,修行路会从此断绝,所有倒霉的事情都会一窝蜂地凑过来,那样地活着,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纪长老自然不会让自己违背本命誓言,他虽然极为恼怒,但也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轻咳了几声,连忙转移话题。

    “话说这一届大比,后来者冲进前十的人数应该会破记录了,也不知是因为什么,这些年来,不光我们流云宗,还有天罗门和飘雪阁门下弟子的平均天赋也是越来越高。”

    办事长老见好就收,他沉吟了一会,也是叹道:“是啊,岁月变迁、英才辈出,属于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时代,已经逝去了,遥想当年,我们也曾意气风发,指点江山,遗憾的是,原本有很多机会摆在面前,却都没有把握住,现在回想起,真叫人可惜!”

    纪长老苦笑一声,谁会没有一桩往事?很多事情,年轻的时候想做,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拖着,等当觉得准备充足之后,却是猛然发现,自己已经老了。

    “等异形的事情彻查之后,就跟宗主和太上长老禀报一声,劝玄师弟去外面闯荡吧,以灵玄境武者的寿元来看,小师弟还很年轻,我们这一辈中,就属他天资最高,如此才情,不该埋没在这弹丸之地!”

    办事长老重重点头,他们此生最后的期望,便是小师弟能够除去心病,继续在修行路上走下去。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赵衡与黑手的大战终于到来。

    所有人好奇,黑手作为大比第一个成功进击前十的人,实力有目共睹,而赵衡,千年天才,大比至今也是一路连胜,如此盛名之下,又岂会是弱手。

    “依我看来,黑手师兄必胜,那赵衡固然天赋极强,但毕竟只是灵晶境小成,巨大修为差距摆在那,无论如何都是赢不了的!”

    一位仰慕黑手的女性弟子如此说道,她曾经为了一件灵器,爬过前者的床榻,后来又是为了几件事,两人彼此之间又是深入交流了几次,在这种关系下,自然帮其说话。

    她旁边的几人,皆是好色之徒,贪婪地盯着此女胸前的一对挺拔山峰,连连附和。

    “师妹所言极是,那赵衡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胆敢挑战黑手师兄,今天被打残都是活该!”

    “就是就是,那小子真的是垃圾,要我们也能有那样受天眷顾,早就一飞冲天了。”

    大波女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相比较而言,她更讨厌面前这些人,酒囊饭袋、好色如命,人家就算比不上黑手师兄,也比你们强过百倍。

    要不是还有些用处,她才懒地搭理他们,大波女强忍着心中恶心,忽而展颜一笑,娇媚的几声嗔叫,便让几人裆下高高挺起,丑态百出。

    乙字一号擂台

    黑手冷眼看着飞身而来的赵衡,转了转脖子,骨骼嘎嘎作响!

    “不得不说,你,很蠢,真的很蠢!如果我是你,绝对不......”

    不等其把话说完,赵衡从背后抽出墨眉,抬剑遥指着对方。

    “废话少说,出手吧!”

    被打断的黑手沉默了片刻,脸上戾气愈发浓烈,突然,他目光一闪,大脚狠狠踩了一下地面,只听“咚”的一声,像是被陨石撞击一般,整座广场都有震感,声音大的吓人。

    一旁插在地上的褐色大戟受到力量,飞到主人的面前,黑手顺势提起,怒吼着冲了过来。

    “小子,你找死!”

    赵衡毫不畏惧,他提剑迎了上去,二人的身影瞬息交错于一点。

    “嗡嗡嗡”

    两股强大的半圆形灵力,疯狂挤压在一起,一青一红,散发出夺目的光华。

    “砰”

    当灵力密集到一个极点,强大无比的反推力作用而来,赵衡二人脸色一变,各自往后倒射而去。

    因为相同距离之内,在地上摩擦所能获得的阻力比空中要大得多,所以在倒射出的一刹那,两人都重重踩着地上,一路犁了过去,留下两条足有十多丈长的深坑。

    不过,要是仔细丈量就会发现,赵衡面前的那一条深坑,相比于黑手的那条,却是短了不少。

    众人心中困惑,按照正常来说,不是赵衡处于弱势的一方吗?怎么现在却正好相反?

    黑手盯着赵衡手中的墨眉,若有所思地说道:“真想不到你这个崽子哪里来的好运气,竟然弄到了如此宝物,虽然比不上高阶灵器,但是也不会差太多。”

    听到黑手如此解释,众人也是将目光投向那柄黑色长剑,神色中无不透露着羡慕。

    赵衡冷哼一声,此处除了流云宗之人,还有诸多青阳郡其它势力的人物,人心最是难测,故不到关键时候,他绝不会展现出墨眉真正的等阶。

    而且墨眉如今不但位列高阶灵器,还附带了两种强大的属性之力,其之价值,根本不是这次大比的终极奖励——蛟图剑能够相提并论的,一但消息传出去,他赵衡绝对会被人惦记,没准哪天就有一尊灵玄境存在跳出来,杀人越货。

    “兔崽子,就算你有此等灵器傍身,又能如何?在我黑手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黑手一拍手中大戟,足有十几滴诡异鲜血从中渗出,比和潘生对战那次多了三倍。

    赵衡自然不会傻站着任由对方施展秘法,他墨眉一挥,那股锋芒毕露的伶俐剑势席卷而来,将整座擂台都笼罩其中。

    这一回,因为多了墨眉加持,剑势比之用指剑的那次强了太多,千百道无形气刃从四面八方“嗖嗖”暴射而去。

    忍着施展秘法时带来的巨大疼痛感,黑手身形暴退,心中大骂赵衡如此没有风度,竟先下手为强。不过,当下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眼前的威胁,他迸发周身灵力,竟然一连施展出三记《天朝朔月》,

    “唰唰唰”

    三道巨大的弧形月牙没入赵衡的剑势中,一路朝着后者斩了过去,面对如此攻势,赵衡不退反进,在他的剑势中,又岂会被简单地正面击中。

    身体连续变换出三种扭曲姿势,那三道弧形月牙,尽皆擦身而过。

    没有时间观察那些弧形月牙,究竟会对擂台造成怎样的破坏,赵衡大喝一声,一道模糊虚影快如闪电,朝着黑手奔袭而去。

    “叮”

    赵衡心中惊讶,怎么这黑手突然实力大增了,那些诡异血滴不是还没有被其气化吸收吗?而就在他困惑之时,黑手豁然抬头,其嘴角的殷红血迹,告诉了他答案。

    这厮,竟然直接将那些诡异血滴给生吞了!

    黑手气息仍在飞涨,很快又是到了之前和潘生交战的程度,而就在众人以为到此为止的时候,一股堪比灵晶境大圆满的气息弥漫开来。

    “滚”

    两者对了一拳,仅仅溢露出的威能,就令得附近的大部分流云宗弟子片刻窒息,心中惊骇无比,这种程度的灵力波动,竟具有如此的压迫力。

    “真的要输了!”

    原本还有一些人,一直在支持赵衡,但是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也是选择中途放弃,毕竟在他(她)们看来,后者,已然没有丝毫的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