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分歧-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四章:分歧

    两人不约而同伸出食指和中指,双指并拢的一瞬间,各自激射出一道的伶俐剑气,宛如两把真实的剑刃,交戈在一起。

    “咔嚓”

    两者旗鼓相当,同时从中碎裂开来,分成大小相等的四半,而后顺着巨大的惯性,一路火花带闪电,呼啸着滑向擂台的四角,升起道道青烟,到最后,竟留下一个呈“×”形的巨大白印,覆盖全台。

    “哇!”

    很多观看这场比试的人暗暗惊呼,那擂台的地面,可是由几名流云宗长老用特殊的材料炼制,极为坚硬,而那两人,光是一道剑气就能在上留下痕迹,其之攻击,堪称恐怖。

    赵衡和这位师兄同时向前踏出一步,而后就像是在原地消失一般,不见了踪影。

    众人移动目光,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就在这时,一道巨响从半空中传来。

    “在那里!”

    一个眼疾手快的人率先发现,出声提醒,众人赶紧望向半空,却发现那里早已空无一物。

    擂台的一个角落,两道模糊的身影交错而过,时间极为短暂,等众人再次看向这里的时候,只发现数道狂涌的剑气,朝四下迸射而去。

    “唰唰唰”

    两人疯狂交手,转眼间已是五十招过去,擂台之上,叮叮铛铛宛如金属般撞击声此起彼伏。

    “《八极剑决》,剑势”

    赵衡捏指为剑,朝着对方遥遥一点,一股锋芒毕露的剑势应运而生,一路碾压过去,或许旁人只看到赵衡做了一个动作,并没有进行攻击,然而直面这股庞大剑势的师兄,却如临大敌。

    和玄易子的绵延大势不同,赵衡的剑势,至刚至阳、无坚不摧,他指尖一点,就好像有千百道无形气剑扑面而来。

    这就是大势的力量,虽然仍旧算不上真正的天地之力,但也不是普通武者能够抗衡的。

    “我不会就这么输的!”

    师兄大声吼道,他颤抖着身体,将近乎所有的灵力瞬间爆发出来。

    “《六脉剑法》第六剑,剑破八荒!”

    一道刺眼银弧横扫而去,与赵衡的剑势争锋相对,一头扎了进去,前者如同一头深海巨兽,后者就像一张弥天大网,孰强孰弱瞬间便见了分晓。

    剑势不敌,被银弧搅得粉碎,仿佛是一面铜墙,被人粗暴地一剑劈开。

    在师兄使出这一招的刹那,赵衡便猜到了结果,不过他没有躲避,因为那道银弧已不再朝着他的方向斩来。

    “掌控程度这么低,这应该是强行使出来的一招。”

    赵衡心中微叹,这银弧之威比他两道剑纹强悍了数倍不止,要是这位师兄能够真正掌握,恐怕要胜他还真不是那么简单。

    银弧去势微减,它倾泻在擂台的一角,坚硬甚铁的地面竟被割碎,生成了一道长长的弧线缺口。

    “师兄,还要再比下去吗?”赵衡朗声道,他抬起剑指,作势再起剑势。

    “算了,你我约定点到为止,虽然我的这一招威力更强,但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并没有真正将其掌握,强行使出来,耗费了我太多的灵力,我现在就算是想再比,也不能够了!”

    说完猛烈咳嗽了几声,他已经输了,而且因为赵衡的缘故,一下子掉了三百名,所以为今之计,对他最重要的是如何在剩下的时间里把排名追回来。

    赵衡排名成功上升至第二百零五名,今天五场比试下来,都没有让他感到压力,要不是一天之内的挑战次数有限,他完全可以继续走下去。

    回到坐处,把宝宝提起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后者眯眼享受着赵衡的抚摸,嘴里却是不停,继续往里面各种狂塞。

    廖一品:“真羡慕你,原本是同届的人,但我们之间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了!”

    沈婉晴笑着看向赵衡,“不怀好意”地说道:“等大比结束,你要是得到什么奖励,可别忘了我们,再怎么说,我们刚才和宝宝可都为你呐喊助威的!”

    顿了顿,她忽然幽幽叹道:“某人似乎忘了,曾经承诺过要给本小姐送一个礼物的,诶,当初真不该相信他!”

    听此,廖一品心里却有一种不知名的失落,他最近经常打着探讨修行的借口,每天都去找沈婉晴,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每当和这个活泼、美丽的少女呆在一起,他就有一种兴奋的喜悦感,那一刻,一切都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赵衡心里疑惑廖一品的古怪脸色,口中却是说道:“沈大小的事情,小的怎么敢忘,不过最近实在没有合适的东西,无法双手奉上啊!”

    沈婉晴一脸不信,这个家伙完成了那么多任务,肯定富得流油,她气冲冲扑来过来,就要夺取赵衡的空冥螺。

    赵衡无奈,只得任由其实施这般“强盗”般的行径,他仔细一想,这样也有好处,至少能让她知道自己没有撒谎。

    由于这个空冥螺没什么禁制,而且在赵衡允许的情况下,沈婉晴很快便将其掌握,意识沉入其中,大肆搜刮。

    “哇,这么多灵器!”

    沈婉晴心中暗叹,虽然这些只是下阶灵器,但都是个中精品,对她这样刚跨入灵晶境没多久的武者而言,价值不菲。

    不过,想到姐姐已经给了自己一件合适的灵器,所以她沈大小姐面对这些东西,并没有太大的欲望。

    意识在其中继续翻找,她又发现了一小堆灵圆,最多不到两万,钱财这种东西,作为礼物太过俗气,而且她要真选择了灵圆,和抢钱又能有什么区别?

    再次无视,她接着探寻下去,一些衣物、几本册子、一枚流云宗弟子令牌,等等都是常见的东西。

    沈婉晴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没什么办法,只好相信赵衡说的话,而就在即将把意识撤离之时,她看到了一枚琥珀色的精美玉佩,看起来像是成对的东西,只不过不知为何,另一枚却不在这。

    玉佩的材质并不珍贵,但是其造型独特、雕刻精美,深深吸引沈大小姐的少女心,她心想,拿走这个东西,赵衡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个小东西就送给我好了,反正你一个大男人,也用不上。”

    沈婉晴作势就要收入囊中,赵衡无所谓地摊了摊手,而当他看到,前者拿的竟是当初婉儿临别时送他的玉佩,脸色大变,近乎是在咆哮。

    “放下!”

    沈婉晴浑身一抖,顿时被赵衡吓住,一直以来,她从未见过后者会如此生气,更别提这般对她了。

    心中之前的美好幻想之为破碎,她承认自己早就喜欢上赵衡,她原以为赵衡也会......

    在泛着泪光的视野中,她亲眼看到赵衡粗暴地把玉佩给夺了回去,轻轻擦拭,显得极为爱惜。

    沈婉晴低下头,不敢再看这个突然会如此陌生的少年人,思维一片空白,周围道道不明所以看来的目光,在她心里都是赤裸的嘲讽。

    好像听到有人在说:

    “哼哼,你如此平凡,除了长得有些姿色之外,又有哪一点配得上人家那种千年奇才!”

    “龙不与蛇居,差距太大的两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沈婉晴承受不了,她红肿着双眼,竭力忍住不哭出来,四方殿外偌大的广场上,没有属于她的地方,最后,她掩面跑了出去。

    一旁的廖一品也是没想到,这个赵衡突然会如此粗暴,他上下打量,像是要重新认识后者,短暂犹豫之后,冷哼了一声,而后竟是追了出去。

    冷静过后,赵衡心里也很后悔,他几时也会这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时至今日,他实力越发强大,就越感到当初来到紫山镇,带走婉儿的那些神秘人到底是多么可怕。

    灵玄境武者在青阳郡中是最强存在,足以轻松镇压现在的赵衡,但是在那些人面前,却根本不够看,或许依旧是一只蝼蚁,一脚下去,直接踩死,就像凡人不经意间踩死了一只蚂蚁,不会有丝毫的怜悯,甚至因为后者太过渺小,事主都不知道有这回事。

    婉儿留下的玉佩,是促使他继续奋斗的动力,赵衡认为自己天生不是主角的命,一切收获都需要自己的付出。

    他曾经发过誓,要找回婉儿,豪言壮志谁都会说,关键是要去做到。

    赵衡害怕的不是什么艰难险阻,让他真正畏惧的,是时间如果太久,他会忘记了这件事,就像自己的身世一样,如同石沉大海,永远不会有答案。

    这时,宝宝跑了过来,拉了拉赵衡的裤脚。

    它灵智向来极高,心里早看不惯那个用美食养颜的少女和那个没啥卵用的光头少年了,口中咿咿呀呀地说道,在表自己的忠心,自从赵衡把它从流云宗赎来的那一刻起,它就告诉自己,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将永远站在赵衡这一边。

    “没,没,没事,主人,你还,还有我呢!”